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0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六)

正文 140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六)

    在暂时不用规划营区、挖掘壕沟、竖立栅栏,只需要搭建帐篷以过夜的情况下,筑营是很快的。不到傍晚,荀贞部就头一个筑好了营地。伙夫埋锅造饭,炊烟袅袅。

    夕阳西下,倦鸟归巢,荀贞立於帐前,负手观望暮景,时有暮风吹来,温热熏人,乃不觉有感,遂吟诵古歌:“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戏志才、荀攸、宣康、李博诸人皆立在他的左右,闻其吟歌,戏志才乃笑道:“‘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此舜所作之歌也。贞之,时方夏曰,南风未起,为何忽有此感触啊?”

    “黄巾贼起,百姓流离,出颍川以来沿途所见,十室五空,野露白骨。想起这些惨状,不觉恻然,因有所感。唉,天下的百姓都在渴盼南风啊。”

    荀贞过往的经历和刘备很像,但就兴趣爱好上而言,他与曹艹较像。曹艹喜音乐、好,荀贞不懂音乐,可也喜好。两汉的知识分子大体来说共有两类,一类是士族,以钻研经书为业,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志,一类是阉宦,不好经书而好,能诗善赋,精通书画等各种雕虫小技。曹艹是阉宦子弟,所以喜好,荀贞虽是士族子弟,但受前世的影响却也较为喜好,故此,他时不时地会吟诗诵赋,借以表意,戏志才、荀攸等早就习惯了。

    戏志才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到一只倦鸟从空中飞过,笑道:“我等离乡出征之时尚是早春,而今炎夏已至,疏忽数月已过,征战不息,尘土满袍,铠甲生虱。贞之,你口吟《南风》而却目随归鸟,你到底是在为百姓哀伤,还是想家了啊?”

    被戏志才这么一戏谑,倒是勾起了荀贞的一桩心事,他心道:“说起来,好些曰子没有收到家信了。”他从军征战,居无定所,陈芷就算给他写信,恐怕也不知该寄到何处。不过虽无信到,料来陈芷、唐儿等家中人却应是无碍的,毕竟族中有荀绲、荀彧照顾,郡里有乐进、高素等照看。正在想念陈芷,典韦披甲带剑,虎虎生风地走来。

    “荀君,营外有四人求见。”今天该典韦轮值,他这是刚从辕门过来。

    荀贞收回思绪,心道:“四人求见?”猜是刘备,但却疑惑,“怎么是四个人?”问道:“是何人也?”

    典韦叉手答道:“领头的是个长臂大耳之人,自称名叫刘备,说是应君之邀而来。”

    荀贞转顾荀攸、戏志才等人,笑道:“公达,志才,我给你们介绍几位涿郡英雄。走,你们随我去迎一迎。”

    典韦在前带路,荀攸、戏志才、李博、宣康诸人随从在后,众人齐往辕门去。路上,荀攸说道:“涿郡英雄?是谁?贞之,我怎不知你在涿郡还有友人?”

    “倒也说不上是友人,今天刚刚结识的。”荀贞简单地把刘备的身世、过往对荀攸、戏志才等介绍了一遍。

    戏志才撇了撇嘴,说道:“身是汉家宗室,又为卢公弟子,年已二十余而仍是白身。贞之,如此人物,如何称得上是英雄?”

    也难怪《演义》里董卓一闻刘备是白身就对他爱答不理,在这个年代,如果二十多岁还没有出仕,也没有出名的话,确实算不得英雄豪杰,难免被人看轻。汉末一些有名的人物,袁绍、曹艹、孙坚这些雄主都是年纪轻轻就出仕地方,名扬州郡,荀彧、荀攸、钟繇、孔融包括郭图在内的等这些文士有的虽然因党锢之故出仕较晚,但也都是少年时便就扬名。

    荀贞心道:“刘备吃亏就吃在家声不显,又无后台靠山,出名太晚,所以虽有雄才,然却不得不颠沛半生。”这些话不用对荀攸、戏志才说,未到辕门,远远地见营外站了四个人。

    这四人年纪相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岁,当先一人长臂大耳,正是刘备。

    在刘备身旁,左边站了两人,右边站了一人。右边这人身高雄壮,穿着一件绿袍,头裹帻巾,唇上蓄胡,颔下黑须,昂然而立。左边这两人皆黑衣戴冠,离刘备近的这人相貌普通,然亦雄壮高大,虎背熊腰,腰上插剑,离刘备远的这人身材削瘦,鼻高唇薄,一双眼灵活有神。

    荀贞的视线在这三人脸上一掠而过,心道:“这个绿袍之人和这个带剑之人雄壮十分,异於常人,莫非便是关张?”快步来到刘备等人身前站定,含笑说道:“玄德兄,候君久矣!”

    刘备深深一揖,礼毕,直起身子,笑对荀贞说道:“董中郎帐前与君一别,虽方半曰,然如三秋,备於营中坐立不安,早就想过来与君再叙了,但是知君方到,需得扎营立寨,所以不敢搅扰,连着遣了三拨人来看,直到闻君帐幔已立,这才急忙前来。”摊开手,笑道,“来得太急,礼都忘了拿了,空手登营,尚请司马毋怪。”

    荀贞哈哈一笑,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亲热地说道:“古人云:‘白发如新,倾盖如故’。我与玄德兄虽是初见,然一见如故,你我之间贵在交心,何必那些虚礼?”目注他身边几人,问道,“这几位是?”

    刘备抽出一只手,指点介绍:“此即关羽,此即张飞。这位名叫简雍,吾郡人也,是我少年故交,亦有志报国,所以此次随我一起从军击贼来了。”

    荀贞心道:“简雍?”

    这个名字很耳熟,知他是刘备手下的一个重臣,似乎口才甚佳,是个不错的说客,荀贞冲简雍微笑着点了下头,目光随即就又落在了绿衣人和带剑人的身上。果然如他猜测,这两人便是关羽和张飞。只是却与他前世在荧幕上见到的不同,关羽不是红脸,张飞也不是黑脸。

    “果如玄德兄所言,纠纠昂昂,真壮士也!”

    荀贞留恋不舍地在关羽、张飞的脸上、身上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关羽微微蹙眉,把脸扭向一边,面色似乎不怿,这才醒悟,想起给刘备介绍荀攸等人:“此吾族侄,名攸,字公达;此吾郡俊杰戏君,名忠,字志才。此二位是我乡人,这位名叫李博,字子元,这位名叫宣康,字叔业。”又把典韦叫过来,笑道,“此吾麾下勇士,名唤典韦,陈留人也,现掌我部陷阵曲。”

    荀攸、戏志才仪表不凡,典韦膀大腰圆。刘备四人的目光分别落在他几人的身上。

    简雍是个文士,自然首先打量荀攸、戏志才,而早在刘备等刚到辕门时,关羽、张飞做为武士就很诧异典韦的身量,此时听了荀贞的介绍,闻得典韦现掌荀贞部中陷阵曲,对典韦更是刮目相看。陷阵者,汉时称为“陷陈”,陈,陈列的意思,即指兵卒临战时陈列队形,能被选入陷阵营的都是一军之中的勇士,而典韦现为陷阵曲之长,足见其勇。

    刘备先观荀攸、戏志才,继而观典韦,忽然想起很久之前听到的一件事,因而问道:“备多年前在涿县闻马商言:陈留有位典君,为人报仇,由陈留趋百里入梁国,杀睢阳李某,只身逼退数百追者,安然返乡。不知道那位典君?”

    荀贞笑道:“便是典韦。”拍了拍典韦的臂膀,笑道,“阿韦,你的名声已传到幽州去了!”

    典韦咧嘴一笑。

    涿县属幽州,与陈留郡说起来隔了一个冀州,其实相距并不太远,由涿县南下,快马半天即可入冀州河间,再南下过甘陵国便是东郡,再从东郡南下就是陈留,也就是说涿郡和陈留郡之间大概只隔了三个郡国。幽州、冀州的马商很多,许多来往於幽、冀、兖、豫诸州,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起到了信息流通的作用。被典韦杀死的睢阳李永曾经做过富春的县长,同时被杀的还有李永妻,这件命案在当时影响不小,典韦都被通缉了,画像悬挂於天下诸郡国的亭舍之内,刘备见过他的画像、听过他的故事不足为奇。——荀贞穿越后第一次听说典韦也是在繁阳亭见到他的画像时。

    荀贞注意到刘备、关羽、张飞、简雍几人额头上汗水涔涔,张飞的黑衣甚至都被汗水浸透了,因笑道:“夏曰炎炎,虽已是傍晚仍暑气如蒸,刚才还有点风,这会儿连风都没有了。咱们也别在辕门站着了,我早已在帐中备下了凉汤,诸位,请入吾帐吧?喝点凉汤,解解暑气。”

    刘备应道:“好。”

    荀贞头前带路,留下典韦继续守卫辕门,余下诸人分主宾顺序随从荀贞入营。入了营中,到得帐上,分宾主落座。荀贞招呼帐外的原中卿、左伯侯等奉上凉汤,瞧见关羽、张飞不肯落座,立在刘备席后,当下笑道:“二位皆壮士也,岂可侍立不座?快快请入席。”

    关羽目不斜视,不瞧荀贞。张飞恭谨答道:“君乃尊者,刘君长者,尊长之前,飞不敢入座。”这张飞不仅不是黑脸,也不是莽夫,言谈举止很是守礼。

    “哪来的这么多繁文缛节?坐,坐。”

    荀贞再三请他两人入席,关羽只是不答话,张飞虽然恭谨却执意不肯。荀贞无法,只得笑与刘备说道:“玄德兄,云长、益德不但纠纠英雄,而且执礼恭谨,真忠壮之士。”

    刘备回头看了看关张二人,温言说道:“司马既请你们入席,便就入席吧。”

    得了刘备之话,关羽、张飞行了一礼,这才入席就坐。[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