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5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一)

正文 135 建功立业就在冀州(一)

    冀州黄巾这段不好写啊,又是张角又是董卓又有刘备。写完这部分,就该换地图了,大家说是让荀贞去凉州好呢,还是去洛阳好呢,又或者在内郡好呢?多谢897571、yy67382183、云顶赏月诸位的捧场。

    ——

    甘陵国之原名清河国是得名自国内的一条河水,即清河。清河是绛水的支流,源出甘陵国的最西北边,贯穿甘陵国全境,向东南流经魏郡,至司隶校尉部。

    从甘陵县到清河约有百余里,到了清河就等於到了广宗了,河对岸就是广宗。离开甘陵县,行军三曰,抵达岸边。此处有座桥,名叫界桥。荀贞记得曰后似乎有个公孙瓒与袁绍的界桥之战,只不知那个界桥是否便是眼前这个界桥。早有一支汉兵在河边等候,却是董卓亲来迎接皇甫嵩。

    董卓打了败仗,朝廷令皇甫嵩来代替他,皇甫嵩既是他的长官,并且他两人俱凉州人,皇甫嵩又是他同州的前辈,他亲来迎接在情理之中。看到皇甫嵩率部来到,董卓远远地迎接上来。

    皇甫嵩看到董卓来迎,令三军停驻,带着一干将校出军上前。荀贞以别部司马之职随行其中。

    在两支军马的中间,董卓与皇甫嵩碰面。

    董卓先下马,皇甫嵩继也下马,跟在董卓身后的将校和跟在皇甫嵩身后的荀贞等人亦随之下马。

    董卓行礼说道:“卓望将军久矣!”皇甫嵩回礼笑道:“与君多年未见,君之风采更胜往昔。”

    借皇甫嵩和董卓说话之机,荀贞细细打量董卓,见他年约四旬,体魄健壮,披甲带剑,从马上跳下来时行动敏捷,走路虎虎生风,说话声音很大。

    汉末三国最有名的人物里边,董卓绝对是一个。在荀贞的印象里,董卓是一个骄横跋扈、残忍好杀之人,但眼前的这个董卓却与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只从表面的言谈举止观之,董卓虽然言语粗豪,没甚文采,但对皇甫嵩很恭敬,一点儿没有骄横的模样。

    转念一想,这也是应该。

    不管董卓曰后有何成就,有多么大的威权,现在他只是一个前任的河东太守、现任的东中郎将。别的不说,只皇甫嵩、卢植、朱俊这几个人就稳压他一头,也就是说,他还没有骄横的资本。话说回来,皇甫嵩是左中郎将,董卓是东中郎将,皇甫嵩虽高一点,但两人地位相差不远,董卓似也不必如此恭敬。荀贞心道:“董卓如此恭敬,十之**是因皇甫嵩的家世。”

    皇甫氏世代将门,久镇边疆,其父祖有名於天下,历仕二千石,门生故吏遍布边郡,皇甫嵩的从父皇甫规是“凉州三明”之一,更名震西州。董卓做为皇甫嵩的同州人,肯定打小就听闻皇甫氏之名,而董卓的父祖最高也只做过县尉,比起家世他拍着马也赶不上皇甫嵩,所以执礼恭敬。

    董卓对皇甫嵩很恭敬,皇甫嵩对董卓也很客气。董卓的家世虽普通,但董卓这个人很有才干。

    董卓,字仲颖,凉州陇西临洮人,说起来他虽是凉州人,与颍川郡却有过一段缘分,他的父亲董君雅起於微末,初为郡县小吏,后来得了上官的欣赏,推举他,升迁到颍川郡轮氏县当了一个县尉。董卓就是在颍川郡出生的,不过在颍川没待几年就跟着他的父亲回凉州了。

    所谓”关西出将,关东出相”,西州边鄙,土地贫瘠,百姓鞍马为居,射猎为业,因在边疆,时有战事,守塞候望,悬命锋镝,一闻有羌胡诸种犯界抢掠,青壮老弱,乃至妇女便即负戈急往,”去不图返”,去了就没打算活着回来,民风十分彪悍。董卓的父亲本就擅骑射,有武力,要不然也不会当上负责捕盗的县尉,既有家传,又受凉州的民风影响,董卓练就了一身出众的才武之能,尤擅骑射,能携带双弓,在奔马之际左右开弓射箭。

    董卓姓粗豪,有游侠风,他的母亲是羌人,他年少时尝游羌中,与羌人的豪帅们相结,后归家耕田於野,有次,有个羌人的豪帅来造访他,他宰杀耕牛招待之。耕牛是农人的命/根子,汉法禁止私杀耕牛,而为了招待羌人来客,他把自家用来耕田的牛都给杀了,这令造访他的这个羌人豪帅非常感动,回去后就送了千余头的牛羊马等杂畜给他。事情传开后,他由是以健侠知名。

    因为才武和名气,也因他熟悉羌人的情况,不久他就被州中征为州兵马掾。兵马掾是只有边州才有的州职,其职责与内地郡的兵曹掾差不多,责在守卫州土。董卓本身善骑射,又有健侠名,今又掌兵,遂为羌胡所畏。在州兵马掾的任上他干得不错,先帝末年,遂以”六郡良家子”的身份被征为羽林郎。”六郡良家子”,六郡指的是:凉州天水、陇西、安定、北地与并州的上、西河六郡,这几个郡都在边地,迫近戎狄,修习战备,民风尚武,百姓谙熟骑射,因自汉兴以来,朝廷常从这几个郡的良家子里选佼佼者为羽林、期门,充当皇帝的卫士。

    如果说内地郡是以经书选士,那么在这几个边郡就是以材力选士了。两汉几百年,成千上万的六郡子弟就是通过这个途径步入仕途,建功立业的,其中名将多出,如董卓的同郡人、前汉的赵充国,又如前汉的甘延寿。这也是为何说:”关西出将”。

    继而,凉州汉阳的羌人叛变,朝廷令凉州三明之一的中郎将张奂统兵击讨。张奂是凉州人,听说过董卓的才武和他在羌人里的威望,遂举荐他为军司马,从军击叛羌,破之,董卓因功被拜郎中。一为郎官,身价大不同,从此走上了升迁的快车道,稍迁西域戊己校尉,犯了错被免职,再又被征召,为并州刺史,继为河东太守,前不久被拜为东中郎将、持节,代卢植讨击张角。

    董卓不但有才武,有健侠名,而且他这个人会笼络部众,能得将士效死,比如在他跟着张奂大破汉阳叛羌后,朝廷赏了他九千匹缣,他说:“指挥之功是自己的,但作战靠的是将士浴血。”因而把这九千匹缣悉数分给了吏士,自己一点儿没留。

    荀贞前世即知董卓之名,但对董卓出仕的经历不太熟悉,在来广宗的路上细细询问过别人,这会儿一边想着董卓出仕以来的经历,一边心道:“时势造英雄。如果没有黄巾之乱,如果没有曰后的天下乱局,这董卓恐怕也最多是在边郡做个太守,又或者当个度辽将军之类的杂号将军。”

    董卓从出仕到现在,其人生轨迹有两个重要的转折:一个是被征为羽林郎,去了洛阳,一个是回到凉州、以军司马的职务协助张奂平定叛羌。如果没有前者,他的名声将会限於边郡,就算被张奂举荐估计也当不了军司马,如果没有后者,如果他一直在洛阳或者去了其它州郡,离开凉州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以当下各地州郡各成一个地域集团的背景,他恐怕也难以发展自家的军事力量。可以说,他现在麾下得用之人,大多是在他为凉州兵马掾和讨击汉阳叛羌时招揽到的。

    荀贞把视线投注到董卓的身后,这个时候,恰好董卓与皇甫嵩叙谈完毕,董卓把随从他来的诸将召来,一一给皇甫嵩介绍。大多数的名字荀贞皆在前世听过。

    “此吾婿牛辅,此吾州豪杰胡轸,此亦吾州豪杰杨定,此北地李傕,此张掖郭汜,此安定樊稠、此武威张济,此武威段煨,此北地李蒙、此北地王方,此辽东徐荣。”等等等等,一干董卓麾下的将校里只有徐荣不是凉州人。介绍完自家麾下,董卓又介绍余下的人,“此校尉邹靖……。”

    这时下午,远处河水粼粼,清凉的水气稍微减轻了熏热的天气。

    闻得“邹靖”之名,荀贞精神一振,急把目光从李傕、郭汜的身上收回,转目观之,见邹靖年三十余,其貌不扬,在他身后立了两个从者。荀贞在邹靖身上略看了一看,目光即直奔这两个从者的耳朵和手臂上去,见其中一人猿臂大耳,心中一动,再又往此人脸上看去,见此人年岁甚轻,至多二十四五,身高七尺五六,与自己相似。荀贞心道:“这人莫非就是?”

    似是感到了荀贞灼灼的目光,这人抬头举目,正与荀贞对视。

    荀贞冲他微微一笑,这人莫名其妙,但见荀贞黑绶铜印,知至少是个六百石之吏,而他只是个白身,不敢怠慢,忙恭谨地略微弯腰,回了一笑。傅燮就在荀贞身边,注意到了荀贞的古怪,低声问道:“司马与此人有旧?”荀贞答道:“不是。”傅燮越发奇怪,因说道:“那为何冲他微笑?”荀贞答道:“此人长臂大耳,相貌异於常人,想来必是豪杰一流,因我笑之。”

    傅燮瞧了瞧这人的胳臂和耳朵,颔首说道:“确乎与常人不同。”心里有句话没有说出来,“生有异象的人多了,这人虽与常人不同,但观之却是白身,立於邹靖身后,仿佛亲兵侍卫,也不见得就是豪杰英雄。”

    董卓介绍完随从他来的一众将校,皇甫嵩也给他介绍了一下北军的那几个校尉和傅燮、荀贞等人。

    介绍到荀贞的时候,董卓笑道:“司马是颍阴荀氏的人么?司马可能不知,我就是在你们颍川出生的啊!我父曾在汝郡为轮氏尉。”说起他父亲的官位,他大大方方,没有什么觉得“位卑惭愧”之态。荀贞行军礼,恭谨说道:“昔贞为颍川北部督邮,行轮氏县,听县中吏民闲谈,他们至今还怀念将军父亲在时。”董卓哈哈大笑,说道:“汝郡天下名郡,多博学宿儒,我小时候没机会,没怎么读过书,常自惭愧,一直都想再去一次贵郡,拜个名师,学学经籍。”

    他这话只是客套,他要真想拜师早就拜了。

    众人见礼毕,各归军中。

    由董卓在前引路,皇甫嵩先过界桥,留下傅燮等指挥大队渡河,他特地带上了荀贞和他一起。

    借此机会,趁皇甫嵩与董卓等在前策马徐行说话的空儿,荀贞压住马速,让过邹靖等人,等来那个长臂大耳的年轻人,笑问道:“观足下相貌必为英雄,贞敢问足下大名?”

    董卓刚才介绍的只是将校,这个年轻人在军中没有职位,所以没通姓名。

    荀贞发才冲这个年轻人微笑已使这个年轻人颇为呆怔,这会儿见荀贞又主动等他过来、问他姓名,更觉得奇怪,忙答道:“久闻司马之名,在下刘备,涿郡涿县人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