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3 圣旨一下赴冀州(三)

正文 133 圣旨一下赴冀州(三)

    本来以荀贞的估计,至少等到冀州战后他才有可能会被擢为别部司马,却没有想到朝廷升迁他的令旨下来得这么早。听罢令旨,他再拜起身,恭敬地接过令旨。传旨的朝吏笑道:“荀司马,恭喜恭喜。”荀贞答道:“天使远来传旨辛苦。”朝吏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笺,说道:“我这里有封私信给你。”荀贞抬头瞧了这朝吏一眼,见他笑眯眯的,心道:“私信?”伸手接了过来。这朝吏拍了拍他的胳膊,亲切地说道:“司马是皇甫将军麾下的猛将,亦是吾州有名的豪杰,将从皇甫将军西讨冀州张角,想来定能立下更大的功勋,也许用不了多久,你我就能在朝堂再见了。”

    “用不了多久,你我就能在朝堂再见”,这是在变相地夸赞荀贞,暗示等到战后也许荀贞就能被征入朝中了。荀贞大为惊奇,心道:“我与这传旨的朝吏素不相识,他为何对我如此客气?”注意到这朝吏刚才说了“吾州”两字,因问道:“天使也是豫州人么?”

    这朝吏笑道:“怎么?司马不知么?我乃汝南人,你我是州里人。”此前这朝吏一直说的是洛阳正音,这几句换上了汝南方言。荀贞忙又行礼,说道:“原来如此!天使要不说,贞还真不知道。”这朝吏哈哈大笑,再又亲昵地拍了拍荀贞的手,说道:“司马从皇甫将军讨击吾郡黄巾,我听说西华一战,司马身先士卒,首陷贼营,功居诸将第一,全因皇甫将军之用兵如神,司马之浴血奋战,肆虐吾郡的彭脱等黄巾贼子这才於短短旬月内覆灭,我代吾郡父老百姓多谢司马了。”

    荀贞逊谢了几句,心中仍是奇怪,心道:“就算和我是州里人,就算因我从皇甫将军平定了汝南黄巾,这朝吏乃是天使,代表的是天子与朝廷,却也不必对我如此客气啊,……奇哉怪也。”

    他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送走这个朝吏,他展开信笺,先不看内容,直接翻到最后一页,落款却是曹艹。他登时恍然大悟,心道:“难怪朝廷会这么快就又拔擢我,却原来是曹艹之力。”细看信中,不但曹艹出了力,还有一个荀贞万万没有想到的人也出了力:却是袁绍。荀贞又恍然大悟一次,心道:“我说这个朝吏怎么对我这般客气,却原来是因为袁绍。”

    袁绍是汝南人,汝阳袁氏四世三公,“势倾天下”,门生故吏遍布海内,这个朝吏既是汝南人,又带来了曹艹的私信,肯定与袁家有关系,不是袁氏的门生故吏,就是与袁氏交好,从他对荀贞的客气热情来看,前者的可能姓最大。

    荀贞看罢曹艹的信,楞了片刻,不觉失笑。荀攸奇道:“贞之,你笑什么?”荀贞抖了抖手中的信纸,说道:“没有想到啊!我荀贞之名居然能入袁本初之耳。”戏志才“咦”了声,说道:“袁本初?”荀贞把信递给他,说道:“这是孟德写来的信。志才、公达,你二人可知我为何能得到这个别部司马之位么?”戏志才接过信,说道:“是因为曹艹和袁绍?”荀贞点头说道:“可不是么?”顿了顿,又补充说道,“不止是因为他两人,也是因为何伯求啊。”

    何伯求,即何顒。曹艹在信里写得清楚:他回到洛阳,见到袁绍、何顒、许攸、伍琼等人,对他们说起荀贞。起初,袁绍并不在意,天下的名族士子太多了,如过河之鲫,荀贞虽在州郡里有些名望,但成名晚,与那些年少成名的士子们相比,他并不特别出众,袁绍作为汝南袁氏年轻一代里的代表人物,“既累世台司,宾客所归”,他本人又“倾心折节”,天下的士子、豪杰们“莫不争赴其庭,……,辎軿柴毂,填接街陌”,在满堂俱豪杰,来往皆名士的背景下,一个小小的佐军司马自是难以入其眼中的,但却因为曹艹和何顒,他最终改变了看法,重视起了荀贞。

    曹艹不必说,他亲眼见到了荀贞的勇武、智谋并及麾下的一干谋士与猛士,深知其能,向袁绍大力推荐不足为奇。

    何顒之所以也推荐荀贞,却是因为他与荀氏相交甚厚,他早年因受党锢,变姓名,亡命江湖,去过颍阴,在荀氏家里住过,荀彧之扬名便是起於他的一句“王佐之才”。他对袁绍说:“颍阴荀氏是孙卿(荀子)之后,天下名族。荀淑神君,品行高洁、清识难尚,李固、李膺师宗之;八龙齐名,荀爽无双;荀昙、荀昱兄弟并有殊才,荀昱名列八俊,号“天下好交”,交往故旧遍及海内;荀悦、荀彧兄弟并及荀攸诸子虽还年轻,然也早已闻名州郡。荀贞既出身荀氏,朝受长者之教,夕与彧、攸为伴,必非凡人,孟德适才说,其妻是许县陈氏女,陈氏也是海内名门,陈寔名满天下,素善识人,能被他看中,今又得孟德之赞,可见此人虽显名稍晚,却定为杰出之士。”

    他因此劝说袁绍:“阉宦弄权,我辈受难,今虽因黄巾之乱,天子解党锢之禁,可宦者仍未失宠,君有天下人望,为海内豪杰所归,而今大事未成,岂可轻视杰出之士?当此之际,不但不应该自傲轻视,反而应该更广泛地援引结交天下英杰、以待时机。这个荀贞既为名族之后,又智勇善战,如能得为君用,必能成为君曰后激浊扬清时的一个助力,应该大力地提携他。”

    曹艹和袁绍都是大官僚贵族家的子弟,且皆有游侠之风,兴趣相投,早就相识,彼此关系亲密。袁绍有五个奔走之友,即张邈、何顒、许攸、伍琼等人,何顒是其中之一,两人的关系也非常密切。得了曹艹和何顒两人的大力推举,荀贞得到了袁绍的重视。

    袁绍的生父是袁逢。袁逢兄弟四人,长兄袁平早卒,次兄袁成亦早卒,袁逢把袁绍过继给了袁成,以承其嗣。袁成死的时候,袁绍还是婴儿,因此得到了袁逢、袁隗兄弟的宠爱。袁逢兄弟四人里最杰出的可以说就是袁成,袁成字文开,曾任左中郎将,壮健豪爽,急人之急,交游广阔,当时的贵戚权豪自大将军梁冀以下皆与之结好,言无不从,故此京师当时为作谚曰:“事不谐,问文开”。有袁成留下的人脉,又得到袁逢、袁隗兄弟的宠爱,袁绍成为袁氏年轻一带的代表人物顺理成章。袁绍这个人又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并有游侠之风,以“救时难而济同类”为追求。何为“时难”?阉宦当权、党锢之祸便是时难。何为“同类”?党人、士子便是同类。在他和何顒等的帮助下,遭到迫害的党人“全免者甚众”。因此之故,他在朝中、在士子尤其是在游侠和豪杰里有着极强的号召力,——早在多年前他母亲归葬汝南时,就“会者三万人”。

    一旦把这个号召力发动起来,加上曹艹的父亲曹嵩现如今正吃香之时,两下合力,就算荀贞得罪了张让,给他弄一个别部司马的职位也是轻而易举。

    荀贞坐於席上,望向帐外,心道:“传旨的朝吏对我那么客气热情,也许不但是看在袁绍的面上,更是因为他视我为‘同类’了啊。”

    中常侍赵忠曾说:“袁本初坐作声价,好养死士,不知此儿终欲何为?”这话什么意思?表面上看是袁绍救济同类、结交豪杰的行为引起了宦官的不满,往深里分析,却说明袁绍已经和曹艹等人结成了一个政治集团。荀贞既得到袁绍、曹艹的相助,那么在那个朝吏看来,自就说明荀贞已是他们这个集团中的一员了,而这也正是曹艹写信给他的缘故。

    戏志才看罢曹艹的信,喜忧参半,说道:“贞之,想不到曹艹会说动袁绍助你。曹艹父曹嵩累任两千石,为天子信用,袁氏世代公族,海内所归。有他俩在朝中运作相助固是好事,但……。”

    他话没说完,可意思荀贞已知,能得到曹艹、袁绍的相助,对荀贞将来的仕途当然会大有益处,可这样一来,却也势必会被宦者敌视,如今宦官势大,搞不好早晚有一天会因此获罪丧命。

    荀攸拿过信,展开观看,一目十行地看完。荀贞问他:“公达,你怎么看?”荀攸说道:“袁本初之志,人皆知之。事成,有功国家,事败,无愧家声!”

    戏志才寒门出身,虽也是士子,不如荀攸在面对宦官时立场坚定,他更多的是在为荀贞权衡利弊。荀贞心知十常侍虽然权倾一时,却如冰山,已不能长久了,而在这个时候如果能够跻身入袁绍的政治集团,对他来说却是大利。他抚掌赞道:“公达所言,深得吾心。”心中想道,“曹艹真是我的贵人,这次却是吃了他的人情了。”他与曹艹虽彼此“一见如故”,但相处的时间不长,老实说,他没有想到曹艹会这样不遗余力地帮他,忽然想起乐进、文聘,再又看看眼前的荀攸和戏志才,不觉起了点内疚之意,心道,“孟德兄啊孟德兄,你这般对我,我却是对不住你了!”

    ……

    圣旨下来的第二天,皇甫嵩召集诸将,於帅帐军议。

    军议没什么好说的,圣旨里讲得明明白白,令皇甫嵩必须在五天内动身西入冀州。

    朝廷催得这么急,却是因为冀州的战事陷入了僵局。

    冀州的汉兵本是以卢植为将,卢植刚开始打得很顺,自入冀州,“连战破贼帅张角,斩获万余人”,可在张角等走保广宗后,两边就陷入了僵局。黄巾军不擅野战,守城却没问题。广宗城墙高厚,城中黄巾兵多将广,难以强攻,因此卢植“筑围凿堑”,用出了围困之计。天子遣小黄门左丰来督战。小黄门品秩不高,六百石,可却是皇帝身边的亲近人,“掌侍皇帝左右”、“关通中外”。这左丰是贪浊之人,卢植帐下的亲信就建议卢植“以赂送丰”,卢植与皇甫嵩一样,坚决不肯行贿。左丰千里迢迢地跑一趟,什么好处也没捞着,回到京师就进谗言,对天子说:“广宗贼易破耳。卢中郎固垒息军,以待天诛。”天子大怒,遂槛车征卢植,改用董卓为将,攻广宗,临阵换将本是大忌,董卓虽名震西州,却也不是百战百胜的,结果不克,打了个败仗。

    刚好这个时候,皇甫嵩平定了东郡。

    朝廷无奈之下,只好再令皇甫嵩西入冀州,接替董卓击张角。

    这其中的曲折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尽管皇甫嵩麾下的诸将多多少少都听闻了些,但当众说出来却除了徒然伤士气外并无半点用处,所以皇甫嵩没有说这些内容,他只是向诸将传达了天子的旨意,大略地介绍了一下已知的冀州黄巾兵的情况,安排了一下各部行军的次序和路线就结束了这次军议,最后他为了振奋士气,按剑起身,环顾帐内,慷慨地说道:“前天我接到军报,朱中郎与南阳秦太守合兵,攻复南阳,连战连胜,已斩张曼成。南阳之贼离覆灭不远了。天下黄巾,三分在颍、汝,两分在南阳,此三郡贼兵一灭,剩下的就只有冀州张角了。《韩非子》云:‘一手独拍,虽疾无声’。张角虽拥众固守,负隅顽抗,但只是垂死挣扎,已然不足为虑,待我大胜之军合彼冀州之兵,以此击之,灭之不难!诸君,建功立业就在冀州!”

    只闻得帐中“哗哗哗”一片甲衣摩擦之声,诸将尽皆离席起身,躬身按剑,齐声说道:“建功立业就在冀州!”[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