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0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五)

正文 130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五)

    程昱,字仲德,本名程立,少时常梦上泰山,双手捧曰,因后来被曹艹改名为程昱。由他在前边引路,荀贞等率部后从,傍晚时到了东阿城外。

    东阿城墙高厚坚固,城外的田里有些光着上身的农人劳作,通往县门的路上时有带剑的行人来往。农人和行人大多是东阿的县民,见到王师来到,或立於田中观望,或闪避道边,见到程立后,这些人都恭敬地行礼,可以看得出来,程立在东阿的民望很高。

    只是不知,这民望是他本来就有的,还是因他夺回并守住了东阿而得来的,当然,最大的可能姓是两者兼有。荀贞心道:“东郡沦陷大半,唯东阿等寥寥数城不失,待皇甫将军与我等平定了东郡后,这程立的名望定会再上一个台阶了。”

    全郡多半沦陷,没有失陷的这几个县城基本是黄巾兵从头到尾就没打下过的,只有东阿是先丢失了后又被程立用计夺回,可谓是一枝独秀。程立本就是东郡名士,再经此一役,他的胆智谋略将会为更多的人知晓,其名望自然水涨船高了。

    看着前头程立高大的背影,荀贞叹道:“此即所谓时势造英雄是也。”

    东阿令带着县中吏员在县外相迎,薛氏的家长薛房等也随从迎接。离城五里,荀贞停下部队,令许仲、刘邓、江禽、何仪等指挥兵卒就地驻扎,带着荀攸、戏志才、宣康、李博等文士并及原中卿、左伯侯等侍卫亲兵继续前行,在县城外见到了东阿令与薛房等人。

    东阿令年约四旬,单只观其外表,倒是轩轩然,个头不低,七尺余,印绶带剑,颔下蓄须,像是个昂藏丈夫,谁却能想到,这样一个相貌威武的人却竟在县丞王度作乱后仓皇逾墙走?薛房三十多岁,大腹便便,其貌不扬。

    荀贞一边和他俩见礼,一边心中想道:“这个东阿令却是运气好,不知上辈子积了什么阴德,治下有程立这样一个人,要不然,只他遇乱翻/墙逃走这一条,等到战后怕就难免会落个罪责处分,现在却是不但没有什么罪责了,反而更有了一份守土之功。”

    也可能正是出於这个原因,东阿令对程立非常的礼敬,和荀贞说十句话里倒是有八句话都在看程立的脸色。程立直称不肯随他回城县中的百姓为“愚民”,此时面对堂堂一县之令也只是保持了面子上的礼节,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这个东阿令很是不屑,却是与薛房有说有笑。这也难怪,东阿令空有皮囊,没有才干,自是会被程立这样才高刚傲的人瞧不起。从见到程立起,到想起程立就是程昱,再到此时,荀贞一直在暗暗观察他,把他一路上和现在的表现尽数看在眼里,心道:“一样米养百样人。这要是换了文若在此,对东阿令的态度定不会这样啊!”荀氏儒学传家,讲究的是上下有序、尊卑守礼,荀彧温润如玉,就算上官是个无用之人,他也不会表现出轻蔑之态。

    在县门外说了会儿话,东阿令邀请荀贞、荀攸等人入城。荀贞婉拒了,笑道:“将军令我击灭波才残部后,便就在东阿县外暂驻,以候军令。这城我就不进了。”闻他此言,东阿令、程立、薛房都颇是惊讶,再三邀请,荀贞执意不肯。东阿令瞧了眼程立,程立说道:“既然如此,我等也不强求了。县君,县里不是早就备下了劳军的酒肉么?要不等会儿就直接送到营中吧!”东阿令连声说道:“好,好。”

    荀贞一揖作别,自带着荀攸等转回驻营处。程立望着他远去,由衷赞道:“久闻皇甫将军治军严明,军纪森严,果然不假!”

    扎营於野外和住宿於县中肯定是不同的,野外的条件艰苦,县里的环境舒适,能做到至城不入的带兵将校可以说是实在不多。荀贞、荀攸、戏志才等转回暂驻处,路上,戏志才忽然嘿然一笑。荀贞问道:“志才,缘何发笑?”

    戏志才骑在马上,转头往县门处回望了眼,见东阿令、程立等已然归城,转回首,笑与荀贞说道:“适才你与东阿令、程立、薛房交谈,东阿令唯唯诺诺,时刻看程立面色,这东阿县的县令倒不似东阿令,而竟是程立了!此人真是恃才而傲。”

    荀贞宽容地说道:“有才之士,大多如此。”话虽说得宽容,心中却是惋惜暗叹。在记起程立就是程昱时,他甚是惊喜,也起了招揽之意,但这一路走下来,在暗中细观了程立的言谈举止后,他却不得不暂且放下了这个念头。以程立的这份恃才而傲,只凭他一个区区的佐军司马,恐怕是万难将之招揽到自家门下的。

    宣康“咦”了一声,指着道边,说道:“那是谁人?”众人转目观之,见前边一两里外,田地边儿上站了一个散发持杖的老妪,正在高叫些什么,田中劳作的农人们听到她的叫声,皆立起身上,很快丢掉手中的农具,纷纷聚拢过去。这老妪叫嚷了几声,转身往县门处行去,她所经过之处,路上的行人也都跟了上来,不多时,在她后边就聚集了数十人。一行人挤挤攘攘,从荀贞等人的马边走过。在经过荀贞等人时,这老妪昂首挺胸,目不旁顾,倒是那些农人和行人中有的匆匆行了个礼。荀贞等勒住马头,回望他们远去。

    荀攸蹙眉说道:“这老妪的打扮像是个巫祝,莫不是去祭祀什么的么?”原中卿从马上跳下,抓住一个才从田中奔过来的人,把他带到荀贞马前。荀贞和颜悦色地问道:“适才那老妪是何人也?怎么她一叫之下,你们连农活儿都不做了?这却是干什么去?”

    这人不知荀贞的身份,但已知有汉兵来到,猜出荀贞必是带兵的将校,答道:“将军有所不知,吾县有一石人,能治病、能去灾,号为‘贤士’,适才那位老妪姓翁,乃是‘贤士’的巫祝,此前黄巾贼乱,荼毒一方,如今赖‘贤士’之力,卜己兵败,故此翁妪召我等前去祭拜。”荀贞点了点头,示意原中卿放他离去。

    宣博很是不平,生气地说道:“什么‘赖贤士之力,卜己兵败’?卜己明明是被荀君打败的!”荀攸摇了摇头,说道:“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每当天灾战乱之时,这银祠往往便就兴盛。程仲德也是个有才干的人,却怎么放任县中的银祠不管呢?”

    所谓“银祠”,就是不在国家祀典的祠庙,是民间百姓自发兴起的对某人或某物的祭祀。银祠之有,渊源已久,“西门豹治邺”就是一个有名的官吏惩治银祠的故事。银祠最大的害处就是浪费民财,银祠的主持者巫祝往往借此敛财,造成百姓困穷。银祠分很多种,有的祭祀的是“物”,如东阿的这个石头人,有的祭祀的古人,如项羽,有的祭祀的是“恶鬼”,害怕某鬼作祟,故此祭之,有的祭祀的是清官,说起来,荀氏的族人里也有被地方百姓祭祀的,便是荀淑,荀淑为当涂长,后出补郎陵侯相,死后,“二县皆为立祠”。

    两汉巫风甚盛,银祠几乎处处皆有。地方官员明知其危害,但迫於民意,又或者是害怕得罪神鬼,大多却不敢禁止,甚至有亲自祠庙的。本朝先帝信黄老道,因在延熹年间曾下诏“悉毁诸房祠”,但这个禁祠的旨意没有能得到很好的执行,到现在为止,只一个“景王祠”,只青州济南一地就有“六百余祠”。颍阴也有银祠,荀贞转战颍川、汝南两郡,来东郡时又路经陈留郡等地,行军过处,在这几个郡里也见过很多很多的银祠。对此,他是早已见惯不怪。宣康兀自不忿刚才那个农人所言之“如今赖贤士之力,卜己兵败”,忿忿不平地对荀贞说道:“荀君出生入死,讨贼平乱,历经数郡之战,从荀君出征的吾郡子弟至今已死伤数百,而彼等黔首却认为卜己之兵败是什么石头人的功劳!真是可恨可恶!荀君,去把这银祠给它毁了!”荀贞失笑,说道:“叔业,何至於此!”

    宣康跟着荀贞南征北战,虽然是以文士属吏的身份,甚少亲上战场,但视野已然开阔,见多了杀伐之事,也不觉带了些杀气,他愤然说道:“君征战南北,破贼溃阵,数郡赖君以安,百余万百姓赖君以存,以君之功,莫说小小银祠,便是天神鬼将也要辟易三分!君若不想亲自出面,康愿为君毁此银祠,扬君威名。”

    荀贞笑道:“胡说!我有甚么功劳?平定数郡、安抚百姓,此皆皇甫将军之功也。叔业,你不要乱讲,这话若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么?”他生姓谨慎,虽然此时身边都是自己人,但却也不肯让人觉得他骄横跋扈。宣康固请之,荀贞正色说道:“银祠固然害处极大,然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今是将军麾下一司马,又不是东阿县令,毁不毁银祠,不该由我说。叔业,你不要再说了。”

    戏志才暗自点头,心道:“贞之虽功冠三军而谨守本分,不骄不矜,若只看他现在的温文守礼,又有谁能想象得出他在战阵之上的勇武不可当呢?”[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