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9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四)

正文 129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四)

    荀贞亲自上前,欲扶卜己起身,卜己一跃跳起,猛得扑了过来!这时,荀贞离他只有一两步远,亏得久经沙场,反应敏捷,疾退了几步,方才闪避开来。许仲从荀贞的身后冲出,抬脚把卜己踹得趔趄后退,抽刀在手。荀贞叫道:“且慢!”话说得却是晚了,杀死卜己的不是许仲,而是刘邓。在听到荀贞的叫声后,许仲已经收了手,只是拿刀指着卜己,刘邓却是勃然大怒,跃步上前,抽剑在手,先是勒住卜己的脖子,接着把剑由后刺入卜己的腰中,刺入、拔出,刺入、拔出,眨眼间连刺了四五剑。卜己痛呼一声,下意识地反手去捂腰上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就浸透了他的麻衣,顺着腿流到地上,他只觉力气从身上渐渐消失,眼前发黑,站立不稳,刘邓松开手,放任他跪倒在地,虽然跪倒了,神智已经模糊,他却仍然试图坚持着挺直腰杆,并睁大了眼,去寻找对面荀贞的身影,但这都是无用功了,“轰然”一声,他栽倒在地。

    “唉,唉。”

    荀贞看着卜己倒下,又为刚才后怕,又觉得可惜,走到卜己的尸体边儿上,蹲下来,想帮他把眼睛闭上,连抚了两下他的眼帘,却都没能成功,顺着他虽仍睁着却已失神的双眼,荀贞仰脸向上望去,苍天无语,白云朵朵。“这是何必呢?”荀贞低头看了会儿卜己的遗容,站起身,吩咐说道,“厚葬。”若放在千余年后,卜己可能会成为一个战功赫赫的将军,可能会实现他“耕者有其田”的理想,但在眼下这个时代,他却注定是一个悲剧。

    刘邓杀了卜己,是救主心切,荀贞没有责备他,但对他“厚葬”的命令,戏志才却表示反对,他说道:“贞之,不能厚葬。”荀贞说道:“因为他是反贼么?……,他虽是反贼,然视死如归,刚烈不屈,也算是一个烈士丈夫了,值得厚葬。”戏志才说道:“话虽如此说,但是贞之,郡北尚被贼兵占据,有卜己的人头在,对我军来说会更容易收复郡北的,而且你已派信使去给皇甫将军告捷,卜己乃是东郡贼渠帅,你不可能擅自厚葬啊。”

    荀贞同情黄巾军,同情卜己,故此从感情出发想要厚葬他,给他一个身后之荣,戏志才对黄巾军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从利益出发劝阻他。荀贞默然片刻,又低头看了卜己的遗容多时,说道:“志才所言甚是,是我糊涂了。来人,取下他的首级,呈给皇甫将军。”不忍看卜己死后又被砍下脑袋,他转身就要离开,听见典韦问道:“荀君,这李骧怎么办?”

    “小人愿降!小人愿降!”

    从荀贞来后,李骧就没怎么敢抬头,一直老老实实地伏在地上,这会儿见卜己被杀,横尸当场,他胆颤心惊,唯恐也被杀了,捣头如蒜,哀声求降。李骧不是太平道信徒,是游侠出身,没有坚贞的信仰,在初被俘虏时,他倒也暗自下过决心:“死则死矣!绝不能丢我东郡男儿的脸面。”可真到死亡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的勇气不翼而飞了。毕竟,“好生恶死”乃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先前荀贞有劝降卜己的举动,看起来不像个好杀之人。

    荀贞顿了顿脚,回头瞧了眼乞降求饶的李骧,想起刚才刘邓说这李骧有些勇力,兼之见他随行在卜己军中,想来必是东郡黄巾的一个头目,心道:“郡北尚有多县未下,若将此人杀了,恐会激起郡北黄巾的顽抗。”回过身来,问李骧,说道,“你果然愿降?”

    “愿降,愿降!”

    “你在东郡黄巾里是何职位?”

    “小人本非黄巾信徒,是顿丘百姓,卜贼起兵,小人被裹挟入内,因至今曰。卜己喜小人颇有勇力,用小人为贼小帅。”

    一个黄巾小帅,不用禀告给皇甫嵩,荀贞自己就能做主留用,当下说道:“你既不是黄巾信徒,又诚心悔改,那么倒是可以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对典韦说道,“老典,就把他补入你的陷阵曲里吧。”典韦应诺,李骧叩头感谢。

    辛瑷问道:“我等擒获了近千俘虏,这些俘虏怎么处置?”荀贞感叹卜己之死,对剩余的这些黄巾俘虏无心处置,说道:“选些精壮的补入部中,其余的送去给皇甫将军处置。”吩咐完,带着荀攸、戏志才、宣康、李博等转回本部军中。

    卜己已死,郡南的战事告一段落,下边该怎么打、该怎么收复郡北,得等皇甫嵩的将令,仓亭临着黄河,不是驻兵之所,留下了辛瑷、刘邓、典韦选拣、押送俘虏,荀贞下令全军转向,先去东阿。行军不过两三里,前头有斥候来报:“有一支人马从东阿来。”东阿是东郡仅有的几个没有被黄巾军占据的县城,荀贞心道:“此必是东阿令闻我击卜己,故遣众来助。”复又前行两里,见前头路上有数百青壮立在道边。

    这些青壮里边穿铠甲的不多,大多布衣草鞋,用的兵器也五花八门,有汉军制式的环首刀、戈矛长戟,也有民间百姓用的刀剑。兵器虽然不一,但是这数百人的队列排得甚是整齐。在这支人马的最前边站了三个人。

    荀贞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中间之人。第一眼看到这个人,不是因为他站的位置,而是因为他的身高,这个人个子太高了,足有八尺余,是荀贞穿越以来见到的最高大的一个人,粗略估计,差不多折合后世的一米九左右,黑衣高冠,腰上插剑,昂然站立。因为他的个子太高了,衬得立在他左右两边的那两个人如同孩童也似。

    荀贞挥手令部队停下,叫戏志才暂时代替他指挥,带着荀攸和原中卿、左伯侯等亲卫催马过去。对面这三个人也徒步向前。

    两下在官道上合拢,荀贞下马,行礼问道:“敢问足下大名,可是东阿令遣来的么?”

    中间那高个子之人回礼说道:“在下程立,正是奉吾县县君之令来助王师破贼,请教足下?”

    此时双方站在一块儿,荀贞才发现跟在程立左右的那两个人个子其实也不低,各约有七尺余,只是因为程立太高了,这才显得他俩矮小。荀贞的身高不低,折合后世大约一米七六、七七这个样子,但仍需得仰视,才能看到程立的长相。先入眼中的是一部胡子,黑亮茂密,嘴不大,鼻很高,两眉如剑,双眼炯炯有神,观其相貌,约有三十来岁,正当壮年。

    荀贞心道:“程立,程立?”他隐约记得这个名字似乎是三国时期一个著名谋士的原名,但一下子想不起来,回答说道:“在下荀贞,皇甫将军麾下佐军司马。”瞧了瞧程立腰中的佩剑,心道,“我听说这程立本是东阿名士,因为黄巾之乱,东阿县丞王度聚众造反,东阿令逃走,城中无主,他联合县中大户薛氏,夺复东阿,找到县令,遂共守城。……,此人乃是人杰。”绞尽脑汁,扒捡记忆,想要找到此人后来的改名。

    程立“噢”了声,说道:“原来足下便是荀乳虎!久仰君之威名,今天终得一见。”可能是惊诧荀贞的年轻,上下打量了荀贞几眼,然后给荀贞介绍身边两人,这两人却都是姓薛,料来应是县中薛氏的子弟。

    要说起来,这个程立的确如荀贞的评价,是个“人杰”。王度作乱,县令逃走,程立和县中吏民最先也是出城奔逃,逃到县外的东山,后来因见王度无意守城,在烧毁了仓库、抢掠过后出到城外,在城西四五里处驻扎,便乃起意夺回县城,先说服了不舍得抛弃家业的大户薛氏,接着又用计欺骗不愿从他收复城池的吏民,因为畏惧王度兵乱,吏民不肯从他回城,他就对薛氏说:“愚民不可计事。”偷偷派遣了几个骑士在东山上举旗,大呼叫道:“贼已至”,然后带头下山往城里奔去,吏民惶恐惊乱之下,奔走随之,一举把县城收复。收复了县城后,他又找到县令,共同守城,打退了王度的进攻。

    这整个过程看起来很简单,但要没有足够的洞察力和勇气,换个普通人,别说成功了,恐怕连为之都是不敢为之的。就不说别的,首先,王度的叛军就在城西几里外,程立可谓是在叛军的眼皮子底下夺回了东阿;其次,当时东郡遍地黄巾,在这样一个大的形势下,程立却毫不畏惧,不但不怕东郡黄巾的报复,而且牢牢地守住了县城。胆、智,缺一不可。

    不但有胆,有智,从他对薛氏说的那句话:“愚民不可计事”,也可看出此人的刚傲,并从他用计欺骗百姓回城,也可看出此人狠辣的手段。百姓不是心甘情愿跟着他回城的,万一他失败了,那这些百姓可以说都是被他骗去送死的。

    荀贞说道:“程君与薛氏诸君夺回东阿,使东阿得以保全,保全了一县百姓,功莫大焉。皇甫将军亦知君名,曾对在下夸赞过君之胆勇智谋。足下今又率众来助王师,忠义可嘉。”程立望了望荀贞后边的汉兵,七八千汉兵旌旗林立,战马嘶鸣,虽然是停驻站立,但自有凛冽的杀气扑面。他问道:“荀君从仓亭来,那卜己定是已然被擒了?”

    “皇甫将军遣我追击卜己,幸不辱命。”荀贞给程立介绍了荀攸。荀攸比荀贞出名早,荀攸的诸父也比荀贞的长辈有名,程立却是早已闻听过荀攸之名了。荀氏乃天下名族,程立言谈之间,非常客气。说了会儿话,程立说道:“道上非久谈之所,不知荀君这是要往哪里去?”荀贞笑道:“皇甫将军令我歼灭卜己溃军后,便在此地等待听令。我正欲往东阿去。”程立说道:“县中已备下了劳军的酒肉,荀君,请。”

    荀贞传下军令,数千汉兵起行,程立等在前引路。荀贞骑在马上,望着前边程立高大的身材,在一众青壮的簇拥之中,如鹤立鸡群,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了此人后来改的名字:“程立、程立,可不就是程昱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