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8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三)

正文 128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三)

    听了斥候的汇报后,荀贞对诸将说道:“卜己已走投无路。,ka~..  /他逃出濮阳时带了两三千人,现在只剩下了两千不到,缺粮无船,前有大河,进退无路,此瓮中之鳖也,灭之不难,唯一可虑者:是需得避免他抛弃贼兵,带亲信心腹渡河北上。”

    仓亭临黄河,在没有提早准备的情况下,一千多人是万难渡河的,但如果人数少点,百十人,随便掠些船只,渡河却是不难,所以需要防备卜己抛下部队北逃,当下荀贞点派刘邓、典韦、辛瑷:“你三人带本曲人马急行,现在就去仓亭,务必要占住渡口,把卜己困住。如果卜己果然渡河北遁,那么你们就也追过去,绝不能再放他逃掉。”

    黄河从东郡横流而过,濮阳、白马、东阿等县在河南,其余诸县在河北,如果被卜己逃去河北,中间有黄河相隔,皇甫嵩数万军队想要过河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三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已足够卜己召集他留在郡北诸县里的驻守部队,合在一起约有四五千人,如再裹挟些丁壮,聚拢万人也不是不可能的,聚拢万人,足可坚守一城,那么少说也还得再有一次攻城之战,虽然肯定是能攻下来的,可一来耽误了时间,二来汉兵也会出现无谓的伤亡,所以,为了避免这些情况,最好还是把卜己拦下,不让他渡河。辛瑷所部乃是骑兵,速度快,典韦、刘邓都是骁将,其部众也都是荀贞麾下最精锐敢战的兵卒,所以派遣他们三人带部先行。

    荀贞顿了顿,目光在他三人脸上一一落过,又说道:“你三人以玉郎为主,老典、阿邓为辅。”三人都是曲长军候,地位相当,需得选出一个做主的,辛氏与荀氏是亲族,用辛瑷为主将,刘邓、典韦都没有异议。三人接令,马上返回本部,带着本曲人马脱离了大部队,奔去仓亭。

    辛瑷、典韦、刘邓三曲合兵有数百步骑,或许不足以击败卜己,但占住渡口却应是绰绰有余了。不过结果却是出乎了荀贞的意料,他带部缓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在距仓亭尚有十余里之时,数骑从仓亭方向奔来,却是辛瑷派来报讯的信使:“报,司马,我部大破贼兵!”

    荀贞闻言大喜,没想到辛瑷、典韦、刘邓三人只凭数百步骑就击败了卜己的近两千人马,不过细细想来,却也不足为奇,卜己部的人马乃是败兵,士气低落,先前打东阿,又连攻两次不克,兵卒疲惫,兼之缺粮,而辛瑷、刘邓、典韦所带之人马却为大胜之军,且又俱为荀贞部的勇士,更重要的是还有辛瑷麾下的两百骑士,以此击之,大破卜己部也是正常。

    荀贞问道:“卜己可抓住了?”这信使说道:“被刘君生擒了。”不用说,这必是刘邓又身先士卒,於阵中生擒了卜己。荀贞喜笑颜开,笑对随行左右的荀攸、戏志才说道:“今卜己被抓,东郡算是平定了啊!”荀攸、戏志才也很高兴,戏志才笑道:“恭喜你了,贞之。生擒卜己,这可是大功一件。”卜己是东郡黄巾的渠帅,地位与颍川波才、汝南彭脱相当,虽然东郡黄巾不及颍川、汝南的黄巾兵多,可能把卜己生擒,确是当之无愧的一件大功。

    荀贞回顾自颍川守阳翟以来的历战,舞阳破敌、西华破敌、今又生擒卜己。

    他自忖心道:“因守阳翟有功,皇甫将军上表朝中,把我从百石郡兵曹掾擢为了佐军司马。汝南斩刘辟、降何仪,收复十余县,今又破韦乡、克白马、生擒波才,这两份功劳加在一起,两千石或不可能,然被召入朝中拜为郎、又或被任为一大县的千石令应是足矣。”

    县令(长)依县之大小、民之多寡、地之富贫分几个层次,最低四百石,其次六百石,最高千石。纯以荀贞眼下的功劳来说,被擢为千石令,又或被拜为郎当然是问题不大,但前提却是:朝中无人作梗,要知,张直可就是因他而死的。现在征战尚未结束,考虑这个问题有点嫌早,而且荀贞在朝中也没有靠山,就算考虑也是无用。所以,这个念头在他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他就把注意力又放回了眼下,笑对戏志才说道:“就算是大功,也全是靠了志才你和公达的智谋与诸君的勇武敢战啊。”说完,令来报讯的这几个信使,“尔等不要停了,速去白马,将此讯报与将军知晓。”这几个信使接令,打马绕过行军的部队,径去白马报讯。

    荀贞扬起马鞭,指向前路,与左右诸将说道:“加快前行!”十几里地很快就到,辛瑷、刘邓、典韦迎接於道上。荀贞下马,快步走上去,握了握辛瑷的手,复又握了握刘邓、典韦之手,笑道:“你们只有数百步骑,怎么击败的近两千贼兵?”说着话,眼往他三人身后看去,在他三人身后,有两人被五花大绑,在数十个甲士的监押下跪在地上。

    辛瑷转身,指着这两人说道:“司马,这两人便是卜己和李骧。”

    荀贞打眼细看,见这两人一个三十多岁,粗衣露髻,满面血污,腿臂负伤,此人正昂头怒视荀贞,另一个二十多岁,膀大腰圆,大概之前穿的铠甲被汉兵扒下来了,露着**的上身,肌隆如虬,此时正伏在地上,老老实实地等候荀贞发落。

    荀贞当下了然,心道:“这乡农模样之人必就是卜己。”问过辛瑷之后,果然错。

    荀贞认出卜己不是因为卜己的打扮。老实说,看到卜己这副打扮,荀贞是吃了一惊的,黄巾军的渠帅、小帅,他见得多了,没有一个像卜己这般寒酸朴素、依旧保持着农人打扮,粗麻衣服不说,连帻巾都没裹,只扎了个发髻,扔到人堆里,谁也不会注意到。就荀贞所见的那些黄巾渠帅、小帅大多是玉带丝衣,便算是比较朴素的也皆是锦服亮铠,哪里有像卜己这样的?他之所以认出此人是卜己,却是因为卜己虽然被擒,怒目之下,却自有威势。

    他本就同情黄巾军起义,今见到卜己这般打扮,顿时眼前一亮,心道:“较之那些起兵后就忘了本分,丝衣锦服、傅粉香囊的渠帅、小帅,这个卜己却是质朴。”不觉起了爱才之意。

    荀贞刚才问辛瑷等是怎么破敌的,刘邓在边儿上笑道:“贼虽千余,但不堪一击,我等率部到后,先分兵抢下了渡口,然后玉郎率骑兵分散两翼,我与典韦则率步卒疾击其中阵,只冲了一阵就把他们击溃了。破贼不足提,倒是这卜己与李骧值得一说。”

    荀贞打量着卜己、李骧,问道:“有何值得一说?”

    刘邓笑道:“这李骧有些勇力,拿下他费了些功夫。还有这卜己,贼兵败后,他的亲兵们护着他拼死杀到岸边,他们早在河边备下了几艘船只,谁知这卜己却是不肯渡河北上,反复又杀将回来,因此被擒。”

    荀贞心道:“到了岸边却不渡河。咦,此人虽是个乡农,却有霸王之风。”饶有兴趣地问卜己,“你既逃到了岸边,为何不乘船渡走?”

    卜己怒视荀贞,骂道:“你就是荀贼?今乃公兵败被擒,死不足惜,大贤良师早晚会为我等报仇!”刘邓、典韦大怒,两人上前,刘邓一脚把卜己踢翻,典韦抽出短剑,横在他的脖上,恶狠狠道:“好个贼子,败军之贼还敢如此嘴硬!”一手捏住他的嘴,迫其张开,另一手提剑对准他的口中,作势要往里刺。

    荀贞制止了他,大度地笑道:“他战败被擒,难免胸有怨气,便让他骂上两句,又能如何?反正也不会掉一块肉嘛。”吩咐典韦、刘邓,“扶他起来。”待典韦、刘邓将之扶起,再又问道:“你既逃到岸边,为何不肯北渡?是自知罪孽深重,故此无颜见郡北父老么?”

    卜己不识字,不读书,不知“无颜见江东父老”的典故,不过却也听懂了荀贞的话,恨恨地吐了口唾沫,说道:“罪孽深重?罪孽深重的是尔等汉贼!杀我道众,与我太平为敌,迟早要遭天谴!……,无颜见郡北父老,我的确是无颜见郡北父老!”

    荀贞对他骂人的前半句毫不介意,只当没听见,问他后半句的意思:“为何无颜见?”

    卜己说道:“从我起兵者大半是郡北我道子弟,我告诉他们这不公的苍天已死,我说黄天将立,而今却才杀尽了豺狼,又来了狐狸!我郡北父老何其苦!何其苦!”他双目含泪,仰望苍天,痛呼怆然,“天,天!若卜己一死能换来太平世界,卜己愿死,卜己愿死!”拼力挣扎,想要挣脱典韦、刘邓,红着眼大骂荀贞,“只可惜我数万东郡弟子战死疆场,只可惜我数十万东郡黔首又要遭鼠辈兵灾。竖子!便是乃公变身为鬼也绝不放过你!”

    荀攸、戏志才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荀贞站着没动,听了他的这番痛号诅咒,非但没有生气发怒,反而更起了爱才之心,不但更起了爱才之心,更有了些怜悯之意。这是个有理想、有志向的人,只可惜空有理想和志向却没有方向,没有找到实现他理想和志向的正确道路。

    他向身后招了招手,叫站在后边的何仪上来,笑对卜己说道:“你可认得他?”卜己不认识何仪。荀贞介绍说道:“此乃汝南何仪。”卜己骂道:“叛贼!”何仪面色一红,颇是羞愧。

    荀贞说道:“尔等作乱以来,所过之处,烧杀掳掠,十室五空,我转战三郡,沿途所见,道有死尸,野露白骨,良田无人耕种,麦苗尽被踏毁。你说苍天不公,所以你要立黄天,难道你的黄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天么?难道你想给天下百姓的就是这样一个‘太平’么?”

    荀贞说的是事实,卜己也知道,他涨红了脸,想要反驳,却无从说起,毕竟他本姓质朴,不是个狡辩无耻之人。

    荀贞说道:“所以我说尔等罪孽深重,何仪幡然醒悟,弃暗投明,你怎能说他是叛贼?”何仪听了荀贞这话,腰杆挺了起来。荀贞接着对卜己说道:“你刚才说你无颜见郡北父老,可见你是个知荣辱之人。既知荣辱,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你愿降我么?”

    卜己被强迫着跪趴在地上,手抓着泥土,奋力昂着头盯着荀贞看了多时,说道:“愿降将军。”荀贞令刘邓、典韦:“放开他。”亲自上前,欲扶他起身,卜己一跃跳起,猛地扑了过来!

    ,  ,  -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