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25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

正文 125 三战尽复东郡地(十)

    皇甫嵩到了韦乡后,遣荀贞、傅燮统兵五千,号称万人,击白马,自带主力近两万人,亦号称万人,留韦乡。卜己用李骧之计,遣兵两路出城,一路两千人号称五千,徐行去韦乡,一路四千人号称三千,急援白马,试图以此来干扰皇甫嵩的判断。

    但是,卜己却没料到,皇甫嵩根本就没把李骧的此计当回事儿,不但没当回事儿,还嘲笑说是“小儿伎俩”,在对麾下诸将讲述了一下“何为正奇”之后,当下於帅帐内传下军令:“今曰,我便以正击奇,再以奇破城,让卜己小儿看看什么是正奇之道”

    众将轰然应,道:“是。”肃手听令。

    皇甫嵩点了两个军候的名:“你二人带本曲兵卒速去白马,一来,支援傅、荀两司马,二来,告诉他两人:不管去援白马的东郡贼到底有多少人,五千也好,三千也罢,我不要求他俩求胜,但至少给我顶住两天。至迟后天,我必遣军援之。”

    被点名的两个军候应,转身出帐,自归本营召集本曲兵马,前去白马。

    帅帐内,皇甫嵩又点了两个校尉的名:“你二人各带本部,我再拨给你们一千五人,合计五千人,留在韦乡,多打旗号,装出主力尚在的样子。”

    这两个校尉接令。其中一个迟疑了下,问道:“将军,你令我二人‘留在韦乡,多打旗号,装出主力尚在的样子’,此话何意也?难道将军你要……。”

    皇甫嵩笑道:“不错,我要带余下的主力急取濮阳”

    “急取濮阳?”帐中诸将大惊,那个校尉急声说道,“将军,濮阳城坚,就算卜己真的派了两路八千人出城,城中至少还有万余人。我军现在韦乡的兵马不到两万人,将军先遣两曲去白马,又留下五千人守韦乡,那么能带走的最多只有万人,以万人取濮阳,恐怕难以猝克若不能猝克之,那么贼兵这两路出城的兵马必回返驰援濮阳,待到那时,将军将要腹背受敌”

    皇甫嵩大笑,说道:“有卿等在,我怎会腹背受敌?”

    “将军的意思是,来我韦乡的贼兵如果有意返程、援救濮阳的话,我等便带兵出营,从后击之?”

    “不止如此。今晚我就悄悄的带兵出营,抄小路奔去濮阳。来我韦乡的这路贼兵行军甚慢,计算路程,大概明早他们能抵达我韦乡营外。待他们至后,你们即分兵出战,务必要把他们缠住。”

    听到此处,帐中诸将里有心思敏捷的,猜出了皇甫嵩的意图,又惊又喜,说道:“将军莫不是想?”

    “然也,荀司马在颍川两度用‘伪为贼之溃兵计’赚开了襄城、郏两县的城门,我等今不妨借用其计,亦用此来骗开濮阳的城门。”

    “只恐卜己不会上当。”

    皇甫嵩一笑,说道:“卜己尽收精兵,聚於三地:濮阳、白马、韦乡,妄图成鼎足之势,以抗我王师,而荀司马入东郡,一战克复韦乡,现又与傅司马合兵击白马,白马一下,濮阳就等同孤城。卜己定早已心慌意乱,要不然,他也不会使出这‘小儿伎俩’,故弄玄虚,分兵两路出城。诸君请试想:先丢韦乡,白马又被围,濮阳城中又先后派了两路兵马出城,城中兵力短缺,他正心慌意乱,忽闻城外仓皇逃回一支自家的溃兵,会是何种反应?”

    诸将齐声说道:“必开城门接纳。”

    “正是。所以说:只要你等留在韦乡的将士能把他遣出来我韦乡的贼兵牢牢困住,不放出一人逃走,我便可诈作贼之溃兵,骗开濮阳城门”

    诸将齐声说道:“”

    ……

    皇甫嵩派去支援荀贞、傅燮的两个军候带本曲人马到了白马城外,入中军帐内见到傅燮、荀贞,转述了皇甫嵩的将令。韦乡距白马较近,濮阳距白马较远。这两个军候率部到时,傅燮、荀贞刚刚接到军报,说来援白马的东郡黄巾兵已经入了白马县界,距汉兵营只有十里地了。

    听完皇甫嵩的将领,傅燮、荀贞对视一眼,傅燮蹙眉说道:“来援白马之贼兵号称三千,但据斥候远望观察,人数远不止三千,从其队列的长度来看,估计得有四千来人。外有四千来援之贼,内有五千白马之贼,我部只有五千人,若是硬打,恐怕会顾此失彼。”

    顾此失彼的意思就是:如果全力对付来援的东郡黄巾,那么势必就将围不住白马城中的韩立部,如果全力来围白马,那么势必就将挡不住来援的黄巾兵。

    戏志才低头沉思了会儿,抬起头,展眉而笑,说道:“皇甫将军这是想‘正奇兼用’啊。”

    傅燮问道:“此话怎讲?”

    “皇甫将军现统兵近两万,而只派了两个曲来援我部,这说明什么?贼遣了两路人马出城,这说明他想带主力先全力歼灭贼之一路,然后再来歼灭这一路。故此,他与两位司马相约:令两位坚守两天,说他两天后必会遣军来援啊”

    荀攸点头说道:“卜己遣两路贼兵出城,一路号称五千,一路号称三千,从表面上看‘奇妙莫测’,不知其虚实,然究其根本,此计却只见有‘奇’,不见有‘正’。没有了‘正’,‘奇’就好比是无根之木,不堪一击。志才所言不错,皇甫将军必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想正奇兼用,以我部为正,挡住九千贼兵,以主力为奇,先用全力快速地歼灭另外一路贼兵。”

    戏志才、荀攸虽然聪明多智,毕竟不是“神机妙算”,他们的这番猜测只猜中了一半,猜中了皇甫嵩的确是想“正奇兼用”,也猜中了皇甫嵩的确想以荀贞、傅燮为“正”,让他俩暂时挡住这九千东郡黄巾,却没有猜到皇甫嵩根本就没想着去歼灭另一路黄巾兵,皇甫嵩真正的“奇”是想趁机骗开濮阳城门。

    傅燮说道:“虽然如此,但我部只五千人,我只恐不能完成皇甫将军的将令啊”

    傅燮虽比荀贞位高,但论起硬仗却没有荀贞打的多,说实话,仗打到现在,荀贞对自己已是颇为自信了,区区四千黄巾兵,他压根没放到眼里,笑道:“司马不必心忧。皇甫将军与你我约:我等只需坚守两曰,他便遣兵来援;我也愿与司马约:在这两天里,司马只管监视城中韩立就是,至於城外的来援贼兵,我只需千人就足能使其丧胆,不敢近我营垒半步”说着话,伸出手,与傅燮击掌为约。

    他这几句话说得甚是豪气,傅燮知他过往的战绩,倒也不觉得他口出狂言,反而甚是为之叹服,说道:“便如司马约”

    ……

    就像皇甫嵩的分析,也如荀攸、戏志才的看法,卜己、李骧的这条计策看似奇妙,实际上却只占了奇,缺少了正,没有了正的下场就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堪一击。

    这天傍晚,来援白马的黄巾兵抵达白马城外,停驻在了汉兵营外五里的地方,不等他们扎寨,荀贞选了精锐千人,亲带之出营急击。典韦、刘邓、许仲、陈到、江禽、辛瑷、何仪诸人奋勇争先。辛瑷带骑兵三次冲入黄巾兵的阵中,典韦、刘邓连夺三面黄巾兵小帅的将旗。傅燮率余下数千汉兵列阵城下,严阵以待。韩立登城观战,从将暮至夜半,其间犹豫挣扎了好多次,最终不敢出城,眼睁睁看着荀贞率部把来援的黄巾兵马冲杀了个七零八落。

    酣战到夜半,在斩杀了近三的敌人后,荀贞主动撤兵。经此一战,来援白马的黄巾兵胆气尽丧,虽尚拥众近四千,却连着退了五里地,连着两天不敢出击。

    同一时间,皇甫嵩带主力万人悄悄出营,趁着夜色潜行到濮阳城外。

    待夜深后,他从军中挑了数早前的黄巾降卒,换上黄巾兵的衣服,於三更时装成溃兵的模样,也不打火把,抹黑仓皇奔到濮阳城外,大呼兵败开门。黄巾军的将校们大多出身农家,缺乏必要的军事素养,守门的小帅在看到城外这股自家溃兵的惨状后,大惊失色,甚至都没有去向卜己通报,当时就打开了城门。这城门打开的竟然如此容易,倒是出乎了皇甫嵩的意料。虽出乎了意料,不耽误他点兵遣将,马上以精卒为先,亲率大队在后,趁机冲入了城中。

    城中刚派了两路兵马出去,完全没有防备,一夜混战,到天明的时候,汉兵已经控制了全城。计算战果,斩获万余人,只不过却没抓到卜己、李骧,被他俩带了两三千人逃了出去。皇甫嵩只有万人,又是夜袭,事先没有把城池围住,那么多城门也不可能全部都能看牢,被逃走一些也是难免。不过,卜己、李骧虽然逃走,但他们带走的只有几千人,已是不足为虑了。

    皇甫嵩没有急着追击卜己,只派了两千人尾追之,留三千人守濮阳,来不及休整,天一亮,就自带余下的五千余人转回韦乡,与留驻韦乡的五千汉兵合力,只用了半天就把刚到韦乡外的这一路东郡黄巾兵给全歼了,两路汉军合兵,共万人,复转去白马。白马城外的黄巾援兵已经获知了濮阳失陷的消息,军心大乱,进退失据,皇甫嵩率军到后,又与荀贞合力,一战破之。三路合兵,万五千人围击白马。韩立投降。

    想当时皇甫嵩初到东郡,卜己还打算持久战,想拖到皇甫嵩缺粮,让他自己撤军,殊未料到,皇甫嵩屯兵韦乡不动是不动,这一旦动起来却比荀贞攻复韦乡还来的迅捷,前后只用了一天多就把濮阳、白马两城攻下,先后斩获近两万人。

    韩立投降后,傅燮奉令率部入城暂驻、看管俘虏,荀贞归还皇甫嵩麾下,一入皇甫嵩帐中,他即心服口服地拜倒:“贞少学兵法,自以为知兵,今见将军用兵,方知何为兵家将军今取东郡一战,不动如山、侵略如火。以此山火焚其贼兵,即便贼有万,又何忧耶?”[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