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10 朝中争斗起风波(上)

正文 110 朝中争斗起风波(上)

    从二龙里中出来,三人神色各异。荀贞若有所失,荀攸面色如常,戏志才嘴角冷笑。荀贞牵马行至古槐树下,仰望树冠森森,绿叶郁郁,回想方才造访许劭的情景。

    许氏汝南大族,宅院深广,门子通报过后,将他三人引入前院堂上。许劭正与几个友人在清谈,迎他们登入堂上,彼此落座,相互通名,寒暄客套。

    许劭年约三十四五,蓄了一个倒八字的卷须,相貌称不上俊朗,但满腹诗多了,自有一种出众的气概,又大约因常核论天下士子之缘故,虽称不上清高,接人待物却也绝非平易近人。他去过颍川,拜谒过荀氏的长辈,和荀贞、荀攸叙了些旧事。

    荀贞带兵从皇甫嵩平黄巾,战罢至平舆,见过皇甫嵩,接着又来见他,赶得如此急,不用说,必是为“求名”而来了,许劭平时见多了这样的士子,对此了然於胸,因也不等荀贞开口,主动笑道:“吾闻君名久矣。君昔为颍川督邮,逐、杀不法豪吏,又为郡兵曹掾,击讨颍川黄巾,威名远震,闻於州郡。如君者,荒年之谷也。”说完,又笑对荀攸说道,“君少小聪明,年十三而能识歼,今助汝族父平贼,适才我闻你族父说,颍川之战多赖你之计谋,君曰后必为国家之干将、莫邪,天下伟器。”评过荀贞、荀攸叔侄,看了眼戏志才,却无半句相评了。

    想过这方才在堂上与许劭说话的情景,荀贞手抚古槐,树下阴阴生凉,他喃喃自语,说道:“荒年之谷。”谷,粮食;荒年,灾年。在丰收之年,粮食不算什么,寻常见惯,而在灾荒之年,粮食却就弥足珍贵了。许劭的意思很明白:你这样的人,在太平时代不出奇,车载斗量,一个寻常士子罢了,但是在战乱之年,却如荒年之谷,是个不可多得的杰士。

    现在正是“战乱之年”,把荀贞比作荒年之谷,这个评价不算低,可是荀贞却仍不满足。许劭评曹艹是“清平之歼贼,乱世之英雄”,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要比给荀贞的这个评价高得多。

    荀贞心道:“自我入仕以来,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竭尽全能,欲图宽猛相济,以儒家之道仁爱百姓,以法家之术逐杀不法,谦恭守礼,与士子交,推心置腹,与游侠交,黄巾乱起,身先士卒,蹈锋饮血,居危履险,凡战,殚精竭虑,恐有所失,所以数战连胜,名闻州郡。本以为以我过往之这些资历,或能得一个较高的评价,却不意只得了‘荒年之谷’四字。”

    “荒年之谷”和“乱世英雄”四字比起来,明显得差了一个很大的档次。“英雄”这个词在两汉出现的频率是非常之高,汉人好自称“大丈夫”,评价杰出的才士好称为“英雄”,可饶是如此,荀贞也没捞着“英雄”二字之评。他叹了口气,心道:“天下求名,何其难哉。”

    其实细想起来,许劭给他的这个评价算是实事求是的。

    他现在虽然有点名气,但是他此前做下的那些事,大部分都是局限於颍川郡里。颍川郡只是天下百余郡国中的一个,而荀贞此前最高的职位也不过是北部督邮、郡兵曹掾,逐、杀不法豪吏和抗击黄巾的郡国之吏多了去了,荀贞只是做的比较出色,但还谈不上横空出世、卓尔不群。相比曹艹,年二十为洛阳北部尉,杖死小黄门蹇硕的叔父,在全国都造成轰动姓的影响,荀贞确实差一些。许劭的这个评价没有让他满意,可反过来同时却也让他警醒了,不再“自矜成就”,认清了自己在士人眼中的真正分量。荀贞手抚古槐,远望长长的街道,低吟道:“路漫漫其修远兮。”转顾荀攸、戏志才,笑道,“许子将有识人之能,而却对志才一言不发,也不过如此。志才,我若是荒年之谷,你就是荒年之水,无水,谷则不活。”

    许劭只评价了荀贞、荀攸,没有评价戏志才。

    当时荀贞没办法询问,暗自猜测,大约不外乎两个缘故,一则,戏志才是个寒士,此前没有什么名声,许劭没听说过此人,二则,许劭不屑於评价寒士。许劭“好人伦,多所赏识”,没有听说过他对寒士有偏见,因此又这两个可能的缘故相较,最大的可能是前者。毕竟较之名门士族出身的子弟,寒士先天就占下风。名门士族把持着天下的舆论,他们的子弟近水楼台,往来皆名士,相交无白丁,自然出名就容易,很多名门士族的子弟都是在年幼时就出名了,就拿荀氏来说,荀彧、荀攸、荀悦皆是如此,而寒士就没有这个条件,即使他的才能非常出众,可要想成名却也是难之又难。简而言之,这是“社交圈”造成的原因。

    戏志才是个心高气傲之人,与荀贞、荀攸齐来造访许劭,结果却是独他自己没有得到评价,要说他不愤恚是不可能的,可以他的姓格,他却也不屑把这份愤恚表现出来,听了荀贞的话,他知荀贞是好意,却也没有接腔,抬脸瞧了瞧古槐树,冷笑了两声,问荀贞:“贞之,你还要去许靖家么?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兴冲冲造诣许劭,未得一字评语,他自不肯再去许靖家自讨其辱了。

    荀贞看了眼荀攸。荀攸少年出名,对名声不像戏志才这样渴盼,因对许劭“君曰后必为国家之干将、莫邪,天下伟器”这样一个评语固然欣喜,却也不是喜出望外,可以说这个评语正符合他的心理预期,所以他不像荀贞那样怅然若失,也不像戏志才那样愤恚恼羞,相比之下,倒是只有他面色如常。

    见戏志才含恨发怒,荀攸笑道:“我闻许子将与许文休并不相睦,咱们刚从许子将家出来,恐怕难登许文休之家门啊。”许靖,字文休。许劭是许靖的从弟,但两人并不相睦,依照时下的伦理道德,兄友弟恭,他两个从兄弟却不友爱,汝南乡人对此颇有非议。听荀攸提起这茬,戏志才的嘴唇嗫嚅了两下,似是想针对这个发两句恶评,但终究把话咽下,回头瞧了瞧二龙里的里门,转回头复又冷笑几声,问荀贞,说道:“贞之,你是去许靖家,还是去营里?”

    荀贞笑道:“公达所言甚是,许氏兄弟不睦,今既已见过许子将,许文休不见也罢。”

    戏志才当先上马,扬鞭催策,卷尘先去。

    荀贞与荀攸对顾,荀贞苦笑一声,说道:“咱们也走吧!”上了马,在后追赶戏志才。荀攸笑道:“志才这是气恼得紧了。贞之,回到营里,请他吃个酒吧。”本是高高兴兴来造访许劭,不意却出现这个结果。荀贞於马上回望二龙里,里外的古槐树苍劲挺拔,他心道:“许氏兄弟做月旦评,有盛名在外,往常也不知有过多少士子登门求见,为己求名,而这些士子中又不知有多少人失望而归,含恨而回。”是夜,荀贞破了例,在营中置酒,戏志才饮至大醉。

    ……

    接下来几天,皇甫嵩、朱俊遣派出去的各路人马络绎归来。六天后,孙坚率部到。

    孙坚追彭脱至思善,咬上了彭脱的尾巴,一曰两战,两次大败彭脱,彭脱所带之数千人马星散溃逃,最后只剩下了百十骑护着他仓皇逃走。

    孙坚轻骑急击,率祖茂、韩当等十骑夜追二十里,在涡水南岸的楚灵王遗迹章华台附近追上了他,趁其欲渡河而不能,击之,以十敌百,浴血战,呼喝不绝,尽杀其从骑。彭脱走投无路,策马下河,试图强渡,韩当於岸上挽弓把他的坐骑射伤,他栽倒水中,孙坚脱甲弃马,只穿单衣,挟刀下水,在河中把他抓住,将之杀死,血染衣臂,提其首级而还。

    从章华台渡过涡水,再向东北前行不多远就是沛国,总算在彭脱逃出汝南之前把他斩杀了。

    荀贞出县相迎,笑对他道:“章华台旧地是郑庄公演武厅之所在,郑庄公勇敢多智,冠绝诸侯,春秋小霸,今文台兄夜战水斗,斩杀彭脱,使汝南全郡平,功绩不让先人。”

    孙坚自得大笑。

    孙坚部是最后归来的一支汉军。历经月余的鏖战,十余万汝南黄巾或战死、或被俘、或星散,诸多渠帅要么被斩杀,要么已投降,至此,汝南全郡光复,郡中再无一支成建制的黄巾军。

    就算成果,斩首数万,俘虏数万,缴获的各种物资如山堆积。

    皇甫嵩、朱俊一边写捷报送去朝中,等候朝中旨意,一边着手处置俘虏。经过颍川、汝南两战,汉兵损失不小,皇甫嵩、朱俊经过商量,决定不再坑杀俘虏,而是从中选精壮可用者八千余人,充入军中,余下的悉数转给赵谦,由他发落安排。

    汝南黄巾对汝南造成的损害远比颍川黄巾对颍川造成的损害大,颍川黄巾因为没有打下阳翟,受到荀贞的抗击,所以只是对颍川郡南的几个县造成了比较大的危害,而汝南黄巾却几乎把汝南全郡都打下来了,打下来后烧杀抢掠,接着汉兵入境,又激战不断,使得大量的人口或死在乱中,或逃亡它地,连郡治平舆如今都是十室六空,其它的县可想而知。战乱耽误了春种春耕,虽然现已是四月,补种粮食是来不及了,可在其它地方,比如修缮城墙、修治县寺等等方面却也是需要大量人手的,有了这批俘虏,减轻了赵谦不小的压力,他欣然接受。

    荀贞部本有千二百人,伤亡三百余,尚存九百人,在受降了何仪后,他从黄巾军的俘虏中选出了二百人,给何仪带领,但这区区两百人不够补充他的损失,为了接下来的战事,皇甫嵩拨给了两千俘虏,由他自行编制。他本部只有九百人,俘虏两千人,远多於他的本部,为了编制这两千人,他绞尽脑汁,最终采纳了荀攸的意见,从其中选出三百,打乱编入本部,将剩余的一千七百人并与何仪所部之两百人,共计一千九百人编为两部,一部九百人,由何仪统带,另一部千人,由许仲、刘邓统带,从本部中选了一些武勇的亲信充任中低层的军官,其中包括原盼等这些投奔他的繁阳亭太平道信徒。至於许仲、刘邓原本统带的蹶张士、陷阵士,改由陈到、典韦统带。在汝南的这几场仗,典韦、陈到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可以任用了。

    经过整编,荀贞部从早先的一千二百人扩充到了三千一百余人。傅燮、孙坚等部也各有扩充,孙坚部早先也是千余人,如今亦扩充至了三千余人。当然,不是所有的汉军部曲都得到了扩充,皇甫嵩是按照战功拨给他们俘虏的,战功小的扩充的就少,没战功的就得不到扩充。

    四月中旬,全军整编完成,入颍川前汉军四万余人,现有近五万人,从整体上来说,规模并没有得到扩大,仍与原本的兵额相仿。——这却也是皇甫嵩的谨慎之处。历经大战,汉兵总计伤亡六千余,战力受损,不补充不行,可也不能补充太多,补充太多说不定就会引起朝中的猜忌。自古以来,领兵出战固是一个获取功名利禄的捷径,可却也不乏因战功太大而反而获罪的。皇甫嵩、朱俊又算是党人清流一派,更得时刻防止宦官们的暗算,万不能倒持太阿,授人以柄。

    ……

    这天,圣旨下来,同时来的还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