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7 转战十县至平舆(上)

正文 107 转战十县至平舆(上)

    这几天不能保证两更,尽量一更吧。

    ——

    说起上蔡也是名人辈出,前秦丞相李斯、前汉丞相翟方进、编录《盐铁论》的桓宽、本朝有名的方士费长房都是上蔡人。上蔡在汝南郡西的中间位置,靠近颍川,沿汝水西去,行百余里,可到颍川郡之边城郾县,向东去行五六十里就是汝南郡之郡治平舆。

    荀贞是很想现在就去平舆的,不为别的,只为去拜访一下平舆许氏的许劭、许靖兄弟。平舆许氏乃是汝南大姓,虽不及汝阳袁氏在天下的名望,却也是一个数得着的有名士族。

    许劭的从祖许敬、许敬之子许训相继当过三公,许劭和他已病逝的同产兄许虔早年被本郡邵陵名士谢甄赞为“平舆之渊有二龙”,他们所居之里亦因此和荀氏所居之高阳里一样,被乡人称为“二龙里”,又许劭的从兄弟许靖、许玚、许相等人也都有盛名在外。

    荀贞与他们虽没见过面,但闻名已久了。

    汝南、颍川都是名郡,郡中名士众多,许劭兄弟虽盛名在外,但若只是为了他们的声名,荀贞倒也不会这么想见他们,之所以迫切地想见他们,其实主要是为了鼎鼎大名的“月旦评”。

    在每月初一这一天,许劭、许靖兄弟都会对本郡乃至天下的士子们做一个“核论”,品题人物,汝南乡人将之称为“月旦评”。所谓“月旦”,就是月朔,每月初一。许劭、许靖兄弟公族之后,又并有高名,他们搞的这个“月旦评”影响极大,凡被他们称赞的人“如龙之升”,凡被他们贬低的人则“如坠於渊”,“清论风行,高唱草偃,为众所服”。天下人将他兄弟两人,尤其是许劭与早年以“识人著称”的郭林宗并称,“故天下言拔士者,咸称许、郭”。

    简而言之,许劭、许靖兄弟的这个“月旦评”等同是把持了天下大部分的舆论清议。多年前,袁绍辞濮阳令归家,车徒甚盛,将入郡界,乃谢遣宾客,说道:“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遂以单车归家。有关许劭、许靖兄弟的逸闻趣事,最闻名於后世的大约应是曹艹的“求评”了。曹艹为阉宦之后,常自惭出身,年轻时被桥玄赏识,桥玄对他说:“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曹艹乃卑辞厚礼,造访许劭,得了“君清平之歼贼,乱世之英雄”这样一个评语,大喜而归,“由是知名”。袁绍、曹艹都是大贵族子弟,不久后的风云人物,对许劭、许靖兄弟的“月旦评”,他两人一个顾忌畏惧、一个主动相求,由此可见许劭、许靖兄弟的影响力。

    要说起来,许劭和荀氏也是曾有过来往的。许劭曾去颍川造访各县名族,拜谒过荀绲,只是当时荀贞尚未有名,因而没能与他相识。现如今,荀贞已不再是当年荀氏旁支的一个默默无名子,而已经名闻州郡,也不知见到许劭、许靖兄弟后,他两人会对荀贞有一个什么样的评价?老实说,荀贞对此是很渴盼的。若能得到一个美誉,他在州郡中的名望必会再上一个台阶,说不定还会“冲出州郡,扬名天下”。

    只是军令在身,现在没有时间,尚不能直接就去平舆,他且先将这份渴盼压下,带部渡过汝水南下,先到灈阳,再到阳安,此两县皆在此前已被孙坚、朱俊攻复。荀贞没有多停,只在阳安略停驻了一下。光武皇帝的首任皇后郭圣通的弟弟郭况当年被光武帝封为阳安侯,此地为他之食邑,因为汝南黄巾的主力已经覆灭,何仪又被擒投降,平定全郡指曰可待,故此荀贞略有了点吊古的幽情,带着戏志才、荀攸、宣康等文士在阳安县转了一转,不过可能时隔久远,没能找着什么当年郭况留下的遗迹,休整了一夜后,越境而过。再往南去就是郎陵了。

    出阳安前行数里是道亭,再前行十余里是确山。汝南郡和颍川郡有点类似,都是郡北平原多,郡南山地多,由此向西眺望,只见层峦叠嶂,转顾东边则是平原万里。

    荀贞对比地图,观望前路,说道:“再往前十几里就是郎陵了,过了郎陵再往前就出了豫州界,是荆州了。”这一带不但山多,水也多,大小河流交错流过。宣康扬起马鞭,指点河溪,说道:“荀君,再往前就是荆州,那不是离淮水不远么?难怪此地这么多河流。”

    荀贞颔首,说道:“是啊,此地处豫、荆两州之界,乃是中原之腹地,豫荆之咽喉,临淮水,近南(今伏牛山)、大复(今桐柏山)诸山,据之,内可保汝南太平,外可争荆州江淮,天下倘有事,实乃兵家必争之地。”

    郎陵在淮河北岸,临顾荆州之南阳郡,於整个天下的战略上而言不算重要,但放到豫、荆两州,特别是汝南和南阳两郡来说,一旦生乱,却也是一个攻守战取的要地。

    荀贞笑问宣康,说道:“叔业,你可知郎陵县名来自何处?”

    宣康搔首说道:“我只知此地曾为臧侯封邑,却不知县名的来历。”汝南、颍川两郡经济文化发达,民口众多,又近帝乡南阳,所以中兴的功臣、贵戚很多都被分封在这里,只从荀贞一路走过来,西华、阳安、郎陵都曾是侯国。“臧侯”就是藏宫。

    荀贞遥指前边的郎陵县城,笑道:“县之东南有一山名叫郎陵,此县乃是以山为名。”

    宣康恍然大悟,说道:“荀君,你真是博学。”荀淑当过郎陵侯相,荀贞知郎陵县名的来历不足为奇,他笑与陈到说道:“叔至,我说的可对?”陈到答道:“君说得很对。这郎陵山又叫大明山,因形似马鞍,又被吾县乡人呼为马鞍山。”荀贞笑道:“噢?又叫大明山和马鞍山?”笑指陈到,顾盼诸人,说道,“叔至到底是土著,这大明和马鞍之别名,我就不知!哈哈,叔至,我这是在鲁班门前买大斧,在夫子门前卖字了啊。”众人都是一笑。

    行军打仗,乡导很重要。乡导不但是全军的眼睛,有助於了解当地的山川地势,而且是全军的耳朵和嘴巴,就比如郎陵,这一带在战国时属楚地,风俗、语言与颍川皆有不同,虽然说起来郎陵距颍阴不过几百里,可若没有像陈到这样的土著在军中,只一个语言交流就不通。

    过了确山,又前行数里,荀贞令全军暂驻,等斥候回来传报县中情况。

    时当下午,暖风习习,数千汉卒席地而坐,远近绿野山川,风景宜人。

    荀攸忽指向前路,说道:“那是什么?”众人看去,见乌压压数百人从郎陵县的方向行来。宣康唬了一跳,从地上跃起,叫道:“是贼兵来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