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3 殊死鏖战破敌营(中)

正文 103 殊死鏖战破敌营(中)

    曰头一片白同学真是威猛,第一更。、.感冒吃了药没啥用,等会儿去输点水,回来后第二更。

    刘邓虽因在角抵中负给典韦而佩服典韦的神力,但佩服是一回事儿,甘拜下风是另一回事儿。

    他本就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当年在西乡对阴修说:“吾辈学剑,学的是杀人之剑。丈夫提七尺剑,当快意人生,怎能像猴子似的卖艺人前?”且又受荀贞“立功疆场、以取封侯,此大丈夫之志也”这句话的激励,他提足了劲儿,想在战场上与典韦争个高下,这时忽闻阵后大叫,说:“典韦斩杀了吴霸”,他后悔莫及。

    不用想,刚才从右翼杀过来的那数十黄巾骑兵定是吴霸所带的了!他却怎么没有抢先拦下?这吴霸乃是汝南黄巾中的一员勇将,在这些天与汉兵的作战中,多次冲阵,斩杀了好几个汉军的将校,如今汉军之中几乎是人人知闻此人,能将此人斩杀阵中,这可是一份大功。

    刘邓后悔之同时,却也暗自惊诧。他记得从发现这股黄巾军的骑兵到后阵传来典韦阵斩吴霸的欢呼,中间他总共只向前突进了四五步。只在这四五步间,典韦居然就阵斩了吴霸!竟然如此勇悍?角抵之时,他见识到了典韦的神力,昨晚与典韦护卫荀贞突出黄巾军营时,他见识到了典韦的武技,眼下,他更进一步见识到了典韦的勇悍,不过这并没有打击到他。

    他是个自矜之人,受典韦如此迅捷就阵斩吴霸之影响,他反而越加振作起了精神,挥舞长铁戟加速突进。他在受刺激之下,十分的勇力使出了十二分,黄巾兵卒原本就挡不住他,现在更是挡不住。在他快速地推进下,荀贞这一部的方阵将余下几部的汉军方阵远远抛在了后头。

    刘邓猜的不错,刚才从右翼杀过来的这数十个黄巾骑兵确是吴霸所带,而吴霸之所以带这数十骑至此,却是因为他和江禽杀进的太快,引起了刘辟的警觉,因此被刘辟派过来率骑阻截。

    吴霸小有谋略,他在远处看到刘邓勇猛无比,暗自心惊,自忖若是从正面迎截也许会陷入苦战,所以打算从中间把这支汉军截成两段,然后分割剿杀。他的这个打算是很靠谱的,若能得以顺利实行,以他这数十骑的来往快捷,加上周围黄巾军步卒的配合,可能还真会把荀贞、刘邓他们分割消灭掉,只是他唯一失算的却是没有料到荀贞部下不但有刘邓,还有一个典韦。

    他适才率骑兵冲到,还没有接触到荀贞部的边缘,就见一个持长铁戟的骑士从荀贞阵中缓缓策马而出,迎面行来。他骁勇敢战,这几天阵斩了好几个汉兵的将校,没把这个亲兵侍卫打扮的汉军骑士放在眼里,正好整以暇地准备挺矛策骑迎上,这个汉军的骑士突然催马加速,一晃眼就奔到了他的马前,抡起手里的铁戟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他当时心中还想道:“这个贼子不会使戟。”长戟的通常用法是刺或挑,哪里有一见面就往下砸的呢?他横举长矛相迎,心道:“我且挡一下,然后长矛横扫,把他扫落马下。”口中厉声叫道:“吴霸在此!”话音未落,铁戟落到他的矛上。他只觉得好像是有一座大山压了下来,尚未缓过神来,“咔嚓”一声,长矛折断。他也是个有勇力之人,用的矛不是寻常之矛,矛柄不是木质,而是用精铁制成,却竟被这一铁戟给砸断了!长矛断折,他双臂剧痛,却是胳臂上的骨头也被砸断了。他的坐骑撑不起这股巨力,哀鸣一声,前腿跪倒。

    他在鞍上坐不稳,向前滚落到地,心道:“哎呀不好!”又见铁戟直刺过来,一下就击破了他的铠甲,深入到了他的胸腹之内。他痛叫一声,就此毙命。

    这个汉兵骑士正是典韦。他在荀贞身边看到了这股黄巾军的骑兵杀来,因请命出战。一戟杀死吴霸,马不停蹄,又向吴霸带来的那数十骑兵杀去。

    吴霸一个回合就被典韦杀死,那数十骑兵都被震撼,有的呆怔,有的大惊,都还没缓过神来,典韦趁机驱马冲突,长戟左右击,辛瑷亦调骑兵过去,疏忽之间就将这数十骑大半杀死,余下的四散星逃。典韦回转马来,到吴霸尸前,下马从容割下了吴霸的首级,复又上马,提着他的人头驰回到荀贞身边。

    荀贞大喜,哈哈笑道:“吴霸这些曰斩杀我军多位将校,不意今曰死在阿韦手下!”对典韦是越看越喜欢,真是一员虎将,不愧古之恶来之称。他心道:“恶来如此,不知虎痴又是如何?”他不知许褚的籍贯,无从找去,就算知道籍贯,他隐约记得许褚似乎是个豪强大地主的出身,他现今只是个佐军司马,却也不一定能得此人相投,因此这个念头也就只是想想罢了。

    刘邓、江禽在前冲阵,脚不停步,典韦出击,一戟杀死吴霸,这都叫陈到看得热血冲头,他大声说道:“荀君!我部已入贼军主阵,贼兵越来越多,贼众也越来越厚,我愿助刘君、江君破阵!”昨夜从黄巾兵营里杀出来时,陈到勇猛善战,荀贞已经认可了他,把他与许仲、乐进放在了一个层次里,只是陈到初来乍到,刚投到他的帐下,与刘邓、江禽等人还不熟,与各曲的兵卒更不熟,如果冒然把他派上去,恐怕会扰乱阵型,因此笑道:“叔至莫急,战事方才进行了一半,且等阿邓、伯禽把前边之敌击溃,待到趁胜追击之时,自有你用武之地。”

    荀贞在后观望前边刘邓、江禽冲阵,望了望天色,心道:“已是申时末了。”战至此时,激战已经进行了一个时辰。他骑在马上,望得较远,可以看到刘邓、江禽的前边还有大约十来层的黄巾兵卒。因为他们这一支人马是所有汉军中冲得最快、位置最靠前的,所以黄巾兵也把他们这里当做了主要防御的地方,挡在他们前边的敌人最多,也最密集,估计尚有两三千人。

    他心道:“阿邓、伯禽战至此时,他们两曲的兵卒也该疲惫了,只靠着他们怕是难以将前面之敌击溃,……,是到君卿他们上去的时候了!”因令道:“命破敌曲向前,令刘邓、江禽两曲护卫破敌曲两翼,陈褒护卫破敌曲后阵。”军令传下,前边的阵型随之一变,不再是步卒在前,而是改由许仲曲中的蹶张士们居前。说是蹶张士居前,其实在蹶张士的前边还是留下了一部分步卒的。在前后、左右各曲步卒的保护下,许仲下令,二百蹶张士举盾撑弩,齐齐射矢,如一阵狂风刮过,前面的黄巾兵卒登时栽倒了一大片。

    陈到目不转睛地关注前边的战况。

    他看到:许仲率部举盾撑弩,奋战前行,刘邓、江禽两曲随在他的两边跟着冲杀,陈褒又居许仲、刘邓、江禽之后,使他三人无后顾忧。再后边就是他们和荀成曲、辛瑷曲。

    荀贞召来辛瑷,说道:“你把你的部众收拢起来,做好冲锋的准备,等君卿向前杀冲一阵,给你扫出一块可以冲击的空地后,你就率众冲出,务必要一举破敌!”辛瑷的骑兵将会是压倒对面黄巾兵的最后一根稻草。辛瑷应命,收拢本部骑士,预备冲阵。辛瑷在平时是个风流放纵的人物,在战场上却是一个严格服从命令的人,是个合格的军官。荀贞对他很满意。

    就在此时,荀贞忽然听到一阵高昂的战鼓声响,他顺着鼓声传来的方位看去,却是西华城头。

    西华城内的彭脱、龚都、何仪等黄巾渠帅终於坐不住了,城门缓缓打开,一支兵马从城中出来,欲来支援刘辟。早就严阵以待、等待多时的朱俊率部迎上。

    隔着四面八方、人山人海的刘辟部兵卒,荀贞看不到那边交战的情况,但从爆发出来的喊杀声却可以判断,从城里出来的黄巾兵卒为数不少。他展目远观,看不见那边交战的详情,只望到朱俊部里旗帜如林,高高扬起,冲在最前的是孙坚的旗帜。孙坚伤势未愈,还在营中养伤,现在是由他的妻弟吴景在代替他指挥他麾下的部曲。

    朱俊虽比不上皇甫嵩,但也是个名将,他部下近两万人,应是能挡住出城的黄巾军的。

    荀贞转回头,关注己部前方的战况,许仲、刘邓、江禽等仍在艰难地奋力向前厮杀,他心道:“西华城内的黄巾军已经出来,刘辟很可能会趁机把放在阵后的一万多人一起压上,一旦他这样做了,那么我部进攻的势头恐怕就会缓慢下来。”和皇甫嵩一样,刘辟也把他的部众分成了两部分,一部是前阵万余人,一部是后阵万余人。打到现在,他后阵的万余人还没有动。

    荀贞部下的兵卒苦战了一个时辰,大多都已疲累,体力有点不支了,如果刘辟把压在后边的万余兵卒在此时调出,那么他就不得不带领本部退回,把冲阵的任务交给后边的汉兵,这样一来,最终立下大功的就将会是别人,而不会是他了。他转脸向后看,找到辛瑷,见他已把骑兵收拢了起来,正要举手下令,命他居前冲锋,陡然闻得又传来一阵高亢的战鼓声,这次却是从刘辟的后阵中传出来的。他心中一沉,急忙转回头,两腿夹住马腹,直起身子极力向前看,却见敌人后阵旗帜飞扬,一队又一队原先坐地不动的黄巾兵卒站起身来,开始移动脚步向前进,却是刘辟把后阵的万余兵卒调集了上来。这就代表着:苦战还在后头。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