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2 殊死鏖战破敌营(上)

正文 102 殊死鏖战破敌营(上)

    多谢大家的鼎力支持,第一次上了月票前十,感冒似也为之一轻,哈。..这两天特别是甜食者、小脚儿、七天鱼、曰头一片白等几位同学,红包和月票太给力了。第二更奉上。

    敌我两军相撞。

    汉军、黄巾军前头几列的兵卒已陷入厮杀,后边的兵卒还在向前赶。

    荀贞策马持刀跟在许仲、陈褒曲的后边,和荀成曲一块儿冲锋。他没有骑昨晚从黄巾营里抢来的刘辟坐骑,刘辟的坐骑是一匹踏雪乌骓,神骏异常,很好辨认,黄巾军卒可能全认得这匹马,在这两军混战之时,他若是骑着此马,岂不就是好比戴着个一万瓦的大灯泡,时刻在对着黄巾军卒说:昨晚闯你们军营、抢你们主将战马的就是我!这与送死无疑,所以他还是骑着自己原来的坐骑。

    他控制着马速,紧盯着前边的战况,并时刻注意着前头各曲士卒的阵型情况。

    这个时候才刚与敌人接触开战,阵型是不能散乱的,一旦散乱,就会被敌人分割包围,而一旦被敌人分割包围,不管个人再有武勇也必会陷入死地,无力回天。他部下这千余兵卒都是经过多次战事,被他淘汰掉老弱后精选出来的,所以虽已开战,但在军官们的约束下还能保持阵型。

    两军交战不是一下子就变为混战的,这需要一个过程。比如现在,汉军只第一列的小方阵就有千人,这千人与敌相遇后,彼此厮杀,不可能很快就突入敌人的阵中,故此在接敌之后,后边的兵卒就需要适当放慢脚步,以免反将己军前边的兵卒冲倒。这个不用荀贞下军令了,许仲、江禽、陈褒、荀成、辛瑷各曲的军官都在下达命令,视前边的战况而调整冲阵的速度。

    荀贞见各曲军官井然有序,把本部千余兵卒指挥得井井有条,松了口气。

    他向左右观望,因是刚与敌接触,各部友军的进展程度相仿,齐头并进,还没有分出谁先谁后。不过荀贞心知,再等一会儿,等战局陷入白热化后,就是显出谁的部队最为精锐之时,精锐部队会前进得多,会突入敌人阵中远,而不够精锐的部队将会被拉在后边。

    典韦、陈到、原中卿、左伯侯等卫士握矛、刀在手,紧紧地卫护在荀贞身边。

    荀贞一边随着大队伍向前冲杀,一边复又向前展望,只见刘邓身先士卒,冲在本部这个方阵的最前,持长铁戟,左斫右劈,勇不可当,眨眼间已击倒了五六个敌人,带着本曲兵卒率先突入了敌人阵中。敌人一个小帅打扮的头目带着十几个人过来阻击。

    这个小帅披着甲,用的长矛,他带的这十几个人大概是黄巾兵中的精锐,也都披有甲衣,各持长矛,铠甲兵械齐全。皇甫嵩知道把最精锐的部队放在最前边,刘辟自然也会把本部最精锐的人马放在最前。这十几个人形成一个弧形的半包围圈,试图把刘邓围住。

    刘邓根本就不等后边的兵卒跟上,跃步前冲,一边前冲,一边大叫:“尔等非我敌也!我只取刘辟、吴霸!”这些人却是哪里肯让开?十余支长矛刺出,刘邓左右击,利用铁戟两边的小枝把敌人的矛尖套入其中,然后用力拽扯,把这十余支长矛的矛尖悉数摧折。

    铁戟这种兵器,前端是枪尖,一侧或者两侧有月牙形的利刃,通过两个小枝与枪尖相连。小枝与月牙刃间有空隙,可用来套敌人的长矛。这本是长戟的一种用法。刘邓不但善用双铁戟,而且善用长戟,一下把这十余个敌人的长矛摧折,随即跨步而进,左击右杀。他力大,用的长铁戟沉重,一刺之下,敌人的铠甲若非精甲,就会被他刺裂,或者一甩之下,凭借长铁戟的重量也能将敌人打的胸陷吐血,眨眼功夫,这十余人半数被他击倒,包括那个小帅在内。

    这个小帅被他用铁戟甩击了一下,踉跄后退了七八步,胸前铠甲碎裂,吐出一口鲜血。

    两个陷阵曲的兵卒觑着便宜,疾奔冲上,一个挺矛刺中他的臂膀,受此冲击之力,这个小帅本就立足不稳,顿时摔倒在地,另一个陷阵曲的兵卒跳跃到他的身上,抽出刀来,麻利地割断了他的咽喉,冲刘邓叫道:“刘君,要头么?”战场上敌我交战,不可能每杀死一个敌人都取其首级,若是个寻常的黄巾兵卒,只割其左耳就行,毕竟这是个小帅,观其衣甲兵器,且应是黄巾军里的勇士,所以这个陷阵曲的兵卒有此一问。

    刘邓不屑一顾,叫道:“无名鼠辈,不值得乃公取其首级!”杀散了余下的几个黄巾军兵卒,挺长铁戟大步前冲,与涌上来如潮水也似的敌人奋力厮杀。

    在许仲曲蹶张士的射矢协助下,刘邓诛戾刃猛,攻杀斩敌,奋勇向前,荀贞这一部组成的方阵渐渐越过了余下几部的方阵,慢慢深入到了黄巾军的阵中。

    荀贞掐算时辰,过了会儿后,令道:“令刘邓退后,江禽曲上前!”

    长久的激战会很耗费体力,冲阵的时候不能只用一个曲的兵卒在前,尤其是在面对刘辟这样的勇猛敌将时,需得至少两个曲轮番冲阵。荀贞军令传下,刘邓带部退下,换上位居第二列的江禽曲上阵。江禽号称颍阴大侠,也是十分勇悍,虽然他的个人武力比不上刘邓,但他这一曲中的轻侠却是最多的,皆皆勇悍之徒,敌人虽如潮涌却都夷然不惧,呼喝酣战。江禽的弟弟江鹄冲在第一列。江鹄好勇斗狠,在与颍川黄巾作战时,他也是勇名远播,每战都咬着敌人不放,穷追猛打,因其眼小,被颍川黄巾呼为细眼儿。

    左伯侯远望阵中,对荀贞说道:“先是阿邓,再换细眼儿,有他两人轮替冲阵,贼兵断难阻我!”前边阵里鲜血四溅,断肢横飞。江禽、江鹄、刘邓鼓勇奋杀,接替杀敌,带着部众越来越深入敌阵。跟随着他们的脚步,先是许仲曲、陈褒曲、接着荀成曲、再接着是辛瑷的骑兵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了黄巾阵中,与敌人开始了全面的鏖战。

    在这个时候,最清闲的乃是荀贞,他左右有典韦、陈到、原中卿、左伯侯等人护卫,又有荀成这一曲的虎士,后边又有骑上了马,已奉令散开控弦杀敌的辛瑷骑士曲,於这数百人的牢牢护卫之下,虽然有不畏死的黄巾兵卒一**地冲上来去,却根本到不了他的近前。

    荀贞往后望了眼,见列在他这一部人马后边的汉军方阵也次第跟上,跟着他们杀入了阵中,而左右的友军现在却与他有点距离了,一是被落在后边,一是被一些黄巾兵卒从中间插入,将他们彼此隔开。这些是作战中的常见之事。从荀贞这边来看,是被黄巾兵卒隔开了与友军的紧密联系,而在黄巾军兵卒这边来看,又何尝不是被汉兵隔断了己方各部的联系?所以也不必太过在意,只要与友军之间的距离不是太远,不用担忧落入重围即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曰头下沉,两军互相深入对方阵中,敌我两方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错局面。汉军中军里的战鼓声不绝於耳,对面黄巾中军里的战鼓也是响个不停。战鼓如雷声声催,喊杀盈耳遏行云,敌我厮杀,矛戟相交,尘土蔽天。战事进入了白热化的局面。

    不断有敌我的兵卒倒地,不断有敌我的兵卒补上位置,缠斗不休。黄巾军的兵卒抱住了汉军的兵卒,在地上翻滚。汉军的兵卒举起长矛刺入黄巾军兵卒的胸腹。并肩作战的战友谁也顾不上谁了,倘若分神就会被敌人杀死,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对手,各自拼杀。荀贞也没了功夫再去看别的友军,事实上,到现在,他也根本就看不到友军了,眼前四面八方只有敌人。

    江禽曲往前冲杀了二十步,因为已冲到了敌人的阵中,压力大增,接连有兵卒伤亡,江鹄也负了轻伤。荀贞及时下令:“换陷阵曲上!”

    刘邓跟在江禽曲的后边吃了半天尘土,早就忍耐不住,等不及了,闻得荀贞令下,嗔目横戟,立刻一马当先,带着本部的陷阵曲越过江禽曲,挥动长铁戟,将对面的黄巾兵卒刺死、砸倒,朝前方似还有无穷无尽的黄巾军兵卒大呼:“我只取刘辟、吴霸,他人非我敌也!”

    就算对面的黄巾军兵卒无穷无尽也挡不住他的脚步,一路杀过去,留下满地的鲜血和敌人的尸体。他一鼓作气,奋勇向前突进了五十步。荀贞又令江禽曲上。

    如此这般,刘邓、江禽两人轮番冲阵。

    刘邓三冲敌阵,当者披靡。

    只是在万军之中,他找不到刘辟的所在,斩杀的黄巾小帅不少,却始终未能与刘辟对阵。他长铁戟上全是血迹,长戟几乎被染成了红色,鲜血滑手,他撕下铁甲内的衣襟,裹在手上,奋勇搏击,呼喝不断,不停步地冲突敌阵,就像是一支利剑,逢上他的黄巾军兵卒无不靡碎。冲杀之际,他注意到右边的黄巾军兵卒纷纷闪开,有数十骑从这里冲过来。

    他的任务是向前突杀,这支敌人是从右翼冲来的,不归他管,自有许仲、陈褒、荀成、辛瑷等曲对付。他毫不迟疑,对这支从侧翼杀来的骑兵只当未见,继续向前突击,向前了未及四五步,突闻后边部中数百人齐声大叫:“典韦斩杀吴霸!”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