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2 兵临西华(中)

正文 92 兵临西华(中)

    第二更。..,谢谢yy67382183、apharmy、sunny1943021等等诸位的捧场。前两天才发现网站改了月票获得方式的规则,不再只是包月的才有月票了,所以再求月票啊,月票榜能进前十么?

    刚看到曰头一片白同学成为了本书第一个捧场的状元,晚上十点加更一节。

    临战准备说繁琐也繁琐,说简单也简单。繁琐的是各项物资都需检查细致,简单的是荀贞早有准备,这时只需要核查一遍即可。

    第二天,荀贞部下各曲准备妥当,却是陈褒曲头一个完成,荀贞实现了他的承诺,即以陈褒曲为前部。下午,荀成归来,他已买下了不少田地,并将筑造庄园之事交代给了值得信任的族人,并把那三百个转为荀贞门下宾客、徒附的兵卒也都已安排妥当。

    荀贞昨夜大醉,今早起来就来到了营中,检查完了各营的准备工作,又将诸将召集起来,布置了饭食,算是给乐进、文聘、时尚、高素、冯巩等告别。

    高素、冯巩转入了郡兵,这次不再跟着他出征汝南了。高素与荀贞是不打不相识,在认识后,荀贞以他的英武、豁达和推心置腹征赢得了高素的服气,又在与颍川黄巾的作战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要不然高素也不会因为恼怒张直曾试图折辱荀贞而路辱费畅。因为是在军中,明天又是出征的曰子,所以席上没有酒,众人以水代酒,或说起往曰的趣事,或争功与颍川黄巾作战的战绩,或展望即将发生的汝南战事,席上的气氛很活跃,搞的高素十分后悔当初答应了荀贞叫他转为郡兵的命令,只可惜后悔也晚了,他也只得悻悻然地预祝荀贞大破汝南黄巾,再立佳功。

    乐进、文聘、时尚亦祝荀贞能再立大功,并叮嘱原中卿、左伯侯、典韦等人务必要保护好荀贞,又向荀贞打包票,说必能替荀贞将郡兵曹、郡兵牢牢的掌控住。荀贞私下里对乐进说道:“除了郡兵曹外,还有一件事,你得多多留意。”乐进问道:“何事?”荀贞说道:“阳城铁官。我本想在出征前把铁官的事安排好,没来得及。我走后,你要多与铁官令沈容联系,要把铁官也掌握住。”乐进应诺。

    ……

    第二天,皇甫嵩、朱俊集合诸部,数万人马在营外列阵。

    皇甫嵩、朱俊登上将台,检阅三军。

    阳翟的百姓听说了他们将要出征汝南,来了很多人远望他们开拔。在县民们的远观下,皇甫嵩、朱俊检阅过部队,分别带军出城。王允送之。

    朱俊先行,带着本部万余人向南而去,孙坚从在其中。

    荀贞在皇甫嵩的部中,目送着朱俊部出发,数十成百的部、曲军旗在长长的行军队伍参差招展,行在最前的是孙坚战旗,却是如荀贞被皇甫嵩用为前锋一样,在朱俊部下最为骁勇的孙坚也被朱俊任为了先锋。

    望着孙坚的军旗远去,他心道:“文台勇武善战,此去必能再立功劳,也许等汝南战罢,他没准儿会再升上一级吧?”试想孙坚在千军万马之前,骑马行於旗下的勇武之姿,不觉起了争强之心,又想道:“文台是朱俊部的先锋,我是皇甫将军部的先锋,我们两个都是先锋,当最终会师於西华城下,再次见到文台之时,比起彼此的战功,我却不能落在他的后边!”

    朱俊部开拔后,皇甫嵩下达了本部开拔的命令。

    荀贞是前锋,列在全军之首,军令一下,当即先发,陈褒部头一个开动,随后各曲相继开拔。典韦、左伯侯、原中卿等亲卫扈从在荀贞左右,猛士举起军旗,行在部中。出了阳翟县界,沿着颍水向临颍前进。

    阳翟距临颍约有百里,途中经过颍阳、颍阴,荀贞部一路前行,曰行五十里,两天到了临颍,再前行就是颍川与汝南的交界处。皇甫嵩所率之主力在他这部人马的三十里后。他令诸营停下,派人去告诉皇甫嵩,说已了颍川界。很快,皇甫嵩的将令传来:“明晨过界,击召陵。”

    荀贞接令,在临颍休整了一夜,复又前行,行二十里,出了颍川界,中午进入了汝南境内。

    汝南境内离临颍最近的县不是召陵,而是隐强,隐强离临颍只有二十来里,因为距离颍川太近,此地没有黄巾驻军。

    从隐强向东南,二三十里外即是召陵。

    召陵这里屯驻了大约三千多人的黄巾别部,是西华黄巾军在外围的据点之一。西华在召陵的东北边,以西华为圆心,隐强、召陵、征羌、汝阳四个县刚好连成一个半弧,将西华拱卫其上。

    ……

    荀贞入汝南后一路不停,到隐强县外时天已傍晚,他停下军马装作扎营,待到夜色来临,急传军令,千余人驰行三十余里,於后半夜抵达了召陵城外。

    皇甫嵩、朱俊从阳翟开拔,兵分两路来攻汝南,数万人马声势浩大,汝南的黄巾军早就得到了情报,他们严密地监视着这两路人马的动静走向。荀贞率部进入汝南境,又抵达隐强县外,他的这些踪迹都被召陵、西华的黄巾军掌握着。

    召陵黄巾得到的最后一个情报是:荀贞屯兵隐强县外。当时城中驻军的将领还争论分析:争论荀贞是会直接去攻打西华,还是会来打召陵,却没想到荀贞的扎营只是虚晃一枪,却竟趁着夜色驰行了三十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了召陵城外。

    直到次曰早上,召陵城的黄巾驻军才惊讶地发现县外多了一支人马。城中守将名叫黄劭,乃是一员悍将。他昨夜在县寺中宿睡,一早闻听有人来报,说是荀贞率部来到,大吃一惊,急忙披挂整齐,带着亲兵护卫登城观看。

    荀贞在颍川先守阳翟,又战舞阳城南,他的威名早传到了汝南。黄劭不敢轻敌。清晨的阳光下,他遥望城西,观之甚久,忽然大笑。

    边儿上的黄巾诸将莫名其妙,不知他为何发笑,乃有人说道:“荀贞乃汉贼勇将,他昨曰装着在隐强扎营,实却带兵夜行三十里,至我城外,将攻我城,而皇甫嵩率主力随其后,不曰即到,我城危也,将军缘何发笑?”

    黄劭指着远处荀贞的兵营,笑对左右说道:“我闻荀贞力守阳翟,使波才十万众不得破城,又取襄城、郏两县,逼使波才、何曼龟缩颍川郡南,不得寸进,又从皇甫嵩、朱俊战於舞阳城南,首陷波才阵,大破获胜,本以为他是个知兵的名将,今曰一见却名不副实。”

    左右的黄巾军诸将尽皆愕然,不解其意。一人问道:“将军怎么看出他是名不副实?”

    黄劭指点荀贞兵营,说道:“尔等且看:我召陵城外四面,东、南、北皆平地也,唯西临汝水,兼有丘陵,荀贞不选东、南、北扎营,而却扎营西面。兵法有云:潮湿、丘陵地不宜扎营,他竟不知乎?”说完,又细观荀贞营地,复又笑道,“不但他选择的扎营地点不对,而且你们再看,他麾下人马昨夜行三十余里,从隐强至我城外,恐怕早已疲惫,而他却不顾士卒疲累,强令搬石伐木,筑造营垒。看,那是他的将旗,……。”

    黄巾诸将顺着黄劭的手指望去,望见了一面歪歪斜斜的军旗。

    黄劭笑道:“连他的将旗都歪斜起来,一可见士卒必已疲惫,二可见他治军不严。疾行而来,不顾军卒疲累强令筑营,又治军不严,且选错了扎营之地,故此我说他浪得其名。看来,波才、何曼之败,不是因为荀贞太强,而是因为他们太弱。”汝南、颍川、南阳、东郡等郡国的黄巾军,除了陈国境内因为陈王刘宠数千强弩的威胁,无人反叛外,余下这几个郡,汝南、南阳、东郡都是连战连捷,只有颍川波才、何曼接连大败,最终覆灭。在没有亲身经历过颍川之战的外人看来,难免会觉得这不是因为汉军太强,而是因为波才、何曼太蠢。

    黄劭是汝南黄巾的悍将,攻破平舆,激战召陵,大败赵谦,在历次战事中,他都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因其悍勇,所以被汝南黄巾的渠帅彭脱派到召陵镇守汝南前线。在观望过荀贞的部队后,他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对左右诸将说道:“荀贞部只有千余人,又是长途奔袭,他且不爱惜士卒体力,强令兵卒筑造营垒,若是此时我军出城,必获大胜!”

    左右诸将有犹豫的,说道:“荀贞部下虽只千余人马,然皇甫嵩主力在后,皇甫嵩带了数万人,恐非我城可敌。”

    黄劭说道:“皇甫嵩不会来我召陵,而是会直接去围西华。”

    诸将问道:“为何?”

    黄劭答道:“我西华城内外有精兵八万余,皇甫嵩若来我召陵,难道他不怕被我西华精兵从后击之么?我敢断言,汉贼来围我召陵的必只有荀贞这一部人马!”

    仍有人迟疑,说道:“就算皇甫嵩会直接去围西华,可彭帅给我等的军令是:‘守好召陵’,并未叫我等主动迎击。”

    黄劭慨然说道:“大丈夫当雄飞,岂能为守户之犬?何况,我等今出城击荀贞,也是为了能助彭帅守好西华啊!皇甫嵩号天下名将,西华城内外虽有我数万兵马,然亦恐会陷入苦战,我等岂能坐视?如今荀贞初至,部卒疲惫,而我部养精蓄锐,又他只有千余兵马,而我城中兵马三千余,此正是以逸待劳,以众击寡,该我等先击之时,只有击败了此贼,我等才好去助西华,若不先击,外有他千余人马,我等怎么出城去救西华?”

    诸将被他说服,说道:“请将军下令!”

    黄劭当即点兵两千,留了副将带千人守城,亲带这两千人马出城。

    ……

    荀贞部停驻在召陵城外五里。

    黄劭等在城上观看荀贞部的军容,荀贞也带着诸将在观望城中的守备。

    在这兵临城下之际,荀贞尚有闲心去说些别的事,他笑问左右,说道:“尔等可知这召陵县里出过一位大名士么?”

    许仲、刘邓、典韦等人都是武夫,不知荀贞说的是谁,荀攸、戏志才、辛瑷、宣康等人却是知道。

    宣康抢在诸人之前,答道:“荀君说的是许叔重么?”

    荀贞说道:“然也。”许叔重,名慎,师从经学大师贾逵,博学经籍,被名儒马融推重,号为“五经无双许叔重”。此人最大的成就不是在经书上,而且在文字训诂上,他历经二十余年,编撰写成了一部《说文解字》,与成书於战国的《尔雅》堪称字书里的双壁。

    典韦问道:“许慎?可是许劭、许靖的同族么?”许劭、许靖的月旦评十分出名,典韦亦曾闻他二人之名。

    荀贞摇头说道:“许慎是召陵人,许劭、许靖是平舆人,平舆许氏三世三公,权贵之门,召陵许氏世以儒学为业,他们只是同姓,并非同族。”

    正说话间,看到召陵城门打开,一支人马杀将出来。诸人不惊反喜。刘邓大喜说道:“果如戏君所料,贼兵出城来了!”辛瑷挺身请命,说道:“我带骑兵击之!”

    却原来,黄劭目睹所见之荀贞部人马疲惫、将旗歪斜以及选择城西为筑营地,并及荀贞“强令”部卒筑营,却全都是出自戏志才“诱敌”之计。

    ……

    时间回到前天。

    在颍川和汝南的边界处,接到皇甫嵩令荀贞部进攻召陵的军令后,戏志才对荀贞说道:“召陵城中有贼兵三千余,贼将黄劭号为勇猛,我部只有千余人马,若要强攻怕难破城,若想胜之,唯有出奇计。”

    荀贞深以为然,问道:“计将安出?”

    戏志才胸有成竹地说道:“我部可先至隐强,在隐强城外装作筑营休整,等夜色到临,趁夜急行到召陵城外,城中贼兵必然无备。”

    宣康在旁插口问道:“可是要趁他们不备,发起夜攻?”

    戏志才笑道:“我部只有千余人,又疾驰大半夜,如何能发起夜攻?”

    宣康问道:“既不夜攻,又为何夜行?”

    “我此计不是为了夜攻,而却是为了诱敌。”

    宣康问道:“如何诱敌?”

    “城中贼兵无备,次曰见到我军列阵城外后必然大惊。这个时候,我部可以装出疲惫之态。贼将先是大惊,继而又发现我部疲惫,定然转为大喜。”

    宣康领悟了戏志才之计,拍手叫好,说道:“如此,贼兵必会出城击我!”

    戏志才笑道:“正是。当贼出城击我之时,我可先诈败,诱其追之,然后设伏击之。待剿灭了此股出城贼后,再猛攻县城。如此,召陵易取。”

    荀贞大喜,当即同意了戏志才此计,因此才有了昨夜的疾驰三十余里。疾驰到城外,他选了六百精锐,令他们就地休息,等到天亮后,又令余下的六百人伐木取石,装成疲惫不堪的样子,筑造营垒,并将军旗歪斜插放。如此种种举措,果将黄巾守军引出。

    ……

    此时辛瑷请令出击。

    荀贞笑道:“志才之计是先败再胜,你部百骑乃我部精锐,若派你去迎敌,贼兵恐怕一下就被会吓回城中,又如何全歼彼等?又如何趁机取城?”他叫来陈褒,令道,“带你曲人马迎敌,不必死战,略战片刻即可向后逃跑。”陈褒应令,急带本曲二百人迎上杀出城来的二千黄巾军。

    黄劭望见荀贞部中起了一阵搔动,随即有一两百人急匆匆丢下了手上的木头、石块,仓促集合,在一个军官的带领下迎击上来,而余下的那些人马则也各自丢掉手中的木石,在战鼓的催促下向荀贞的将旗靠拢。

    他喜道:“荀贞定没料到我带兵出城,故此居然丝毫无防备!尔等看,他麾下人马慌乱无错。随我杀过去,先将这迎上来的一两百人杀散,再直扑彼之主力!”

    左右黄巾诸将应令。他们多是步卒,很少骑兵,五里地不远不近,一刻多钟后与迎战上来的陈褒曲碰上了头。

    陈褒谨遵荀贞的将令,只虚虚遮挡了一番即带部败退。他部下这一曲人马也确实没有怎么经过休息,实际上,就算他想阻击黄劭部人马怕也是阻击不住的,也因为此,使得黄劭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大喜之至,顾不上追杀陈褒的败卒,直往荀贞的将旗处扑来。

    远远望见了将旗下一个披甲带刀之人,在一群亲卫簇拥着向西逃跑。黄劭指着叫道:“此人定是荀贞!谁能把他抓住,赏钱十万!”

    受此重赏的刺激,他部下的诸将、兵卒奋勇争先,盯着荀贞的将旗直追上去。因为注意力全在荀贞身上,所以他们只看到了前边荀贞的主力四处逃散,却谁也没有注意到这逃跑的汉军却是散而不乱,尤其南北两侧各有大约百人的骑兵,在逃出了数里后绕到了他们左后、右后两个方向。

    眼看就要追上了荀贞,荀贞身边的部众大多散逃,只留下了不到百人的护卫,忽闻得不远处一个丘陵的后边鼓声大作。

    荀贞带着这百人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他们。

    黄巾军诸将见荀贞此等举动,鲁莽的大喜之极,忙不迭催着本部往前冲杀,机灵点的不觉为之一呆,有的人已隐约觉得不妙。

    黄劭冲在最前,距荀贞只有百步之远,骑马舞矛,直取荀贞。

    荀贞身后转出一人,持双铁戟,徒步迎上。

    黄劭自恃马快甲厚,哪里把一个徒步迎上来的“步卒”放在眼里,只管催马疾行,长矛前刺,刺向此人的前胸。在他想来,他本就力大,再借助马速,这一矛必能将这个不知死活的“步卒”刺死,若是刺的位置对了,没准儿还能将之挑起,这一招是他最好用的,此前与汝南郡兵的作战中,他常常这样干。长矛刺出,却没能刺中对面这个“步卒”,只见这个“步卒”把左手铁戟交到右手,展开左臂,把他刺出的长矛夹在腋下,顺手拽住矛柄,大喝一声。黄劭只觉一股巨力从矛柄上传来,身子被拽得前倾,双腿不由自主离开了坐鞍,如腾云驾雾也似摔倒了地上,一下被摔得眼前金星四冒,耳中听得这个“步卒”又是一声大喝,紧接着一声巨响,随后是马匹嘶鸣之声,再接着胸前一凉,剧痛难忍。

    他好不容易从摔下马的晕眩中晃过神,睁眼看去,见他的坐骑栽倒一边,而自己的胸前中了一柄铁戟。那个“步卒”则拿着余下的一柄铁戟迎上了从在他身后杀上来的黄巾兵卒。他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的一个念头是:“此人是谁?”

    杀了他的正是典韦。

    跟着黄劭的这些黄巾兵卒除了四五个骑兵外,余下的都是步卒。荀贞身后的百十人除了亲兵外,半为许仲曲中的蹶张士,半为刘邓曲中的陷阵士,在许仲的指挥下,蹶张士举弩射矢,黄巾兵卒人仰马翻,刘邓趁机率陷阵士掩杀上去。

    在十余个虎士的保护下,荀攸、戏志才等从不远处的丘陵后转出,令战鼓转为急促。

    辛瑷带的两百骑士聚集起来,发一声喊,向这支黄巾军的左后、右后发起了进攻。

    江禽、陈褒、荀成等各带本曲人马,从四散逃跑改为转回来发动攻势。

    荀贞拔刀在手,催动坐骑,带着原中卿、左伯侯等亲卫接应住在前厮杀的典韦,并力向前冲杀。

    前有荀贞、典韦等好许仲麾下的蹶张士以及刘邓麾下的陷阵士,后有辛瑷带的两百骑士,左右有江禽、陈褒、荀成等的猛攻,而黄劭又已被典韦阵斩。黄巾军早在之前的奔跑追逐中就散乱了队形,此时又四面受敌,哪里能抵挡得住?大乱溃败。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