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1 兵临西华(上)

正文 91 兵临西华(上)

    谢谢曰头一片白、云顶赏月、eide_cq、追夏、apharmy的捧场,谢谢曰头一片白、甜食者、天从月、赵师兄、凭栏望北斗、augyyw的月票。..捧场、月票太给力了,今天两更,下一更在六点。再求月票、红票。

    圣旨下来之曰,皇甫嵩、朱俊在城外营中击响了召集诸将的鼓声。

    荀贞时在城中,刚接到“佐军司马”的任命,闻得皇甫嵩召将,急忙换上传旨朝臣随身带来的佐军司马的印绶,催骑出城,去营中参加军议。

    汝南、南阳等地黄巾军的声势越来越大,皇甫嵩、朱俊早就焦急,终於等到圣旨下来,当然要立刻召开军议,以商议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荀贞从此之后就不再是郡吏,而是武职了。他身穿黑色的官衣,头戴武冠,配黑绶铜印,腰间的革带中插着长剑,带着典韦、原中卿、左伯侯诸人,骑马赶到营外。皇甫嵩治军严整,营中禁骑马行。他在营外下马,留下典韦、左伯侯、原中卿等人在营外等候,步入营中。

    营中井然有序,无人乱行,军旗飒飒,鼓声未止,来往皆是巡逻的甲士,遥闻战马嘶鸣,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到的皇甫嵩的帅帐前时,碰上了两个人,一个燕颔虎头,一个身高八尺,皆是青绶银印,乃是千石之吏。

    前者正是孙坚,孙坚立下大功,被朱俊举为别部司马,圣旨下来,他走马上任,换了印绶,从六百石升到了千石。

    另一人则是皇甫嵩帐下的护军司马,名叫傅燮。此人乃北地灵州人,傅介子之后,少师事太尉刘宽,生姓忠孝,多年前,举他为孝廉的郡守将丧,他闻讯后即弃官行服,被世人称赞,因勇武知兵,这次皇甫嵩奉旨出征,便用他为护军司马。在此前与颍川黄巾的作战中,他出了不少计策,为攻破颍川黄巾立下不小功劳。

    在帐外三人相见,孙坚看看荀贞的黑绶铜印,荀贞看看孙坚的青绶银印,两人对笑。

    入得帐中,皇甫嵩、朱俊已经在了,王允也在,北军五校的那几个校尉也在,另外还有五六个早到的军中各部的校尉、司马。

    皇甫嵩、朱俊、王允微笑示意,令荀贞三人入座。

    皇甫嵩的将令是半个时辰内全军将校集合,又等了会儿,半个时辰到,各营的将校悉至,帐中满满堂堂坐了数十人。上首是二千石的中郎将、校尉,中为千石的别部司马等,下是几个因为军功出众而被皇甫嵩、朱俊破格召来的六百石的佐军司马、比六百石的军候等。

    满座鸦雀无声。

    皇甫嵩向来行事利落,不拖泥带水,听帐外亲卫进来禀报:“半个时辰到。”即令人点名,被点到名的起身应答,点名一圈,没人迟到,该来的全都来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朱俊、王允说道:“人来齐了。请将军、方伯给他们宣读圣旨吧。”

    朱俊、王允推辞。皇甫嵩名望最重,才是军中的第一人,见他俩推辞,也不再客气,起身环顾帐中,肃容说道:“圣旨。”

    诸将离席跪拜。

    皇甫嵩取出圣旨,宣读一遍,读后,诸人归座。

    皇甫嵩收起圣旨,亦落座,按剑说道:“诸君想必都已听的清楚,皇上令我等接旨后,至迟三曰内出征汝南。诸君,我也不多废话,……,来人,挂上地图。”侍卫接令,取来地图,挂在帐中。

    皇甫嵩离席下到地图前,对诸人说道:“汝南黄巾连败汝南太守赵谦,席卷汝南全郡,现今……。”他手在地图上的某个地方一指,说道,“贼之兵锋已指向颍川,屯驻此地。”皇甫嵩这些天虽然没有离开阳翟,但广散斥候出去查探,对汝南、南阳等地的黄巾军很了解,对这些地方的战局也很清楚。诸人看去,见他指的这个地方是西华。

    西华位处汝南郡西北之边界处,往北边去是陈国,往西边去颍川,离颍川最东边的临颍县只有百余里,距离阳翟也只有二百多里。

    对汝南黄巾屯兵西华一事,荀贞也是听说过的,并且他与帐下诸人讨论过,为何汝南黄巾会停驻这个地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因为皇甫嵩、朱俊击败了颍川黄巾,拥精兵四万余,所以汝南黄巾不敢贸然向西攻打颍川,不敢向西就只有向北,可北边的陈国乃是陈王封国,这一代的陈王名叫刘宠,是个勇武之人,擅弩射,“十射十中,中皆同处”,这次黄巾起事,刘宠尽出他藏在府库中的数千张强弩,组成了一支强军,屯兵在陈国国都陈县的都亭,在他这支部队的强大威慑下,陈国无人敢叛,汝南黄巾也不敢贸然入陈国境。

    向西不行,向北也不行,故此汝南黄巾的主力停驻在西华,逡巡不进。

    皇甫嵩简单地分析了一下陈国、颍川、汝南三个郡国的形势,对诸将说道:“如今汝南黄巾的主力虽停驻西华,逡巡不进,但拥众数万,一旦他们决定出郡,不管是进犯陈国还是进犯颍川,都将是大贼。诸君,以你们看来,汝南贼兵下一步最有可能去哪里?”

    傅燮答道:“以下吏愚见,汝南贼兵下一步最有可能的不是去陈国,而是犯颍川。”

    皇甫嵩问道:“为何?”

    傅燮侃侃而谈,说道:“犯颍川对汝南黄巾有两大好处,一,前天南阳郡军报,说南阳黄巾渠帅张曼成攻克了宛城,南阳太守褚贡死难,南阳贼势为之大涨,汝南黄巾进犯颍川,可与南阳黄巾联兵,兵锋直指洛阳,二,汝南、颍川、南阳连成一块,亦可遥望冀州,呼应张角。”

    皇甫嵩说道:“南容所言,正是我之所忧!”指了指地图上颍川南边的南阳郡,又指了指颍川东边的汝南郡,忧心忡忡地说道,“汝南黄巾若果真进犯颍川,则颍川南有南阳贼兵,东有汝南贼兵,势将难支。颍川难支,则洛阳危矣。”

    颍川是洛阳的东大门,周边诸郡里汝南、南阳都有黄巾军,两面皆敌,为何圣旨令皇甫嵩、朱俊先打汝南黄巾?却是因为从南阳到颍川间隔山峦河流,算是有点屏障,而从汝南到颍川却是一马平川,对颍川而言最大的危险是汝南黄巾,所以圣旨令皇甫嵩、朱俊先平定汝南。

    皇甫嵩环顾帐中,问道:“诸君,对汝南之战,尔等有何看法?”

    孙坚应道:“下吏之见,汝南一战当速战速决。”

    皇甫嵩说道:“然也!文台此见与我相同。若不能速战速决,则南阳黄巾极有可能会进犯颍川,断我后路,或者干脆进入汝南,与汝南黄巾形成对我军前后夹击之势,如此,我军将危。我军危不要紧,丈夫一死报家国,可我等若战败了,洛阳以东将再无兵马可敌汝南、南阳贼,诸君,形势如此,敢不发奋?”

    诸人起身应诺,齐声说道:“愿从将军决死破贼!”

    皇甫嵩见诸将精神勃发,心道:“军心可用。”

    他不是嗦的人,既然已经宣读过圣旨,又简单地分析过了敌情,那么下边就该是布置任务,进行战前动员。

    他挺立帐中,对诸将说道:“我与朱将军、王公已然议过,此次入汝南作战,准备兵分两路。一路由朱将军率领,出阳翟,经襄城、舞阳两县,入汝南境内,击灭西平、吴房、阳安各县之贼,然而北上,经平舆,南顿,汇合汝南太守赵谦之兵马,至西华城东;一路由我率领,出阳翟,临颍,入汝南境内,扫清召陵各县贼兵,至西华城西。两路汇合在西华城下,与贼主力决战!王公则带豫州兵、颍川郡兵,坐镇阳翟,以防南阳贼犯境。”

    朱俊这一路走的是南线,从颍川最东南边的舞阳进入汝南,先打掉汝南南部的西平、吴房各县黄巾军,然后转往北上,收复汝南的郡治平舆,再打下西华东边的南顿,最后到达西华城东。皇甫嵩这一路走的是北线,从颍水岸边的临颍出颍川郡,进入汝南,打掉召陵、征羌等地的黄巾军,至西华城西。这南北两路,北路路程短,从临颍到西华只有百余里,南路路程长,从汝南最西边的西平到郡治平舆,再到西华,绕了一个弧形,需要经过五六个县,行程三百余里。

    这样,两路人马,先分别扫清西华外围的黄巾军据点,最终合兵於西华城下,此乃先剪除其党羽,再与其主力决战之策。众人没有异议。

    皇甫嵩按剑说道:“我给尔等一天整军备战的时间,后天上午,三军出城!”

    诸将应诺,军议散了,各归本营前去准备。

    皇甫嵩留下了荀贞。帐中只剩下了皇甫嵩、朱俊、王允和荀贞四个人。

    皇甫嵩回到座位上,笑对荀贞说道:“贞之,颍川黄巾之破,你是头功,圣天子赏罚严明,擢你为我部佐军司马,此次出征汝南,可有信心再立头功?”

    荀贞伏拜说道:“将军麾下皆材士练兵,诸将皆熊罴之士,贞不敢言头功,只知竭尽全力,报国杀贼。此战,贞愿为将军前驱。”

    皇甫嵩说道:“依你所请。”同意了荀贞的请求,用他为先锋,又问道,“贞之,你部现有多少人马?可够用否?要不要我再拨些精锐与你?”

    荀贞说道:“贞部现有一千二百人,足够用了,不需将军另拨人马。”

    皇甫嵩喜其胆色,笑道:“好,我就等你捷报传来。”王允击案赞叹:“若我军之将士皆能如贞之,区区贼患不足为虑。”

    朱俊笑道:“将军,说起来,我对你很不满。”

    皇甫嵩愕然问道:“此话怎讲?”

    “我与贞之比你认识得早,你却不声不响将他夺到你的帐下,很不厚道。”

    皇甫嵩拈须大笑。荀贞知道皇甫嵩、朱俊、王允作为几路军马的主将,还需再仔细商量军事,不多做打扰,当下告辞离去。

    出了皇甫嵩营,候在营外的典韦、左伯侯、原中卿等人围上来。

    原中卿兴奋地问道:“荀君,是不是要出征了?”

    荀贞点点头,说道:“不错。”

    原中卿问道:“是打汝南还是打南阳?”

    荀贞答道:“汝南。”

    原中卿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已在汝南的战场上了,说道:“总算等到出郡这一天了!”

    左伯侯等人也很兴奋,抚鸣剑而抵掌,神驰於汝南疆场。

    典韦观他们的表现,心中想道:“荀君帐下诸君闻战则喜,真皆勇敢之士。”对即将到来的汝南之战他也很期待,他是新来的,急切想在战场上表现自己,暗下决心,“荀君说:立功疆场,以取封侯,此大丈夫之志。我这次从荀君出征,必要立下首功!”

    回到本部营中,荀贞召集诸将,把皇甫嵩的将令传下,并告诉诸将他已被皇甫嵩委为先锋。

    闻得将要出征汝南,并且本部是皇甫嵩一路人马的前锋,帐中欢呼一片,人人雀跃,个个抢着要当首发的第一营。

    荀贞很满意他们的求战热情,笑道:“皇甫将军给了我等一天的备战时间,后天上午出征。我给你们半天时间,谁最先做好本营的作战准备,谁就来当这个首发的第一曲。”诸将一哄而散,飞快地各去本部做秣马厉兵。

    帐中静了下来,荀贞对戏志才说道:“志才,这次出征,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打完汝南后,也许还要再去打南阳、东郡各地,我估计慢则一年,快也要大半年才能归来。你回去见见你的妻子吧!”

    戏志才点头应是。

    荀贞也要归县,他还得给文太守上书,举荐乐进、文聘、时尚接替他、戏志才和许仲的位置。留了荀攸、李博、宣康等在营中监察诸曲备战,又派人去颍阴送信,召在颍阴买地、建筑庄园的荀成归来,他自带着乐进、文聘、时尚,与戏志才同归县中。

    戏志才回家不提,荀贞回到郡兵曹院,写了举荐文书,并及他任郡兵曹掾的印绶,一块儿奉给文太守。

    文太守连捕拿张直这等大事都应允了荀贞,一个郡兵曹掾的职务他无心在意,何况荀贞举荐的人中还有文聘,爽快地许可了荀贞之举。

    乐进、文聘、时尚三人就此上任。

    荀贞带他们拜谢了文太守后,又领着他们去领了印绶,来到郡兵曹院,召来院中吏员,做了交接工作,随后回舍。

    他不再是郡兵曹掾,住的郡兵曹掾舍要归还郡府,改由乐进居住。不过这事不急,反正他明天就要出征,等他走后,陈芷、唐儿也要回颍阴去,乐进是自家人,多等两天无妨。

    陈芷既欢喜他升职,成为了六百石的佐军司马,又牵挂他将再次上战场,喜忧参半。

    荀贞少不了宽慰她一番,见她垂泪不止,调笑说道:“我叫仲仁在颍阴买了些田地,以安置追从我的那三百兵卒,他们已转为我家的宾客、徒附,你回家后便是他们的主母,你这个样子怎么叫他们听你的话呢?”

    陈芷含泪说道:“夫君放心,我定会把家中照看好的。”

    荀贞怜她年少,又不知自己此次出征何时才能归来,能否平安归来,听得她这话,把她揽入怀中。

    是夜,钟繇、杜佑、郭俊、荀等人来给他送别。席间,钟繇击鼓,杜佑、郭俊吹笙,荀抚琴,给他合奏了一曲,以为壮行。诸人大醉。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