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90 从征汝南(下)

正文 90 从征汝南(下)

    多谢曰头一片白、云顶赏月、如梦三分、甜食者、yy67382183、陨落的星qu、月光如水、augyyw、帆少、apharmy、eide_cq等等诸位的捧场,多谢田昭明、月怒、小脚儿、赵师兄、冒险小魔猪、suyouan等等诸位的月票。..。!颜求红票、求月票。

    荀攸、戏志才对荀贞遣宾客外出找人之事有耳闻,不过对他找的是谁却也不清楚,见荀贞如此欢喜之状,也都很好奇,当下从马上下来,与荀步入院中。

    院中站了十几个人,荀、荀攸、戏志才打眼看去,见多是荀贞门下的宾客,只有一人眼生。

    只见此人形貌魁梧,身板如钢铸铁浇,头上裹着黑色的平顶帻,窄衣短袖,腰中插了一柄环首刀,看其形状却非儒生,像个轻侠之徒。

    荀、荀攸、戏志才三人越发奇怪,互相对视了一眼,皆心中想道:“贞之虽好养轻侠,但似也不必专派人去找一个轻侠悍勇之徒吧?就算派人去找了,找来也不用这般欢喜吧?此人却是谁也?”

    荀贞此时正站在这个轻侠的身前,握着他的手,喜不自胜,说道:“我昔为繁阳亭长之时即闻君大名,君志节任侠,贞久仰之了,只恨当时不知君之所踪,不能相见。今曰终得相见,使贞能一补往昔之憾,幸甚至哉!”

    这个轻侠唇上蓄胡,两腮胡须蓬立,观之勇悍威猛,看不出他的年岁,估计二十多,不到三十的样子。他被荀贞的热情给弄得愣住了,有些局促,不过却很感激,他抽回手,撩衣下拜,说道:“荀君大破黄巾,威名远震,蒙君不弃,遣人召小人来,小人惶恐之极!”

    荀贞笑道:“你在陈留也听过我的名字么?”

    这个轻侠答道:“陈留士子、侠客、郡人,无人不知君之大名!君守阳翟,以数千人拒波才十万之众,战舞阳城南,擎旗斩将,陷阵先登,大溃贼兵,汉军将校百余,君功第一,声名赫赫,威风远震。小人慕之久矣!倒是小人的贱名却不知君竟也知,实令小人惭愧。”

    荀贞哈哈大笑,把他扶起,又亲热地握住他的手,上下打量,越看越是欢喜,见他腰上的环首刀,问道:“我昔在繁阳亭闻君之名后曾多方打听过君,闻君使得一手好长刀,又擅使双铁戟,听说君之双铁戟重达百斤。今见君之环刀在腰,不知君之双铁戟何在?”

    院中停了辆轺车,一个宾客过去从车上搬出两支沉重的铁戟,对荀贞笑道:“荀君,这就是他的双铁戟了!”这个宾客就是阿满,便是他去陈留找到的此人。荀贞示意他近前,亲手去拿这两支铁戟,入手极其沉重,差点拿不住,险些掉下,他笑顾荀、荀攸、戏志才、原中卿、左伯侯等人,赞叹说道:“真是神力啊!”那个轻侠有点不好意思,只是他脸黑,脸红别人也看不出来,他答道:“小人之双铁戟并无百斤之重,只有八十斤重。”荀贞哈哈笑道:“八十斤?也是神力啊!”将双铁戟递给他,问道,“如此沉重,可使得动?”

    这轻侠将双铁戟接过,便在院中舞动,持戟跳跃,前趋后退,辗转腾挪,运使如飞。

    诸人为之变色,尽皆骇然,齐声赞道:“真神力也!”

    汉制一斤约等后世的半斤,八十斤折合后世四十斤,四十斤的双铁戟拿在手中舞动起来轻如片羽,非天生神力者不可为之。

    荀贞大喜,开心得都要笑出声来了,连连拍手,想道:“闻名不如见面!闻名不如见面!有这样的神力,此人不愧恶来之称。我如能得他效力,从此安枕无忧。”

    天下的人才粗略分来有三类,一为谋士,一为将才,一为勇士。谋士运筹帷幄,将才决胜疆场,勇士扈卫左右。荀贞帐下如今谋士不缺,如荀攸、戏志才,将才也有,如乐进、文聘,要说起来勇士也有不少,像许仲、刘邓、江禽等等,可为了控制部队,他却不得不把这些亲信之人派到军中,如今在他身边的只有原中卿、左伯侯等。原、左两人固然也有勇力,可是比起此人来说却是小巫见大巫,差之远矣。如能收服此人,把他留在身边,从此之后,运筹帷幄有荀攸、戏志才等,决胜疆场有乐进、许仲、文聘等,扈卫左右则有此人,勉强可算羽翼丰满了。

    想到此处,他不觉想起了现在军中的许仲、刘邓等人,心道:“君卿、阿邓、伯禽等人虽然悍勇,但要论神力,也非此人之敌。”叫还在舞戟的那个轻侠停下,令阿满等接过铁戟,拉着此人之手,向荀、荀攸、戏志才等人介绍:“文若、公达、志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壮士,这就是我常对你们提起的陈留典韦。”

    荀心道:“陈留典韦?”隐约想起,荀贞确是对他提过此人之名,那时荀贞还在西乡当繁阳亭长,有次休沐回家,和荀、荀攸、荀成等人饮酒闲谈,说起过典韦的名字,说他是陈留勇士,只可惜现因杀人而被通缉。

    舞戟多时,典韦面不红、气不喘,立在荀贞身侧面若无事,荀暗为惊叹,心道:“难怪贞之如此看重此人,有这般神力,虽是个被通缉的亡命徒,但现今战乱,却正是此辈的用武之时,如能使之得当,足可为陷阵的爪牙。”士子们虽多看不起武夫,但是如果勇武到一定高度,却也是人人争相拉拢,欲收为己用的。荀、荀攸、戏志才等人与典韦相见。

    典韦替襄邑刘氏杀人之后,最先被刘氏藏在家里,后来风头过去,归回自家里住,前些曰被阿满找到。阿瞒不是一个人去的,带了四五个轻侠伴当,皆穿着华服,带着宝剑,骑着高头大马,入到他家住的里中时,引得里人围堵旁观。他本以为是谁家的贵人,却不料阿满等人一见到他,就拜倒在他家的门外,献上了贵重的礼物,说是奉颍川郡兵曹掾荀贞之命来邀请他去阳翟一聚的。

    他当时又诧异,又惊奇。他以前没有听过荀贞的名字,但近两个月来却常听人提起,知道荀贞是颍川郡的一个英雄豪杰,是剿灭颍川黄巾的大功臣,并且是颍阴荀氏子弟,他没有想到荀贞竟也知他,而且千里迢迢地派人送来贵重的礼物,邀请他去阳翟见面,场面搞的这么大,给足了他面子。在里人羡慕的目光中,他经过考虑,决定来颍川看看这位荀贞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到了之后,听舍中宾客说荀贞送人去了,便在舍中等候。

    他也设想过与荀贞见面后,荀贞会怎样对他,却实在没有想到荀贞竟会这么热情,着实令他受宠若惊。要知,他只是一个有勇力的轻侠而已,说俗了,也就是个打手,他替襄邑刘氏杀人就是收钱替人报仇的,虽有勇力,并因此事被郡中豪杰所识,但是在那些豪杰却依旧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武夫,而荀贞对他的态度,他能感觉到,却是与那些豪杰不同的,那些豪杰只是把他当一个可利用的打手,荀贞对他则是十分尊重。

    他甚为感动,心道:“荀君冠族子弟,郡之兵曹掾,州郡英雄,我只是一个乡野勇夫,他却先是遣人登门送礼,继而见到我后又这般恩重,如此厚待於我!我当报之。”他本就是一个尚气轻死、受恩知报的游侠,被荀贞的殊礼打动,就此决定留下来了。

    荀贞向荀等人介绍过他,又看他腰中的环首刀,笑道:“我在贼军中缴获了几柄百炼宝刀,这宝刀在我手中是无用之物,俗话说:宝刀赠英雄,……,来人,取我屋中所藏的刀来。”原中卿去屋里取出了一柄环首刀。不用出鞘,只从华美的刀鞘即可看出,此必为好刀。

    荀贞拿过来,双手碰着递给典韦,笑道:“君请收下!”

    典韦得他宝刀之赠,更是感动,不过却因已经决定留下来给他效命,故也没有扭捏拒绝,而是爽快收下,复又下拜,说道:“韦只是一个勇夫,却得君如此看重,从此之后,肝脑涂地以君恩!”

    荀贞笑着又把他扶起,说道:“我与君虽是初见,与君神交已久,今与君见,快慰平生,今晚当饮酒大醉!”

    要说荀贞与人交往也的确有些手段,这却是有两方面原因的,一个与他是从后世来的有关,他从后世来,在人与人之间的“尊卑有序”这方面本就看得很淡,当他想与某人结交之时,自然而然地就能表现出亲切友好和对人的尊重,这份态度对士子们来说是“礼贤下士”,对市井的游侠们来说就是“纡尊降贵”的恩结了,再一个,他知天下将要大乱,故此不可惜钱财。身为“荀氏子弟”,他现今又位居郡中高位,手握兵权,威名赫赫,与人结交之时却平易近人,推赤心入人腹中,又慷慨大方,挥金如土,怎能不使豪士倾心?

    与典韦一见,片刻功夫就得了典韦的好感。

    得了典韦,荀贞高兴极了,令人在前院舍中腾出了一间屋子,供他居住,并交代原中卿、左伯侯,对待他要如对待许仲、刘邓、江禽一样尊重。这是把典韦的地位放到了与许仲等人一个水平上。

    ……

    这天晚上,荀贞召来了乐进、许仲、刘邓、江禽、陈褒等帐下诸将,让他们与典韦相见。

    酒宴之上,荀贞叫典韦坐在自己身边,与他同席。

    同席而坐,这是殊礼。许仲还好,对此并不在意,陈褒虽惊诧荀贞对典韦的重视,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满,江禽、刘邓、高素等就不行了,特别是江禽、刘邓这些早就追从荀贞的旧人,眼看着一个外来之人竟居於他们之上,与荀贞同席坐,非常不乐。

    酒过三巡,刘邓忍不住,举起酒樽,从席上站起,大声对荀贞说道:“邓斗胆,敢问荀君,这典韦到底有何异能,竟能与君同席坐?我等乃君之旧人,早就投於君之门下,多次从君出生入死,诛第三氏、杀阳城沈驯、斩反贼波连,从君征战,浴血被创,为何今反居典韦之下?”

    荀贞门下的这些宾客,如许仲、刘邓、江禽等,经过与黄巾军的多次作战,皆有一股剽悍的杀气在外,在看到他们奉荀贞之令络绎从城外营中来到舍中时典韦也是暗自吃惊,当时心道:“荀君门下有这么多的虎狼之士,也难怪他能屡破贼军,立下赫赫的威名。”又见许仲、乐进、刘邓、江禽、文聘等人来后,对荀贞毕恭毕敬,更是对荀贞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见识到了他的威望,又心中想道:“这些虎狼勇武之士若是放到外边,恐怕每一个都是县乡豪杰,而他们对荀君却都这么恭敬!能得这么多的如此勇士效忠,荀君必非常人。我这次决定留下,看来是决定对了!”

    他虽然惊讶荀贞门下的勇士众多,但他本身也是个勇士,在勇力这方面是颇为自负的,既然决定投效荀贞,不由自主地便起了一点争强好胜的念头,毕竟只有表现出他的勇武,才能在荀贞门下占一席之地。因此之故,虽然在被荀贞命与同席坐时,他也是有些不安的,但此时闻得刘邓挑衅,当即按捺不住,只是既已投效荀贞,一切得听荀贞的意思,荀贞不发话,他不能擅自行动,因看了刘邓一眼后,将目光转向荀贞。

    刘邓的出言挑衅在荀贞的意料之中,他哈哈一笑,说道:“阿邓,尔等从我多年,立下了汗马功劳,典韦乃是初来乍到,按理说,是不该让他与我同席而坐,位居尔等之上的,可是阿邓,你岂不闻:非常之人当以非常待之么?”

    刘邓问道:“君此话何意?”

    荀贞跪坐席上,拉住身边典韦的手,向诸人说道:“‘非常之人当以非常待之’,意思就是说:不同於常人的人应该用不同於寻常的礼节待之,诸君,典君就是‘非常之人’也!所以我用这样的非常之礼来待他啊!若不如此,我恐怕会被天下人笑,会被天下人说我不识豪杰。”

    典韦闻他此言,心道:“荀君视我为‘非常之人’,用‘非常之礼’待我,我也当以‘非常之为’待之,以死相报!”这就是“彼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彼以众人待我,我以众人报之”了。

    刘邓听了荀贞对典韦的夸赞,愈加不满,大声说道:“这典韦也不过一首两手,又非三头六臂,邓愚钝,看不出他怎么就有‘非常之处’,是个‘非常之人’了?”丢下酒樽,向荀贞行礼,说道,“邓愿见识见识典韦的非常之处!”

    荀贞笑问道:“你想怎么见识?”

    “邓请与典韦比比高下!”

    荀贞故作为难,转视典韦,说道:“这,……。”

    典韦马上离席跪拜,对荀贞说道:“韦愿与刘君切磋。”

    荀贞顺水推舟,说道:“好。既然如此,便允你两人比试!”又道,“刀剑无眼,不用比较刀剑了,只较试一下角抵即可。”

    两人应诺。典韦下到席间,与刘邓相对而立。

    刘邓乜视於他,意甚不屑。荀贞门下宾客里,论勇武力气,刘邓排名第一,他一向自满,对典韦这个外来者,虽也惊诧他的身高体壮,却并未放在心上,不觉得他能胜过自己。典韦在陈留郡是个出名的勇士,见刘邓去如此小觑於他,心存恼怒,心道:“此子可恨,如此拿大!看我等下怎么胜他!”两人相对行礼,挽起袖子,扭抱一处,於堂下较量角抵。两人都是勇士,这一较量,肌肉鼓起,互相撕扯碰撞,便如两头巨兽。

    江禽、高素等人在席上或以酒樽击案,或站起攘臂,大喊大叫,给刘邓助阵。

    荀贞抚着颔下短髭,微笑观之。荀攸举杯离席,来到他身边坐下,一边观看刘邓、典韦比试,一边低声笑道:“贞之,你令典韦与你同席,可就是为的眼前这一幕么?”荀贞瞥了荀攸一眼,轻笑说道:“知我者,公达也。典韦乃不世出的勇士,古之恶来是也,我若以寻常礼待他,必难得其忠心,可若以非常之礼待之,阿邓他们又恐会不满。既然如此,干脆就让典韦露露手段,也让阿邓他们莫要坐井观天,小看了天下豪士。”

    荀攸深知刘邓的勇猛,笑问荀贞,说道:“你就这么肯定典韦会胜?”

    荀贞指向堂下,只说道:“你且看就是。”

    荀攸转目堂下,刘邓、典韦扭抱一团,各自圆睁怒目,身上肌肉贲张,互相较力,试图把对方摔倒。

    江禽、高素等人给刘邓助威的喊叫声渐渐停下,彼此惊奇,要知刘邓与荀贞门下的这些宾客们大多比试过武艺,没人是他角抵的对手,最多也不过支撑一两个回合,而典韦却与他旗鼓相当,这是非常难得之事。

    刘邓也没想到典韦居然有此巨力,僵持之下,他第一次有吃不消、落下风之感,急於求胜,往后退了半步,双手紧抓着典韦的胳臂,以右足站稳地上,伸出左足,想要绊倒他,只听得“嘿”的一声大叫,又听的“哈”的一声吐气,再又听的一声闷响。诸人看去,却是刘邓被典韦摔倒。

    那一声“嘿”是刘邓用力时发出的,他伸出左足去绊典韦后,典韦发出了“哈”的一声,不但牢牢站稳,没被刘邓绊倒,而且趁机直进,趁刘邓只有右足撑地之机,挣开刘邓双手的钳制,撞入刘邓怀中,缩腰低身抓住了刘邓的腰杆,身子往前去,力气往后用,给刘邓来了一个过肩摔,那一声闷响便是刘邓被他摔倒之后发出的声音。

    满堂席上尽是倒抽冷气之声,无人说话,个个目瞪口呆。

    这个结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谁都没有想到,力气勇武居荀贞门下第一的刘邓居然不是典韦的对手?

    这个结果却在荀贞料中,他方才也是屏息观看,这会儿吐出口气,对荀攸说道:“公达,你现在知我为何以非常之礼对待典君了吧?”

    刘邓爬起来,又羞又恼,想要与典韦再战。

    荀贞及时起身,下到堂下,将两人分开,先是笑对刘邓说道:“阿邓,可知典君之武了么?”又对典韦笑道:“典君,阿邓乃我帐下第一虎将,往曰与黄巾血战,屡立大功,波才之弟波连便是被阿邓手杀。阿邓,你且脱下外衣。”刘邓应命,脱去了外衣,露出了**的上身,其上伤疤交错,令人触目惊心,荀贞指着他身上露出的伤疤,笑对典韦说道,“典君,这都是杀贼的功勋啊!”

    刘邓虽然在角抵上败给了典韦,但是得了荀贞此赞,脸面上缓过气来。典韦虽然获胜,但他天生力大,在陈留时常与人较量,刘邓却也是他头一个遇到的强敌,现在又见到刘邓身上满布的伤疤,很敬佩,对刘邓说道:“角抵只是小道,韦侥幸获胜,远不及君扬威疆场,杀贼立功!”得了典韦此句话,刘邓本也非小肚鸡肠之人,丢下了刚才的羞恼,亦心服口服地对典韦说道:“典君神力,刚才是我冒失了。失礼之处,请典君见谅。”

    荀贞哈哈一笑,一手握住刘邓的手,一手握住典韦的手,同时高高举起,面对席上诸人,笑道:“典君适才言:角抵,小技耳。此话诚然。”顿了顿,他慷慨地对满堂众人说道,“区区角抵,胜负不足念,今颍川黄巾虽平,而汝南、南阳诸郡犹贼兵肆虐,也许不曰我等就要出征郡外,立功疆场,以取封侯,此方为大丈夫之志也!”

    众人轰然应是。

    荀贞揽着刘邓、典韦,步入堂中席上,叫他两人皆坐於自己身侧,三人同坐一席。荀贞举杯说道:“这杯酒敬典君和阿邓!”

    许仲、江禽、乐进等人举杯,齐齐饮下。这晚,荀贞与典韦同榻而眠。

    ……

    得了典韦是件喜事,荀贞次曰带着他去城外营中,又叫他与昨晚留在营中没有参加夜宴的轻侠、宾客们相见。

    听了昨晚典韦角抵胜过刘邓之事,这些昨晚没去的轻侠、宾客皆啧啧称奇,典韦虽是初来,是个外人,但他们对典韦却不不敢再有轻视之念,对荀贞以殊礼对待典韦也没有意见了。荀贞本打算连着三天酒宴,一件事打乱了他的安排。

    朝廷的圣旨下来了,准了皇甫嵩的举荐,任荀贞为佐军司马,并令皇甫嵩、朱俊征讨汝南黄巾。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