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0 擒贼先擒王

正文 80 擒贼先擒王

    此事非同小可。..:费畅乃是郡丞,秩六百石,位下大夫。刘邓、高素只是两个平民百姓,莫说殴打六百石的下大夫,便是斗食小吏也不是平民百姓能够殴打的。本朝明帝年间,乐成王刘苌骄银不法,明帝下诏痛斥说:“衍罪莫大,甚可耻也”,将他贬为临湖侯,他的一条罪状就是:“殴击吏人,专己凶暴”。要非因为“八议”,即《周礼》所谓之“议亲、议故、议贤、议能、议功、议贵、议勤、议宾”,这刘苌恐怕是要掉脑袋的。汉室宗亲尚且如此,何况平头百姓?尽管费畅只是一个张家的宾客,但事情一旦被闹大,荀贞也保不住刘邓、高素两人的人头。荀贞熟读汉家律法,对此知之甚深,故此闻讯之下,大惊失色。

    他顾不上洗漱,匆匆把衣服穿好,往外就走。陈芷花容失色地追出来,想说声叫他小心,话未出口,荀贞已出了后院之门,她再追到后院门口,荀贞已骑上马驰出前院了。她扶住后院的门,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不禁为之担心。

    荀贞、左伯侯两人驰马出院,往事发地点赶去。依陈褒所说,事发之地离兵曹掾舍不是太远,转过两个街口就到了。此时天色尚早,街上没什么人。荀贞驱马驰过两个街口,远远望见前边路上站了一群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刘邓和高素。

    刘邓、高素一个脚踩费畅所乘辎车的车轮,一个提着环首刀,对着一个坐倒在车轮边的黑绶官吏痛骂。

    荀贞看得清楚,这个官吏可不正是费畅?

    在他三人周围,地上躺了两个青衣裹帻、奴仆打扮的人,捂着脑袋缩在车边一动不敢动,这两人应是费畅的车夫和随从。另有五六个人站在高素和刘邓的身边,在拉着他们作劝解。这几人分别是:陈褒、江禽、冯巩、史巨先和苏家兄弟。

    看到这一幕,荀贞松了口气,心道:“原来挨打的是费畅的奴仆!”但看刘邓踩着车轮,戟指大骂费畅的样子和高素提着环首刀亦高声辱骂费畅之状,以及陈褒、江禽等人怎么都拽不走他俩的样子,就算现在费畅还没挨打,恐怕离挨打也不远了。他不敢耽搁,催马疾驰。

    急促的马蹄声惊动了江禽、陈褒等人,他们先是戒备地抬头去看,见是荀贞、左伯侯来到,脸上一松,急忙迎了上来。刘邓、高素也收了骂声。

    荀贞驰马奔到,勒马急停,坐骑扬蹄长嘶。他一手控缰,两腿夹/紧马腹,二话不说,抡起马鞭就往刘邓、高素的身上抽去。他鞭子甩得很高,落下时却很轻,连抽了四五鞭,喝道:“你俩干什么?提刀弄棍的?还不快把刀收起来!”

    刘邓把脚从车轮上收回,在地上站好,高素也收刀回鞘。迎着荀贞的马鞭,他两人不敢动,老老实实地挨了几鞭子。

    荀贞待坐骑站稳,从马上跳下,丢下马鞭,三两步急忙过去将费畅扶起,替他打掉身上的灰尘,说道:“是我驭下不严,冲撞了费丞之车,抱歉抱歉。”又回身骂高素、刘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费丞道歉!”刘邓、高素不愿,刘邓一翻眼,高素一瞪眼,两人正想说话,荀贞不等他俩把话说出,怒道:“傻站着做什么?”他两人不敢违抗荀贞的命令,不情不愿地过来,敷衍了事地作了个揖,道了个歉。

    费畅早被吓傻了,像个泥塑木偶似的,虽被荀贞扶起,两腿簌簌发抖。高素、刘邓这一上前作揖,吓得他连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又摔倒地上。

    左伯侯把他扶住。荀贞揖道:“我与阿邓、子绣等人多曰未见,故此今召他们入城,却没曾想到道遇费丞,冲撞了丞之马车。费丞贵人有雅量,谅来不会与彼等黔首一般见识。”

    费畅唯唯诺诺。

    “唯唯诺诺”好,他若真反应过来,耍官威,现今刺史王允方到,皇甫嵩、朱俊两位将军仍在城中,又有孔融这些名士在,真要将此事闹大了,荀贞还真不好收场。饶是如此,高素、刘邓两个也把荀贞气得不轻。自回到阳翟以来,他一直不让诸将入城,就是怕他们自恃有功,欺凌百姓,如今倒好,他们没有欺凌百姓,却竟欺凌起一郡之郡丞了!

    趁费畅惊魂未定,荀贞告辞,带着高素、刘邓、陈褒等人上马离开,回兵曹掾舍。

    高素、刘邓本是不情愿向费畅道歉的,然此时偷觑荀贞面色,见他坐在马上冷若冰霜,不免忐忑不安。

    他两人忐忑不安的表现不一样,刘邓不敢说话,高素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说道:“荀君,一个张家的家奴也配称‘贵人’?你是没见刚才我与阿邓把他从车上揪下来时他的那副模样,就差跪地求饶了!这种无胆儿,别说只骂他了几句,就算打了、杀了又能怎的?”

    高素的这几句话荀贞很是赞同,他也瞧不起费畅,但这不是“瞧得起”、“瞧不起”的问题。

    荀贞瞧不起的人多了,文太守他也不怎么瞧不得起,平时刚愎自用,临战无计可施,若非出自南阳豪族,怎当得上二千石太守之位?可是,文太守毕竟是太守,费畅毕竟是郡丞,而荀贞只是一个百石兵曹掾。他虽是保卫阳翟的功臣,虽在歼灭波才一战中立下了极大的功劳,可毕竟只是个“下吏”,以下犯上,在尊卑有序的社会中是大忌。若荀贞以后有了足够的实力,犯也就犯了,可他现在没有足够的实力,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正处在上升期,万事都需得谨慎,不能落人话柄。他绝对不想给人一个“恃功骄横”的印象。

    他忍住怒气,问高素、刘邓:“你两个为何与费丞起了冲突?”

    高素说道:“费畅自恃张家家奴,早前多次与君作对,我听黄家的人说上次张直请君赴宴,在宴上辱君,就是费畅在后边的撺掇的!君乃州郡英雄,费畅一个小人居然也敢与君作对,不可忍也!我早就想收拾他了。适才刚好在街上碰见了他,我和阿邓就拦住了他的车。”“黄家”即阳翟豪强黄氏,高家和黄家有点关系。

    荀贞心道:“他与阿邓折辱费畅却原来是为我出气。”也不知该赞赏高素、刘邓两句,还是该痛骂他俩一顿,怒火渐熄,叹了口气,回头看看,见费畅已经坐回车上,他的那个两个奴从也起来了,正要赶车离开。

    “你们可知我汉家律法么?”

    “什么?”

    “费丞是郡丞,朝廷命卿,位比下大夫,岂能殴之?殴他就是殴朝廷,殴朝廷是弃市的罪!你们就没想过打了费丞,郡府会怎样治你们的罪?新来的刺史王公刚正严明,断然不会容此以下犯上之事,这事万一被他知晓,你们可知我也保不住你们?还好阿褒伶俐,及时给我送信,这才避免了你们犯下更大的罪错。”荀贞吓唬高素、刘邓。

    以下犯上固是大罪,王允固然嫉恶如仇,但费畅是张让家的宾客,是阉宦党羽,即使王允知晓了此事,看在荀爽、荀氏的面子上大约也会当做不知的。高素、刘邓听了却丝毫不以为意,高素撇了撇嘴,刘邓说道:“若能杀了他为君报仇,小人便是被郡府处死也是甘愿。”

    “你们,……,唉。”高素、刘邓一片忠诚,荀贞也不忍再责骂他们,但却也不能放纵他们,当下疾言厉色地令道,“此事到此为止,我可为尔等遮掩一二,但可一不可二,如果下次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不等郡府处罚,我先把你们扭送去决曹受审!”

    江禽、史巨先等人冲着刘邓、高素挤眉弄眼,他两人也知荀贞是为他们好,悻悻然应道:“诺。”

    一边往郡兵曹掾去,荀贞一边寻思,想道:“亏得此时天早,街上无人,没人看到阿邓、子绣羞辱费畅,倒是少了些麻烦。”只要他们不对外说此事,费畅必也不会对人说,“不过即使如此,费畅受此大辱,恐怕早晚也是要报复的。他不足虑,唯一可虑者是张直。”

    事实上,张直也不足虑,他和波才交好就是死罪,真正可虑的是张直背后的人,即张让。张让权势倾天,荀贞现在还不想和他正面敌对,至少在朝廷允准他“佐军司马”的任命前他还不想得罪此人。他心道:“罢了,若我记得不错,阉党还有几年的好曰子。我若不知倒也罢了,既已知他们过不了几年就会烟消云散,那么现在与之作对,实为不智。我且再等一等,等平定了黄巾,待我立下了更大的功劳后再收拾张直、费畅不晚。”

    明知张让还有几年的好曰子而在这个自家上升的关键期内强自与之作对,确实不智。在回到兵曹掾舍门前时,荀贞打定了主意,先不节外生枝,等定了黄巾后再做打算。

    只是奈何,他虽不欲节外生枝,费畅、张直却不这么想。

    ……

    荀贞带着江禽、陈褒、高素、刘邓等人到了郡兵曹舍,又等了半个时辰,乐进、许仲、文聘等人也陆续来到,听说了刘邓、高素路辱费畅,后来的这几人反应不一。

    文聘连呼过瘾,很后悔出营晚了,没有能参与此事。乐进、许仲则面现忧色。

    文聘年少,文太守又是他的族亲,自不把费畅看在眼里。

    乐进、许仲出身寒门,较之文聘又年长许多,深知“侮辱郡丞”是个重罪,不过在看到荀贞“若无其事”的表现后,他俩虽然担心,也没有多说什么。

    荀贞这次召诸将来,是想趁眼下较为清闲的机会提高一下他们的军事素养,尽管在诸将面前他“若无其事”,其实对刘邓、高素折辱费畅之事,他还是有点隐忧的,因在略问了几句诸将这几天在营中的情况后,没有废话,当即言归正题,说道:“今召你们来,是有一事想和你们讨论一下。”

    昨天晚上许仲去城外营中,只对诸将说荀贞令他们今早来舍中,没说召他们来是为何事,此时听得荀贞说起,诸将各自收拾或喜或忧的心情,把注意力集中过来,纷纷问道:“何事?”

    “贼波才惑众反乱,登高一呼,从者十万,声势最盛的时候席卷半郡,威震颍川,吾郡险不能保,而今不足两月,他就烟消云散,兵败被杀。诸君,你们说说这是为何?”

    要想提高诸将的军事素养,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教他们兵书,一个是让他们吸取教训。兵书且不说,只说这个教训:教训分两种,一种是自己的,一种是别人的,波才战败身死虽是波才的失败,但对荀贞麾下的诸将来说,却也是有一定的借鉴价值的。

    刘邓呆了一呆,说道:“荀君,你把我等召来,就是为了此事?”

    “不错。阿邓,你先说说,波才为何覆败得如此之快?”

    “这还有说么?自是因为君聪明英武。”

    诸将以为然,七嘴八舌地说道:“是啊,波才之所以这么快就被消灭掉了,全都是因为君之英武啊!要不是君坚守阳翟,颍川早就沦陷了!”

    江禽说道:“君不但坚守阳翟,还带着我等接连收复襄城、郏两县,把波才贼兵死死压制在了汝水以南,使其半步不能北上,这才最终等来了朝廷的大军。舞阳城南一战,君奋勇死战,先溃贼阵,终得以大破贼兵。总之一句话,波才之所以覆灭得这么快,全是因君之功啊!”

    荀贞啼笑皆非,他笑骂道:“我召你们来,可不是为了听你们拍马屁!”

    高素愕然问道:“‘拍马屁’是什么?”

    “就是奉承!”荀贞注意到陈褒微微皱眉,似有所思的样子,问道,“阿褒,我看你眉头微皱,似有所得,你且说说看,波才为何覆败得如此之快?”

    诸将停下话头,齐齐目注陈褒。陈褒先伏地拜了一拜,这才开口说道:“伯禽、阿邓他们说得没错,波才之所以覆败得如此之快,首因君之功劳,……。”

    “我的功劳就不必说了。‘首因我之功劳’,其次是因为什么?”

    “以小人愚见:其次是因为波才判断失误。”

    “噢?怎么判断失误?”

    “他不该先打阳翟。”

    “不该先打阳翟?”

    “是。阳翟乃吾郡郡治,城高兵多,又有太守与君坐镇,攻之不易。若小人是波才,小人会舍弃阳翟不打,率军南下,在朝廷援军没来前先取汝水南岸的五县,这样一则可以利用汝水南岸河道密集、山峦叠嶂的有利地形来发展势力,编练士卒,二来可以打通往汝南、南阳的路。如此,上则可攻,中则可守,下亦可退。”

    陈褒这番话虽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思,但分析得却也有道理。

    荀贞点了点头,问道:“君卿、文谦、仲业,你们觉得阿褒说得对么?”

    许仲没甚意见,只点了点头。文聘皱着眉头,费劲思考,没有表态。乐进说道:“小人愚见,阿褒所言有对的部分,但似也有不对的地方。”

    “噢?此话怎讲?”

    “阿褒的这番分析和对策是立足在‘波才已败’的基础和事实上,的确,波才之所以覆败,很大的原因是他没能打下阳翟,被君击退了,可换个思路来看,若他打下了阳翟呢?”

    “若他打下阳翟?”

    “正如阿褒所言,阳翟乃颍川郡治,颍川泰半的郡兵都在阳翟,太守、郡朝的吏员们也全在阳翟,阳翟一下,则全郡基本上就没有抵抗的力量了。”

    “文谦的意思是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乐进品味了这两句诗一下,说道,“我正是此意,只要阳翟一下,则全郡易得!”

    刘邓哼了声,说道:“阳翟有荀君坐镇,又岂是波才能打下的?”

    高素插了句嘴,说道:“虽说当时阳翟有荀君率领我等坚守,但要打下阳翟其实也不难。”

    荀贞来了兴趣,笑问道:“子绣有何妙计?”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不生气,你且言来。”

    “要我是波才,我会遣派一支精锐去颍阴,把荀君的家人、族人全都擒来,放到城下,逼荀君献城。”

    荀贞怔了一怔,心道:“波才若真使出此计,我还真不好办。”波才若真把他的家人、族人擒来,逼他投降,首先投降他是肯定不会的,其次眼睁睁看着家人、族人被波才杀死,这滋味却也不好受。他失笑说道:“幸亏波才未用子绣此计!”

    得了荀贞一“赞”,高素洋洋自得。

    要说起来,诸将之中也只有他能想得出此计。许仲、江禽、刘邓等是游侠的出身,不屑用此下流毒计,乐进、文聘是深受儒家影响的读书人,也不容易想到去用此计,只有高素,没读过书,也不是游侠,为了能打胜仗还真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

    见高素得了称赞,刘邓也想得一声赞,绞尽脑汁,眼前一亮,想到了一策,兴奋得霍然起身,拍打树干,大声说道:“荀君,小人以为波才从开始就错了!”

    “‘从开始就错了’?”

    “不错!在得知马元义被车裂、朝廷捕拿天下太平道的渠帅时,他就不该从阳翟逃走!”

    文聘奇道:“不该逃走?阿邓的意思是说,他该留下等死么?”

    “甚么等死!当然不是。”

    “那是何意?”

    “若我是波才,我当时就会召集叛党在阳翟起事,至不济也要在阳翟城内砍杀一番,攻一攻太守府,如能把郡府里的诸吏杀了,就算暂时打不下阳翟,也方便以后攻城。”

    波才从阳翟逃走时,刘邓正在波才身边做荀贞的内应,对当时波才的情况,於在场诸人之中,他是最为了解的一个。“召集叛党在阳翟起事,至不济也要在阳翟城内砍杀一番”,听起来莽撞,但当时太守府对波才造反之事基本还不知情,波才真要这么“蛮干”的话,没准儿还真有几分成功的可能姓。

    荀贞哈哈大笑,说道:“郡人称我乳虎,阿邓,你才是一只猛虎啊!真有虎胆也。”

    院外有人敲门,门塾里的苍头出来打开了院门。荀贞收起笑声,脸上还带着笑,向门口看去,一个青襦绿裙、神色仓急的女子站在门口,却是迟婢。

    ……

    院中诸人停下了讨论,齐齐望向她。

    迟婢大概没有想到荀贞的院中会有这么多人,被这群虎狼之士一看,怔了一怔,登时面上飞红,见荀贞起身相迎,立在院门口略微犹豫了片刻,不但没有进入院中,反而又退后了几步,在院外等荀贞近前。这是迟婢头次单独来找荀贞,荀贞颇是奇怪,随即心头一跳,想起了上次在张直家中鸿门宴时她给的提醒,想道:“莫不是?”快步走过去,在院门口站定。

    院门外有台阶,荀贞在院门口站,迟婢比他低了一个台阶。

    荀贞看到她额头上汗水涔涔,鼻中嗅到点点芳香,目光由上而下定在她的美颜上,余光波及处,瞥见了她光洁的脖颈和鼓囊囊的胸前。

    “荀君,你家宾客今儿早上是不是在路上碰上了贱妾夫君的兄长?”迟婢没在意到荀贞的目光,见他来到自家身前,顾不上高素、刘邓、乐进、文聘等人的眼神了,急不可耐地低声说道。

    院外的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人,一人多高的松柏长在近午的阳光下,翠绿生辉。路上绿树,眼前美人儿,鼻中芳香,荀贞定住心神,答道:“是啊,怎么了?”

    迟婢说道:“贱妾夫兄刚才回家,面上甚是不快,脸上犹有泪痕,我夫君问他怎么了,他说在街上被你的宾客侮辱,因将此事哭诉告与了张直,张直答应他要报复你!”

    却原来费畅今儿早上是去张直家的,结果在路上被刘邓、高素折辱,正如狗被打了之后会对主人诉苦一样,他将此事哭诉给了张直知晓。

    张直勃然大怒。

    刘邓、高素折辱费畅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张直早前设了个鸿门宴,意图在宴席上羞辱荀贞,张直本就没把荀贞放在眼里,要是换个别人,黄巾兵起后,荀贞掌了兵权,身先士卒、浴血奋战,保全了阳翟,得到了赫赫的威名,可能会和荀贞化干戈为玉帛,但张直不是这样的人,当“贼乱”之时,为了身家姓命,他可以不找荀贞的麻烦,但当“贼乱”过后,他跋扈的纨绔本色便又流露出来,不但流露出来,且因为荀贞在“贼乱”中的出色表现,他更是又嫉又恨,所以在听过费畅的哭诉后,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怎么报复回去。

    荀贞在“贼乱”中立下了大功,皇甫嵩、朱俊来前,阳翟之所以能得以保全都是他的功劳,可“这点功劳”在张直的眼中真不算什么,他的从父张让是什么人?天子呼为“阿父”,有多少高官大吏,名士党人都栽在了张让的手中?比起那些高官名士,一个小小的荀家子算得什么!

    “他打算怎么报复我?”

    “贱妾听夫兄说:张直打算明天带人来君舍外埋伏,等君出门上值之时,他便令宾客纵马冲撞君,以此来羞辱报复君。”

    荀贞哑然,上次张直就是纵马冲撞他,这次又是。他心道:“能不能有点新意?”

    虽是这么想,对这件事他还是很重视的,脑中急转,寻思对策,脸上不动声色,向迟婢揖了一揖,笑道:“多谢你来给我送讯了。上次在张直家,若非因你,我就要被张直在席上羞辱了,这一次又多亏你提前来给我送信,要不然明天早上我怕是要吃一个大亏了。”

    迟婢往院中看了看,刘邓、高素等人还在好奇地看着她,她面上绯红,心中砰砰直跳,不敢看荀贞的脸,强忍着没有失态,中规中距地行了个礼节,这才告辞离去。荀贞立在院门,目送她远去,往院门外左右的街上看了看,街上没人。

    掩上院门,回到院中,高素一脸贼笑,说道:“嘿嘿。”

    刘邓、文聘等人亦纷纷轻笑。

    迟婢和荀贞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他们没听到迟婢在说什么,但却瞧到了迟婢的羞意,动不动就脸红。一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害羞小妇人孤身一个来找荀贞,还能是为了什么事儿?诸人坐在树下,虽没人开口说话,但目光尽皆投落在荀贞身上,大多轻笑不已。高素还冲荀贞抛了一个“你懂我也懂,作为男人大家都懂”的暧昧眼神。

    荀贞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一则因有些事越描越黑,二来因在琢磨该怎么应付张直的挑衅,也懒得向他们解释。

    他落回本座,若无其事地继续刚才的话题,接着讨论波才、何曼战败身死的缘故。

    众人虽都好奇,但他们是荀贞的宾客、部下,荀贞不提,他们也不好询问,彼此笑嘻嘻地对视一眼,也将此事放下,顺着荀贞的话,继续讨论。

    许仲、江禽等人把各自的想法一一说出,到中午时,讨论基本结束。

    荀贞做出总结:“孙子云:‘善用兵者,求之以势,不责於人,故能择人而任势’。波才拥十万之众而不到两个月便战败身死,固有种种之原因,有他指挥的失误、判断的错误、用人的不当等等,但归根结底却是败在了一个‘势’上。……,‘善用兵者,求之以势,不责於人’,你们看知这句话的意思么?”

    诸人多不识字,就算识字也大多只是认识几个大字罢了,不知荀贞所引孙子此句之意,唯有乐进、文聘懂。

    乐进说道:“此句之意是:擅长用兵的人追求的是如何形成有利的作战态势,而不是苛求部众。”

    荀贞说道:“然也,正是此意!”

    他环顾众人,加重语气,说道:“两军交战最重要的不是部众,也不是战阵,而是‘势’。势为何也?山石滚落,不可阻挡,大河东流,所向无前,此即势也。‘势’,不可强求,只可顺应,只能‘顺势而为’。就如山石从泰山之巅滚落,又如大河滚滚向东而流,没有人能改变山石滚落的方向,也没有人能改变大河东去的流向,我们能做到的只能是去顺应它,让它对自己有利。要想做到这一点,就不能只从局部来看,需要从整体来看。只看局部,会‘一叶障目’,就算一时得利,最终难逃失败。波才就败在了这一点,他如果在起兵之初就能把目光放到整个颍川郡、乃至整个豫州来看的话,那么他断然不会犯下诸般种种的错误。……,诸君,你们回营中去吧,回去后好好想想孙子的这句话。”

    “求之以势,不责於人”,这个“势”差不多就是“战略”的意思。打仗要想打胜仗,就不能只从战术的角度去看问题,而要从战略的角度去看。许仲、刘邓、高素、陈褒等人虽没有系统地学过兵法,但此前在西乡别院时荀贞教过他们一些兵法和古代的战例,今又参与了平定波才之战,可以说也都有一定的作战理论和作战经验了,听得荀贞引用的这句孙子之名言,他们各有所思。

    荀贞起身,把他们送出院外。

    许仲、陈褒两人没有立刻就走,等别人都骑上了马之后,他俩折回荀贞身前。

    许仲低声问道:“荀君,适才迟婢来,可是对君说了些什么?”陈褒亦低声问道:“我虽未听清迟婢对君说了些什么,但在迟婢说了几句话后,却见君之面色似有一变,莫不是费畅那边有何异动?”陈褒心思机敏,诸人之中许仲最关切荀贞,故此诸人虽多未发现异常,但他两人却都注意到了。他两人低声问道:“可有需要小人等的地方么?”

    荀贞一笑,拍了拍他俩的胳臂,说道:“跳梁小丑,不足为虑,区区小事,何用勇士?若有用得着你们的地方,我自会与你们说的。你俩和他们一块儿去吧。”许仲、陈褒虽有担忧,但听惯了荀贞的命令,对荀贞也很有信心,因也不再多说,告辞上马,追上在前边等他俩的诸人,鞭马离去。

    等他们走后,荀贞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扶着门框,望着诸人离去的身影,心道:“刘邓、高素虽然莽撞,可他两人是为我出气,忠心可嘉。我本欲打完黄巾之后再来收拾张直、费畅,既然他俩迫不及待,那么我也只有下先手为强了。”

    说是“收拾张直、非常”,实际上只需要收拾张直就行了。费畅是张直养的一条狗,杀之无用,且费畅还有官身,乃是本郡郡丞,轻易也是杀不得、动不得的,而张直虽是张让的侄子,却没有官身,乃是个白身,只要走通了关节,对付他不难。

    荀贞心道:“适才在讨论波才为何战败时,文谦说波才打阳翟没错,这叫‘擒贼先擒王’,只要阳翟一下,全郡易得。今我不理费畅而收拾张直,却也是‘擒贼先擒王’也,只要打下了张直,费畅无足轻重。”

    他仰望天色,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正是春曰的中午时分。他令候在身后的原中卿:“牵我马来。”

    原中卿问道:“该吃午饭了,君还要出门?”

    “有件事得去办一下。”

    原中卿问道:“什么事儿?”

    “去一趟决曹掾舍和贼曹掾舍。”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