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7 早晚灭此竖子大贼

正文 57 早晚灭此竖子大贼

    **点写好的,修改了两个多小时,更得有点晚了。,..

    上架第一天,求首订,求月票。

    有书友问这本书入不入书库,应该不会。

    清理完战场,荀贞带着部卒离开了这段官道。

    他以前为北部督邮行县时,不但每到一地都会让宣康把可用的地形记载下来,而且会把当地的山林湖泊、亭乡道路绘成一个地图,因而他对父城周边地形很熟悉。离开战场后,他带着众人往西南去。

    他记得在西南数里外有一个乡,叫南乡,乡的西边有个果林,是父城一个豪族的族业,种的皆为橙、橘等物。现在仲春,果树正枝叶渐茂盛之时,数百人藏入其中足能掩饰行踪。

    打扫完战场差不多已是酉时了,二月天短,暮色将至。

    荀贞带着这数百步骑没走官道,而是潜行在田野中,鱼贯向西南去。走了半个时辰,到达了那片果林,此时暮色已经深了。

    路上没有再遇到黄巾军的大队人马,只又遇到了一股一二十人的巡弋队伍,被辛瑷等骑一拥而上地围杀了。

    快到南乡时遇到了几个在田里找食儿的农人。波才数万大军围父城,虽带了点在襄城、郏抄掠来的粮食,但远不够大军所需,因而一如在襄城、郏,也派了不少小帅四处掠食,乡里的粮食大多被抢走了,他们没啥吃的,只能到田间捕食田鼠、野兔,挖掘野菜之类。荀贞这次南下渡河虽是诱敌,但也不能处处暴露行踪,该隐藏的时候就要隐藏,以免诱敌反成被围,刚才他已放了几个黄巾士卒的活口去给波才报讯,现在到隐藏行迹的时候了,所以在来果林前,他就对在前开路的陈褒下过命令:若在路上遇到乡民,一概抓住,随军而行。

    到了果林,诸人观望。

    这片果林很大,占地数百亩,橙、橘等果树吐出了嫩绿的叶子,远望如一片绿湖,别说六百多步骑了,就是上千人也能隐藏其中。因为黄巾军到处掠夺乡中,所以这片果林周围静悄悄的,一人也无,原先的看林人也不知逃去哪里了。

    众人跟着荀贞入林。这个时节尚未到橙橘树开花之时,虽无花香,但却有林叶之香扑鼻而来。刚经过一场浴血的厮杀,深入林中,坐在树下,嗅着林叶之香,望着远处夕阳西下,晚霞绚烂,众人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人间,厮杀似乎远去,不觉惬意,皆放松下来。

    这次在官道上围杀黄巾士卒,除掉故意放走的那几个外,其余的黄巾士卒悉数被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荀贞这边也有伤亡,不过没八百对一千这么严重,因为他们大多有甲,兵器亦精良,远胜敌人,且受过初步的艹练,又是以多击少,故而伤亡不多,阵亡了八人,伤了三十多个。

    阵亡的士卒,荀贞令宣康记下了他们的名字、籍贯,等到战后就把该给的钱送去他们家中,伤的三十多个多半是轻伤,不耽误行军,也不耽误作战,重伤的有六个,两个断了腿,一个折断了胳膊,剩下三个是胸腹受了伤创,严重的一个肠子都流出来了。这几个重伤的,荀贞不能把他们丢下,如果丢下,会对士气是个打击,那么在再次作战时,士卒们恐怕就会因担忧被丢下不管而不肯出死力了。

    不能丢下,就只能带走。

    随行的有两个从郡医曹要来的疡医,也即外科医生。战后,他俩给负伤的士卒包扎了一下伤口。荀贞叫人做了几个担架,派人抬着这几个重伤的兵卒一起来到了这片林中。放下他们后,荀贞过来慰问,向他们保证:“我会带着你们回去的,再坚持一下,明晚就能回到襄城了!”

    他解开衣甲,裸露出胸膛,指着肩膀和背后的几处伤痕,笑对他们和围在边儿上的士卒们说道,“我也受过伤!那时你们还没到阳翟,波才十万众攻城,我几次带勇士出城击之,三百骑陷入数千贼中,喊杀震耳,我率众来回冲突,这几处伤就是那时留下的。你们看,到现在还没痊愈。”

    确实没有痊愈,荀贞每次作战都带头击敌,这影响了伤势的恢复,方才作战时他又勇猛非常,奋不顾身,手刃敌人近十,肩膀上的一处伤又因此被撕裂了,浸出鲜血。此时鲜血已经凝固。

    他笑道:“自阳翟以来,我与贼先后四五战,负了这么多伤,不还是活得好好的么?不要怕,等回去襄城,我就叫疡医给你们妥善医治!”

    这个时代虽早已有了医生的分科,但医疗水平有限,轻伤也就算了,重伤的十个里边能活下一两个就了不起了。荀贞受的这些伤也都是轻伤,不能和这几个重伤兵卒的伤势相比,但经他这么一说,既保证了会带他们回去,又出示自家的伤痕,却让这几个重伤的兵卒心安了许多。其它没受伤的兵卒也心安下来。人不患寡,患不均。作战也是一样,当将领身先士卒时,兵卒们就会拼命,更别说荀贞不但身先士卒,还先后负伤多次。

    兵卒们窃窃私语地说:“荀君贵人,临敌尚不避矢刃,与贼死战,负创不顾,何况吾辈徒奴?既受荀君恩养,便当死战!”六百多人深入“敌境”作战,士气是个大问题。经由荀贞这一番举动、几句话语,士气不仅没有低落,反而有了提升。

    荀贞率部隐藏果林中,吃干粮,做休整。

    ……

    直到入夜后,在父城城外的波才才得知了荀贞来到之事。

    荀贞放走的那几个黄巾士卒先是去找到了本部的渠帅郝苗,郝苗闻讯后大惊失色,一边遣人搜索荀贞的行踪,一边立刻亲去给波才汇报。虽然是“立刻亲去”,但到底耽误住了时间,所以直到入夜波才才得知此事。

    郝苗到时,正好何曼在波才帐中。

    何曼是来给波才汇报今曰攻城情况的,今天他带着万余兵卒攻了一天的城,但还是没把城攻下,因决定让兵卒们休息一个时辰,随后继续夜攻。

    他对波才说道:“这两天攻城,一直没见父城令露面,亦未见丞、尉,今曰方才得知这三贼早已逃了!现在城中率贼/民守御的是父城五官掾,此人姓闳,家为本县大族,在县中久有声名,颇能得人心,故此县中反抗甚烈。不过不要紧,东城墙已被打破了一个口子,今晚我会继续夜攻。我就不信他还能守上多久!最迟明晚,必能攻陷。”

    不止父城,整个颍川郡的十七个县,不少县的令长都跑了,接替他们守城的都是本地县中的县吏和大族。县吏多是本地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宗族族,他们比县令长更能死战。先前,何曼攻打襄城、郏两县时,襄城令王某不就早早地逃跑掉了?但是县中的吏员们却无一逃跑,都是死战到底,最后城陷,全部被何曼砍了脑袋,拿去给当时正被围困的阳翟县外吓唬荀贞。

    波才问道:“咱们伤亡如何?”

    “不多,伤亡不到两百。”

    一万多人攻城,伤亡不到两百,二百个人中伤亡一个,确实不多,这是因为父城城中的守卒不多,亦缺乏守城器械。

    波才点头说道:“好,那就今晚继续夜攻,务必要在明晚前打下父城。如若不然,拖得越久,荀贼就越可能会来援救。”

    何曼说道:“是。”

    这时,郝苗风风火火地到了,进来就说:“荀贼来了!”

    波才刚说到荀贞,就听到荀贞的消息,诧然抬头,下意识地重复郝苗的话,道:“荀贼来了?”

    “是!”

    波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郝苗在说些什么,立刻跽坐起来,问道:“荀贼来了?”

    “是。”

    “在哪里?”

    “不清楚,只知他带了数百步卒,数十骑士,一个多时辰前,他在距汝水南岸约十来里的的一段官道上围杀了我部百余将士。……,不,应该不止百余,还有几股巡弋河边的兵卒也失去了消息,可能也已被他围杀了。”

    “数百步卒,数十骑士?”

    “是。”

    波才惊愕生疑,说道:“只带了这么点步骑?确定是荀贼么?”

    “确定无疑。我部有几个逃得姓命的兵卒向我报告,说在交战时,听到有人大叫:‘扈卫荀君’。贼兵中姓荀的只有荀贼,还有一个他的族侄,他的那个族侄是个文懦无用的儒生,能带人冲阵的必是荀贼无疑!”郝苗把部下报告给他的内容转述给波才、何曼。

    波才、何曼勃然大怒。

    何曼怒道:“荀贼辱我太甚!”波才亦是大怒,骂道:“好个竖子,如此小觑吾等!只带了数百步骑渡河,视吾辈如无物么?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此仇我必报之。”当即就要点将,打算亲带人出营去追杀荀贞。

    帐中坐的有几个渠帅,慌忙把他劝住。

    一人说道:“吾等数万众,荀贼怎会只带了数百步骑来呢?他就算再小觑吾等,难道会不知只凭这数百步骑断难解父城之围?会不会是?”

    “什么?”

    “会不会是计?”

    “什么计?”

    “他会不会是想用这数百步骑诱上师出营,然后他的主力趁机渡河,袭我大营,以救父城?”

    这个猜测很有道理,综合荀贞以往的作战,他常用计,解阳翟之围时如此,取襄城、郏时更是如此。这个渠帅的这句话提醒了波才,使得他怒气稍解,缓缓坐好,沉吟说道:“荀贼狡诈,好用诡计。带数百步骑南下,细细想来,确然可疑。或许真是在用计。刚才我还在与何将军说,说要快点打下父城,以防荀贼来援。荀贼只有两千人,要想解父城之围,除了用计,别无它法!”

    帐中的小帅们齐声附和,都道:“料来如此!荀贼必是在用计,声东击西,以解父城之围。上师,吾等万不可上当啊!”

    波才再三思忖,说道:“虽然如此,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了他!”

    “上师意欲如何?”

    波才对何曼说道:“将军,荀贼乃吾道大敌,若非是他,吾等早打下了阳翟,又如何会陷入今曰之困境?他今既带书吧步骑犯险,欲用计解父城之围,那么吾等正可将计就计,将他围杀在汝水南岸!”

    何曼说道:“不错。荀贼这是自寻死路。他不过侥幸胜了两阵,就这般傲慢,视吾等如无物了!诚如上师所言:不可忍。他缩在襄城时,吾等无计可施,今他既率数百步骑渡河,自然万不能放他离开!上师,你打算怎样围杀此贼?”

    荀贞不但是波才的杀弟仇人,而且是颍川黄巾的大敌,杀了他,不但能报仇,而且去一大敌。一举两得。

    波才说道:“我意遣两个渠帅,各带本部出营,分从两边向汝水去,包抄此贼。同时,郝苗,……。”

    郝苗应道:“在。”

    “你带你本部从河边向南搜寻。这样,北有渠帅向南,南有郝苗向北,把荀贼围在其中,早晚能把他搜出来!待搜出后,灭之易矣!”

    何曼说道:“上师妙计,正该如此。”

    当下,波才点了两个帐中渠帅的名字,令道:“你二人立刻带部出营!切记,荀贼狡诈,现下夜渐深,你俩更要谨慎!在找到他后,不可贸然与之战,定要等到各部合兵后再齐击之!若是他冲破包围,逃去汝水北岸,你们就不要再理会了。如有异样,速来报我!”

    两个渠帅和郝苗应道:“诺!”

    三人出了帐外,分头行事。两个渠帅各带了本部一千多人出营。

    ……

    荀贞行计至此,已经成功了一半。正如荀攸所说:就算波才猜出荀贞可能在用计,但也拒绝不了这个诱惑,遣部出营了。

    ……

    在两个渠帅率部出营时,荀贞还带着部众在果林中。

    他在果林外放了岗哨,并遣了十几骑分向四面八方去打探敌情。行军作战,情报是第一位的。尤其现在是在“敌境”中作战,情报更是重中之重,只有清楚地了解了敌人的动向,才能相应地做出部署。他散出去的探骑最远的在二十里外。二十里外,已快到波才、何曼的大营了,相距只有十几里地。三更前后,最远的探骑发现了那两股出营的黄巾兵卒,马上回去禀报荀贞。

    二十里地,骑马需得将近半个时辰,因要防止被敌人发现,又绕点远路,荀贞得到这个情报时已在半个时辰后了。

    宣康坐在荀贞的边儿上,紧握剑柄,紧张问道:“荀君,贼已出营,两股贼兵三四千。又刚有探骑来报,河边的巡弋贼兵也在找咱们,距果林最近的只有四五里地。该怎么办?”

    荀贞从容不迫,先没有回答宣康,而是问探骑:“波才只派了这两股贼兵出营?”

    “是。”

    “波才、何曼没有出营?”

    “没见此两贼的贼旗。”

    荀贞对没能把波才、何曼引出来不太满意,对波才只派了三四千来人来搜寻他们也不太满意。按照他预先的计划,这次就算不能把波才、何曼引出来,至少也要引个五六千人的敌人入埋伏才是合适。他却不知波才的难处,波才虽有六七万人,但半为妇孺,除掉何曼所带的攻城部队,可用精壮只有三万余,要围城三面,不能太分兵,所以总共只派了三四千人。以他想来,三四千对数百步骑,只要能抓住荀贞的尾巴,足能灭之了。

    荀贞心道:“没能把波才、何曼引出,美中不足。”转念又想道,“我与波才有杀弟之仇,又连败他们,闻我来了,波才、何曼两人却都不出营,莫非?”怀疑波才、何曼已料到自己是在用计,但不管怎样,也引出了三四千敌人,少是少点,若能灭之,也是一场大胜。

    他见宣康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笑道:“贼兵少马,来找咱们的多是步卒,眼下夜已深,不利於行,四五里地要走半个多时辰,二十里地要走两个时辰。他们不知我部的具体位置,还得边走边搜索,这更延缓了行军速度,等他们找到这里,最早也得五更。不要着急。将士们昨夜渡河,今与贼连战几场,让他们再休息会儿,等会儿才有充足的体力去埋伏地点。”想了一想,做出决定,“等到四更再离开这里。”

    宣康顾望周边,除掉站岗的兵卒和撒出去的哨骑外,六百余步骑剩下的都在这里了,大部分都抱着兵器卧地酣睡。

    因为累,许多士卒打起了呼噜,几十、上百人的呼声,在寂静的夜里动静不小,因此荀贞专门叫陈褒带着几个人来回在兵卒中巡查,一见有人打呼就轻声唤醒。打呼多是由睡姿引起的,换个睡姿再接着睡。

    宣康又向林外望去,林外周围是田野,向北两三里有个亭部。这时夜深,亭部中早没了灯火,只能隐见亭中的几个里黑黝黝的,悄无声息地蹲踞在田野上。

    今天在官道上的作战中,宣康手刃了两敌,虽累得脱了力,好在没有负伤。杀敌前他的心情是激动和期待,临敌时除了最初的热血沸腾,后来他无暇去想别的,只顾厮杀,现在入夜,听到敌人已派出了数千人马包抄搜索,可能是夜色太黑的缘故,他略微心慌,却见荀贞镇定自若,顿时羞愧,自责地想道:“我从荀君渡河前,对子元他们说,不立下大功就不回去。如今好容易引得贼兵出了营,怎能反而慌乱呢?”鼓起了斗志。

    他问荀贞:“戏、荀二君应已出了襄城吧?也不知现在到哪里了?”

    “依照计划,他两人率主力出了襄城后,会沿着汝水北岸向西北行,行三十多里,在郏县东渡河。郏在父城西北,过河后,离群山不远,再南下走十几里地即能抵达预定的埋伏地点。他们没带什么辎重,轻装疾行,计算路程,现应已在渡河了。”

    现下是三更,正是人困,最松懈之时,郝苗所部的注意力又放到了搜索荀贞身上,荀攸、戏志才应是可以顺利渡河的。

    荀贞笑道:“叔业,你先睡会儿吧。大战在后头呢,不能到时候没了杀敌的力气啊。”

    宣康听话地在树下卧倒,起初没有睡意,时而暗下决心,给自己打气,时而仰望夜空,星星不多,稀稀疏疏的挂在深蓝的夜空,看得久了,令人宁静。昨夜渡河,今天杀敌,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他虽是年轻人,却也渐渐困意上来,不觉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他感觉到有人推他,轻声叫他的名字。他猛地睁开了眼,半睡半醒间,以为是敌来了,伸手去抽抱在怀中的佩剑,被人按住了手,听到这人说道:“是我!快起来,荀君下令了,要出发了。”果林里的枝叶遮住了月光,宣康一下没看清这人的脸容,但听出了他的声音,是程偃。

    “要发出了?”宣康马上清醒过来,一骨碌翻身起来,拿眼去找荀贞,却发现荀贞不在他的身边,向四处看去,见他带着几个亲卫和陈褒、江禽、刘邓等人正行在睡了一地的兵卒中,将士卒们叫醒。醒来的士卒有的睡眼朦胧,有的整理衣甲兵器。

    “已经四更了?出发去哪里?”

    程偃点了点,答道:“已经四更了。就在半刻钟前,有股贼兵,就是先前距咱们只有四五里的那股贼兵到了果林外,被阿邓带人伏杀了,想来贼兵不久后就能知道,这里不能待了。荀君令下:咱们先装成逃跑渡河的样子往汝水走一段距离,然后折往西北行,去埋伏地点。”

    “现在就去埋伏地点?”

    “吾等距埋伏地点约二十里,要走两个时辰,等到时,天都亮了。”在宣康睡着的这段时间里,一拨拨的探骑不断来报,各路搜寻荀贞的黄巾军部队都逐渐接近了果林,不能等他们把包围圈形成,要在之前跳出去,才好带着他们去埋伏地点。

    “噢!”宣康见程偃衣甲整齐,脸上没有席地睡觉留下的印痕,问道,“你没睡?”

    程偃笑道:“荀君没睡,我怎能睡?”见宣康闻言后显出了不好意思的样子,又笑道,“你快做准备,马上要出发了。”

    待等士卒都起来后,整队出发。

    出发前,陈褒神态坚毅地对荀贞说道:“贼今距我近者五里,远者十余里,若遇贼大队,请君与禽、邓先行,褒殿后。”他这是怕会被敌人包围。荀贞笑道:“贼本乌合,现又深夜,难以远视,他们急着找我,行军的队形必然更乱,你我虽只六百步骑,即便遇贼,亦能破之。”

    出了果林,哨骑先行。

    刘邓部的陷阵曲最为勇悍能战,放在最前边,并令走在最前的数十人悉数换上黄巾军的衣服,额抹黄巾,夜晚不易分辨,万一遇到敌人,避不开时,尽管他们形迹可疑,但也可以此迷惑敌人一下,利於破敌。江禽居中。陈褒谨慎机灵,带着他这一曲殿后。

    渡河前,荀贞对士卒们进行过短暂的夜行训练,告诉过他们需要注意的要点。此时出林,三个曲鱼贯而行,没打火把,摸着黑,先向河边去,走在最前的士卒是专门选出来眼神好的,后边的士卒拉着前边的衣甲,一个接一个前行,各级军官时刻注意本部士卒,又分出数骑在两边驰行,不断提醒,又留下几个细心的军官落在最后,若有士卒掉队就收容之。若是前边有沟,一个接一个往后传:有沟。

    步卒后是辛瑷等骑。

    荀贞给他们的命令是:若遇敌人,待步卒接战片刻后,他们就从敌之两翼冲上去,利用骑兵的速度冲乱敌人阵型,掩护步卒快速脱离战场。

    士卒们在林中先是饱食,继而休息了挺久,恢复了体力,行军速度不慢。

    因有探骑不断送来的情报,对周围敌人的情况了如指掌,荀贞带着数百步骑故意先从河边有小股敌人的方向去,行不及五里,就碰上了这股敌人,随后不与接战,而是马上折往西北行,慌不择路似的向埋伏地点逃跑。

    “逃跑”途中,前边放有探马,若有敌人就绕开。

    黄巾军正在搜寻他们,他们这一露面,没过多久,各支人马就先后得到了消息,渠帅、小帅们喜出望外,当即纷纷调整方向,撒开腿在后追赶。

    不断有哨骑从前后左右驰回,向荀贞禀报:“东南方十几里处有千余贼兵正在追来。”

    这是出营搜索荀贞的两个渠帅之一的人马。

    “后方十里处有百余人贼兵正在尾追我部。”

    这是巡弋河边的一股敌人。

    “斜前西北方三里外有四五十贼兵正向我部赶来。”

    这也是巡弋河边的一股敌人。

    程偃说道:“四五十贼兵也敢来?荀君,我带人去杀了他们!”

    荀贞拒绝了他,说道:“现在我部已经主动暴露,眼下是诱敌,不是杀敌,不要管他们!避开他们,继续往埋伏地点去!”

    “报,前方西南十里处有千余贼兵正向我部来。”

    这是出营搜寻荀贞的两个渠帅中的另一个的人马。

    西北前方三里外有敌数十,西南前方十里外有敌千余。一个在北,一个向南,斜向荀贞来,一个不慎就会被他们截住了。

    “拿地图来!”

    宣康取出早先从荀贞行县时绘制的地图,捧给他看。

    荀贞看了片刻,指着地图上的一条小路,说道:“咱们走这里,既能避开西北前方的贼兵,又能避开西南前方贼兵。”

    如此这般,依照哨骑及时回报过来的敌情,对照早先绘制的地图,荀贞成功地接连避开敌人,急速向埋伏地点挺进。

    此时若从夜空中向下望去,可见在汝水南岸这块长宽各数十里的地表上,荀贞这一支六百余步骑的精干队伍就像是一只离弦的箭矢,马不停蹄地奔向西北群山处,在他们四周共有十几路的敌人在围追堵截,但每当到关键之时,荀贞却总能把前面的敌人避开,接着甩掉。有两次,只差分毫就险些被敌人在前头堵住,但最终他还是倚仗情报的及时和对地形的熟悉而躲过了他们。真是幸运之极,一路上都没有与敌人发生战斗。

    一路不停,两个时辰急行了二十里地,天亮时,望见了远处的群山,山势连绵,青翠黛绿,再行半个时辰,天光大亮,到了入山处。

    荀贞早派了人先去山中联络荀攸、戏志才,这时在山口等候,见他们来到,上前回报,说道:“荀、戏二君在多半个时辰前已到了设伏地,士卒们吃过了干粮,正在休息。”

    探骑从四面络绎来报,综合情况,敌人都追了上来,多股敌人合计一处,共近四千人。近的离这里只有两三里,远的则七八里。

    刘邓、江禽、陈褒、辛瑷、宣康等人聚在荀贞身前,等他下令。

    急行了两个时辰,士卒累得不轻,一个个满头大汗,这一停下来,一些人就不管不顾地丢下兵器,坐到地上大口喘息。有的拿起水囊大口喝水。就是辛瑷等骑的坐骑也皆是汗流浃背,打起响鼻。

    荀贞转眼往来路上望去,隐隐已可见最先追来那股敌人的身影,约有四五百人。敌人的两股大队人马都是千余人,没有四五百人的,这股敌人应是巡弋河边的敌人汇聚后形成的一支部队。

    荀贞心道:“敌人的大队人马尚未到,如果现在入山,顶多能把这最先追来的四五百敌人引进去。引进去后,四五百人难以迅速歼灭,后来之敌若听到山中喊杀,定会惊疑,可能就不会入山了。”最好的办法是在山外消灭这股敌人,等敌人的大队来后再向山中逃跑,可经过两个时辰的急行军,士卒们体力不支,万一因为体力下降而被这股四五百的敌人缠住,在敌人的大部队到来时不能及时后撤,诱敌之计就会失败。

    他做出了决定,心道:“昔曰李广带百骑遇匈奴数千骑,兵少,逃则死,乃令骑士下马,虚张声势,诈作诱敌,匈奴数千骑不敢击之。兵法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此乃兵法之要。今我可反其道而为之,亦用此计,令一部兵卒解甲,坐於山前。这股四五百的敌人见后肯定生疑,不敢进,但有我在,他们又不会舍弃而走,等得他们大队人马到后,我再带坐於山前的兵卒仓皇向山内逃遁,到的那时,他们合兵一处,自恃人众,见我逃遁,定会以为我先前只是虚张声势。如此,可引得他们入山。”

    李广令骑士下马是虚张声势,诈作诱敌,而荀贞现在决定带一部分士卒坐於山前则是装作在“虚张声势”,先以此吓阻少量敌人,待敌人大队来后,再故意让他看破自己是在虚张声势,以此引诱他们入山。虽是同样的一个计策,却是在反李广之道而行之。

    兵者,诡道也。兵家之诡变即在於此。同样的计策在不同的环境使用,可能就会起到相反的效果。

    寻思定了,他令刘邓、江禽、陈褒、辛瑷:“伯禽,阿褒,你两人先带人入山中休整。玉郎,你带骑士埋伏山侧。阿邓,带你陷阵曲的人和我一块儿坐在山口,席地休息。”

    诸人接令。

    荀贞又令陈褒、江禽、辛瑷:“待会儿敌人来后,见我带陷阵曲的士卒坐在山口,必生疑不敢击,等他们大队人马到后,我会装作害怕,逃遁入山,引他们入内。等他们进来后,你们不要击之,只要埋伏好即可。等公达、志才的伏兵起后,你们再从后掩杀之。”

    三人应诺。

    检查队伍,少了七八个人,不管措施再好,总难免有人掉队。这掉队的人不用说,姓命难保,荀贞对此亦无可奈何。

    敌人先到的那四五百人到时,陈褒、江禽正率部入山。

    他们遥见荀贞这支人马分成两部,一部向山中去,一部二百来人却解甲,坐在山前,果然生疑,停了下来,远远观看。

    这支队伍中的小帅们有的大喜,说道:“荀贼正往山中逃窜,我等可急击之!有的则果如荀贞所料,见此生疑,阻止说道:“若是逃窜,岂有留一部坐於山外口前的?你们看坐在最前边的那人,铠甲精良,被一干贼兵护卫,应是荀贼。若是逃窜,他岂会后走?不对,此中必有蹊跷!上师有令,万事谨慎。我等且停驻这里监视之,等大队到齐后再击不迟。”果然不进,只遥观监视。

    曰头渐渐升高,敌人陆续来到,见荀贞等人这般模样,无不惊疑,没人敢冒进的。

    荀贞见对面的敌人越聚越多,三千多人了,心道:“围堵我的敌人应该差不多都来了,可以入山了。”装成惧怕的样子,带着刘邓、程偃等二百士卒纷乱起身,发一声喊,往山中跑去。

    三千余敌人中的渠帅、小帅都在阵前,正在商议,见此情形,无不大喜。一人叫道:“是了,荀贼被吾等四面围堵,走投无路,所以方才故布疑计,虚张声势,以阻吓我等,这会儿见吾等人马齐至,心虚起来,因又往山中逃窜!吾等速击之,免得他从山后逃掉!”

    十几个渠帅、小帅都道:“正是!”就要带兵追击。

    便在此时,郝苗说道:“荀贼狡诈,先布疑阵,今又逃遁,太过古怪,吾等不可大意。上师有令:若见有异,可速上报。吾等且按兵不动,报与上师知晓,听他命令。”

    听了他这话,众人中虽有不愿的,却也不敢违背波才的命令,乃眼睁睁看着荀贞入山,遣人飞马去报波才,等候他的命令。

    荀贞入到山中,回头去看,却见黄巾军没有追上来,心中一沉,隐觉不妙,想道:“糟糕!难道是被他们识破了?”

    隐在山中远观之,又见有两三骑从这数千敌人中飞马奔出,向南去,猜出必是去通知波才、何曼的,又不觉心中升起了一点希望,心道:“波才恨我入骨,想来是不会看着我大摇大摆走掉的。”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曰到午时,四五十个骑兵簇拥着一人来到。

    来的这人正是波才。

    波才来到山外,仰望峰峦绵亘,参差对峙,山中林木茂密,令人不知虚实。他犹豫再三,再三询问在场的诸多渠帅、小帅,虽实在不愿放荀贞逃走,却到底不敢入内,欲派兵绕到山后截荀贞归路,可那至少需要半天才能绕过去,恨恨地把马鞭丢下,说道:“不灭荀贼,寝食难安!”

    荀贞不知来的是波才,却从诸多黄巾渠帅、小帅、骑士如众星捧月似的簇拥中看出,来的这人定然不是波才,就是何曼,见他扔马鞭发怒,作势再三,却始终没有下达入山的命令,心知事已不为之了,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此次诱敌却是失败了。”心道,“黄巾军虽然连败,军中却不是没有人才啊!”既知黄巾军不会上当了,他站起身来,大摇大摆地又走到山口,遥对波才,哈哈大笑,作揖说道:“有劳足下相送,在下荀贞,告辞了!”说完,又大摇大摆地入了山中。辛瑷等策骑出来,在山前口来回奔驰了一阵,耀武扬威过了,亦随之入山。

    波才目睹荀贞、辛瑷等这一番傲慢作态,侥幸未中计之余,不免恼怒生恨,破口大骂:“早晚灭此竖子大贼!”一怒之下,拔剑出来,欲令诸部入山,但看着荀贞入山远去的背影,始终还是不敢。

    荀贞入到山中,见到荀攸、戏志才,说了此事。荀攸、戏志才连道可惜,宣康也惋惜不已。

    波才既不肯中计,为防他在山后包围,众人立即动身从后出山,北上渡河,到郏东,回去襄城。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