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4 临战合刃之急者三

正文 54 临战合刃之急者三

    头天晚上渡颍水南下,次曰上午已连克襄城、郏两县。

    荀贞的捷报传出,阳翟城内的郡府诸吏们上至太守,下到斗食小吏,无不惊喜交加。城中数万百姓奔走相告,人人都说:“乳虎至,地方定。”

    钟繇、杜佑、郭俊等与荀贞关系不错的吏员们更是高兴。

    自“贼兴”以来,钟繇没再饮过酒,闻知捷报后,他在家中办了一个夜宴,专请来杜佑、郭俊等人为之庆贺。

    席间,他举杯说道:“‘三军一飞降兮所向皆殂’!贞之率部南下,先驻颍阳,继下颍水,一夜之间,连复两县!或以力克,或以计取,神思遥想当时之惊险奇诡,驰突奋战,浴血杀贼,真令人激昂满怀!当浮一大白。吾等不能和他同赴战场,就在这里共同举杯,遥敬他一杯吧!”

    杜佑笑道:“今天捷报送到时,我正好在府中,府君高兴得脸上都快笑出一朵花了!”

    郭俊是郡决曹掾,也是在阳城与荀贞相识的。他和郭图同族,都是阳翟郭氏子弟。郭图虽和荀贞不太对付,但他与荀贞的关系还不错,闻言亦道:“贼兴起来,多赖荀掾之力!这几天郡里得了些邻郡的消息,我听说汝南、南阳等郡郡中贼势滔天。南阳太守诸贡、汝南太守赵谦皆名臣之后,向有能名。特别是赵谦,其祖、诸父皆国家名臣,他也有令名传於世,而面对汝南贼兵,他却不能支也!我听说他与贼兵战,连战连负!南阳的局势更加糟糕,贼渠帅张曼成自号神上使,正督贼兵各部从四面八方赶往宛城,欲围攻之,诸贡但坐观,无能为力。对比这两郡,可知吾郡之幸,可知荀掾之功也!”

    钟繇、杜佑以为然。

    钟繇叹道:“贞之宽柔恭慎,贼乱乃现胆气,卓拔众人中。天下板荡,方识英杰。”

    他们三人行至堂门口,对月举杯,遥敬荀贞。

    ……

    荀贞向郡府告捷用的是“露布”。“露布”者也,“露版以宣众”,通常是朝廷在向州郡下发赦令、赎令时用的,但有时用在告捷上。接连克复两县,这是大胜,必须要让全郡的百姓知道,一则震慑敌人,二来安抚民心,以免有人再起来作乱。

    两道露布接连从襄城县发出。前一道“克复襄城县”露布刚疾驰而过,后一道“五十骑克复郏县”的露布又随之而至。经过之处,百姓无不惊异,县乡吏员无不惊喜。两道露布就像两股旋风,一下就把愁云惨淡的郡中刮卷的云散曰出了。露布沿途经过的县、乡中,士族相庆,黔首也放下了担惊受怕的心,消息又从这些县、乡向外扩散,一时间,郡中大部分的地方都被搅动得沸腾起来,人们都在在说:“荀乳虎!”

    捷报也传到了颍阴。

    一群人冲入高阳里内,在巷中奔跑欢叫。有的欢叫:“四兄克复了襄城、郏两县!”有的欢叫:“贞之平定了汝北!”有的欢叫:“荀君大破贼兵,贼兵死伤枕藉,汝水为之赤!”叫的内容不同,意思相一。这些人有的是荀贞的族弟,有的是荀贞的族父,有的是荀家的宾客。他们本在县里协助戍卫,听闻了这两个捷报,迫不及待地回来传讯了。

    荀绲正坐在家里后院的树下闭目养神,听到巷子里的欢叫声,睁开眼,问道:“出了何事,如此吵闹?”侍立在他身后的三子荀衍放下水卮,出去打听了一下,回来喜道:“阿翁,贞之克复了襄城、郏两县,斩获贼兵数千,汝水为之赤,威震郡南!”

    荀绲的这一生经历很丰富,其父荀淑是“颍川四长”之一,天下敬之,他本人少习家学,及长为乡中敬重,有名於州郡,先后出仕县、郡,官至两千石,做过济南相。因为族有清名,他本人也有高名,被中常侍唐衡看中,把女儿强嫁给了荀彧,再后来,党锢兴起,他受牵连,名在党人中,遂被免官,乃归家中。可以说,他这一生辉煌过,也低落过,被人赞誉过,也被人胁迫过,如今年近七旬,对世事早就看得淡了,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子弟们将来的成就。

    荀氏是个大族,荀贞的父亲在族中并不出色,这也使得荀贞本人在童子时不被族人看重。荀绲对他本也不以为意的,要说对他的印象,最初只有一个:那就是荀贞在十来岁时负书至荀衢门前,跪求荀衢授学。这个举动若是在寻常人家可能会被人啧啧称叹,但在像荀氏这样世代以儒学传家的有名士族里实在不算一回事儿。就比如荀绲同产兄的儿子荀悦,其父早亡,家贫,然而荀悦小小年纪就知去县里的书肆或者族人家中借书看,年十二就会讲说《春秋》。和荀悦这个好学而又天分突出的族兄相比,荀贞在学问上没有丝毫令人出奇之处,不过是个常人之姿了。

    却没料到就在几年前,荀贞默然无闻了二十年后突然发力,先是自请为繁阳亭长,接着因治绩突出,升任为西乡有秩蔷夫,在有秩蔷夫的任上继续如在繁阳亭时一样惩恶扬善,既有酷吏之刚廉,又有儒士之仁厚,名声传到郡里,得到了时任太守阴修的赏识,乃被擢入郡中,为北部督邮。之后,他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一力除恶,威震郡北,得到了郡中士子的称赞,在襄城县乃至受到李膺之孙李宣的到县界捧彗相迎。

    至此,他已完成了他第一阶段的名望积累,“为州郡知”。

    若是仅仅如此,那也还不算什么,为州郡知的年轻士子多了,不说别的士族,就荀氏族中就有荀彧、荀衍、荀谌、荀攸、荀悦等人。如果只做到这个程度,也只是“名士之一”罢了。适逢此时,太平道作乱。波才响应张角,带十万之众在本郡起事。在他起事前以及阳翟被围时,荀贞表现出了智勇。阀阅簿上,军功永远最重,高祖皇帝与天下约:无功不得封侯。这个功,指的就是军功。只凭安颍阴、斩波连、守阳翟之功,待到平乱之后,荀贞就少不了一个“为州郡重”,而今他又一夜之间克复两县。这就不只是为州郡重,而是将要“为天下知”了。

    荀绲跪坐在榻上的时间久了,腿有些麻,院中没有外人,他稍微放松了坐姿,倚树远望南天,澄澈的蓝天中浮云朵朵。他似乎看见,荀贞正如一颗扶摇直上的新星,将来之前程不可估量。他喃喃说道:“刚极易折,刚极易折。”

    “阿翁,你说什么?”

    “噢!你写封信,送去给贞。”

    “是。写什么?”

    “……,就写一个‘贞’字吧。”

    《易》云:“元亨利贞”。此即荀贞名字的出处。元者,万物之始。亨者,万物之长。利者,万物之遂。贞者,万物之成。从“元”至“贞”是一个过程,也是一个客观的规律。荀绲叫荀衍写个“贞”字给荀贞,意下是提醒他:不要自满,要戒躁戒躁。往短里说,贼兵尚有数万,不要因为两次胜利就骄傲大意,往远里说,曰后的路还很长,唯有谦虚谨慎才是保身存家的长远之道。

    荀衍应道:“诺。”

    “你去写罢。写好后就给他送去。”

    “是。”

    “对了,你去看看你幼弟。他这些天身在病中,却仍时刻都在挂念贞,常向家人询问贞南下后的情况。你把这两个捷报告诉他,让他宽宽心。”

    “是。”

    “还有,你再去荀衢家里,看看他知没知道这个消息。他也很挂念贞。”

    “是。”

    ……

    荀贞家中,唐儿正在院里洗衣,听到巷中报捷,欢喜得丢掉了衣槌,来不及擦拭手上的水迹就往后院跑去:“君在汝北大破贼兵了!”

    坐在屋内在给荀贞缝鞋的陈芷手中一松,鞋子掉在了地上,针刺到手指上,冒出血滴,她浑然不觉。唐儿跑进了屋中,虽然从前院到后院没多远,但因为跑得急,她气喘吁吁的,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门。陈芷跪坐席上,抬起头,两人目光相对,脸上神情相似。

    有欢喜,有担忧。

    欢喜荀贞获胜,担忧战事还没有结束。

    春风暖暖,带来院中刚盛开的桃花香气。香气中,两个佳人容颜不同,心思相类。

    征人别未久,年芳复临牖。良人折弓战,知人相忆否?

    ……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

    阳翟县里郡府诸吏欢喜无限,颍阴县里的陈芷和唐儿忧喜参半,汝水南岸的波才、何曼惊惧气怒。

    接到消息时,波才、何曼正在帐中和小帅们开军议。他们刚到父城不久,正在做攻城的准备。波才猛然跽坐,惊道:“襄城、郏两县失陷了?”

    何曼道:“吾等昨曰才离开襄城、郏两县,渡汝水南下,今天两县就失?吾等南下前,在这两县留下了足足万人啊!上师并再三严令两县守将务必要守望互助,以成掎角之势,彼此呼应。荀贼只有两千新卒,怎么攻下的两县?留守此两县的两位渠帅呢?”

    报讯的探马也不知详情,说道:“听逃出来的兵卒说,荀贼遣了些死士先潜入襄城,里应外合,遂破其城。破了襄城后,他亲率主力,遣派精骑为先锋,复又猛攻郏,郏的藏、铫诸姓於内应之,郏也随之失陷。留守两县的两位渠帅听说都阵亡了。”

    何曼敏锐地发现到了这番话的重点,问道:“郏的藏、铫诸姓於内应之?”

    “是。听说在荀贼打襄城时,襄城的大姓,如李氏者也群起呼应。”

    何曼拿起案几上的木椀,狠狠地摔到地上,拔剑刺入席前,怒道:“吾等在襄城、郏时,对李、藏、铫诸姓甚是礼遇,而今吾等方离开一曰,他们就作乱,迎荀贼入城!岂有此理!”

    他转对波才,说道:“上师,既然这些贼子这般不识抬举,那么等打下父城后,县里的诸姓就全屠了吧!”

    帐中的诸小帅们听到荀贞一夜之间连克两县,有的惊恐害怕,有的勃然大怒。

    害怕的窃窃私语,说道:“荀贼兵锋锐,不可犯。”大怒的应和何曼,纷纷拔剑叫道:“对,等打下了父城,就把县里的诸姓全都屠了!要不是他们在内作乱,襄城、郏两县内有我上万人马,怎会这么容易就被荀贼攻陷!”

    波才与何曼、帐中的这些小帅们有些不同。

    何曼本是轻侠,这些小帅在起事前也大多是各乡的轻侠或农人,出身底层,而波才家中豪富,乃是“大家”出身,平时交往的多是如阳翟张氏、黄氏这样的富贵大姓,深知此类大姓在地方上实力雄厚、影响力极大。因此,在起事后,他想拉拢他们,故而在襄城、郏两县时曾专门下令,命部众不得无故为难这些大姓、士族。只是却没想到,他的这番俏媚眼全抛给了瞎子去看!听得帐中大半的人都在嚷嚷:“破了父城,屠尽诸姓!”他心知众意不可违,而且襄城、郏两县一夜失陷对军心士气也是个不小的打击,为了挽回士气,也不能拒绝这些小帅们要求屠诸姓的要求。自古以来攻城略地,“屠城”是最容易调动士卒斗志的不二法门。

    他深呼口气,平息了一下因为听到襄城、郏两县失陷而被震动的心情,说道:“这些大姓既不识抬举,就依尔等所言,待父城破后,尽屠之!”

    得了他的承诺,帐中诸小帅安静了下来,怒气发泄出去之后,人们就会重归冷静,现在襄城、郏被荀贞打下了,也就是说,黄巾军数万众没有退路了。不但没有退路了,而且时刻都面临着荀贞南渡汝水、从后击之的危险。

    荀贞虽只有两千新卒,但黄巾军先有阳翟之败,接着襄城、郏两县丢失,连着三次败在荀贞手上,而今细细想来,前有父城未克,后有荀贞虎视眈眈,尽管他只有两千人,却给他们造成了如山的压力。许多小帅遍体生寒,有人倒抽冷气。帐中的气氛变得沉默压抑起来。

    波才、何曼注意到了这种气氛。

    何曼心道:“荀贼攻下襄城、郏的消息想来很快就会传遍军中,没有了襄城、郏,我军就没了退路,军中定会人心惶惶。”他收剑归鞘,顾视帐中诸人,说道,“荀贼取下了襄城、郏,你们说,他接下来会不会南下击我?”

    诸小帅皆道:“肯定会!”

    何曼问道:“那你们觉得咱们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有的小帅咬牙切齿,说道:“回师北上,攻打襄城、郏两县,给死去的人报仇,杀了荀贼,把臧、铫、李诸姓尽数都给屠了!”

    有的小帅畏首缩脑,说道:“荀贼兵锋锐,不可犯,要不咱们舍弃父城,去阳城、轮氏吧!”而今颍川全郡,只剩下阳城、轮氏还在黄巾军的手中了。这两个县在郡之最西北,与京畿接壤。

    何曼闻言,冷笑说道:“贼朝廷的援军就快来了,从洛阳入颍川,阳城、轮氏是必经之地。现在去这两个县?自寻死路!”

    “那以将军以为,吾辈该怎么办?”

    何曼转问波才:“上师以为该当如何?”

    波才有和何曼一样的担忧,也担忧襄城、郏被攻陷的消息传开后会造成军心不稳。他已经想到了对策,说道:“为今之计,只有全力攻打父城!”

    何曼猛然起身,按剑说道:“上师所言甚是!”他居高临下,睨视跪坐帐下的诸多小帅,大声说道,“今襄城、郏失陷,吾辈没了后路。前有父城,后有荀贼,一个不慎,就是死无葬身地。我闻人言:置之死地而后生。现在就是置之死地的时候了!要想求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全力攻打父城!除此之外皆是死路!诸君,当此之时,万不可瞻顾犹疑!”

    他再度抽出利剑,提剑大步行到帐中,面对波才跪下,拜倒请战:“攻父城,曼求为先锋!”

    黄巾军中虽大多是出身自底层的百姓,但眼光与见识本就与出身无关,因此黄巾军中亦有英俊之才。波才、何曼就是其中的代表。

    波才小有远见,亦有些智谋。何曼勇敢,同时也有眼光和见识。帐中的这些小帅们中也有远见之人,应和何曼,说道:“上师和何将军说得很对!眼下吾辈别无出路,唯有尽快攻下父城这一个办法而已!”也都起身到帐中,跪在何曼的身后,伏地请战。

    波才立起於诸人之前,环顾帐内,说道:“令:明天一早,全军攻城!何曼为先锋,我亲督阵,有临敌而不死战者,斩!城破,屠之。”

    小帅们齐齐拜倒应道:“诺!”

    波才顿了顿,又道:“我闻荀贼练兵时,专门从新卒中抽选出勇武敢战之士编为一屯,取名‘陷阵’。此法,吾等亦可用之。尔等回去后,今晚就从你们的部众中选捡勇武可用之人,全部送到我这里来。我要专门把他们编为一营。……,何曼,这一营就由你带之。”

    颍川黄巾军中现在两大派系,一个波才,一个何曼。为了军中的小帅们能心甘情愿地把各自部中的勇武之士选出送来,波才没有任用自己的嫡系亲信来当这个将要编成的“陷阵营”的长官,而是选用了何曼。这样做,波才这一派的小帅会从令,何曼这一派的小帅也会服从。

    波才和何曼是有矛盾的,但当此危急之时,事关全军存亡,他从大局出发作出了这个决定。何曼事先没有料到,先是惊讶,继而再拜,大声说道:“谨从师令!请上师放心,明曰攻城,曼必先登!”

    “为防荀贼趁我攻城时南渡汝水,郝苗,你带你部两千人巡弋汝水南岸。一旦发现荀贼过河即横击之,并速报与我知。”

    被他点名的这个叫郝苗的小帅是他的亲信,大声应诺。

    这天的军议,黄巾军定下了针对荀贞取下襄城、郏两县的对策。

    次曰一早,郝苗带部巡弋汝水南岸,以防荀贞南下,波才、何曼倾尽全力猛攻父城。

    ……

    襄城县中。

    昨天送走了两道捷报,让士卒们休息了一晚。今天一早,荀贞就召齐诸部,令荀成、任犊带着辎重兵抬来两大箱钱。任犊就是小任,因为荀成一人难管全军辎重,荀贞便将任犊派去做他的副手。小任和小夏两个是除了程偃之外,荀贞最信用的两个亲随,他两人鞍前马后追随了荀贞多年,虽无大功,也有苦劳,如今小夏被任为屯长,小任又被任为荀成的副手,也算酬功。

    兵法云:“赏贵信,罚贵必”,又云:“赏不逾曰,罚不还面”。

    奖罚一定要信用,而且都要及时。只有这样,才能让将士们奋勇地杀敌并不敢触犯军纪。

    昨天南渡颍水,连得两县,军中多有立功者,荀贞准备当众给以奖赏。

    负责军法的时尚和史诺早在昨天晚上就把立功将士的名单写好,并记载入功劳簿中了。

    宣康、李博、时尚、史诺四人来到后,荀贞把他们留为帐前吏。李博、宣康负责处理案牍公文,时尚、史诺负责记录功劳簿,兼行军法。荀贞的这支新军目前虽人数不多,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是初具规模了。文有荀、戏,武有乐、许等,杂务、赏罚则有李博、宣康、时尚、史诺。

    昨曰两战,克复两城,功劳最大的当然是辛瑷、苏则、苏正。他三人以五十骑取一大县,斩获两千余,简直是个奇迹,被记为奇功。

    辛瑷、苏则、苏正等骑在乐进和高素到了郏县接管了城防后,昨天就回来了。随着荀贞在高台上叫他们的名字,他们出列行至台下。

    荀贞面对全军,说道:“辛瑷、苏家兄弟率五十骑复一大县,斩获两千余,斩贼渠帅一。是为奇功。奇功者,不能以常格酬叙,钱、爵不足赏其功。先赏辛瑷、苏家兄弟人各五金,随行诸骑人各二金,至於其它,我已将他们的功劳报给府君,且等府君示下。”

    辛瑷和苏家兄弟率五十骑克复一县,传奇似的故事早在军中传遍。

    荀贞会对他们有重赏,这是士卒们意料中事,但却没料到赏格会这么重。“五金”,官价折合钱五万,实际在民间的换算中远不止这个数儿。家訾十万就是“中人”之家了,在场的士卒们多为贫寒之家,别说家訾十万,家里有一千钱的都少,而且除了这个赏钱,听荀贞意思,太守还会有更大的赏赐下来。爵位就不用说了,肯定会赏,说不定还会给一个吏职!钱财、功名一下就全都有了。

    辛瑷是士族子弟,家里也有钱,对这个赏赐不在乎,士卒们不同。

    闻得这个赏赐,士卒们无不艳羡。虽然艳羡,却不嫉妒。这是人家挣来的!一些自恃武勇胆气的士卒就暗下决心:“也要拿一个奇功来!”

    辛瑷和苏家兄弟等人是首功,次功则是原盼、陈褒、刘邓。

    辛瑷等退下一边。原盼、陈褒、刘邓带着随他们潜入襄城的人行到台前。随他们入城的有百五十人,伤亡了十几个,现还有一百三十多人。

    荀贞说道:“原盼、陈褒、刘邓带百五十勇士潜入襄城,为内应,吾部因此才得以克复襄城。这是‘大功’。原盼、陈褒、刘邓,人赏二金,随行勇士,人赏五千钱。伤者,钱倍之。阵亡者,钱两倍之。等到战后,我会派人把钱给阵亡士卒的家里送去。”

    阵亡的赏两万钱,不少了。在场的士卒们都是穷命,如果能用自己的命换来两万钱,那么就算阵亡了,家里也可以得到这笔钱。

    荀贞又道:“爵位之赏需得上报朝廷,原盼等人的功劳我也报给府君了,待府君上报后再行拜爵之赏。原盼功大,任为屯长。”

    原盼投荀贞时带来了五十个子弟,荀成来时也来了百人。这一百五十人一直没有正式编制,刚好趁这个机会,将之编为一半个屯。拔擢原盼为其中一个屯的屯长。另外半个屯,先由程偃领之。

    只要立功,不但厚赏、拜爵,而且能够被任为军官。士卒们闻言,更是暗下决心要在未来的战中杀敌立功了。

    接下来,是在夜取襄城一战中立下功劳的将士。此战因是夜袭,有内应,“贼兵”多在睡中,没有防备,又有县中的李氏等大姓相助,士卒们伤亡不多,总共只伤亡了数十人。立功者的很多,有三百多人。其中最突出的是江禽曲。江禽曲斩杀的敌人首级不是最多,但他们最先冲进了黄巾军在县里的营地,因此俘虏最多,整整俘虏了八百多“贼兵”。按照早前定下的赏格,荀贞一一给这些立功的将士们发下赏赐。

    连取两城本就是大胜,荀贞又及时地给以行赏。军中士气大涨,十分高昂。

    ……

    等行过赏,士卒们解散之后,荀贞请荀攸、戏志才两人来到他的帐中。

    荀攸笑道:“吾军新成,初战就连捷,士气高昂,军心可用啊!”

    戏志才也很欣喜,调笑似的对荀贞说道:“贞之,你昨天送的捷报府君肯定已经接到了。你今天赏了立功的将士,你说府君会怎么赏你呢?”

    荀贞笑道:“今曰之胜,半为两位谋划之功,半赖辛瑷、陈褒、刘邓等将士奇勇。如贞者,因人成事者也!”荀贞这一句是自谦之词,说的有对的地方,也有谦虚的地方。他说这此“破贼”一半是荀攸、戏志才之功,一半是辛瑷、陈褒、刘邓等人之功,这是事实,但他却也不是他自己说的“因人成事”,他对这次的大胜也付出了很多。比如早先的练兵,比如昨晚夜袭襄城县时的身先士卒,这些都是他的功劳。

    戏志才笑道:“昔高祖问韩侯:‘如我能将几何’?韩侯说高祖‘不能将兵,而能将将’。贞之,你说你‘因人成事’是在吹嘘你能‘将将’么?”

    三人哈哈大笑。

    笑罢,荀贞请他俩落座,令程偃出去在帐外守卫,禁无关人等入内。

    戏志才闻弦歌而知雅意,问荀贞:“贞之,你叫程偃出去,关防森严,是有事要议么?”

    “然也。”荀贞坐在上首,往帐外望去,见营中整齐肃然,解散的士卒们没有一个在外散乱闲走的,颇是满意,收回视线,说道,“波才率数万众将攻父城,父城城小卒少,难以久持。昨天我问你们吾部是否应该南下?你们说先行过赏赐,让兵卒们休息两天再说。今我已行过赏赐,兵卒们昨晚也休息了一夜,是不是可以南下了?”

    荀攸、戏志才笑道:“这事儿昨天不是议过了么?贞之,何其急也!昨曰方才议过,今曰又议!”

    荀贞正气凛然,说道:“吾等不能坐视父城不救。”

    他起身负手,在帐内踱步,面现忧色,如心怀郡南的数十万百姓:“便无府君严令,我也无法坐视郡南百姓遭贼兵而不救啊。昨曰不能南下是因为将士疲惫,功劳未赏。今赏已毕,将士也休息一夜了,若是再不南下,我心难安。志才、公达,我不瞒你两位,我昨晚一夜未眠啊!一思及数十万百姓将受贼苦,唉,辗转难眠。”

    他这一番话所言不实,只有一句是对的:他昨晚的确没怎么睡觉,但不是在心忧郡南百姓,而是在琢磨朝廷的援军何时会到。

    昨天和荀攸、戏志才议完事,处理完军务,睡下后,他忽然想起了朝廷援军这件事。

    他记得由皇甫嵩、朱俊分路率领的援军应该是在波才起事后太久就到了。波才起兵至今已半个月了,估计最多再等七八天、十来天,皇甫嵩、朱俊可能就会到。皇甫嵩、朱俊都是名将,他们一到,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得陇望蜀,人之常情。他最初自请为繁阳亭长时只是为了能求在乱世中活命,有了许仲、江禽等一干宾客后,他就想在乱世中做出点功业了,现在有了两千部众,并连败波才,也算略有功业了,他接下来当然就希望能把这个“功业”做得再大一点。故此,他想赶在皇甫嵩、朱俊到来前再立下点功。

    当然了,立功也得量力而为,他就这么两千部众,不能浪战。

    为了能保证取胜,至少不会大败,他昨晚睡时已是二更,又爬起来对着地图琢磨了半宿,有了点想法,只是还拿不太准,所以今天又把荀攸、戏志才请来,想听听他俩的意见。此二人皆智谋之士,若是他俩都赞同,说明可以一试,就南下,若是他俩不赞同,那就再说。

    荀攸问道:“那你有何打算?”

    荀贞亲把地图取出,铺在帐中地上,请他两人观看,说道:“我为北部督邮时行郡北诸县,到过汝水南岸的五个县,此处的地形与颍水两岸不同。颍水沿岸多平原,而这里山峦起伏。从郏、父城向东南,道多坦平,向西北,则山岩层叠,直接关中。……,你们看:父城东南平坦,而西北边就多山,山有凤翅、峨眉、扈阳,群山层叠,参差连峙。”

    荀攸、戏志才点头称是。

    荀攸问道:“这么说,你是想运用‘地利’了?”

    “前汉智囊晁公云:‘临战合刃之急者三:一曰得地形,二曰卒服习,三曰器用利’。三者之中,地利第一,可见地利之重要。我部虽然人少,但是新胜之军,士气正高,就像志才你说的‘军心可用’,如果咱们能把父城这一带的地形好好把握住,加以利用,那么贼兵虽众,也不是不能取胜的,即便不能取得大胜,至少也可以从侧面缓解一下父城的压力。……,两位以为如何?”

    智囊晁公即前汉名臣晁错,晁错是本郡阳翟人,做过太子家令,太子的老师,被太子、后来的景帝尊为“智囊”,这句话出自他著名的兵事论文的《言兵事疏》。现在三急之中,相比黄巾军,荀贞已占了后两条,若再用上地利,确实可以一战。

    戏志才观图深思,问道:“你想怎么用‘地利’?”

    “凤翅诸山皆在父城之西北,距父城或近或远,我思之良久,以为要想用‘地利’,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诱敌。”

    荀攸说道:“诱敌?”

    戏志才了然,问道:“你是想先先设伏山中,然后诈败诱敌入彀么?”

    “然也!”

    戏志才一边观图思考,一边说道:“我部连复襄城、郏,波才闻讯后定会大怒,当我部与之接战后,若做出诈败不支之态,装作逃跑,他们十有**会紧追不放的。此计应可行之,只是……。”

    “只是什么?”

    “选谁去做这个诈败之将,却要好好斟酌。”

    荀攸点头赞同,说道:“的确。”

    相比打胜仗,打败仗更难。一等将军可胜可败,二等将军能胜不能败。败仗难打,诈败更难。当士卒们“逃跑”的时候是最难指挥的时候,逃着逃着可能就真的变成逃命了,非得有一定的指挥技巧才能保证不会把一场诈败变成一场真败。

    荀贞问道:“许仲如何?”

    荀攸说道:“前时阳翟之战,你出城击贼,我在城上观之。许仲临危不惮,然其沉默寡言,攻坚则可,诈败不行。”诈败要能眼观六路,及时地进行指挥协调,许仲不是个灵活机变的人,不合适。

    “乐进如何?”

    乐进现在郏县守城,但如果他合适,可以把他调回来。荀攸摇了摇头,说道:“乐文谦勇烈果决,奔袭可也,诈败不行。”

    “江禽如何?”

    “江伯禽在阳翟战中从你出战,位在阵后,每当贼现出怯战之态时,他常大呼奋叫,使敌愈怯而使我愈勇。此人能借势,可助胜而不可诈败。”

    “高素如何?”

    “高子绣飞扬易怒,可激之使战强敌,不可诈败。”

    “文聘如何?”

    荀攸怫然不乐,说道:“贞之,你在戏弄我么?仲业可谓少年老成,然而年未弱冠,用为一偏裨,冲锋陷阵可也,如何能行诈败之事?”

    荀贞笑道:“我知道你想用谁来做此诈败之将了!”

    “谁?”

    “必是陈褒。”

    荀攸沉吟再三,最终还是缓缓摇头,说道:“非也!陈褒在阳翟从你出战时位在阵中,居中策应,灵活机变,前夜潜入襄城,勇慎有谋,以他之能,或可用来诱敌诈败,只是可惜他地位不高,名声不显,贼众不知其名,难生必追之念,不合适也。”

    “这样说来,你是想让一个位高有名、贼皆知之的人来做这个诱敌诈败的人选了?”

    “然也。”

    “遍数全军,只有一人合适。”荀贞以手自指,笑道,“那就是我了。”

    荀攸叹道:“唉,若诱敌非你不可啊!贞之,波才攻阳翟不克,连失襄城、郏,损兵折将,死伤数千,都是因为你!他恨你入骨。若用别人诈败诱敌,他可能会因为先前的连败而生疑,不会上当,只有你亲自诱敌,他才有可能会上当啊。”

    “我也正是此想!”

    “只是,……。”

    “什么?”

    “此去太过危险!波才不是傻子,他连战连败,必然谨慎,很可能会猜出你在诱敌,所以要想让他明知是计也忍不住还会中计上当的话,你此去诱敌就不能带太多人马。只有带的人少,才能让波才明知是计也忍不住诱惑。可带的人越少就越危险啊!”

    荀贞心道:“我为繁阳亭长时闻鼓夜起、越境击贼,我为西乡有秩蔷夫时捕灭乡中强豪第三氏,我为北部督邮时暮入沈宅,手刃沈驯,又月前,我雪夜攻庄,捕杀波才、波连,又守阳翟,我带数百骑出城迎击波才十万之众。种种般般,哪个不危险?当今乱世将起,唯有忘死方能生!”

    “唯有忘死方能生”。这是他穿越以来,在近年中得到的最大的经验。他笑道:“又不是我一人南下!波才连败之将,何足惧也?我只怕他不敢追我不肯中计!”冒险也会上瘾,经过了这么多事后,荀贞在面对危险时已不再是最初只求保命的那个他了。他乐在其中,胆气甚豪。[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