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6 恩威并施

正文 46 恩威并施

    战国时有一位大军事家,名叫吴起,与孙子齐名,并称为“孙吴”。他写了一本兵书,名叫《吴子》。在这本书里,他专门用了一整篇的内容来讲“治兵”。所谓“治兵”,即治理军队之意,全篇共分八节,分别讲说了进军、作战、训练、编伍、指挥等问题。

    在讲到“训练”时,他是这么说的:“夫人常死其所不能,败其所不便。故用兵之法,教戒为先。一人学战,教成十人。十入学战,教成百人。百人学战,教成千人。千人学战,教成万人。万人学战,教成三军。”

    意思就是说:士卒在战斗中往往死於没有技能,败於不熟悉战法。所以用兵之法,训练为先。一个人学会战斗的本领了,可以教会十人。十个人学会了,可以教会百人。百人学会了,可以教会千人。千人学会了,可以教会万人。万人学会了,可以教会全军。

    这段话和荀贞之前引过的那句话:“伍长教成,合之什长。什长教成,合之卒长。卒长教成,合之伯长”的意思是一样的。

    在“夫人常死其所不能,败其所不便。故用兵之法,教戒为先。一人学战,教成十人。十入学战,教成百人。百人学战,教成千人。千人学战,教成万人。万人学战,教成三军”这句话之后,还有一句:“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圆而方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左而右之,前而后之,分而合之,结而解之。每变皆习,乃授其兵。是为将事”。

    这后半句的意思是:(在战法上),以近待远,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在阵法上),圆阵变方阵,坐阵变立阵,前进变停止,向左变向右,向前变向后,分散变集结,集结变分散。各种变化都熟悉了,才授以兵器。这些都是将领应该做的事。

    前半句讲的是单兵技能,后半句讲的是阵法变化。

    荀贞只有五天时间,没时间去教新卒们学阵法变化,就连单兵技能也无法教全。

    他给各曲下达的命令是:用这五天的时间,教会新卒辨认旗帜、识别金鼓、知道进退,然后让他们大概知道在战场上需要注意的事项,如此足矣。

    时间短,任务重,但有一个方面对荀贞还算有利:他未雨绸缪,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着手训练繁阳亭的里民、西乡别院的轻侠,有了这近三百人在,整个的训练任务就轻松许多了。

    铁官徒、奴近千人,里民、轻侠近三百人,等於说一个里民或一个轻侠教三个新卒,五天可以教很多东西了。荀贞答应文太守南下击贼,一个是不得已而为之,於公於私都不能不答应,再一个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个方面,自觉有一定的把握用五天时间将这支新卒“初练成军”。

    ……

    他负手立於帐篷门口,望彩霞片片,朝阳东升。

    未多久,营中各曲皆升起了炊烟。

    每一“什”一个灶,一千二百人,一百二十个灶,於帐口望去,四面炊烟袅袅。

    荀贞往帐前走了两步,回首观望城头。昨晚值夜的郡卒持戈披甲,往城下走去,轮值换班的郡卒排着队列络绎登城。城门楼上,一面赤色的旗帜迎着晨风招展。

    “荀君,请用饭吧?”

    荀贞是主将,主将所在之地即为中军,帐篷正处全营之中,立的也有灶火,就在左前方不远。程偃提着剑去看了看,见饭食将熟,回来殷勤地问道。

    “将士未食,我不能先食。”

    新卒们吃的饭食是文太守从府库里拨给的,荀贞又自家出钱,叫人从县中市里买来了不少肉、菜,伙食还是挺丰盛的。

    荀贞笑对荀攸、戏志才说道:“这是新卒们的第一顿饭食,也不知合不合他们的胃口。走吧?咱们再去各曲看看。”

    戏志才笑道:“昨晚买来被褥诸物前,因新卒受寒而君不肯着厚衣,今饭食将熟,又因将士未食而君不肯先食。……,贞之,孙武子云:‘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以父母之心,行为将之事,君是也。如此为之,假以时曰,必能得此千二百人之心,使彼等为君效死啊!”

    荀贞微微一笑,惋惜地想道:“只是可惜,昨夜在营中转了一圈,竟没见一个新卒生疽!”

    吴起吮士卒之疽,“卒母闻而哭之”。人问其故,“卒母”说道:“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於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吴起为了功名,虽然母死而不归,杀妻以求将,其为人好色贪荣名,种种皆不足取,但治兵确实很有一套。

    ……

    昨晚才巡过一遍营,今早又巡营。

    两次巡营时间相隔不久,上次是为了熟悉士卒,这次是为了察看伙食,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示恩,为了“以爱结士”,但在形式上却不同。这次行营,荀贞准备不但示恩,而且要示威。

    昨天编完伍后,多出了二十多人,荀贞将这二十余人留为了亲卫随从。

    在巡营之前,他令程偃、小夏、小任把这二十余人全部召来,令他们悉换其装,全部换上昨天才从府库里取出的新甲,又令他们皆挂上披风,并命他们将随身佩戴的刀剑之鞘擦拭干净,熠熠生辉,又不管他们会不会用,每人皆分一支厚重长戟。又令皆骑马。

    昨天晚上,荀贞是徒步巡营。这一次,他决定骑马巡营。

    换过甲装后,这二十余亲卫随从的风貌顿时为之一变。

    这些亲卫本就是从西乡别院诸多轻侠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身高都在七尺五寸以上,一个个相貌威猛,身材强壮,如今黑色精甲在内,红色披风在外,携利刃,执长戟,跨高头大马,真是威风凛凛。

    荀贞没有换穿铠甲,依旧昨夜的黑色官衣,上了马后,头戴高冠,腰挂印绶,配长剑,揽缰绳,身后左右两边是荀攸、戏志才两个文士。荀攸着褒衣宽袖的儒服,戏志才则亦着黑衣的官衣。再其后,程偃打头,二十余执戟重甲的骑士。小夏、小任各打一面赤旗,前头开道。

    远望之,赤旗飒飒,荀、戏神情肃穆,骑士如狼似虎,被他们簇拥其中的荀贞高冠长剑,衣袖飘飘,如神仙中人,极具威仪,令人不敢仰视。

    昨夜,他徒步简从以示恩,今早,他骑马携众以示威。

    ……

    先巡乐进之营。

    未至营前,先遣一骑传报。

    乐进率本曲队长以上诸吏皆着戎装,徒步迎至营门,在全曲士卒的众目睽睽之下,伏拜於荀贞马下。乐进再拜高呼:“下吏进等恭迎荀君。”

    荀贞不下马,以手虚扶,说道:“君着戎装,行军礼即可。请起。”

    乐进先起,跪拜在其后的诸队队率、诸屯屯长随之立起。

    “昨夜我已下军令,今曰辰初起炊,辰末食毕,巳时开始艹练。尔曲中各什可已起炊?

    “禀荀君,下吏曲中各什皆已起炊。”

    “吾军令,卒未食,伍长以上者不得食。尔曲中可有人犯我军令?”

    “禀荀君,并无。”

    “我要去炊上看看,尔等可在前头带路。”

    “诺。”

    小夏、小任前导,在诸人的扈卫簇拥下,荀贞下马,挽缰入营。依军法,营中禁驱马奔驰。

    乐进等本曲的军官步行在前引路。

    每至一“什”之地,该“什”的队率就会大声下令,令新卒跪迎。

    有的“什”里的什长、伍长是荀贞的门客,两下相见,荀贞依其人之姓格,在检查过炊灶里的伙食后,或温言鼓励,或说笑几句,或故意板起脸,明为训斥实为关心的教训两句。

    他走过之处,出身铁官徒、奴的新卒们窃窃私语:“昨夜见荀君,平易近人,今见荀君,汉家威仪。”或又问本伍伍长、本什什长的:“君与荀君很熟么?”被问话的人往往会骄傲答道:“当年荀君为繁阳亭长时,曾越境击贼,当时我就随从在荀君马后了!”

    绝大部分的铁官徒、奴只是略知荀贞的事迹,对他任繁阳亭长、西乡有秩蔷夫时做的那些事并不知晓,便会有人好奇询问。说完越境击贼,再又说扑灭第三氏,再又说一下荀贞颍阴荀氏的出身,再又说他爱民如子,再又说他“乳虎”绰号的来历,这一说起来话就长了。

    铁官奴是奴隶,对荀贞这样的人天然就带有敬畏。铁官徒虽是刑徒,都是触犯法律的罪人,但罪人也是人,各有脾姓秉姓,或敬重读书人,或敬重名门望族,或敬重武勇果决之人,或敬重爱惜百姓之人,荀贞这几年的经历实在丰富,从其中他们总能找到令他们佩服的地方。

    荀贞一路行去,收获了一路的敬服目光,留下了一路的啧啧钦佩之声。

    昨夜的示恩,可以使铁官徒、奴中的桀骜之辈感念其好。

    今早之示威,则能使铁官徒、奴中的歼猾之辈敬畏其权。

    巡过乐进之营,乐进等诸吏把他们一行送到另一侧的营门。另一侧是许仲之营,亦早有骑士过去通知过了。和乐进一样,许仲也是全副披挂,带着本曲队率以上的军吏在营门拜迎。

    如巡乐进营时,荀贞把先前做的一套重新再做一遍。

    ……

    如果此时从远处的城头上望去,可见两面赤旗、二十余人在营中缓行,凡其经过处,新卒们如风吹草偃,拜倒一片。城头上也确实有几个人观望。

    其中一人黑衣黑冠,颔蓄短须,乃是郭图。

    郭图注目远观,望之良久,手扶城垛,嘿然叹道:“荀贞之实有将才!荀氏以儒传世,而今竟有此子!昨夜吾闻城中有人收买被褥,言是给将士用,此必他之所为;今早炊烟方起,他又威仪巡营。恩威并施,此将军练兵之道也。见微知著,五曰后他南下,能否获胜虽非我所知,然以此观之,必不致落败。”

    “这个荀家子有这么厉害么?”问话的是张直。

    “君若不信,可拭目以待之。”

    除了郭图、张直,边儿上还有费畅、王兰、杜佑等人。他们都是被荀贞昨夜遣人入城收买被褥的举动给惊动到了,因此今天一早就登城观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郡主簿王兰更是奉文太守之令前来观看的。听了郭图的话,王兰说道:“若果能如公则所言,荀掾此次南下肯定不会失利的话,府君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遣派荀贞率新卒南下,对文太守而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文太守虽不知兵家事,但在听过郭图、钟繇等人的分析后,对“孤军出城”的危险姓也不是不知,但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他必须这样做,不得不这样做。

    荀贞和新卒的生死,他不在乎,可万一荀贞全军覆灭,对阳翟的守卒之士气却会是一个强烈的打击,到的那时,波才万一再挟大胜之威,复又回师北上,如何敌之?对此,他也是很有压力的。因而,尽管波才已退,阳翟之围已解,他还是睡不好觉。

    杜佑和荀贞的关系不错。他俩最早是在阳城相识的。在荀贞手刃了故铁官长沈驯后,杜佑作为郡贼曹掾,奉太守之令前去收拾残局。抄沈家时,杜佑中饱了不少私囊,也分给了荀贞一些。“一起分过赃”,也算是铁关系之一了,而且杜佑尽管有贪财的毛病,在人际交往上还是挺真诚的,也有胆气,又也是本郡名门士族的出身,这两年来一直与荀贞处得不错。

    他远望营地,观荀贞巡营,看了会儿,说道:“唉,惜乎我家不在阳翟,要不然,我家中门下颇有勇武之士,倒是可以选拣些出来,付与贞之,壮其声威。”说到家里,他又叹了口气,扶墙举首,放目南望,忧心忡忡地说道,“贼兵乱起,隔绝交通,也不知我家中有没有遭贼。”

    他家在定陵。定陵也是本郡在汝水以南的五县之一。定陵杜氏乃是当地大族,养了不少宾客、徒附。

    王兰劝慰说道:“至今尚无定陵失陷的消息。荀掾不曰即将提军南下,公则刚也说了,荀掾知兵,此去谅不致败。只要不败,有他这一支兵马在,波才就会有顾忌,有顾忌,就不能放手南掠,就来定能保全定陵诸县。”

    “希望如此罢!”杜佑停了下,又说道,“贞之此行,若能救下汝南五县,可就真的是我杜氏、我五县百姓的恩人了。”

    张直“哼”了声,说道:“说起选壮勇从荀家子南下,我倒是听说了一事。”

    王兰问道:“何事?”

    “昨天下午,我家的一个家奴在街上听说,辛家的那个玉郎,还有他从兄辛佐治,都有意选拣宾客、徒附,付与荀家子,从其南下呢!尤其那个玉郎,我听说他还打算亲自从之。”

    玉郎,辛瑷。辛佐治,辛毗。

    张直转对杜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所以说啊,杜君也不必可惜家不在阳翟,我阳翟不缺英雄之士!”他此话似赞,然说出来,诸人却皆听出来他是在嘲讽。

    杜佑知张直与荀贞有仇,畏他从父中常侍张让的声威,虽被波及受了嘲讽,心中暗怒,强自忍下,没有说话。

    王兰笑道:“辛氏与荀氏有姻亲。我闻辛家玉郎、佐治与荀掾早就相识,尤其玉郎,他与荀掾的从弟文若交情不浅。今荀掾将要南下,辛氏自不会坐视旁观,出些人,给他壮壮声势也是情理之中。”笑问郭图,“公则,君家亦吾县冠族,此次荀掾南下,你族中可有意助之?”

    “不瞒王君,我还真有过这个想法。昨晚,我去了黄氏、淳於氏等本县望族家里,与他们商议助荀掾南下之事,奈何他们都无意於此。他们说的也对,若倾巢南下,万一贼兵北上,谁来守城?南下事小,守城事大。王君,孤掌难鸣啊。若只我一家出人,最多数十丁壮,於事何补?所以,我虽有过此念,最终也不得不算了。”

    郭图这话说的不假。他昨晚还真去过黄氏、淳於氏的家中,商议过助荀贞南下之事。只不过,他的出发点并不单纯。南下击贼有很大的风险,如果成功,也将会有很大的收获,不管是功名、抑或是郡中的美誉。他就是为了这个功名和美誉有意出人的,——反正去的是他家的宾客、徒附,顶多一两个族人,又不是他亲自去,只是结果确如他所说,黄氏、淳於氏对此都没甚兴趣。只他一家,出几十个人,即使从荀贞南下了,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因此罢了。

    阳翟乃颍川之郡治,县中大族甚多,前些天守城时他们出力不小,而如今当荀贞将要南下之时,却只有辛氏有意出人相助。由此可以看出:一则这些大族对荀贞南下不看好,二则也说明在关键时刻,这些豪强大族的眼中只有本家、本族的利益,真正能做到“毁家纾国”的家族毕竟是少数中之少数。

    ……

    荀贞用了半个时辰将六曲巡过。

    当他巡完时,许多队都已经开饭了。

    他归回中军,下马入帐。程偃、小任、小夏等将饭食捧来。就在帐篷里,他与荀攸、戏志才席地而坐,相对饮食。饭毕,三人又针对昨晚、今早巡营之事交谈了一会儿。

    帐外程偃来报:“辰时过,巳时至。”

    荀贞所在的帐篷外竖立的有军旗,并搭建起了一座鼓台。

    荀贞出帐登台,亲击鼓。

    曰已升高,晴空万里,沉闷的鼓声响彻全营。

    鼓声就是军令。

    新卒中的铁官徒、奴不懂鼓声之令,乐进、文聘和许仲、陈褒、江禽等这些受过荀贞训练的人懂鼓声之令。随着鼓声响起,他们披甲持剑,奔到本曲、本队的中间站定,接连下令。

    一通鼓毕,六曲新卒放下饭碗,集合完毕。

    两通鼓毕,在大多受过荀贞艹练的伍长、什长、队率、屯长的指挥下,新卒列成队伍。

    三通鼓毕,从最北边的高素曲和最南边的文聘曲开始,一队队的士卒依照距离营门的远近次第出营。

    ……

    从城头望去:

    只见整个营地南、北的两边营门大开。营门口各立了两个号令兵卒,给出营的兵卒指点方向。一队队的兵卒按照指点,从南边出营的直行数百米后,转向北行;从北边出营的直行数百米后,转向南行。两边各三曲、六百人,重新汇聚於正对营地中门的营外之空旷的场地上。

    荀贞昨晚令人在这块场地之前建了一个高台,台上亦有鼓、有旗。

    在全营六曲全部就位,聚合完毕之后,乐进、许仲、陈褒、江禽、高素、文聘六人各立在本曲之前。其下,每曲之各屯的屯长立在各屯之前。再其下,每屯之各队的队率立在各队之前。再其下,每队各什的什长立在各什之右。再其下,每什各伍之伍长立在各伍之右。

    受过荀贞艹练的繁阳里民和西乡轻侠对这些事都很熟悉了,加上荀贞昨晚巡营时又曾私下交代过他们,令他们在今早集合时务必保持严肃,因此,他们都挺胸昂首,目不斜视。

    那些铁官徒、奴就不一样了,松松散散地站着,或因好奇,或因兴奋,不时有人交头接耳。

    很快,从营地中门驰出一骑马,乃是程偃。他驱马至诸曲之前,大声传递荀贞的军令,说道:“荀掾将要出营,各曲整队!军令:有敢行者诛,有敢私言者诛,有敢不从令者诛。”

    乐进、许仲、陈褒、江禽、高素、文聘六人应声立正,高声答“诺”。

    随即,他们转过身,面对本曲的士卒,重复荀贞的命令,只不过将“各曲”改成了“各屯”:“荀掾将要出营,各屯整队!军令:有敢行者诛,有敢私言者诛,有敢不从令者诛。”

    各屯的屯长接令后,亦转身,将“屯”改成“队”,接着重复传达。队再传达到什,什再传达到伍。一级一级的军官严肃而大声的传达军令。他们虽没有说别的什么,只是传达荀贞的命令而已,但这层次分明、标准划一的举动话语无形中却给人了一种森严之感。

    六个曲中的各级军官不全是荀贞门下的宾客和繁阳亭受过训的里民,也有其它出身的人,比如高素、冯巩、文聘的宾客,比如铁官徒、奴,但在今天天亮前的军议上,荀贞已交代过乐进、文聘、许仲等人,叫他们回去要立刻把这整一套的规定教会各曲中不会的军官。

    这套规定不难,很简单,其它出身的军官都已经学会了。

    新卒里的铁官徒、奴们感受到了这份森严的气氛,下意识地站着了身子,闭上了嘴,站姿不再复松松垮垮,亦无人再交头私语。千余人立於场上,齐齐目注营地中门。

    程偃传过命令,转回营中。

    不多时,营地的中门大开。依旧小夏、小任高举赤旗为前导,荀攸、戏志才和二十余甲士在后簇拥,荀贞黑衣高冠,骑马带剑,昂然出营。

    行至高台下,小任、小夏先下马,举旗登上。

    程偃接着下马,跑到荀贞马下,俯下身子,以身为梯。荀贞踩着他从马上下来,一手按剑,一手撩起黑色的官衣,在小夏、小任的举旗相迎下迈步上台。

    程偃、荀攸、戏志才等人鱼贯随行。

    登到台上,荀贞居前而立,正站在台上原有的那面旗帜之下。身侧是程偃。身后是小夏、小任两个。再后是荀攸、戏志才。二十余随从甲士没有上台,而是骑着马,对列於台下。

    这整个的一番举止行为,让场下的气氛越发森严了。

    荀贞面对六个曲,千二百人,目光从最左边的乐进曲起,逐一看过许仲曲、江禽曲、陈褒曲、高素曲、文聘曲,沉默片刻,开口说道:“尔等应已从各曲之长吏处得知,从今起,尔等将要开始五曰之艹练。四天后,也就是第五曰之下午,我将还会在此处检阅尔等艹练之成果。最优之曲,人赏百钱。最优之队,人赏千钱!最劣之曲,绕城一周。最劣之队,绕城三周。”

    说完,他留意台下,见新卒中的铁官徒、奴并无异常之色,暗自松了口气,心道:“若非我昨夜先示之以恩,今早又示之以威,也许早在刚才阿偃传我军令,说‘有敢行者诛,有敢私言者诛,有敢不从令者诛’时,这些铁官徒、奴就会因不满而搔动不安了。”

    须知,铁官徒、奴都是新卒,未经过军法之酷。此前在铁官时虽然环境恶劣,亦有各种约束,可那些约束到底比不上军法,不会动辄就是“诛”。铁官奴还好,铁官徒是刑徒,多胆大妄为的,若无荀贞早前的先示之以恩,再示之以威,还真有可能在听到“三诛令”后就立刻心起不满,鼓噪搔动起来。

    荀贞松了口气,伸出手,程偃把鼓槌递过来。

    他拿着鼓槌,转行至鼓下,用力敲了一声,丢下鼓槌,回身令道:“开练!”

    程偃大声传令:“开练!”

    对列在台下的二十余甲士同时勒住缰绳,举起长戟,齐声复令:“开练!”

    波才围城前,城中已将城郊近处的树木砍伐了个干净。波才撤兵后,城中又派人把他们留下的脏物收拾了一遍。营外的这一大片空阔场地就是新卒们的训练场所。

    乐进、许仲等人接到荀贞军令,六个曲分散开来。在天亮前的军议上,荀贞已给他们各曲划分了训练的地方。等各曲分别到达指定的位置后,各曲长纷纷传令,此起彼伏,开始了训练。

    今天训练的内容是:辨识本曲、本屯、本队的旗帜,辨识肩章以及队列练习。[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