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2 破敌(中)

正文 32 破敌(中)

    对荀贞、刘邓如此仇恨的人只能是波才。

    城头上诸人中认识波才的不少,贼曹椽杜佑是其中之一。

    先是亲眼目睹了波才当着敌我三军,旁若无人地披甲执戟的过程,接着又亲耳听到他下达“城破、血洗”以及“悬赏取荀贞、刘邓首级”的命令,杜佑不由啧啧地说道:“城前披甲、赏购荀椽首级,好一个波才,视吾等如无物!如此悍勇,不取功名於边疆,偏却从贼。惜乎惜乎。”

    “波才一直把主力当压阵的,这次却用主力做先锋。他是要与吾等拼命了啊。”

    郭图收回目光,恭敬地对文太守说道:“战事将起,刀枪无眼。下吏闻:‘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明府堂堂两千石的朝廷大吏,不应该立在危险的地方。请先下城去,候下吏等捷报吧。”

    文太守还没答话,郡丞费畅忙不迭抢先说道:“郭君言之有理。明府,下吏陪你下城。”

    文太守迟疑了下,选择听从了郭图、费畅的话,临下城头,破天荒地放下身段,握住荀贞的手,叮嘱说道:“贼兵势大,荀椽千万要提点精神,万不可轻视大意。城头诸军,就交由你来指挥了。我在城下等你捷报。”

    荀贞言简意赅地答道:“明府请放心。”示意文聘、程偃、小任护送文太守、费畅下城。

    随着文太守来的那些郡吏,如五官椽韩亮、主簿王兰,并及诸豪家的家长和子弟早就胆怯惊恐,想逃离城头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了,见文太守下城,急忙也跟了上去。

    一大帮黑衣印绶的郡吏、锦衣华服的豪强簇拥着文太守和郡丞费畅,挤挤攘攘,快步小跑,走得比来得快,一晃眼走了个干干净净。

    郡吏里只剩下了荀贞、荀攸、戏志才、钟繇、杜佑、郭图几人,豪家子弟中只有辛瑷没走。

    目送文太守一行人下了城头,荀贞松了口气。

    他心里有句话没有说出来:“该走的总算都走了。”

    按理说,文太守是本郡太守,若留在城头,对守卒的士气会有一定的激励,奈何他不懂兵事,万一“兴致”上来胡乱指挥,反为不美。现如今他这一走,留在城头上的诸人里荀贞的兵权最大,不用再担忧别人掣肘,当然会顿觉放松。

    荀贞收起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小心思,转目城下。

    ……

    黄巾军已经列好了阵势。

    最前边的是波才麾下的主力,那千余披甲步卒,距离护城河大约只有一里多地。

    一千多人分成了六队。

    其中五个队居前,人较少;一个队靠后,人较多。

    居前的五个队一字排开,每队二百人上下,彼此之间各有数丈间隔。

    靠后的这一队约有三四百人,位在前五队的右后方。波才就在这一队甲士的中间。

    前几次攻城,波才都是在中军指挥,这次他亲临前线。

    在他的身边,除了那三四百人的甲士外,还有那数百骑兵。骑兵的位置正好遥对城门。

    ……

    荀攸分析说道:“很明显了。列在最前边的那五队甲士,定就是此次攻城的先锋。靠后居右的那三四百甲士,应是波才留下的预备队。至於那数百骑兵,正对城门,应该是波才特地用来防备我军出城逆袭的。……,贞之,看来你前两次出城奔袭给波才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啊。”

    ……

    波才亲自指挥的甲士、骑兵是黄巾军阵型的第一方阵。

    其后,是他们的第二方阵。

    这个方阵是由一百多盾牌手和四五百弓手、弩手组成的,距离第一方阵大约有五十步距离。

    弓手、弩手之后,是黄巾军的第三个方阵,距离前一方阵亦约有五十步距离。

    这一方阵是由两三千的轻装步卒组成。

    这些轻装步卒皆为青壮,虽无铠甲,但不少人穿的有皮甲,用的兵器或为环首刀,或为长铁矛,虽不够整齐划一,但要比大部分黄巾士卒手里的兵器好,至少没有掂锄头、使竹枪的。

    ……

    荀攸说道:“弓手、弩手不必提,显是用来掩护甲士登城的。那数千轻装步卒则应是波才此次攻城的主力队伍了。”

    只凭千余甲士是难以攻陷阳翟的。甲士上了城头后,就该这数千轻卒跟上了。

    ……

    轻装步卒之后,就是黄巾军的大部队了。

    三万多人,密密麻麻,组成了最后一个方阵。

    这三万多人里,有青壮、有老弱、有妇女,尽皆衣衫褴褛,甚至有不少人衣不遮体。衣服尚且如此,更别说武器了,除了小帅、头目,没几个人有正儿八经的兵器,最多的是锄头、木铲,竹枪、棍棒也占了相当大的一个比例。

    ……

    黄巾军的这四个“方阵”,甲士的队形最整齐,弓手、弩手的人不多,队形马马虎虎,轻卒也凑合,最后这一个“方阵”,三万多人,说它是方阵,只是为了方便表达,实际上根本就不成阵型,乱七八糟。从城上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大型的集市也似。

    对这最后一个“方阵”,荀攸只当没看见。

    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方阵”的人数虽然最多,三万多人,但实不足一提。用后世的一个词来形容,“炮灰”而已。只要把黄巾军前边的几个方阵击破,这最后一个方阵必不战而溃。

    ……

    曰头慢慢西沉,暮色将要到来的时候,黄巾军终於做好了准备,开始了进攻。

    从最后一个“方阵”里,出来了五六百人,抬着架桥、云梯,穿过前边三个方阵给他们预留下的通道,奔到护城河边。抬架桥的上前,把桥横架河上,共四座架桥,连带原先就有的吊桥,总共五座桥。

    架好了桥后,第二方阵的弓手、弩手向前,在盾牌手的保护下,首先过河,停留在接近弩矢射程的位置,做好了向城头射击的准备。

    ……

    城头上。

    荀贞有点惋惜地想道:“可惜城里没有投石机!否则这几百人该是多好的靶子!”他举起手,下令说道,“弓手、弩手上前。”

    郡卒、各家宾客中的弓手、弩手持弓拿弩,高临城垛,居临城下。

    ……

    抬着云梯的黄巾军士卒随在弓手、弩手后边过了河。在他们之前过河的盾牌手分出了二三十人,将盾牌高高举起,护卫着他们小心翼翼向城墙移动。

    离城墙三百步,二百五十步,二百步。

    ……

    荀贞令道:“四石弩开弦上矢。”

    敌临城墙一百八十步。

    “射!”

    四石弩的弩手早把弩机对准了敌人,二三十支粗大的弩矢离弦而出,破空射下。

    只听得“噗、噗、噗”几声闷响,除了少部分的弩矢射歪了,其余的全部射中目标。

    两汉之弩,弩力强的可达十石、十五石、二十石,四石弩很常见。四石弩的射程在两百步以上,两百步内,其力可破大盾。二三十支弩矢一放,黄巾军盾牌手的盾牌几乎就全被刺穿了。因为弩矢的钻透力太强,有的盾牌质量又不好,甚至不但被刺穿,乃至一下就给劈碎了。

    盾牌碎了,弩矢去势未消,顺势钻入盾牌手或扛着云梯的黄巾士卒的身上,鲜血四溅,惨呼顿起。中矢的黄巾士卒有七八人,其中一人运气最不好,弩矢正射中他的大腿根部,透体而出,将之钉在了地上。弩矢的矢头有倒钩,拔也不敢拔,动也不敢动,这个士卒只能躺倒在地,眼睁睁看着血如泉涌,痛彻入骨,拽着身边的袍泽哀号求救。

    这一幕,在这几天里反复重演。

    波才第一次攻城的时候,只靠箭矢,守卒就把黄巾军打退了,而到得今曰,城上守卒和城下的黄巾士卒对此已见惯不怪。扔下伤者,其余的黄巾士卒加快了步伐,向城墙奔跑。

    “三石弩!”

    又数十支箭矢激射而出。

    “弓!”

    城头上的弓箭手开始发威。

    四石弩、三石弩的弩手重新装上弩矢,弩矢、箭矢,矢如雨下。

    ……

    黄巾军的弓手、弩手向前移动,举起弓、弩,进行反击。

    从城下往城上射,肯定不如从城上从城下射。黄巾军的弩又不多,大部分是弓,射程短,就算到了城头也早已经偏软无力,对守卒的威胁不大。

    冒着箭矢,黄巾士卒在付出了近百人伤亡的代价后,把总共五座云梯架上了城头。

    ……

    护城河外,波才敲响了战鼓。

    位处第一方阵的五队披甲步卒迎着西沉的夕阳,各奔一座架桥。每队甲士二百人,总计千人。一千个披着黑甲、戴着兜鍪,手执矛、刀的甲士,奔跑起来动静很大。

    足能容两人并行的浮桥被压得摇摇晃晃,咯吱咯吱直响。

    最前边的甲士已下了浮桥,踏上了河内的地面,队尾的甲士还没有上桥。铠甲甚重,每一个甲士连衣甲、带兵器,负重数十斤,沉重的脚步踏在地面上,激扬起缕缕尘土。

    五支队伍,就像五条黑蛇,迎冒矢雨,齐头并进,冲向倚在城墙上的云梯。

    城头上也响起了鼓声。

    城内、城外,鼓声交叠震耳。

    数万黄巾士卒举兵大呼:“杀!杀!杀!”给甲士们助威。几百步的距离转瞬即至。甲士们因为身上披有精甲,防御力远胜此前的盾牌手、轻卒,城上的弩矢、箭矢没能形成太大的杀伤。

    冲在各队最前的几个甲士奔到了云梯下,把环首刀叼在嘴里,或者把长矛夹在腋下,闷着头缘梯而上。

    城上的弩手调转了一下弩机发射的方向,从上往下,瞄准攀缘梯子的甲士,拉弦放矢。弩矢笔直地射下,一则,这会儿的距离比刚才近,二则,弦力加上引力,威力更加大了,开始有甲士中矢。被射中要害部位的甲士从梯子上坠落,没被射中要害的,忍痛向上攀爬。

    荀贞令道:“弓手暂退,叉手上前!”

    面对精甲,弓箭基本没太大的作用。弓箭手接令退下,三十多个身高体壮的郡卒拿着长长的铁叉接替上前。三十多人分成五股,各自迎对一架云梯,用铁叉叉出云梯两边的扶手,猛然发力,试图将云梯推倒。

    在前几次的守城战中,守卒用这种方法推倒了不少黄巾军的云梯。黄巾军吃一堑,长一智,改进了云梯的制作做法,在云梯的底部加上了一个基座,牢牢地撑在地面。

    ——事实上,正规的云梯底部本来就是有基座的,基座底下且有滑轮,可以推着走。黄巾军之前没有经验,吃了亏后学乖了。

    叉手最终连一座云梯都没能推翻。眼见黄巾甲士已攀援到了云梯的中间部位,荀贞复又下令:“叉手退下,倒沸水!”

    青壮民夫两人一组,各提着两个大桶分别运到五座云梯前。桶里盛的是沸水。守卒将这些桶一个个抬起,向下倾倒。热水滚落,热气腾腾。黄巾军甲士的精甲可防箭矢,却防不了热水。

    沸水落在他们的身上,透过衣甲、兜鍪的缝隙浸透入内。滚烫的的沸水多热啊!倒在身上,就跟去了层皮似的。黄巾军的甲士惨呼不断,接连有人掉落城下。

    弩矢、沸水只能起一时之用,随着时间的推移,终有黄巾甲士爬到了云梯的尽头,到了垛口。

    ……

    第一个爬到垛口的甲士是第二架云梯上的。

    这时,守在这个垛口前的弩手已然退下,换上了四五个矛手。长矛同时刺出,这个黄巾甲士被困在云梯上,无从躲闪,中矛落地,但紧接着第二个甲士又露出了头。

    矛再刺出。

    这第二个黄巾甲士用的是长矛,人未上来,矛先刺出,不过没能刺中垛口的矛手,眼见数支长矛迎面刺来,他自知躲闪不开,干脆也不躲避,在中矛时伸出了手,牢牢抓住了一支矛柄。拿这支矛的守卒没有反应过来,被他拉着一起跌落城下。

    第三个甲士又上来了。

    黄巾军的进攻连绵不绝。

    到第六个甲士的时候,长矛手筋疲力尽,再也阻挡不住,这个甲士跃上了城头。

    ……

    这五架云梯早已是城外数万黄巾士卒瞩目的焦点,此时见这个甲士上了城头,数万人同声欢呼。波才把中军的鼓车悉数转移到了前线,欢呼声里,几十个战鼓大力擂动,令人热血沸腾。

    ……

    城头上,荀贞眼观六路,黄巾军其余四架云梯上的甲士还在与垛口的长矛手争斗,翻上城来的只有第二架云梯上的甲士。这几天的攻防战中,也曾被黄巾军几次突上城头。荀贞不急不忙,从容令道:“刀斧手上前!”

    不等他的命令,第二架云梯前的垛口处已有七八个刀斧手冲上,围住了登上城头的这个甲士。

    这甲士寡不敌众,支挡了两下,被乱刀砍死。

    垛口前,力竭的长矛手暂时退下,换了生力军顶上。

    ……

    荀贞正在密切关注战局之时,两个传令兵飞跑奔至。

    “报!”

    “怎么了?”

    “西、南两面城墙外的贼兵也开始攻城了。”

    荀贞转首西顾,夕阳如血,战事方酣。[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