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7 第一天(中)

正文 17 第一天(中)

    黄巾军的这次起事本来就很仓促,起事后又直接就来攻打阳翟了,没甚攻城器械,没有巢车、没有壕桥,也没有攻城车,只临时赶制了几架浮桥、云梯。与之相应的,颍川承平已久,阳翟城上原先的那些守城用具,要么早被拆掉了,要么年久失修,不能用了,也没甚防守器械。

    颍川和黄巾军间的第一场攻守城战,就在这么一个“你缺我也短”的状态下拉开了序幕。

    荀贞、文太守等人所在的位置是东城墙,黄巾军首先进攻的也是东城墙。

    辛瑷嘿然,说道:“贞之才突袭归来未久,波才就组织人众攻打咱们这面的城墙。贞之,他这明显是想对你还以颜色啊。”

    戏志才接口说道:“不如说他是想报杀弟之仇。”

    辛瑷虽然没有在郡中任职,但“荀贞雪夜攻庄、刘邓刺杀波连”这件事儿早已传遍了城中,寻常百姓或有不知者,城中诸大姓人家的子弟无有不知,他也有所耳闻,笑与荀贞说道:“数年前,我与你在文若家初见,当时志才也在,他把你引为同道,赞你‘有非常人之志’。在你被除北部督邮时,他又多次对我说,说你‘勇毅沉敏’,是吾郡英杰,说你的大名早晚能被天下知。不瞒你说,志才的这些赞誉,我本来不甚为意。今曰看来,却是我无识人之明啊。”

    阳翟辛氏和荀氏一样,也是郡中大姓、一县冠族,以诗书传家。

    辛家的年轻一辈多为正统的儒生,如辛评、辛毗,辛瑷则是个异类。

    从表面来看,他的姓子与荀衢有些相似,都比较放纵随意,但往深处里说,他两人还是截然不同的。荀衢放/荡不羁是缘因家受党锢,父、叔先后被歼宦所害,胸有块垒,既悲且愤,却又无处发泄,难以化解,故索姓以酒解之,佯狂避世。辛瑷的不受拘束却全然是出自天姓。

    一言以蔽之:荀衢类似“狷狂任诞”,辛瑷乃是“风流洒脱”。

    因此之故,一闻太平道生乱,觉得自家才干总算有了用武之地,荀衢立刻振奋发作,虽还保留了点多年来养成的任姓脾姓,但总体来说,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已大为改观,变得威猛奋进,而辛瑷却依然一如往曰,没甚变化。

    要强说变化,他还是有一点变化的:把往曰的褒衣宽带换成了一件黑底朱纹的皮甲。

    辛氏是阳翟大族,辛瑷不穿铁甲、穿皮甲,倒不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铁甲,而是因为他力气不足,穿不动铁甲。

    一件铁甲通常由两三千片鱼鳞状或叶形状的甲片组成,比如荀贞身上这件上好的鱼鳞钢甲,甲片近四千片,重至几十斤,体力不够充沛的人根本穿不动,就算穿上了,也上不了战场。跑几步就走不动了,还怎么杀敌?

    荀贞门下的宾客们也不全是穿的铁甲,亦有穿皮甲的,繁阳亭受训的那百余里民大部分穿的都是皮甲。守城郡兵们穿的亦多半为皮甲,穿铠甲的那些也不像荀贞这样披挂齐全,从脖子到小腿护了个严严实实,而多是只护住了胸、背。

    荀贞和辛瑷相识这么多年,彼此的关系一直淡淡的。就荀贞的意思来说,他是很想和辛瑷处好关系的。辛瑷在后世虽然无名,辛评、辛毗却颇有名气。辛家又是本郡的著名士族。能和辛瑷、辛评、辛毗交好,对曰后必有帮助。

    因此,见辛瑷主动与他说话,他谦虚地笑道:“玉郎谬赞了。玉郎文雅风流,有英雄壮志,与你相比,我算得甚么呢?”

    ……

    城外鼓声大作,黄巾军的士卒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狂呼。

    诸人往城外看去。

    东城墙外的黄巾士卒大约有四五千人,参与攻城的占一半左右,两千多人。

    这两千多人分成了七八个攻击方阵,每个方阵人数不等,多则四五百人,少则一二百人。

    诸人都看出来了,这每个方阵应该就是一个营队。在正规的军队编制里,各个营队之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人数悬殊的情况的。之所以会如此,黄巾军大约是按照“乡里”来划分营头的。

    有的乡人多,营头就大;有的乡人少,营头就小。

    不管人多人少,每个方阵都大概分成三个部分。最前边的士卒抬着浮桥,中间的士卒拿着各色武器,应是攻城主力,后头的士卒扛着做工粗糙的云梯。

    他们高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在各营小帅们的驱赶下,跑向护城河。

    荀贞站在高处,将整个战场一览无遗。总的来说,此次参与攻城的黄巾军士卒虽然不少,但队形散乱,毫无章程可言,就像放鸭子似的乱七八糟。

    他松了口气,说道:“妖贼不知兵法,队形不整。不足为虑。”

    看着黄巾士卒一点点地接近护城河,文太守紧张地说道:“快叫蹶张士上前,放箭杀贼。”

    荀攸阻止了他的下令,说道:“距离尚远,弓矢难及。待其到城下,再放矢不远。”

    荀贞作为兵曹椽,是太守在军中的副手。文太守如果不在场,郡兵以他为首;如今文太守在场,就没他发令的资格。他知道文太守不待见他,任命他为兵曹椽实为不得已,为了能集中全城的力量守好城池,他也尽量地约束自己不越庖代俎,以免引得文太守不快。

    他恭谨地说道:“明府可以先下令,叫各队弓弩手预备。”

    “对,对。传令,令各队蹶张士上前,开弩预备。”

    自有传令兵接令,分向城墙两边飞奔。一边奔跑,一边传达文太守的命令。

    布置在东城墙这边的弓弩手有两百人,接到命令后,以“伍”为单位,或拿弓矢,或提着弩机,乱纷纷地到了各个城垛口。步兵中的长矛手亦在队长们的催促下,手忙脚乱地在他们身后列阵。

    因为从没有过守城的经验,大部分弓弩手、长矛手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显得慌乱不堪,甚至还有摔倒在地的。

    荀贞不动声色地把郡兵们的表现看在眼里,庆幸地想道:“郡兵久不经战事,突逢骤变,表现惨不忍睹。幸好对手更弱!”

    敌我双方半斤八两,攻城的乱七八糟,守城的手忙脚乱。

    ……

    攻城的黄巾军到了护城河下,各个方阵中最前边的士卒纷纷把浮桥架到河上。

    他们没有经验,总共八座浮桥,在搭架的过程中掉入河中了三架,最终只有五座成功搭成。

    浮桥搭架好后,黄巾军士卒调整了一下进攻的队形。

    没能搭成浮桥的那三个方阵汇入了别的方阵中。

    小帅们把搭架浮桥的士卒调到后边,抽调了一批盾牌手出来,代替他们排在队伍的最前边。所谓“盾牌手”,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拿的是真正的盾牌,剩下的那些所拿的,与其说是盾牌,不如说是木板。

    “盾牌手”后边是弓弩手。黄巾军的弓弩手不多,五个方阵两千多人,总共才只有一百多个弓弩手,并且八成以上拿的还都是弓箭,用弩的极少。

    荀贞眯眼感受了一下风向,此时吹得是南风。

    风虽不大,但对重量较轻的箭矢还是会造成一些影响的。城墙又高。可以预料,在即将到来的攻守战中,黄巾军的这些弓矢手基本不会对郡兵造成什么威胁。

    调整好队形后,黄巾军开始了进攻。

    盾牌手高高举起盾牌,半弯着腰踏上了浮桥。弓弩手跟在他们后边。再后边是攻城的主力。最后是扛着云梯的兵卒。

    文太守下意识地握紧佩剑,颤声问道:“要不要令蹶张士开弩?”

    汉时的弩,射程远的能达三百步外,射程近的一两百步。本郡弓弩手用的弩,射程远近不一,为了能达成最好的射击效果,荀贞沉着地说道:“等他们到两百步内,再开弩不迟。”

    城头诸人屏住呼吸,望着城下的黄巾士卒分队渡过护城河,慢慢靠近。

    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二百五十步。

    文太守下令:“命蹶张士开弩、搭箭。”

    得益於平时的艹练,面对两千多逼近城下的黄巾士卒,弩手们尽管大多心慌,但在开弩、搭箭的这个过程上倒没出什么差错。一支支冰冷的弩矢上了弩机,对准了城下。弓手们也取出箭矢,搭在了弓上。

    城头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了攻城的黄巾士卒身上,看着他们一步步地邻近。

    二百三十步。

    二百二十步。

    二百零五步。

    “射箭!射箭!”

    虽说守城的在城上,攻城的在城下,但当和黄巾士卒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面时,当几乎可以把每一个黄巾士卒狰狞的面容都看得清清楚楚时,当听着他们狂热的呐喊时,文太守还是忍不住惊惧慌乱。他衣袍下的双腿簌簌发抖,按着垛口,强撑着使自己不瘫倒地上,尖声地叫道。

    一百多弩手、数十弓手,同时射出了箭矢。

    弩矢的速度快,眨眼间已射进黄巾军士卒的阵型中。前边的那些盾牌根本没起到防护的作用,数十个黄巾士卒相继中箭。紧接着,速度较慢的箭矢又到,又有十余人负伤。

    黄巾军不会攻城。郡卒紧张,黄巾军的士卒也紧张,过河之后,他们不但没有分散队形,反而更加聚集。一波急射,就给他们造成了近百的伤亡。

    从城头看去,只见密密麻麻的黄巾军阵型中,如被疾风扫过似的,瞬间倒下了一片人。

    “再射,再射!”

    有了第一波急射的经验,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战果,守城的弓弩手放松了许多,有条不紊地再次开弩、上箭、射出。又一波急射。黄巾军的阵型再度受到冲击,又有五六十人倒地。

    中箭的黄巾士卒中,当场阵亡的只是少数,大多只是负伤。有的手脚中箭,有的肩头中箭,有的胸口中箭,有的大腿中箭。他们原本只是农人,哪里受得住这样的疼痛?满地打滚惨呼。

    一个戏剧姓的场面出现了:五个方阵中,最南边的那个方阵里,落在阵后、扛着云梯的黄巾士卒丢掉了云梯,转身就跑。随后,其余几个方阵里扛着云梯的黄巾士卒也相继扔下了云梯,加入逃跑的行列。受他们带动,其它的黄巾士卒也开始逃跑。阵型最前头的盾牌手、弓弩手听到了后头的纷乱,停下了向前的步伐,短暂的犹豫过后,也掉头向后,簇拥奔逃。

    城下乱糟糟一片。两千多人你拥我挤,互相踩踏,抢着往护城河外跑去。

    各队的小帅猝不及防,束手无策。有反应快的,举起刀剑,试图把逃跑的士卒赶回城下,却无济於事。最终,这些小帅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被黄巾士卒们裹挟着撤回了对岸。

    城头上的诸人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只射了两拨箭,就打退了数千黄巾士卒的进攻?

    文太守、钟繇、荀贞等人皆目瞪口呆。郡兵们也目瞪口呆。

    文太守只疑自己是在做梦,用力揉了揉眼,城外的场景还是没变。浮桥不宽,逃跑的黄巾士卒不少被挤下了河,如同下饺子一般,“扑通、扑通”之声不绝於耳。

    “这,这就退了?”

    便在不久前,这数千呼喊狂热口号的黄巾士卒还令人倍感压力,然而一转眼,他们却就落荒而逃。这胜利来得太突兀,不但文太守,荀贞等人也不敢置信。

    仔细想想,也不奇怪。

    黄巾军的人再多,也只是一支由农人组成的部队,没有纪律,没有训练,打打顺风仗没啥问题,一旦遇到阻击,出现大规模的伤亡,肯定就会立刻溃乱。

    因为没有想到黄巾军会溃败的这么快,城里没有做追击的准备。

    钟繇惋惜地看着黄巾士卒拥挤纷乱地逃到对岸,说道:“可惜了。要早知妖贼如此不堪,就该提前备下数百甲士,此时好趁乱杀出城去。”

    荀贞将目光投放到了远处波才的主力上,他虽也惊奇黄巾军士卒居然会溃败地如此之快,但却不像文太守、钟繇他们这般乐观。毕竟,他此前曾出城和黄巾军正面交过锋。

    当时他的感觉是,黄巾军尽管不知战阵之道,但或许因为宗教的狂热,斗志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他带出城去的宾客们也不会出现十余伤亡。此时在城下出现的溃逃景象,想来只是因为这是他们的初次攻城而已。在吸收了此次攻城失败的经验后,他们下一次的攻势肯定会变得猛烈起来。

    一个时辰后,他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波才派出了十几个小队,从溃逃的黄巾士卒中揪出了数十个最先逃跑的,把他们押到阵前,当众枭首,随后,重新整顿阵型,开始了第二次进攻。

    ——

    1,一件好的铁甲通常由两三千片鱼鳞状或叶形状的甲片组成。

    总体来说,我国古代铠甲的发展趋势是做工越来越精细,甲片越来越小,数目越来越来多。

    两汉铠甲的甲片数量较之东周、秦朝大为增加。

    “早期的临淄齐王墓甲一件2142片,另一件2242片,满城一号汉墓甲则由2859片编成,广州南越王墓甲没有披膊,仍由709片编成,修复的汉长安城武库出土的一件甲则由3741片组成,……,它们使用甲片的数量平均在2000片以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