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 出城激战

正文 15 出城激战

    过了护城河,冲入黄巾军阵后,因为铠甲齐全,又是骑马,荀贞起初很轻松,没感到什么压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冲破了护城河外那数百名为说是士卒、实为农人的道众的防线。

    他出城是为了鼓舞郡兵的士气,当然不能就此停止,催马驰行,接着向前冲锋。

    冲了没多远,较远处的黄巾士卒奔跑着围了上来,刀剑矛戈、锄锨棍棒,各色各样的兵器横七竖八打来。

    荀贞没有过太多马战的经验,大规模的战斗这更是第一次,地上又有积雪,比较滑,担忧继续快速冲锋的话,坐骑会摔倒或被人绊倒,略微放缓了马速,一脚牢牢踩住马蹬,两腿夹/紧马腹,松开缰绳,居高临下地挥动长矛,将最先奔着坐骑砸来的一支铁锨挑开,手下不留情,顺势刺入这个黄巾士卒的胸口。

    这个士卒年纪不大,顶多二十岁,面色黧黑,适才挥锨劈砍的时候毫无章法,只是在胡乱挥舞,料来“从贼”前应是个寻常的农人,之所以冲在队伍的最前边,不外乎人多胆壮,加上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却没料到刚刚出手,才不过一合,就胸口中矛。

    大冷的天,他只穿着一件麻布粗衣,锋锐的矛头轻而易举地刺入了他的胸腔内。鲜血绽放。他不可思议地低头看了眼伤口,荀贞回手将长矛抽出,鲜血喷射。他下意识地试图用手捂住伤处,一柄长刀从侧面砍在了他的脖上。他想看看是谁砍他,脸还没扭动,已无力倒地。

    拿刀砍他的是许仲,从出城始,他就一直紧随在荀贞的马侧。

    荀贞和许仲都没再看这年轻的农卒一眼,从他倒地的尸体边奔驰而过。

    荀贞虽然同情起义的黄巾士卒,但现在战场上,双方是敌我的关系,你死我活。恻隐心要不得。再者说了,一将功成万骨枯。哪一次打仗不死人的?既然上了战场,就要有战死的觉悟。不管你是王公贵胄,还是农人百姓;不管你是久经沙场的老卒,还是初次上阵的新丁,在战场上都一样。没有人会同情你。

    荀贞一马当前,挥矛奋击。许仲左砍右杀,勇武无敌。刘邓一手高举红旗,一手犹有余力,执矛厮杀。三人带头,百余宾客所向披靡。很快,就把围上来的第一波黄巾士卒杀散。黄巾军人马众多,杀散了一波,又上来一波。接连冲过三波围堵,荀贞渐感吃力。

    左侧斜对面一人举刀砍来,荀贞不避不让,仗着矛长,在环首刀砍到前先将此人刺倒,紧接着正过身子,挥矛横扫,又把从正面刺来的一柄长矛挡开,随即跃马前冲,大喝一声,握紧矛柄,用力前刺,再将正面这人刺倒。马不停步,从这人的身上踩踏奔过。

    连人带马几百斤重,这人躲闪不及,眼睁睁看着马蹄踩上他的大腿,伴随着“咔嚓”的脆响,腿骨被踩断了,他痛呼大叫。

    叫声未落,刘邓的坐骑、后边宾客们的坐骑,接连从他身上踏过。

    鲜红的血四处溅射,洒在积雪上,洒在邻近的西乡宾客、黄巾士卒的马上、衣上。他的惨叫戛然而止。

    这个死法太惨烈了。黄巾军的士卒多是农人,看得心惊肉跳,他们没经历过战阵,聚众围杀荀贞等人,本就是一时冲动,这会儿勇气下去,不少人丢下武器,转头逃跑。

    荀贞趁机朝身后望了眼,不知不觉,他们已远离护城河有两三里远,遥见城头上旗帜飘扬,远闻城中鼓声不断,旗帜、鼓声中,很多人临城观战,多是披甲执矛的守卒,文太守、荀攸、戏志才、钟繇、费畅等人也在其中,只是因为相距太远,分辨不出谁是谁。

    他转回头,挺矛四顾,围在身边的这拨黄巾士卒虽然四下逃窜,不远处却有更多的黄巾士卒蜂拥跑来。

    江禽提着矛,徒步奔到他马前,叫道:“荀君,离城远了!要不要杀回去?”他的脸上、衣甲上尽是血迹。

    “受伤了?”

    “都是贼人的血。”

    “你的马呢?”

    “刚冲阵时,马受了惊,不肯往前走,没奈何,只好下马徒步。”

    荀贞复又回望,这才发现不止江禽,随他冲杀的宾客们好多都从骑马改成了步行。

    战阵交锋不比捕拿盗贼。就拿眼下说,城外两万多人,他们这一百来人陷入其中,前后左右全是凶神恶煞也似的敌人,枪矛剑戟如林木一般纷沓杀来,叫喊声振动四野,不是经过训练的战马,还真受不了这吓人的阵势。

    这次跟荀贞出城的百人全是骑马的,现在大眼看去,仍留在马上的大约只有一半。

    不过,尽管半数人都弃了马,但因宾客们皆身着铠甲,又皆为游侠出身,且久经艹练,故而伤亡的不多。并且,他们虽也和江禽一样都是浑身血污,然而精气神仍还不错。

    荀贞心道:“这数百宾客乃是我安身立命的本钱,今曰与黄巾头次交锋,不宜折损太多。若有马时,还可继续冲阵,如今半数改为步行,一旦陷入重围,纵使能脱困而出,伤亡必多。得不偿失。”

    他们冲阵到此时,凡经过处,黄巾军无不溃败,已经大大振奋了郡兵的士气,实也没有必要继续犯险了。这时,听到远处一阵鼓声。荀贞顺着声音望去,见是从波才的战车处传来。随着鼓声,原先立在波才边儿上的数百骑士、数百甲士开始移动,移动的方向分明就是他所在的位置。

    荀贞心知,此必是波才见他们勇猛无敌,忧恐黄巾军士卒丧失了士气,故此调动主力精锐前来围剿。

    他心道:“波才主阵处那些骑士、甲士一看就不比寻常黄巾士卒,如果被他们围上就危险了!”当机立断,仰头大笑。

    江禽问道:“荀君笑什么?”

    “太平道以妖言蛊惑民心,聚了些愚夫愚妇就自以为势大,胆敢造反!不知死活地围我郡府。我本以为他们有多厉害,如今咱们只百人出城就把他们给搅了个翻天覆地。不过如此!这样的敌手还不如当曰咱们在繁阳亭时剿杀的那股群盗,杀之无趣,胜之不武。”令道,“回城去!”

    江禽知他心意,凑趣地哈哈大笑,说道:“可不是么?妖道无知,不识天高地厚,说是叛逆围城,不如说是主动送死。真是好笑。”大声传令,“荀君令:此等弱贼,杀之无趣,转回城去!”

    荀贞留下江禽殿后,拨转马头,带着许仲、刘邓等亲随护卫奔到后队,变后队为前队,令刘邓将红旗指向城门,大呼道:“杀回城去!”

    他们从城中出来一路厮杀,路过处的黄巾士卒多被他们杀散,这回城的路比来时好走,却没料到突有变故出现。

    走没多远,两个黄巾士卒奋不顾死,挥舞着长刀劈砍荀贞坐骑。

    荀贞可能因为力气消耗太大,只挡住了一柄,另一柄未能格架住,坐骑的前腿被砍伤。

    好在他反应快,在坐骑屈腿向前栽倒的那一瞬间,甩开了马蹬,跃身跳下。跳下时,他手中的矛头向上,矛柄向下,来不及调转矛头,便用矛柄奋勇一击,打中砍伤他坐骑前腿的那个黄巾士卒,正中其下颚。反手一刺,将另一人刺死。殊不料,那个被打中下颚的黄巾士卒非常勇悍,也不知是不是有亲人刚才被荀贞在路上杀死了,眼中喷着仇恨的怒火,不顾舌头被牙咬住,死盯着荀贞,呜呜叫着,顺嘴流血地依旧举刀扑来。

    刀没有矛长,远距离对阵吃亏,近距离白刃战占便宜。

    荀贞急/抽回长矛,连退两步,企图拉开与他的距离,刀锋已到面前。

    许仲、刘邓在荀贞身后数步外,救援不及。

    许仲睚眦欲裂,发出了今曰出战后的第一声怒吼,奋力把手中刀投出,旋转着挡开了劈向荀贞的刀锋。刘邓呼喝大叫,也将长矛掷出,如流星赶月,矛头从这个黄巾士卒的前胸刺入,穿出体外。这黄巾士卒被长矛带着踉跄退了好几步,欲待再鼓勇上前,没了力气,不甘地瞪着荀贞,无力地捏着长刀倒在了地上。

    许仲赶马冲到,跳下来,说道:“荀君,上马!”

    刘邓亦舞旗冲到,反手抽出佩刀,奔到荀贞身前,绕着荀贞转了半圈,把趁隙逼上来的黄巾士卒尽数杀退。

    繁阳亭越境击贼、阳城手刃沈驯,荀贞也经历过不少危险了,但离死亡这么近,这还是头次。

    生死关头,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把长矛支在地上,站稳脚步。

    他不接许仲递过来的缰绳,举目四看,近处大约还有七八十个黄巾士卒,虽被刘邓逼退,但因受三四十步外一个提刀壮汉的催促、撵赶,仍没有溃散,复有聚拢之势。他遂以矛指之,说道:“此贼小帅!”问随在许仲、刘邓后头追上来的亲随、宾客,“谁与我杀之?”

    许仲一声不响,放下缰绳,捡起环刀,跃步上前,撞入黄巾士卒中,挺身奋击,连杀四五人,冲过人堆,到这披甲的壮汉前。他去势极快,从跃步到近前,只用了几个呼吸,提刀的壮汉惊惶大骇,没有胆子应战,掉头欲逃。许仲追上去,拽住他的胳膊,一脚踢中他的腿弯。

    这壮汉身不由己仰面后摔,许仲个子低,托住他的后背,横刀放在他脖前,就像杀鸡一样,往回一拉,割断了他的脖子。

    许仲用的是荀贞赠给的百炼钢刀,极其锋利,绕着这壮汉的脖子转了一周,将其首级取下。

    这壮汉没了脑袋,只剩下个躯干,鲜血从脖子断口处喷涌向天。

    人的死法分好多种。若说被马蹄踩死是一种惨烈,那么被割下首级就是一种对旁人的震慑。周近的黄巾士卒哪曾见过没有脑袋的尸体?眼见方才还威风凛凛的一个小帅就这样容易地被许仲杀死、没了脑袋,全都惊骇胆裂,彼此拥挤着惊叫逃散。

    江禽奉荀贞命令,在后压阵,适才赶不上援救荀贞,此时见许仲威风凛凛,黄巾士卒惧怕,他小有聪谋,乃借机大呼:“吾乃郡南江伯禽是也!故北部督邮荀君在此,谁来送死?”

    江禽在郡南的名声不小,荀贞在全郡的名声更大。黄巾军的士卒这才知道他们是在与谁交战,逃跑地更快了。后边来的不知底细,还在往前追赶荀贞他们。两下碰头,撞成一团。

    逃跑的士卒急着跑,一边推挤后边来的那些人,一边叫道:“出城的是荀乳虎!出城的是荀乳虎!”

    从近及远,一时间,远近几里地,到处都是“荀乳虎”、“荀乳虎”的叫声。

    近处的、较远处的、远处的黄巾军士卒约有近千人。上千人中总是有勇士的,便有闻听是荀贞在此,自恃勇武,不退反进,想冲上来杀了他立功的,但更多的却是或者立刻止步,或者加入逃跑行列。你撞我,我撞你。混乱不堪。

    荀贞固然威名赫赫,可“故北部督邮在此”这句话若是在出城时喊出,效果肯定远不及现在。不管怎么说,城外的黄巾士卒也有两万多人,不像那夜雪下攻庄时,庄中道众不多。人多胆壮。荀贞的威名再大,随他出城的只有百十人,黄巾军的士卒不见得会惧怕,而此时就不同了。他从城中杀出,又原路折返,来回所向无前,黄巾士卒本就惊惧,再又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好比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九成的人没了阻他的胆勇。

    荀贞上了许仲的坐骑,挥矛前冲。

    许仲提着那小帅的首级回来,徒步护卫。刘邓用左臂抱住大旗,右手执刀,叱咤冲杀。大小苏、大小高等居中指挥。江禽稳稳殿后。

    众人腾涌争进,并力向前,势如破竹,顺利地退回到了护城河边,在红旗的引领下,过桥入城。

    城头上、城门内,鼓声未停。

    高素、冯巩率人击鼓,两人累得满头大汗。文聘抢步出了门洞,给荀贞牵马。诸人归入城中。

    加上荀贞、刘邓等,出城时百余人,归城时只少了两人。此战,杀伤黄巾士卒数百,自身阵亡两人,伤不到十人。

    城门缓缓关闭,荀贞转头回望,透过门缝看到波才派出围剿他们的那数百骑士、数百甲士还未到河边。

    文太守纡尊降贵,带着钟繇、戏志才、荀攸、韩亮、费畅等人,下了城头,亲来相迎。

    文太守眉开眼笑:“颍阴乳虎,名不虚传。久闻卿名,今知卿勇。”

    钟繇、韩亮等郡朝吏员个个露出钦佩的神色。

    唯独郡丞费畅额头汗水涔涔,腿脚发软,躲躲藏藏地缩在诸人后边,不敢抬头看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