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 今有颍阴乳虎(中)

正文 21 今有颍阴乳虎(中)

    “蔽木户”者,镶楯也。“坐铁室”者,双戟也,是对这两件兵器的俗称,言其能守。这是在夸许仲和刘邓勇猛无敌。“荀家虎”说的自然就是荀贞了。

    荀贞站在堂门口,把左手里的两个首级高高举起,又以剑指被许仲杀死在树下的那个锦衣高冠人,厉声说道:“沈驯、沈丹、沈钧已经伏诛!你们还要助纣为虐,对抗国法么?”

    “小人等知罪!”

    “尔等若知罪,可速去将宅门打开,将沈驯的妻子儿女擒下拿来,押至堂外。我念在你们将功赎罪的份儿上,可以不治你们的罪。”

    诸人大呼应诺,除了十几个铁官徒还待在原地外,其余的人分成两股,一股飞快地去前院开门,一股拥进堂屋对面的楼阁屋舍。院中为之一静。只是很快,对面的楼阁屋舍里就传出了砸门、撞门、喝骂、打人、尖叫、哭闹之声。荀贞往那里看了一眼,问许仲:“你臂上的伤要紧么?”

    “不要紧。”

    荀贞扔下手里的人头,选衣上没有沾上血污的地方,用剑划开,撕下了一块儿,还剑入鞘,亲手给他裹住伤处,说道:“你去对面的屋舍楼阁里看看,叫那些去拿沈驯妻儿子女的人注意点!不要伤了人,更不许趁火打劫。”许仲应诺,提剑去了。

    荀贞又撕下一块儿衣服,蹲下身,再给刘邓裹腿上的伤。

    刚才杀敌时刘邓所向无前,这会儿却手足无措,想跳开,又怕碰着荀贞,身子绷得紧紧的,一动不敢动,连声说道:“这怎么敢!这怎么敢!”

    “沈家人呼你是‘坐铁室’,我看他们说得不对。你不是坐铁室,我才是坐铁室。有你和君卿在我身边,泰山颓倒,我也安坐无忧啊!”荀贞给他裹好,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刘邓把脸憋得通红,挤出来一句:“荀君恩养,恩比海深,小人唯以死报之。”

    荀贞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院中的铁官徒里有一人把刘邓的手戟从弩手身上拔出,在衣服上蹭干净,弯着腰,双手捧着送将上来。刘邓接住。那人复又退回院中。荀贞把视线转到了这十几个铁官徒身上,问道:“你们都是从市上铁官里来的?”

    “是。”

    “都是铁官徒?”

    “是。”

    “受的何刑?”

    有的答“鬼薪”,有的答“完城旦”,有的答“髡钳城旦”。

    “鬼薪”、“完城旦舂”、“髡钳城旦舂”都是徒刑的一种。

    自前汉文帝废除肉刑以来,两汉的刑罚体系大体由四个部分组成:死刑、徒刑、笞刑、徙迁刑。徒刑又分为几大类:城旦舂、鬼薪白粲、司寇、复作等。“城旦舂”又分为两类:城旦和舂。此两者刑期一样,区别是前者是对男犯的处罚,本意指强制筑城;后者是对女犯的处罚,本意指舂米。“鬼薪白粲”亦然。鬼薪,本意指为宗庙采薪,白粲,本意指为祭祀择米,也是分别对男女罪犯做出的不同劳役处罚。

    “城旦舂”和“鬼薪白粲”都是主刑。主刑之外,视犯人所犯之罪行不同,又常会有附加刑。如“髡”、“耐”、“钳”、“釱”之类。“髡”指的是剃掉犯人的头发,只留三寸附於耳上;“耐”较“髡”为轻,指的是只剪去鬓须;“钳”指的是铁钳,著於颈上,约有五六斤重,白天晚上都要戴着;“釱”指的是脚镣,又分为左脚带釱、右脚带釱或两脚都带。“钳”和“釱”都是重刑犯必不可少的刑具。

    如今“城旦舂”、“鬼薪白粲”等徒刑早已不再只是从事字面意义上的劳役,也被役使於其它的官办作坊。各种不同刑名的主要区别是在刑期的长短上。“髡钳城旦舂”可以说是仅次死刑的重刑,是徒刑中最重的,刑期五年。“完城旦舂”是四年。“鬼薪”是三年。

    ……

    荀贞问回答“髡钳城旦”的那几人:“既为髡钳城旦,为何不髡无钳?”院中的这些铁官徒都头发完好,也没有带铁钳的。

    那几人答道:“小人等本是受有髡钳的,只是服刑已久,发已复生,铁官长沈驯爱护小人等,没有再髡小人等的须发,也免了小人等的钳颈之苦。”

    荀贞又问道:“依律,城旦、鬼薪刑徒,皆须着赭衣。你们为何不穿赭衣?”赭衣,红色的衣服,是囚徒的囚衣。

    院中诸人答道:“小人等老实肯干,从不耍歼偷猾,故此,铁官长沈驯特准小人等不必穿着赭衣。”

    荀贞心中了然,这必是沈驯笼络铁官徒的手段。

    想想也是,铁官徒大多都是犯了重罪的人,其中不乏争强好斗之辈,就比如那“完城旦舂”,不是犯下贼伤、以刃斗伤人这类罪行的,也不会被判此等重罪,更别说罪行更加严重的“髡钳城旦舂”了。不管是谁来看管他们,多半都会动些心思,希望能从中找到几个“勇士”,好用来充当自己的爪牙。沈驯是本地豪强,为维护本族在本地的强势地位,在这方面的兴趣估计会比寻常人更强烈。

    荀贞笑道:“这么说来,你们都是沈驯的亲近人了?也是,要非亲近人,也不会被调来县里市上。这可是大大的优差啊!难怪一闻沈驯之召,就提兵拿剑的赶来给他护院,与我作对!”笑了两声,神色转厉,一字一句地问道,“可是,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对抗国法是重罪么?你们身为刑徒,罪上加罪,想死么?”

    铁官徒们伏地叩首,说道:“铁官长沈驯唤小人等来时,没有说明为何要召小人等来。小人等既受沈驯管束,不敢不来。来了后,直到督邮进院,才知竟是要与督邮作对!小人等知罪了,只求督邮开恩,饶小人等一条贱命!小人等愿为督邮做牛做马。”

    荀贞心道:“‘直到我进院,才知竟是要与我作对’?‘愿为我做牛做马’?嘿嘿,嘿嘿。”十分清楚这些铁官徒所言不实,又想道,“如此歼猾,还自夸‘从不耍歼偷猾’?”不过现在不是收拾他们的时候,对刚进来的程偃说道,“分出一队人,把这些铁官徒都押到前院,等我发落。”程偃应诺,点了十个人,将众铁官徒押送出去。

    宣康激动地握紧双拳,举在胸侧,袖子都退落到手肘了尚不自觉。他挤到荀贞身边,兴奋地说道:“荀君!沈家人的大呼我们在外边都听到了!蔽木户、坐铁室,荀家虎!……,荀君,你的威名很快就要传遍郡北了!”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李博说道:“荀君,这太危险了!沈宅虽坚,总能攻下,君何必以身犯险?”

    荀贞一笑,拉住刘邓的手,环顾涌进来的众人,说道:“我有蔽木户、坐铁室,纵敌千万,何惧之有?”

    轻侠们都是好热闹的人,也佩服许仲和刘邓的勇武,听得荀贞此话,都欢声大笑,齐声大呼:“蔽木户、坐铁室!”高家兄弟、苏家兄弟适才都在屋顶树上,下屋、下树、进院,来得晚了,没能挤到前边,跟着轻侠们叫了两声,又带头大呼:“荀家虎!”

    诸人随之齐呼:“荀家虎!”声震屋瓦,响遏夜云。相比许仲和刘邓的勇武,他们更佩服荀贞的胆勇。设身处地,换成他们自己想想,没有一个人敢拍胸脯说,如果他们是北部督邮,会能如荀贞一样,轻身犯险。

    戏志才进来的最晚,他还得安排人手灭火。沈宅的院门已经打开,不必强攻了,点燃的那些火堆不能留下,万一真要引起火灾,麻烦就大了。他进来后,轻侠们敬重他是荀贞的知交,也佩服他刚才的指挥若定,纷纷给他让出道路。

    他走到荀贞身边,长揖在地,说道:“为君贺!”

    荀贞忙将他扶起,笑道:“何贺之有?”

    “贺君未死。”

    荀贞听出来了,戏志才这是在变相地责备他,哈哈笑道:“我进院时,你不也没拦我么?”

    “当时没拦,是因为情况危急,不得已耳。现在贺君,是忧君会由此骄傲,以至轻佻。俗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名家子,文武兼资,是天下大才,此类犯险之事,万万不可常为!今晚是沈家没有勇士,若有一专诸在此,纵君猛如虎,一人敌耳。”

    荀贞敛容说道:“敬受教。”扶住他的两臂,复又笑道,“古之刺客多矣,卿单言‘专诸’,何意也?是为报昔曰我戏言之仇么?”荀贞曾笑称戏志才有专诸之疾,笑他惧内。

    戏志才还真是有这个意思,两人相对大笑。戏志才说道:“夜已深,也不知铁官有没有遵从沈驯的调令,贞之,你可速派人持沈驯首级前去铁官,以安铁官丞。”

    荀贞以为然,目光在诸轻侠的脸上一扫而过,决定把这件差事交给苏则、苏正兄弟去办。他两人姓子沉稳,又有勇气,适合办此要事。

    沈容的人头只有一个,铁官却有两处。荀贞把沈容的人头交给苏则后,想了一下,把沈钧,也即被许仲杀死的那个高官锦衣人的人头交给了苏正,说道:“你两人现在就去前院,从铁官徒中选出两人带路,分别带着沈容、沈钧的人头,领着你们各自本队的人立刻出城,去铁官。铁官里的管事若没有遵从沈驯的调令,你们就告诉他,就说我明天会去;铁官的管事如果听从了沈驯的调令,你们如果在路上碰见了铁官徒,就把沈家父子的首级给他们看,就说沈氏已经伏诛,令他们马上原路返回,如有不服令者,立斩。”

    “诺!”

    荀贞又把小夏、史巨先叫来,把沈丹,也即被他杀死在堂中柱后的那人的首级交给小夏,说道:“你带着这个首级,由沈容带路,即刻去沈驯自开的冶坊,看看那里的铁工出来了没有。如果没有,告诉那里的管事,叫他现在就来见我;如果出来了,你们在路上或城外碰上了,就把这个首级给他们看,一样就说沈家父子已然伏诛,令他们马上回去,不从者,斩。”

    沈容没有死,在荀贞动手杀人时,他没敢反抗,躲到了堂角。这时,被几个轻侠进去,拽拉出来。小夏精明强干,应能办好此事。他大声应诺。

    “巨先,你带着你那队人和小夏一起去。”

    “是。”

    荀贞顿了顿,问史巨先:“巨先,你的原名叫什么?”

    自王莽以“秦以前复名盖寡”的理由“禁复名”,并把两个字的名视为贱名以后,汉人很少再有起二字为名的了,通常都是单名。“巨先”是两个字,又刚好是新莽时期著名大侠阳翟人原涉的字,故此,荀贞知道这绝非是史巨先的本名。

    史巨先答道:“小人原名‘季’。”他是穷人家的子弟,起名没啥讲究,和许仲、许季一样,也是以排名为名。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你改本名为‘巨先’。巨先者,大侠原涉字也。你应该很崇仰原涉吧?”

    “是的。”史巨先不忘拍个小小的马屁,“荀君真见闻广播,知道巨先是原涉的字。小人原就不知,还是从过路的一个儒生那里听来的呢!”

    “原涉,游侠之雄,勇冠天下。你此次和小夏一起去弹压沈家冶坊,或许会遇到危险。若有危险,你怎么办?”

    史巨先慷慨答道:“当如原巨先!”

    “好!去罢。”

    ……

    分派已定,刘邓招呼了几个人,把堂内的尸体抬出去,血迹略擦一擦,烛台扶起,案几坐塌摆好。荀贞、戏志才、李博、宣康和诸队轻侠的队率,如高家兄弟、江鹄等人鱼贯登堂落座。

    李博说道:“沈驯已伏诛,荀君,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先处置了铁官徒和他家冶坊里的铁工再说。”

    沈驯一死,这些人就没了长官、没了主人,是个不小的问题,须得好好安排。

    “怎么处置?”

    “沈驯犯的是重罪,依律,是要抄没他的家产的,他自办的冶坊也是他家的家产,我会禀明府君,将之收为官有。至於铁官,待我明天去看过情形后,也会禀明府君,请他再任一个铁官长的。”前汉时,盐铁官属朝廷司农管,中兴后,归郡县管,太守在报请朝廷后,可以起、罢其官长。

    戏志才注意到荀贞在说这番话时,似有所思,目光下意识地向院中看了一下。

    他顺着看去,见荀贞看的是方才那十几个铁官徒跪拜之处,心中微动,那个对荀贞为何以兵法部勒轻侠的疑问再度浮现上来,暗中想道:“贞之阴以兵法部勒宾客,今似又对铁官徒和沈家的私冶很感兴趣?”沈驯是六百石的铁官长,又是本地豪强,就这么被荀贞杀死了,需要善后的事情很多。铁官和沈家的私冶虽也需要妥善安置,但绝不是最重要的一件。荀贞别的不说,却单说此事,落在有心人眼中,确实令人怀疑。

    戏志才接着又想道:“对了,他方才在堂门口,还对那十几个铁官徒说了不少话。”觉得甚是蹊跷,目注荀贞,徐徐问道,“贞之,你是不是已有了新任铁官长的人选?”

    ——

    1,“蔽木户”者,镶楯也。“坐铁室”者,双戟也。

    《典论》:“俗名双戟为坐铁室,镶楯为蔽木户”。

    镶楯:大约就是钩镶,一种上下带钩的盾,当时常用的一种兵器,常与刀剑等短兵配合,是对付长兵器,尤其长戟的利器。

    2,“钳”指的是铁钳,著於颈上,约有五六斤重。

    这里用的汉代的“斤”。“从西汉阳陵附近刑徒墓出土的刑具来看,汉代钳径17-24cm,重约1150-1600克,另外还带一个长约29.5-34cm的翘”。

    另外,书中说的各种徒刑刑期都是指的东汉时。西汉时各种徒刑的刑期比东汉长,如“髡钳城旦舂”在西汉是七年徒刑。秦时的徒刑大多是无期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