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0 今有颍阴乳虎(上)

正文 20 今有颍阴乳虎(上)

    求红票啊。

    ——

    沉沉的暮色下,戏志才、李博、宣康、程偃等人目送荀贞三人步入沈家。

    沈家宅院前后三进,深邃幽窅。惊鸿一瞥间,他们看见前院有十几个蓬头垢面、凶气毕露的勇汉,各执兵器,虎视眈眈地守在门内,他们都心头一跳,皆知,这些人必就是以亡命出名的铁官徒了。

    “吱呀”闷响声中,沈家高大的院门被徐徐关上,似一只巨兽的嘴,吞没了荀贞等人的身影,也把戏志才等人隔绝在了外边。

    里巷悄寂,晚风炙人。

    留在宅外的七八十人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夕阳拉长了他们身影,站在沈宅对面的,紧盯沈家院门;攀在树上、屋顶的,探出身子,往沈宅里看,紧张地寻找荀贞三人。

    有人在树上看见了,叫道:“荀君他们从铁官徒的中间走过去了,进了中院!”

    趴在沈宅西边一处人家屋顶上的另一人紧接着叫道:“我看见了!看见了!中院有二十多人,各执兵器,像是沈家的宾客、奴仆。……,他们没有阻拦荀君,让到两边,让他们过去了!……,荀君他们走得不快,……,进了后院了。”

    又一个离得后院较近的轻侠从东边房顶上站起身,不顾危险,翘足极目,尽力往后院看,叫道:“荀君他们进后院了!……,哎呀,被屋檐挡住,看不到了。后院挺大,院中有棵大枣树,门西有个堂。院里站了不少人,看不太清楚,不知具体数目,影影绰绰地大概十几个人,都穿着轻甲,拿着刀剑,还有一个拿弩的!应该是沈驯的宗人。……,又看见荀君他们了!他们正在西边的堂外脱鞋。……,他们进了西边的堂内了。”

    程偃大声问道:“怎么不说了?还能看到荀君么?”

    “……,他们进了堂内,堂里好像有五六个人跪坐在地。……,堂门关上了,看不到了。”

    “唉,唉!”程偃急得团团转,越急越热,浑身是汗,头上裹的帻巾被汗水溻得通透,一转身间,蓦然发觉此次随荀贞出行的那几个督邮院的小吏躲在远处,交头耳语。

    他横眉立目,嗔怒喝道:“你们在说什么?荀君进了院内,你们身为下吏,一点都不担心?”“嘡啷”一声,抽出了环刀。随着他的举动,诸多焦急忧虑的轻侠也纷纷怒目相对,刀剑出鞘。顿时,里中、树上、屋顶刀剑出鞘之声此起彼伏,绵绵不绝。

    那几个小吏被吓得魂不附体,齐刷刷跪倒伏地。

    一人叫道:“主辱臣死。椽部入院,小人等身为下吏,怎么会不担心呢?”

    “那你们在嘀咕什么!”

    “小人等佩服椽部的胆勇,刚在说:椽部英武绝伦,此入院内,必定太平无事。”

    “哼!说得好听,刚才也不见你们主动求随荀君入院!”

    “小人等文懦,哪里能与椽部和诸位英雄豪桀相比!明知是刀山,也敢闯一闯。”

    程偃发怒是因为担忧荀贞,这小吏能言善道,说话好听,稍稍将他的焦躁安抚下了些许。他“哼”了声,回刀入鞘。别的诸人也知,这些小吏是荀贞的僚属,不好迁怒,便也随之收起刀剑。里中、树上、屋顶又是一阵的刀剑归鞘之声,此起彼伏,绵绵不绝。

    刀剑一出一归间,给这里中的夕阳暮色,给这远近的赤色红霞,平添上了几分杀气,几分肃冷。小吏们悄悄地爬起来,退到墙边,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出了,再有风吹来时,只觉得那熏人的热浪似也被这杀气给冲得凉了。

    里巷重归沉寂。

    ……

    暮色越来越深,光线越来越暗。

    渐渐的,远处的屋舍楼阁看不清了。再渐渐的,近处的沈宅阁楼、挑出墙外的大树也变得昏浊起来。再渐渐的,暮霭消散,夕阳无声无息地沉沦地下。夜幕降临,星月黯淡,归巢的鸟儿扇着柔软的翅膀,低掠飞过,牵来了墨黑和沉穆。

    沈家的宅门虽离诸人不远,在夜中,也已是朦朦胧胧的了。

    宣康实在忍不住,有话没话地找话,低声问道:“荀君进去多久了?”

    李博也同样有话没话地找话回答他:“快半个时辰了。”

    “怎么还不出来?天都黑了。”

    宣康小心翼翼地偷觑盯视沈家宅门的戏志才。荀贞进院前,戏志才威胁沈容,说:如果等半个时辰,荀贞还不出来,他就要放火烧宅。宣康忐忑地想道:“他不会真的放火吧?”不是怕沈宅遭火,而是怕荀贞受累。他着急万分,往前走了两步,想去沈宅门外听院内动静,李博拉住了他。

    沈家宅内一直都很静,入夜后更安静,直到这时,——隐隐约约地,诸人似听到了一声短促地惊叫。

    “什么声音?”

    较远处屋顶上的轻侠叫道:“后院有动静了,后院有动静了!”

    程偃闻声仰首,急追问道:“什么动静?”

    “……,堂门开了!”

    “堂门开了?”

    “哎呀不好!”

    “怎么了?”

    “院子里的那些沈家宗人都扔了火把,提着刀往堂里跑!”

    “往堂里跑?……,堂上发生了什么事儿?”

    “堂上、堂上……。”说话的这个轻侠在屋顶上调整位置,努力向堂里看,“看到了!堂上、堂上,……。”

    程偃急着想知道堂中发生了什么事儿,见他半天说不到正题,焦躁发怒:“我问你堂上到底怎么了!你发什么呆?”

    那轻侠回过神来,不可置信似的说道:“堂中地上躺了好几个人,烛台也倒了好几个,血流了一地。那几个人像是都死了。……,最里头,最里头的案几下边,有具无头的尸体。”

    “荀君呢?荀君他们呢?”

    “看不到荀君。……,看见君卿和阿邓了!一个提着剑,一个两手拿着短戟,迎上了从堂外冲进来的沈家宗人。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君卿往后退了一步,抓住了拿刀砍他的那人,……,嘿!”

    “怎么了?”

    “君卿用这人挡住了堂外射进来的一支弩箭。……,阿邓杀了两个人!他奔到了堂门口,将左手的铁戟掷了出去,唉哟,好像是击中了正在院里拿弩射箭的那个竖子!……,哎呀不好,有人在走廊上偷袭阿邓。……,哈,阿邓用右手戟挡住了这人的刀,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又赶上去,捅穿了他的脑袋,啧啧,溅了一脸的血。阿邓杀出姓子了,把这个偷袭的鼠子扔出了堂外,砸倒了两个沈家宗人。……,有三个人在围攻君卿。君卿真勇悍也!半步不退,压根不躲,胳膊上挨了一刀,宰了一个!又宰了一个!最后一个也被他刺死了。……,他也杀到堂门口了。”

    宅外诸人听得心驰神动,分别握紧刀剑。程偃大叫:“荀君呢?荀君呢?”

    “我看到荀君了!他一手提了两个脑袋,一手提着剑,从柱子后边走出来了。咦?噢!柱子后边露出了两只脚,荀君刚才大概是在和这人厮杀。”

    程偃听到了荀贞的消息,心中大石落地,再次拔刀出鞘,叫道:“戏君,杀进去吧!”扭脸去找戏志才,却才发现适才一直纹立不动的戏志才已在调动人手,命一队人去点燃宅外的那些柴木堆;命树上、屋顶上的弓弩射手做好接应荀贞三人的准备;调了一队人,抱起大木,等火起后就开始撞门;又选了几个手脚敏捷的,令他们等一开始撞门就翻/墙入内。其它的则於夜色下列好队伍,只等宅门被破开,便就冲杀进去。

    ——程偃方才听得太投入了,要不是转脸这一看,竟不知戏志才已开始着手强攻。李博、宣康在戏志才的旁边。他的余光扫到了他俩,李博面色苍白,宣康死死地盯着宅门。

    东边屋顶的那轻侠拉弓射箭,试图援助荀贞等人,却因角度不对,连射三箭,都被屋瓦、树枝挡住了。

    西边较近处屋顶上的那个轻侠叫了起来:“中院的沈家奴仆、宾客一窝蜂地往后院去了!”一边叫,一边开弓射箭。他的位置不错,正监临着从中院、后院之间的开阔地,射了三箭,中了两人,再射时,那些人都已跑进后院了。

    东边屋顶上的那个轻侠大声叫道:“我看见中院的那些宾客、奴仆了,都提刀拿剑!”

    中院有二十多人,后院原本大概十几个人,也就是说,除掉被许仲、刘邓杀死的,后院现已聚集了近三十人。戏志才虽还保持着镇定的表情,却也不禁加快了语速,在四面火起后,简短地命令道:“爬墙、撞门!”

    东边屋顶上的那个轻侠继续报告战况:“君卿和阿邓守在堂门口,十几个沈家的宗人、宾客、奴仆在往里攻。阿邓受伤了!大腿上中了一剑。……,荀君!荀君对君卿说了句话!……,荀君顶上了君卿的位置。……,君卿杀出去了,在往堂外冲,好家伙,连着刺伤了三个人,杀出了一条血路。杀出去了!”

    程偃的注意力大半转到了沈家的宅门上,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也似,一眨不眨,盯一眼那几个手脚利落的轻侠爬墙,又盯一眼那队抱着大木的轻侠撞门。“砰”、“砰”、“砰”!一下又一下,沉闷地撞门大响,似将夜色也都震动。眼见这门不是一下、两下能被撞开的,而攀援围墙的轻侠也才刚爬了一半。他牵忧荀贞,忍不住分神二用,问东边屋顶的轻侠:“君卿从堂门口冲出去干什么?是想护着荀君杀出来么?”

    “不知道!……,君卿没有往院外冲,而是在向堂对面的树下冲。好多人来阻拦他。……,都被他杀散了。……,他冲到树下了!啊哟!我知道了,他定是奉荀君之命,去杀这些院中敌众的首领了。一个戴着高冠的锦衣人被他赶得绕树乱跑。竖子!竖子!无耻竖子!又有几个沈家人来阻拦君卿。……,君卿把剑投出去了!……,好!”

    “怎么样?”

    “那个高冠锦衣人被击中了!剑刺进了他的后背。他倒下了。君卿撵了上去,抽出了剑。又刺了他两剑。……,这高冠锦衣人弹腾了两下腿,不动了。死了!”

    “院里的那些沈家人呢?”

    “都呆住了。”

    宅外的轻侠们听到此处,手脚不禁一停。宅外的火光燃亮了夜色,众人有的大喜,有的紧张,有的愣住,有的惊叹,有的回脸看戏志才、程偃等,有的仰首看说话的这个轻侠。举动、神情各不相同,相同的是:这一刻,他们都没有出声。里巷又一次地归入了沉寂。

    夜色幽静,一阵大呼声从沈宅后院传出。这阵大呼远比上回的惊叫响亮,而且时间长,只是却很嘈杂纷乱,程偃等依旧没能听清。

    程偃大叫问道:“沈家后院在叫什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东边墙上的那个轻侠又惊又喜,叫道:“那些沈家的人都跪下去了!……,咦,又从院门外涌进来了一伙儿人。”

    最靠近外院树上的那个轻侠叫道:“是铁官徒!铁官徒刚才离开前院,往后边去了!”

    能看到中院的那个轻侠说道:“不错,是铁官徒。他们刚穿过中院。我正想说,你就看见他们进后院了。”他问东边墙上的那个轻侠,“……,他们去后院作甚?也是去围攻荀君他们的么?”

    东边墙上的那个轻侠说道:“不,他们也跪下了!君卿回到了堂门口,和阿邓侍立在荀君的左右。……,沈家的人和铁官徒都在丢掉了兵器,在伏地叩拜。他们……。”

    又一阵大呼从后院传出。这一次,因为又多了十几个铁官徒,呼声更大了。可还是有点嘈乱,程偃等人依旧没能听清。程偃、宣康、李博异口同声地问道:“他们在叫什么?”

    又一阵大呼传出。这一次,声音整齐,划破长夜,响动四方。宅外的轻侠们屏息凝神,倾耳细听。这一次,总算听清楚了,后院是在大呼:“蔽木户、坐铁室!荀家虎!”[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