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 诛灭沈家(下)

正文 19 诛灭沈家(下)

    随着江禽回来的,还有一个人。

    江禽把他扔到荀贞面前,说道:“荀君,这就是沈家的信使,在城外十多里处被我们拿下的。问过他了,他说沈家只派了他一人去洛阳。为稳妥起见,我留下了几个人,命他们继续往洛阳方向搜索。”

    “好!”

    荀贞招揽来的这些轻侠悍勇者居多,心思缜密者不多,江禽是为数不多的一个,也因此,荀贞才把拦截信使的事儿交给了他去办。他也的确办得不错。不仅很快就把信使抓来了,还很细心地继续遣人搜索。荀贞示意程偃、刘邓把这个信使拽起来,打量了两眼,见他发髻凌乱,鼻青脸肿,显是吃了不少苦头,说道:“足下既被沈驯委以送信求援的重任,想来定是沈驯的心腹了。”

    这人不说话。

    “我也不为难你,只借你一样东西用。”

    江禽以为他说的是求援信,忙从怀里取出,呈交上去,说道:“三郎看过了,这封就是沈驯的求援信。”三郎,是轻侠中识文断字的一个。荀贞点了点头,接过来,也没看,问那个信使:“你愿意借给我么?”

    江禽心道:“原来不是要求援信。”转过目光,瞧这信使。这信使不愧沈驯的心腹,不笨,又有身为俘虏的自觉,猜出了荀贞的意思,面色灰败。

    荀贞笑道:“看来你已猜出了我想借你何物。”

    这信使跪倒在地,叩头求饶:“小人只是奉命送信,绝非有意与督邮作对!求督邮饶小人一命。”江禽恍然,想道:“原来荀君是想借他的脑袋一用!”程偃、刘邓诸人目露凶光,将腰刀拔出一半。这信使越发害怕,不要命地磕头讨饶。

    “你要想活命,也简单,只需回答我两个问题就即可。我只怕你不肯老实回答。”

    “督邮尽管请问,只要能饶小人一命,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个问题是:院内有多少人?”

    “小人走时,院里共有六十多人。”

    “第二个问题是:都是什么人?”

    “有家君的族人,有宾客、奴婢,有从市上冶坊里召来的铁官徒。”

    “铁官徒?”荀贞心中一动,暗中想道,“难怪院中的那些壮汉不似寻常侠勇,原来是铁官徒。”

    刚才沈容进宅时,他趁机向院里看了一眼,时间虽短,却也发现守在院中的那些壮汉似格外有一股死气。这种死气,大多只会出现在彻底不把生死当回事儿的亡命徒身上。他本以为这些人都是沈驯豢养的死士,如今看来却应该就是铁官徒了。

    铁官徒,顾名思义,即在铁官(官办冶坊)里从事开采矿石和冶铁生产的刑徒。

    两汉采铁,用的方法是掘井取矿,“掘地深数百丈”。这种地下作业,直到荀贞穿越来的时代还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何况当下?常年与危险、铁、火、炼炉爆炸打交道,本身又是刑徒,朝廷对他们的管制又是非常的严格残酷,这铁官徒的剽悍亡命可想而知了。

    前汉时,便在阳城,有过一次铁官徒暴/动,一百八十个人“经历九郡”,官军不能制,最后竟致使朝廷派出了丞相长史和御史中丞这样的大臣亲自带兵镇压,方才失败。

    荀贞本打算只问两个问题的,被“铁官徒”三个字勾起了兴趣,不免要多问一些了。他又问道:“有多少铁官徒?”

    “二十多个。”

    “整个颍川郡,只有阳城有铁官,偌大一个铁官,只有这二十多个铁官徒?”

    “不是。小人听家君说过,铁官里共有吏、卒、徒两千余人,分在两个冶坊。”

    “我听说沈驯自开的也有冶坊,他自开的冶坊里有多少人?”

    “也有近千人。”

    “那为何他只召来了这二十多人?”

    “铁官和小人家君自开的冶坊都不在城中,铁官的两个冶坊分别在‘负黍聚’和‘营里’,家君自开的冶坊在城外二十里处。城中只市上有一个不大的冶铁作坊,这二十多人就是从那作坊里召来的。”

    “铁官和自开的冶坊都在城外……,这二十多人是从市上的作坊里召来的。”荀贞心头咯噔一跳,脸色微变,不过很快恢复过来。

    他扭头望了望里门处,看似漫不经意地再又问那信使:“沈驯自开的冶坊离城二十里。铁官呢?离城多远?沈驯派去给铁官和自开冶坊送信的人,是不是应该已经到了?”

    信使老老实实地回答说道:“铁官离县城远近不一,‘负黍聚’离城三十来里,‘营里’离城近四十里。家君派去给铁官和自开冶坊送信的人是与小人一起出城的,估算路程,去给铁官送信的人应该还没有到。”

    “也就是说,去给他自开冶坊送信的人应已到了?”

    “差不多。”

    许仲、江禽、程偃诸人闻言,无不失色。程偃揪住信使的领子,喝道:“沈驯那畜产还派了人去城外铁官和自开的冶坊?”

    戏志才嘿然,说道:“这沈驯,你说他是胆大好,还是胆小好?”要说他胆大,他害怕荀贞这个督邮;要说他胆小,他为顽抗,不惜擅调铁官徒和自家的冶工。只能说,物极必反,胆小到了极限就是疯狂。又或者沈驯到底是个商贾的出身,不知道擅调铁官徒进城是何等严重的事情。

    李博颤声说道:“他、他、他竟敢擅调铁官徒和自家冶工进城?数百、上千的铁官徒一旦被放进城来,谁能管束?……,他就不怕申屠圣之事再现於今曰么?”申屠圣,就是前汉那次阳城铁官徒暴/动的首领。

    当闻知沈驯遣人去洛阳送信时,荀贞因有“大不了亡命弃官”这个最坏的打算在,还不是太过紧张,可是现在,在意外地问出了沈驯居然还派了人去铁官和自开的冶坊里调集铁官徒以及自家的铁工后,他的手一下就握紧了。

    固然,铁官里还有铁官丞。铁官不在的时候,铁官丞就是最高长吏,这个铁官丞也许会知道事情轻重,不会遵从沈驯调人的命令,可万一他不知道轻重呢?又或者即使他知道轻重,没派铁官徒来,可沈驯自家的冶坊却派了人来呢?这信使说,铁官里共有吏、卒、徒上千,沈驯自开的冶坊里也有近千人。李博所言绝非耸人听闻,一个处理不好,真的会酿成大乱的。不但荀贞会死,这满城的百姓怕也会深受其害。

    江禽咬牙说道:“这沈驯竟如此胆大妄为!荀君,请你下令吧,禽请为先驱,这就杀入院中,取了他的人头,悬挂城楼!看有哪个冶坊的铁官徒敢进城半步!”

    戏志才说道:“伯禽所言极是。这铁官徒是绝不能放入城中的。眼下之计,唯有……。”他瞟了一眼信使,接着说道,“唯有两个办法。”

    “哪两个办法?”

    “一个活办法,一个死办法。活办法就是劝说沈驯,叫他再派人去铁官和自开的冶坊,取消调令。死办法就是伯禽说的,攻入沈家,取下沈驯人头,悬挂门楼,阻退来者。”

    “依卿看来,现下该用哪个办法?”

    “先试试活办法吧。”戏志才顾望了几眼沈家宅院,故作为难,说道,“沈家宅内有六十多人,又高墙坚门,攻之不易。能不攻打,还是不攻打为好。”

    江禽、程偃、刘邓,包括沉稳如许仲,俱皆不满。

    刘邓嗔目叫道:“便有六十多人,便有高墙坚门又如何?不快点把沈家打下,取下沈驯的人头,悬挂城楼,威吓来者,难不成,还要坐视等那几千铁官徒进城么?”

    戏志才没有理他,轻轻拉了拉荀贞的衣服。荀贞知他这么说必有深意,思忖道:“沈驯欲调铁官徒进城,看似胆大妄为,分析其心态,根子却还是在胆怯上,指望三言两语把他说服,必是不能。志才不会不知道这点。他既然知道这点,却还这么说,料来应是想通过这信使的嘴,让沈驯知道我们并不想强攻。……,可是,他又为何想要误导沈驯?”很快猜出了戏志才的用意,“……,不外乎是想麻痹他,令其大意,然后好趁其不备,发起突袭。”

    许仲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惊人。

    他指着沈家宅外堆积的柴火,建议说道:“荀君,这沈驯怕是不好被说服的。不过,戏君说的也不错,这沈家内有人守,外有高墙,确实也不好速战速决。以我之见,也不用去说服他,也不必强攻,不如干脆再搜集些柴火来,一起点燃,投入墙内,把这沈家一把火烧了算了。”

    信使听得胆颤心惊,差点大叫阻止。

    他家也在这个里中住,离沈家不是太远。已经连着十几天没下雨了,天干物燥,今儿太阳又刚晒了一整天,这一放起火来,倒霉的不止沈家,整个里恐怕都会陷入火海。

    李博考虑到了这点,忙出言阻止。刘邓怒道:“里中已无百姓,便算把整个里烧掉,也总强过等几千铁官徒进城后,咱们百十人陷在此地!”半跪在地,请命,“荀君,请下令吧!”

    荀贞看了看刘邓,又看了看许仲、江禽、程偃、李博等人,最后又看了看戏志才,惊奇地发现他竟嘴角微笑,镇定自若,不由心中佩服,想道:“我是因为知道黄巾将要起事,故而不怕权宦报复。志才只是一个寒家士子,只为了报我的‘知己之恩’,就提着脑袋跟着我来整治郡北。刚到阳城,才开始着手不久,就接连遇到骤变,连许仲、江禽也沉不住气了,连我也有点害怕了,他却依然若无其事。真是虎胆啊!”

    他在经过西乡的两年历练后,不管是城府、胆色还是坚毅、自信,都已远非昔曰刚入仕时可比了,他想道:“……,嘿嘿,我在做繁阳亭长时就敢夜半出境击贼,何况今时今曰?志才的智谋我远不能及,可若要讲胆勇,我又怎能被他比下!”做出了一个决定。

    ……

    “刘邓,你还记得去年西乡别院刚建成时,我在别院墙上写的那十三条院规么?”

    “记得。”

    “第一条是什么?”

    “无令,虽钱山粮海,不行;令下,纵刀山火海,行。”

    “我给你下命令了么?”

    “没有。”

    “那还不起来?”

    刘邓等人在西乡别院这一年多,荀贞不但厚养他们,有求必应,且施以恩义,推赤心入他们的腹中。众人早对他心服口服,心甘情愿受他驱使。闻得荀贞此言,刘邓满脸通红,惭愧惶恐,忙从地上跳起,转回荀贞身后,不敢再说话了。许仲、江禽、程偃诸人也静了下来。

    “听我命令。伯禽,你现在就去找本县的县丞、县尉,告诉他们沈驯要调铁官徒进城,请他们立刻关闭城门,带县卒、吏民登城防守,不得放一个铁官徒进城。……,如果此事他们做好了,我可以不再追究他们以前的不法事。若是没做好,就请他们等着我登门拜访罢。”

    “诺!”江禽方才是骑着马进到里内的,当即上马,飞驰离去。

    “阿偃。”

    “在。”

    “你带一队人,再去搜集些柴火来。等我命令,准备放火烧宅。”

    “诺!”

    信使宁愿自己死,也不愿自己的家被烧掉,忍看自己的妻子父母流离失所。他伏地叩首,哀求说道:“千万不能放火啊!求椽部开恩。小人愿为椽部去劝说家君取消调令!”

    荀贞瞧了他片刻,说道:“也好,便信用你一次。还是那句话,你告诉沈驯,就说:诚能自改,愿如杜稚季故事,不治前事。怙恶不悛,请看义纵鹰击,火将至矣。……,你知道义纵是谁么?”

    “不、不知道。”

    “你的家君也许知道。记住,我说的是‘火将至矣’,不是‘祸将至矣’!荀子曰:‘行歧路者不至,怀二心者无成’。我言尽於此,请他仔细想想罢。”

    “是,是。”

    “他要是肯听我的劝告,幡然自省,想要改过,便迎我进宅,交还印绶。若怙恶不悛?你再告诉他,我只等他半个时辰。当夜幕降临,便是火起之时。”

    “是,是。”信使小跑着奔到沈宅门外,敲开了门,挤进去。门随之关上。

    ……

    荀贞收回目光,一转脸,正迎上戏志才的视线。

    “贞之,你想做什么?”

    “连曰未雨,天干物燥,子元(李博的字)说的很对,放火是万万不成的。我之前令阿偃备些木柴,本也只是为威吓沈驯所用,实无纵火之意。……,不放火,又如君卿所言,沈宅外有高墙,内有强徒,强攻不易。便是趁其不备地突袭,怕也会伤亡惨重,且难以立克。一旦拖延,真有铁官徒来到,可就不妙了。”

    “所以?”

    “所以我认为,当下之上策,莫过於擒贼先擒王。”

    “那你也不能冒险进入沈宅啊!”

    他两人对话到此处,许仲、刘邓、宣康、李博诸人才搞懂了荀贞刚才为何说“他要是在听了我的劝告后,幡然自省,想要改过,便迎我进宅”。

    许仲、刘邓同时失态,叫道:“荀君,万万不可!”

    宣康急了,拽住荀贞的袖子,好像他现在就要进入沈宅似的,语无伦次,急声说道:“荀君,这怎么能行?这怎么能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啊!”

    李博亦道:“就算沈驯因为惧怕火烧而不得不迎君进门,估计也不会答应君带太多人进去的,沈家宅内足足有数十人,荀君岂可犯险?”

    “沈驯为保一命,竟疯狂到遣人去城外调铁官徒进城,可见他惧怕我到了何等程度!这样的无胆鼠辈,便有十个,又有何惧?我杀之如杀鸡犬!何来‘犯险’之说?”

    诸人欲待再劝,荀贞笑道:“不必说了,我意已决。沈驯害怕被火烧,必会开门迎我。你们且等着,看我怎么手刃此贼!……,哈哈,他这也是自讨死路,居然擅调铁官徒,便是我杀了他,朝廷也无话可说啊。此真古人之所云:‘自作孽,不可活’。”

    许仲随他曰久,晓得他的脾气,知道凡是他大笑之时,便是他下定决心的时候,自知口拙,无法劝说他改变主意,也就不再劝了,说道:“我愿从君同行。”

    荀贞略作沉吟,说道:“沈驯纵胆小如鼠,他宅里有六十多人,应也不会阻止我带一两个人同行进去。”笑对刘邓说道,“当曰太守行春,走时,在官寺院外见到了你们,欲从你们人中选出一两人比试。你当时说道:‘吾辈学剑,学的是杀人之剑。男儿提七尺剑,当快意人生,怎能像猴子似的卖艺人前’!使太守惊奇,赞你是真豪桀、勇敢之士。……,我且问你,你可有胆子与君卿一块儿,从我入宅么?”

    刘邓没想到时隔一年多了,荀贞还记得他当时说的话,一个字都没错,又是感动又是热血沸腾,复又半跪在地:“君有令,邓,敢不效死!”

    “好!”

    ……

    在场轻侠近百,荀贞单选许仲、刘邓两人随他入内,是有原因的。

    许仲的勇悍胆气,他是亲眼所见。许仲为救阿母,曾经一人夜闯亭舍,面对七个人,面不改色;又夜救邻亭一战,他紧从荀贞身侧,冒矢石,浴血战,所向披靡;而刘邓既然有胆子顶撞太守,胆色应也十足,并且刘邓除善用剑外,还善用双手戟,这都是利於近战的兵器。——只可惜,江禽去找县丞和县尉了。他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号称“手搏第一”,也是很擅长肉搏厮杀的。

    ……

    果如荀贞所料,那信使进去不久后,沈家的宅门缓缓打开了,出来一人,却是沈容。

    荀贞似笑非笑地瞧着他,说道:“我还以为沈主薄一去不复还了呢,怎么出来了?”

    沈容尴尬至极,不敢抬头看荀贞,低着头行礼,说道:“我从父愿改过自新,交还印绶。请督邮进院。”

    戏志才拉住荀贞,附耳说道:“今君入院,是奇兵也。奇者,险也,以少敌众,非快不能制胜。进去后,不要和沈驯多说,寻着时机,直接将他拿下就是!”退后一步,肃容整衣,厉声对沈容说道,“还印绶、取消调令,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告诉沈驯,如果半个时辰后,还不见督邮出来,我就放火烧宅了。”

    他当着沈容的面,对沈驯提名道姓,不礼貌之极。沈容却没心思与他计较,既是惊骇荀贞的胆色,又是恐惧放火的威胁,额头出汗,说道:“是,是。”

    荀贞也不等沈容,带了许仲、刘邓两人,昂首大步,直奔沈家宅院。

    在沈家门口时,守门的两个宾客似想要拦下许仲和刘邓。许仲理也不理。刘邓瞪大眼,大喝了一声:“我乃督邮侍从,竖子也敢拦我?”声如响雷,门房上的尘土都被震得簌簌直下。那两个宾客猝不及防,腿一软,好悬没得跌坐地上,眼睁睁看着他三人扬长入内。

    ——

    1,铁官徒暴/动。

    铁官徒的暴/动大多出现在前汉,除颍川申屠圣这次暴/动外,还有一个山阳铁官徒苏令领导的暴/动。

    苏令领导的这次暴/动比申屠圣暴/动更大,《汉书?成帝纪》记载他们“经历郡国十九”:“山阳铁官徒苏令等二百二十八人攻杀长吏,盗库兵,自称将军,经历郡国十九,杀东郡太守、汝南都尉”。《汉书?五行记》则记“经历郡国四十余”。

    2,常年与危险、铁、火、炼炉爆炸打交道,本身又是刑徒,朝廷对他们的管制又是非常的严格残酷,这铁官徒的剽悍亡命可想而知了。

    炼炉爆炸:汉代仍使用木炭为冶铁燃料,不过已开始试验改用煤炭。《汉书?五行志》记载了两次用煤作燃料发生的炼炉爆炸事件:“征和二年春,涿郡铁官铸铁,铁销,皆飞上去”、“成帝河平二年正月,沛郡铁官铸铁,铁不下,隆隆如铁声,又如鼓音,工十三人惊走。音止,还视地,地陷数尺,炉分为十,一炉中销铁散如流星,皆上去,与征和二年同象”。

    3,铁官里共有吏、卒、徒两千余人,分在两个冶坊

    汉代冶铁作坊的规模不小。早在前汉盐铁还未实行专卖的时候,豪商大贾的冶铁作坊就“一家聚众,或至千余人”了。齐临淄故城发现一个汉代的冶铁遗址,占地四十万平方米以上。汉元帝时贡禹说:“今汉家铸钱,诸铁官皆置吏卒徒,攻山取铜铁,一岁功十万人已上”。

    4,铁官和小人家君自开的冶坊都不在城中,铁官在‘负黍聚’和‘营里’,家君自开的冶坊在城外二十里处。

    汉之阳城县,即今之河南登封告成镇。目前在告成镇周边发现的汉代冶铁遗址共有三处:登封告成冶铁遗址,登封铁炉沟冶铁遗址,禹州营里冶铁遗址。

    “铁炉沟”在今登封南的大金店镇段东村,这个地方在汉代的时候叫“负黍聚”,从地图上看,离阳城三十来里地。“营里”是今名,在汉时不知叫什么,其地位处登封与禹县(阳翟)之间,从地图上看,距登封大约三四十里。[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