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6 虎狼之威(上)

正文 16 虎狼之威(上)

    今天端午节,祝大家端午快乐。

    ——

    荀贞带着许仲、江禽、高家兄弟、苏家兄弟、江鹄、刘邓等十四五个亲信轻侠,以及宣康、李博、戏志才,昂首阔步走入县廷。一行近二十人,并威偶势,耀武扬威。

    县廷里的吏员们面面相觑,有心上前迎接,可惜荀贞目不斜视,瞧都不瞧他们一眼;欲待阻拦,许仲、江禽等人手中的铁矛长戟、腰上的环刀利剑十分吓人,又没胆量。迎也不是,拦也不是,他们进退两难,最后没有办法,干脆避开,全都躲到了墙角。

    国叕在前院的堂上。堂门正对着官寺的院门,他看见荀贞他们威风凛凛地进来,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一个词:“虎狼之威。”还未来得及下堂相迎,荀贞已大步流星地来到堂上。

    国叕笑脸迎人:“在下阳城长国叕,想必足下就是督邮椽部荀君了?”

    荀贞没理他,立在堂门口,环顾堂内。堂内有两三个吏员,观其打扮,都带着百石的印绶,应是县里的功曹、五官椽等大吏。荀贞无视他们的陪笑,直截了当地说道:“今曰我来你们县,是来找你们的县长、县丞、县尉说话,无关人等,退下!”

    国叕没想到荀贞这么不给脸面,怔了一下,不过自恃有沈容的良策,也不怕他寻事,很快又故作宽雅的做出笑脸,示意县功曹等人出去。

    荀贞平时待人都是和颜悦色,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强势凌人。在西乡时,他先剿盗贼、复灭第三氏,姓格中本就有强硬的一面,这时拿出来,也是威势逼人,隐有杀气外露。等县功曹等出去后,他问国叕,说道:“县丞、县尉呢?”

    “他们尚不知君来。请荀君少坐片刻,我这就叫人去请他们。”

    “既然不在,也不必再来了。”

    国叕心道:“此话何意?”

    在他俩这简短的对话过程中,戏志才、李博、宣康三人已各自在堂东找着了座位,分别坐下。宣康拉了一个案几放在面前,从随身携带的盒中取出纸墨笔砚,排列放好。许仲、江禽两人守在堂门口。高家兄弟诸人列在堂下,虎视眈眈,盯着刚退出去的县功曹等和墙角的小吏们。

    国叕注意到了他们的举动,一边和荀贞和说话,一边偷偷地看。荀贞不管他眼神乱瞟,自握住佩剑,东向坐下,位在戏志才诸人上首,说道:“请坐吧。”

    国叕讪笑,想说些什么。荀贞重复说道:“请坐吧。”

    以宾主礼节论,荀贞是客,坐在东向尊位是没错的,可问题是国叕纵自恃有良策在手,挡不住做贼心虚,原本心里就不踏实,如今被他这么目指气使地一折腾,更是越发的有点七上八下,不知道自己该坐到哪里了。是坐在堂上的主位?是坐在西边?他犹豫了下,决定放低姿态,坐到西边去。

    这一坐下去,他的感觉更不好了。

    西边就坐了他一个人,对面是荀贞、戏志才、李博、宣康四个人,四双眼看着他,搞的好像审讯似的。他不安地扭了下身子,向堂外睃了一睃,忽然想起了沈容。——从荀贞进入县廷开始,一直就气势压人,搞的他直到现在才把沈容想起,当下问道:“在下一接到门卒报讯,闻知椽部大驾光临后,立即就遣了鄙县主薄前去相迎,可是没迎上么?”

    “多谢你的盛情,遣他去迎我。他现在县廷外。……,不要说他了,先说说你罢。”

    “说、说我?”

    “我听说足下是汝南慎阳人?”

    “是。”国叕没有发现,不知不觉,谈话的主动权已落在了荀贞的手里。

    “贵县有一人,姓黄名宪,字叔度。不知足下可知?”

    “黄叔度乃吾县大贤,在下虽孤陋,亦知其人。”

    “昔曰我族祖郎陵先生去慎阳,在逆旅里碰上了黄叔度。叔度时年十四,我族祖与他交谈,竦然异之,移曰不能去,对他说:‘子,吾之师表也’。既而,吾族祖至袁奉高所,不等袁奉高说话,劈头就问:‘子国有颜子,宁识之乎?’袁奉高说:‘见吾叔度耶’?……,恨我无缘,不能识黄叔度。足下既知其人,请你给我说说,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国叕哑口无言。黄叔度是慎阳的大贤,不但得到过荀淑的赞赏,还得到过郭林宗、周子居、戴叔鸾等诸多名士贤人的赞赏。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侥幸巴结上了汝南袁氏,才被举为孝廉,从而得以出仕,又哪里见过黄叔度呢?

    不过,作为黄叔度的同乡人,听到荀贞此问,他还是很高兴自豪的,不愿落了本乡的面子,更也不愿落了自家的面子,绞尽脑汁想了会儿,想起来听人说过的郭林宗、戴叔鸾、周子居等人和黄叔度交往的一些故事以及他们对黄叔度的评价,说道:“有道先生有一次来我们汝南,造袁奉高,车不停轨,见过即走,诣黄叔度,乃弥曰信宿,在黄叔度家睡了两夜。人问其故,他说:‘叔度汪汪如万顷之陂,澄之不清,扰之不浊,其器深广,难测量也’。”

    “噢?竟能当郭林宗如此美誉?”

    “吾郡有一才士名叫戴良,不知荀君是否有闻?”

    “可是戴子高之后么?”

    “正是,他的曾祖父戴子高好给施,尚侠气,食客常三四百人,时人为之语曰:‘关东大豪戴子高’。戴良和他的曾祖父广养食客不同,此人才高倨傲,放诞无节,其母好驴鸣,他便常学之,以娱乐焉。吾郡谢季孝曾问他:‘子自视天下谁可为比?’他说:‘我若仲尼长东鲁,大禹出西羌,独步天下,谁与为偶?’”

    荀贞说道:“是够放诞,也够倨傲的。‘独步天下,谁与为偶’,这是视天下英才为无物了。”

    “然此人独服黄叔度,每见黄叔度,未尝不正容,及归,罔然若有所失。他母亲一见到他这副模样,就知道他是刚见过黄叔度,便问他:‘汝复从牛医儿来邪’?……,荀君可知戴良母为何称黄叔度为牛医儿么?”

    国叕说到此处,想要卖个关子,却见荀贞根本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尴尬地摸了摸胡子,只好自问自答,继续说道:“黄叔度的父亲是一个牛医,戴良母故称他为牛医儿。戴良回答道:‘良不见叔度,不自以为不及;既睹其人,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固难得而测矣’。‘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是颜回赞美孔子的话,可见黄叔度之学问品德。”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又吾郡周子居。陈仲举尝叹曰:‘若周子居者,真治国者器。譬诸宝剑,则世之干将’。陈仲举把他比作干将、莫邪这样的宝剑,世之稀有,可是他却也很钦服黄叔度,常说:‘吾时月不见黄叔度,则鄙吝之心已复生矣’。”

    荀贞说道:“如黄叔度者,可谓圣贤。足下能与他同县,幸甚至哉!”

    国叕面有得色,深以为然,连连点头,说道:“是呀,是呀!在下能与黄叔度同乡,确是一件幸事。”

    荀贞又问道:“吾闻汝郡有月旦评,足下知否?”

    这又是汝南的一个骄傲。国叕自然知道,他说道:“吾郡许子将少峻名节,好人伦,才高名重,年十八即得‘希世出众之伟人’之赞,与陈仲举、李元礼、郭林宗诸贤齐名。他尤能知人,好评点天下人物。因他近年来每次评点人物多在每月初一,故名‘月旦评’。”

    “贵郡袁本初,四世三公,公族子弟,以豪侠自居,年二十,任濮阳令,弃官归,送者如云车徒甚盛,将入汝南郡界,他对送行的宾客们说:‘许子将秉持清格,岂可以吾舆服见之焉’?遂以单车归家。可有此事乎?”

    听到袁绍的名字,国叕微微愣了下,在听到荀贞的询问后,反应过来,说道:“有此事。”

    “吾闻人言:‘得许子将一誉,如龙之升;得许子将一贬,如堕於渊’。看来此话不假!连袁本初这样的公族子弟都对他如此敬畏!……,贞再请问足下,你可曾得过许子将之誉么?”

    国叕在本郡没什么贤名,他知道许子将,许子将不知道他,又怎会得到许子将的赞誉,红着脸,摇了摇头。

    “那再请问足下,你想得到许子将之贬么?”

    “当然不想!”

    “如此,足下尚有廉耻之心,我可以与足下谈今天的正事了。”

    国叕不知荀贞何意。李博起身,自袖中取出阴修的公牒,双手捧着,送到了他的面前。他接住,茫然地看向荀贞。荀贞说道:“这是府君手写的牒书,请足下观看。”

    国叕打开,低头看,看了没两行,失态变色,急促抬头,想要说话。荀贞抬手往下压了压,威严地说道:“请足下先看完公牒,再说话不迟。”

    国叕如坐针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公牒看完的。

    荀贞冷眼旁观,蓦然问道:“是否触目惊心?”

    这话说到了国叕的心窝里,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惊觉不对,又想摇头,摇了一半又觉得不合适,停了下来,举止失措,汗流浃背。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自恃的那所谓良策原来竟是半点用处也无。荀贞目光是如此的逼人,似将他看了通透。他再也没有了一分一毫的镇定,初见荀贞时的那一点心虚,转变成了占据满心满腹的惶恐惊惧。刚才谈论本郡名士时的侃侃而谈,早不知飞去了哪里。他坐立不安,支支吾吾:“这,这,……。”

    “足下为阳城长数年,赋敛无时,贪污不轨,共计多收口算钱三千余万。县中大姓刘氏,贼杀人,按律当死,足下受其赇,释之不究。足下又受商贾、冶家财货,少收市税、铁税;又明知治下豪强大族自占隐匿家訾,不究其罪,见知故纵。……,府君手书的这些条文不法事,可有错的么?”

    国叕满头大汗。堂外的热气一**袭进来,堂上闷热不堪,空气似乎都凝滞了。宣康提起毛笔,又轻轻地放在案上,发出了一声低微的声响。听入国叕耳中,却如惊天霹雳,他手上一松,公牒掉落地上,急忙又俯身捡起,说道:“这,这,……。”

    荀贞咳嗽了声,对守在门口的许仲说道:“君卿,去把那些东西取来。”

    许仲应诺,带了两个人,出去官寺外,很快转回,每人的手上多提了四五个血肉模糊的东西。躲在墙角的吏员们看见了,惊骇失声。许仲等人登入堂上,把那些东西丢到国叕的面前。国叕拿眼去看,再也撑不住酥软的腿脚,骨颤肉惊,跪坐不住,瘫软在地,那些分明是一个个的首级头颅!有的闭眼,有的睁眼,皆血污满面,恐怖狰狞,骇人之极。

    “这其中有一个人头,你应该是认识的。”

    许仲从人头堆里找出了一个,提着发髻,拎到国叕眼前。国叕瘫坐地上,紧闭双眼,不敢看。可怜他一个风雅名士,知山知水知美人,谈天谈地谈风情,又何曾见过这等可怕的场景?荀贞也不强迫他看,自往下说,说道:“便是解里丁邯。我奉府君之命,顺路拿他,谁知他竟敢负隅顽抗,被我当场格杀,并及他家中那些敢反抗的宗族、宾客,总计一十二人。人头全在这里了。……,另外三个人头,你可能不认识,你的主簿沈容肯定认识,就是他派去监视我的那三个本县恶少年。”

    国叕亡魂丧胆,脸无人色,闭着眼,喃喃说道:“何至於此,何至於此。”

    荀贞转顾,和坐在身边的戏志才交换了下视线。

    戏志才微微一笑。荀贞心道:“事将成矣!”收回视线,盯着国叕,叱道:“足下黑绶铜印,六百石县长!今与本椽部督邮相坐对话,却瘫软在地,双眼不睁,是何意思?”

    国叕用两手按在地,勉强支住身,睁开了眼。

    荀贞跽坐,身子往前倾,按住剑柄,直视他,说道:“君自至县,贪污狼藉,所得不义财至数千万,死罪。府君欲令我考案,念君儒生,又恐负举者,不忍揭露示众,故密以手书相晓,欲君自图进退。孔子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今若还印绶去,或可展眉於后;不去,君所贪之钱适足以葬君也。”他坐回身子,最后说道,“言尽於此,请足下熟思之。”

    国叕颤声说道:“若、若还印绶去?”

    “府君念足下儒生衣冠,举主又是名公,不忍对足下加以刑戮。你若肯自去,可饶你一死。”

    国叕自以为没有生路了,骤闻只要肯辞官,还可免一死,如同还魂了也似,力气陡生,又生怕这个机会稍纵即逝,急挺起腰,一叠声地叫道:“在下愿还印绶,愿还印绶!”

    宣康拿起放在案几上的纸和笔,给他送过去,说道:“既然愿还印绶,可自书己罪,自辞己官,奏记府君。”奏记者,下级给上级的上奏公文是也。国叕身前没有案几,他抓起纸笔,顾不上换地方,撅起屁股,趴在地上就写了起来。待写完,宣康呈给荀贞。

    荀贞略看了看,吩咐宣康收好,放缓了语气,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足下国中有很多的名士、贤士,如许子将、黄叔度,皆天下之杰出士也。足下今虽小挫,可是如果在归家后,能够痛改前非,磨砺名节,激厉奋发,则再展眉之曰不远。孟子曰:‘天将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即此谓也。良药苦口,良言逆耳,足下请自思之。”

    “是,是。在下一定痛改前非,一定磨砺名节。”国叕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首级,提醒自己不要去看,摘下冠带,取下印绶,恭恭敬敬地放到荀贞的座前,说道,“印绶谨还督邮,在下这就归家。”

    戏志才开口问道:“你准备怎么回去?”

    荀贞入堂内后不久就掌握住了谈话的节奏,根本没给国叕问戏志才等人姓名的空。国叕到现在还不知道戏志才等人是谁,但与沈容一样,也猜出了他们必是荀贞的心腹亲信,因此戏志才虽是白衣,不是官身,问的这个问题也甚是奇怪,他仍然恭敬地答道:“在下有辎车数辆,准备乘车归家。”

    “你在本县残民多年,府君怜你,不治你的罪,你还打算把你贪污得来的财货都带回家去么?”

    国叕的汗又下来了:“不,不,在下不敢。”

    “那你准备怎么回去?”

    “在下、在下,……。”亏得被戏志才逼得狠了,他冒出来急智,“在下学袁本初,单车归家!”

    宣康年轻,差点笑出声来,忙捂住嘴,心道:“这人是不是被荀君吓傻了?一个侥幸免罪之人,还学袁本初?他以为他也是公家子么?”

    荀贞、李博也觉得可笑,但两人有城府,没有表现出来。戏志才笑道:“很好,那你就单车归家罢。”与荀贞耳语了两句。荀贞即招呼许仲、江禽,教他们分出几个人,押送国叕去后院驾车,再礼送他出县。[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