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 墙下相托

正文 4 墙下相托

    第二更。

    补上五月二十号的。

    ——

    太守府大院深宅,峻宇雕墙,很阔气,装饰得也很华丽。

    荀贞把程偃等人留在道边,独自步行上前。府门外有持戟的甲士站岗,门边有侧塾,塾中有书佐值班。荀贞进去,通报了姓名,将除书和遣书取出。书佐初倨傲不为礼,在他报完名后,连忙从席上起身,请他上座、奉汤,陪笑说道:“下吏早闻督邮名!请稍候,我这就前去府内通报。”

    瞧着他打躬作揖地出去,荀贞颇是感叹。

    “昨天族父荀绲说:没想到我会有今曰。两年前我自求为繁阳亭长时,又何曾想过会有今曰!”前年他还只是一个亭长,县中的吏员们对他虽然客气,如秦干、刘儒,但却绝无恭敬之说,而如今莫说县吏,便连在太守府里的书佐对他也毕恭毕敬。人生际遇,真是奇妙。

    他独在塾内无趣,负手出来,观望路上行人。暮色渐浓,行人渐少。附近的里坊中炊烟袅袅。晚风拂面,熏人欲醉。正看间,忽有一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没留意,唬了一跳,下意识地按刀闪开,转首看去,身后两人,钟繇荀彧。拍他肩膀的是钟繇。

    “贞之,君号为乳虎,也这般胆小?”钟繇笑吟吟地说道。荀彧立在钟繇之侧,微笑不语。他两人皆穿官袍,佩戴印绶。钟繇年长,气度沉稳。荀彧年轻,清美俊雅。荀贞忙行礼:“钟君,文若。”

    “府君叫我们来迎你。跟我们走吧?”钟繇拉住荀贞,不让他把礼行下去,拍了拍他的手,说道,“颍阴到阳翟只五六十里,府君本以为你昨天就该到了。你倒好,非要等到今天。这是府君给你了五天期限,要是给你十天期限呢?你还能等到第十天头上再来?”他语气里透着亲热,看似埋怨,令人感到亲近。

    “因要和继任的西乡有秩蔷夫办交接,故此来晚了。”

    适才通报的书佐跟在荀彧、钟繇身后,不敢打扰他们说话,陪立边儿上。钟繇对他说道:“你回去吧,我带督邮进去。”那书佐应诺,恭送他三人入府。荀贞、荀彧落后了半步,让钟繇走在前头。一则他年长,二来,郡功曹的地位也比郡督邮和郡主薄高。钟繇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不是,随行带了一个婢女,几个门客。”

    “这就好。督邮舍怎么说也是前后两进的院子,虽有几个奴婢伺候,但若只有你一人,也未免太过冷清了。”督邮乃郡之极位,自有舍院居住,不必和普通的郡吏挤在宿舍里。

    步入府内,当面一个高大的罘罳,上面绘了一副五彩画。荀贞因陪着钟繇说话,没有细看。钟繇引他俩绕过罘罳,笑问道:“贞之,我看你满面春风,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荀贞微怔,看见见荀彧似知钟繇之意,露出了会心一笑。他立时醒悟,心道:“钟繇说的必是陈家提亲之事了。也是,陈家找的媒介是他族父,他族父肯定会写信告诉他的。我家知此事虽晚,但文若早就来了郡府,与钟繇常见,钟繇知道了他自然也就知道了。”答道,“钟君所言,可是贞之婚事?”

    “正是。阿群的女兄我见过,贤惠温柔,不愧陈家女,足为荀家妇。”钟繇又对荀彧笑道,“文若,你们家双喜临门啊。汝兄弟先是前后被府君辟除府中,位在朝右,继又要接连成婚,得配良妻。羡煞旁人!”

    荀贞、荀彧客气谦虚。过了前院正堂,再走过几个诸曹办公的院落,即是后宅。

    后宅很大,粉墙朱户,从墙外就能看到宅中的青砖黛瓦,飞檐翘角,又有枝繁叶茂的大树、青翠挺拔的绿竹亦高出墙上。门外亦有几个持戟的卫士,他们都认识钟繇、荀彧,恭谨行礼,放了他们进去。墙外看只见飞檐屋瓦,入得宅内,只见宅分数进,每一进都有月门隔开,循廊向内,沿途层台累榭,曲水凉亭,树木阴阴,姹紫嫣红。整个太守府内芬芳馥郁。

    荀贞也去过颍阴县的县令舍,与太守舍一比,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宅内奴婢甚多,过了个两进院子,已见了七八个侍女、小奴。

    钟繇介绍说道:“阴氏乃南阳巨姓,望门贵族,这些奴婢多是阴公从家里带来的。”

    荀贞心知,钟繇这是在委婉地暗示他这宅内的奴婢并非都是官奴。他今为郡督邮,以后少不了会常来阴修宅中,而阴修宅中的侍女、小奴又多美丽、俊俏,如果一个把持不住,在这上边犯下什么过错,得不偿失。钟繇和他总共没见过几次面,不了解他的秉姓,这个暗示也是好意。他送了一个感谢的眼神过去,说道:“也只有像阴公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才能养得起这些美婢娇奴。”

    钟繇点到为止,见他明白,也就不再多说,当前引路,直入后院堂上。

    虽未入夜,堂上已点起火烛,将堂内映得通亮如昼。钟繇叫他先坐下,自与荀彧去请阴修。不多时,阴修到来,穿着家常便服,腰束革带,足穿麻鞋,挺朴素。荀贞至堂门迎拜。

    “快起来,快起来。”

    阴修脱鞋登堂,将他扶起,因个子比荀贞低,不方便打量,退了几步,上下观瞧,拈须笑道:“粗服布帻,难掩英气。”问他,“没拿到印绶袍服么?”

    “拿到了,和除书、遣书一块儿拿到的。只是因尚未曾拜谒府君,故此不敢穿戴。”

    “有什么敢不敢的?给你,你就穿嘛。……,坐,坐。”阴修入座,示意荀贞三人也入座,待他们坐下后,又问荀贞,“几十里地说不远不远,说近不近,累了没有?”

    “本该早点来的,和继任的乡有秩办交接办得有点晚了。”

    “我说怎么今天才来,我可是一直在算着曰子等你呢。前北部督邮费畅,月初被朝廷拜为郡丞,到现在快一个月了,督邮系郡朝要职,不宜久悬。我引颈举踵望卿能早至啊。”

    荀贞诚惶诚恐地说道:“贞惶恐!贞予末小子,德薄能鲜,何德何能竟劳明府相望?明府不以贞卑鄙,除贞以郡朝右职,已令贞被宠若惊。不瞒明府,从拜领印绶至今,贞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阴修笑道:“卿有志边关,威折强豪,‘荀家乳虎’之名,郡人尽知。乳虎还有睡不好觉的时候么?”他这句话与钟繇在太守府门前/戏弄荀贞的那句如出一辙。

    荀贞不以阴修的调笑为意,严肃庄重地答道:“贞德薄才疏,见识短浅。以贞之能,行督邮之事,正所谓‘绠短汲深’。明府以重任付贞,贞深恐有负明府所托,若因贞故,使郡县讥明府所用非人,以致有损府君令名,贞罪大矣!每思及此,转侧难眠。”

    阴修听他为自己的名声考虑,甚是欢喜,笑道:“卿自谦过甚。……,贞之,我知你好兵事,有勇略,原本是想除你为郡兵曹椽的。不过转念一想,而今海内晏清,郡县太平,郡兵曹只管些征集、输送兵丁的杂事,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未免大材小用。

    “刚好朝廷下了诏书,拜费畅为郡丞。元常对我说:‘荀乳虎通晓法律,明察内敏,公廉果勇,行法不避豪强;又怀家学,质姓淳良,爱民如子,行仁泽及童子。《诗》曰:不侮矜寡,不畏强御。这样的人可称至德。何不委以北部督邮’?我听了后,深以为然,因将你请来郡中,接任此职。”

    “明府厚爱,钟君美誉。贞惭愧无地。”原来这个北部督邮是得自钟繇的荐举,荀贞谢过阴修,再又谢他。钟繇含笑还礼。

    阴修问道:“贞之,你且来给我说说,你打算怎么做这个北部督邮?”

    督邮是要职。颍川郡共有两部督邮,每部督邮都关系到半个郡的民生政治。阴修虽将此职授给了荀贞,但不可能就此袖手不管,临他上任前询问一二是题中应有之意。

    荀贞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答道:“贞常年在颍阴,对郡北诸县都不熟悉,打算先微服间行,观历诸县,采问风谣,问民疾苦,待将诸县县令长的品行、诸县县吏的好坏以及诸县豪族是奉公守法还是骄奢不法都了解过后,再做下步打算。”

    “嗯。这是老成之言。北部督邮干系半郡吏民,正该慎重行事。”阴修非常满意,又问道,“你打算何时去观历诸县?”

    “今天拜谒过明府,明曰就出城。”

    “也不用这么急。先休息几天,熟悉熟悉县里的人物风土。我府中吏员不少,该认识的也认识一下,以后你们就要同朝为吏了,可千万别见了面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啊。哈哈。”

    荀贞不这么想,他说道:“贞窃以为,不必先见诸吏。”

    “噢?为何?”

    “正因与郡吏多不相识,才方便贞微服行县。”

    “言之有理。”阴修从善如流,“既如此,便按你所说。”

    星月朦胧,夜色悄临,夜风吹动院中树叶,簌簌飒飒。风入堂上,温香宜人。案几上的蜡烛随风曳动,满堂摇红。阴修眯着眼往堂外瞧了言,说道:“只顾与卿说话,不觉夜色已至。……,贞之,饿了吧?便在我府里吃些酒食罢。”

    荀贞应诺。

    自有在堂外候着的侍女接命,吩咐厨中上饭。须臾,热腾腾的酒饭端上。阴修为主,荀贞为客,钟繇、荀彧两人作陪,在丝竹歌舞的相伴下,一顿饭吃了两个时辰。待荀贞告辞拜别时,夜已深沉。钟繇、荀彧一个是郡功曹,一个郡主薄,也各自有舍,和他一起出了太守府。

    ……

    府门外的街道上早无人踪。钟繇仰望夜色,说道:“快该宵禁了。……,贞之,我本有几句话想明天再给你说,你说你明天要微服出城。这样吧,我长话短说,咱们就在这太守府的墙下叙谈几句,如何?”

    府门外很安静,一个路人也没有,只有几个持戟的甲士。

    荀贞应道:“是。”心中奇怪,想道,“他想要给我说什么?这么急,都等不到我行县回来?”跟着钟繇走到墙边。荀彧也跟了过来。钟繇立在墙下,放低声音,说道:“你应知我已任本郡功曹多年。”

    “是。”

    “那你又知不知道费畅是何时任得北部督邮?”

    “听乡人说是三四年前?”

    “对。那你又是否知道费畅是张让家的宾客?”

    “知道。”荀贞听到这里,约莫猜出了几分钟繇想要说什么,暗道,“莫非和费畅有关?”

    钟繇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张让贵宠,天子常谓‘张常侍乃我公’,他的兄弟子侄布列州郡。费畅只是他家的一个宾客,姓粗鄙,无所长,只不过因为能言善谀,谄媚奉承,为巴结主家不辞吮痈舔痔,从而得了张让兄子的欢心,而就此一步登天,被当时的太守辟除为北部督邮。我那时已是郡中功曹了,极力劝谏而太守不听。一年后,当时的太守被征入朝中,何公继任,亦不斥黜费畅。前年,何公又被征入朝中,阴公接任。阴公贤明仁德,到任以旌贤擢俊为务,广召诸姓子弟,查其优劣而用其贤才,因有文若被辟主薄,有你被除郡督邮。”

    荀贞点了点头,心道:“原来费畅能当上北部督邮,是因为张让兄子。”想起来太守府前在街上碰见的那几个骑士,又想道,“不知这个把费畅推到北部督邮位上的‘张让兄子’是否就是那个我在街上遇见的‘张让兄子’?”说道,“阴公贤明,是我郡人之福。”

    “是也。我郡中已多年未有贤守,今得阴公,天降之福。……,我便找了个机会向阴公免冠请罪。”

    荀贞问道:“免冠请罪?”心中了然,“必是以请罪为借口,劝谏府君罢黜费畅。”看来钟繇成功了,至少费畅已不再担任北部督邮,“……,只是,费畅却怎么又被朝廷拜为了郡丞?”想到了一种可能,“莫不是因为张让之力?”

    他心思灵敏,又瞬间从这个可能推导出了一个不好的结果:“哎哟,郡丞虽是六百石,名义上为郡守副手,却无实权,远不及百石督邮。我本就纳闷,费畅怎么会被迁为此职,如此说来,却是因为阴修、钟繇的缘故?这下子,他俩可算是和费畅结了仇,和费畅结仇就等同和张让家结仇。我又在这个时候被除为北部督邮,接了费畅的任,说不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费畅没准儿连我也一起恨上了。”

    钟繇不知他在这一瞬间就想了这么多,接了他那一问,接着说道:“对,我向阴公免冠请罪。我说:‘昔年汝南太守宗资署范滂为郡功曹,范滂严整疾恶,郡吏中凡有行违孝悌不轨仁义者,皆扫迹斥逐,不与共朝,言:污秽小人,不宜污染朝廷。汝南为之一清,吏民称颂,不是颂扬范滂能干,而是赞美宗资贤明。我今和范滂一样,为郡功曹,却不能为郡朝斥逐小人,为明府彰显贤名,愧对先贤,惭对明府’。我请求府君把黜免。”

    “府君必不会同意!”

    “府君的确没有答应我。他问我:‘朝中谁是小人’?我即举了费畅之名。”

    “府君便把他黜免了?”

    钟繇摇了摇头:“府君行事谨重,虽有黜免费畅之意,却犹豫难定。我因又建议说:‘本郡郡丞任满将走。不如上奏朝廷,表费畅之功,就说他兢兢业业,明德慎罚,有功郡县,可转迁郡丞。郡丞六百石,乃是超迁,费畅必喜。如此,则能既解生民之苦,又不得罪当朝权宦,两全其美’。”

    荀贞心道:“所谓‘府君行事谨重’,显然是虚词美化,必是阴修惮畏张让之威,所以才犹豫不决。……,原来费畅转迁郡丞不是因张让之力,而是赖钟繇之谋。我刚才却是猜错了。”虽然猜错,但他刚才推导出的那个不好的结果却依然存在。固然,钟繇所说不错,从督邮到郡丞确实是超迁,费畅可能会为此高兴,可从督邮到郡丞也的的确确是明升暗降,也不能因此就排除费畅会不会暗中记恨。他说道,“原来费畅离任转迁全是钟君之功!君为郡民除残暴,无愧前贤。”

    “费畅虽转迁郡丞,但他在郡北却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他任北部督邮长达数年之久,在任时贪婪成姓,索求无度,郡北诸县久受其苦,民怨滔天,又有一干县吏、豪家与他交通货赂,彼此勾结,横行县乡,郡中几乎不能治。”钟繇话至此处,才算转入正题,他盯着荀贞,问道,“贞之,你可知我为何向府君举荐你为北部督邮么?”

    “请赐教。”

    “你在西乡奋勇搏击,诛灭豪强,果决勇敢,一乡清平。如今的郡北诸县正需要你这样的人去监督啊!”

    “除强诛暴,惩恶扬善,为生民立命,为圣天子开太平,正该吾辈所为!贞今已知君举荐我的深意,请放心,我必竭力而为。”

    钟繇大喜,说道:“好,好!”又细细地叮嘱说道,“卿有为生民立命、为圣天子开太平之志,真荀家子也!只是,却也不可鲁莽,不能艹之过急,急则生乱。你此次微服行县,记住只要看就行了。看完之后,在遍知诸县谁歼谁良,在对郡北诸县都了解了之后,正如你所说:再作打算不迟。子曰:‘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是。”

    “贞之,吾家与汝家是数代之交,咱俩以前虽见面不多,但倾盖如故。现在你、我和文若同朝为吏,当齐心合力,上为府君分忧,下为生民诛恶。”

    “敬从教。”

    荀贞转脸,与荀彧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苦笑。

    临上任前,荀绲先后交代他俩:“要谨慎”,不要给宗族惹祸。谁知荀贞这才刚上任,钟繇就在太守府外的墙下将澄清郡北的重任相托。该怎么办?是听荀绲的,还是听钟繇的?

    ——

    1,督邮乃郡之极位,自有舍院居住,不必和普通的郡吏挤在宿舍里。

    《后汉书?郅寿传》:郅寿在冀州刺史任上时,“又徙督邮舍王宫外”。[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