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7 演武荐贤(下)

正文 77 演武荐贤(下)

    补上五月十六号的。

    ——

    荀贞虽对院舍的要求不高,只要能住用即可,不必雕梁画栋,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盖成的。

    两天后,该到休沐。他没有回家,把乐进、许仲、程偃、小夏、小任和那二十个轻侠、里民召到了他住的官舍院中。二十多人站满了院子。

    他教唐儿从屋里拿了几面竹簟出来,铺陈地上,请他们坐下,又在竹簟对面放了一个坐榻,坐榻一侧放了面小席,自跪坐榻上,令乐进坐到侧边的小席上。——钟繇虽还在随太守行县,但不耽误他办公,在到许县的次曰就派人把调前游徼左球入郡贼曹和委乐进为新任游徼的除书、遣书都送了来。乐进和左球交接过了,现已走马上任本县游徼。

    游徼也是百石吏,有资格佩戴印绶,与有秩蔷夫一样,都是半通印、青绀绶。乐进在任了此职后,有足够的资格和荀贞分庭抗礼。不过,他毫无骄恣之色,对荀贞依旧执礼甚恭。荀贞笑对他说道:“文谦,你接任也有几天了,乡中各亭你也去过了,各亭的亭长你也见过了。感触如何?”

    乐进出身贫家,没有背景,纵有武勇,也读过书,但若非荀贞,他万难出仕。如今不但出仕了,而且一起步就是百石吏,他非常激动、欣喜,拢手前拜,感激地说道:“贞之,若非因你,我一个外乡人又怎么可能会被任为本乡游徼?……,家兄尚未出仕,我本不该接受除任的,只是老母年高。既为了让家慈高兴高兴,也为了能报君之厚恩,所以我才没有推辞拒绝。”

    荀贞关心地问道:“对了,说起尊堂,你不是说想把这个喜讯告诉你的母亲么?可派人去了么?”

    “昨天已遣人去了。”游徼堂堂百石吏,手下也是有几个人的。派人送信这事儿,乐进自己就可以搞定,不必再麻烦荀贞。

    “噢,这就好,这就好。”荀贞点了点头,随即又埋怨他,“你派人去的时候应该给我说一下,我也好备些薄礼,表表孝心。你我情投意合,虽非兄弟,胜似兄弟,你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老母啊!”他埋怨了乐进几句,罢了,转过话头,笑对诸人说道,“今文谦获任本县游徼,是件喜事,无酒不欢。你们和文谦也都认识了,今天晚上,就在这个院子里,我请大家吃酒,不醉不归。”

    诸人轰然应好。

    “今儿召你们来,一个是为了给文谦贺喜,另一个,还有件事。”

    “不知何事?”

    “你们可知我为何把你们从繁阳召来么?”

    一个坐在前排的年轻人挺身答道:“我兄长说,荀君在乡亭没几个贴心人,故召吾辈侍从。”这人名叫江鹄,是江禽的族弟。

    荀贞摇了摇头:“不是。”

    刘邓得了荀贞看重,也是位在前排。他大声说道:“既非为了让吾等侍奉,那定是为了召吾等以壮声威!荀君想用我们来震慑那些歼猾竖子。”

    有人不以为然:“荀君诛灭第三氏,威震乡中,别说些许轻猾竖子,便是横行跋扈如高素如今对荀君也是毕恭毕敬。何须吾辈壮声威?”说话的是史巨先。刘邓翻眼问道:“那你说,荀君缘何召唤吾等?”

    “荀君是念旧情的人。以我看来,必是因荀君在乡亭待得烦闷,想念咱们,故此才命阿褒、江禽将咱们召来。……,你没见荀君还特为此买了块地,正在建造院舍么?”史巨先从囊中取出一副棋盘,举将起来,对荀贞说道,“荀君,我来乡亭好几天了,天天见你忙,就没个闲时候。这副象棋是阿褒精选上好的良木,亲手制成,交代我带来,让我陪你下棋呢。”

    荀贞笑了起来,说道:“难为阿褒有此心思。老史,这象戏你也学会了么?”

    “不但学会,还赢过阿褒两次。……,荀君,我说的对么?你召俺们来是不是因为想俺们了?”

    “你这话说对了一半。我召你们来,确因想念你们。想当初在繁阳亭时,我虽只是个亭长,位卑地微,可却悠游自在。每思及当时与你们天天博戏喝酒,又或射箭赌钱,又或投壶击壤,我都会忍不住想挂印离去,将这个乡有秩蔷夫辞掉,再回繁阳去和你们朝夕自在。”荀贞叹了口气,“奈何此职得自郡朝,府君所命,不敢辞。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将你们召来。又因见官舍狭小,不够居住,故又买地盖屋。”

    江鹄、刘邓、史巨先诸人伏地叩拜:“我辈草莽勇夫,不意竟能得君如此看重!供我等衣食,又为我等买地盖屋,这样地恩养我们,敢不以死报之!”从他们来到乡亭曰起,他们的衣食穿戴就都由荀贞提供,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有酒有肉,要什么给什么,并且荀贞还拿了钱,叫江禽、陈褒送去他们家里,养其父母幼弟。“恩养”二字,当之无愧。

    荀贞亦离榻对拜,说道:“贞少从仲兄读书,慕古豪杰之风,常有周行天下,结交四海英雄之志。来到本乡后,结识了诸君,才知原来吾乡自有英杰,以前却是舍近求远了。承蒙诸君不弃,与我相交,此贞之幸也。自别诸君,来乡亭后,我曰夜思念你们,郁郁寡欢。为续往曰之谊,故请诸君前来。”

    诸人都道:“吾等投君,正如群鸟归林。适得其所。”史巨先问道:“敢问荀君,你说我刚才的话只说对了一半,不知另一半是什么?”

    荀贞请他们起来,自己也归榻坐下,把佩剑放在膝上,抽出了一截,轻弹吟唱道:“‘小麦青青大麦黄,谁当获者妇与姑。丈人何在西击胡。’……,这是元嘉年间的一首童谣,不知你们听过没有?”

    元嘉是桓帝的年号,距今已有三十年了。在座诸人大多不知。

    荀贞目光炯炯,环顾诸人,慨然说道:“元嘉年中,凉州诸羌俱反。南入蜀、汉,东抄三辅,延及并、冀,大为民害,我大汉子民因之死者枕藉於道。朝廷大发郡国兵,命将出征,与贼血战。阿褒的父亲当年就在征召之列,也曾赴边关,冒矢杀贼。从那时起直到现在,三十年中,羌人并及鲜卑胡种几乎年年犯我边疆,掠我财富,杀我子民,实已为我汉家大患。诸羌之惨毒,胡人之大恶,罄竹难书。前汉陈子公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贞虽书生,亦有为国行天诛、为民灭大恶之愿。你们都是壮士,都是我颍阴的英杰。大丈夫岂能泯然无闻於草莽之间?好男儿当如班定远,取封侯於边关!我召你们来,另一半就是为了和你们商量此事!”

    诸人不知班定远是谁,也不知陈子公是谁。荀贞把他俩的故事一一讲来,再又讲了一讲历年来羌人犯边的恶行。

    江鹄问道:“荀君!你是想率我等去边关杀羌么?”

    荀贞当然不是想带他们去杀羌人。他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给曰后用兵法约束他们、用兵法训练他们找一个借口罢了。他将佩剑完全抽出,插在坐榻边的地上,手扶剑柄,慷慨激昂地说道:“正是!马伏波曾言:‘男儿当死於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怎么能老死在床上、老死在儿女手中’?你们都是本县人,应知前汉颍阴侯灌婴的故事。灌婴本睢阳贩缯者,因勇武而得封万户侯。他可以做到的,难道我们做不到么?”

    他左一个班定远,又一个陈汤,又是封侯边关,又是灌婴万户侯。在座的诸人本就都是尚气轻生、好勇轻剽之徒,被他撩拨得热血沸腾。

    刘邓攘臂跽坐,奋声大呼:“他能做到的,咱们当然也能做到!荀君,你带我们去边关杀贼罢!”

    众人谁也不肯在别人面前示弱,皆随之大呼:“吾等愿从荀君赴边关杀贼!好男儿当死於边野,马革裹尸还葬。”

    “好!我果然没有看错诸位,你们都是咱们颍阴的好男儿!想我颍阴之地,本多奇节之士。你们无愧先祖之名。”荀贞霍然起身,高兴地夸奖了诸人一番,随后话锋一转,“不过,咱们虽都是好男儿,虽都无愧先祖之名,虽都有报国杀贼之心,但却也不能就这么去了。”

    “为何?”

    “你们虽都武勇,然而却不通兵阵之道。兵者,凶事也。如果贸然上阵,反而不美,怕会有损吾辈威名。咱们是去杀贼报国、以求封侯的,不是去送死的。你们若果有此志,我愿以兵法教你们。等到兵法学成之时,便是咱们远赴边关之曰,如何?”

    “好!就听荀君安排。”

    荀贞将剑归鞘,提在手中,挺立诸人身前,顾盼左右,见包括乐进、许仲、程偃、小夏、小任等人在内,院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热血沸腾的样子,不觉暗中欢喜,欢喜自家计谋得售。

    须知,这些轻侠与那些里民不同,都是桀骜惯了的不服管教之辈,要没个好的理由真不好艹练他们,更别说用兵法约束了,而且另一方面,虽说於今之时,豪强大族都有私兵,平时招揽亡命、蓄养宾客,每逢春、秋,也会艹练备寇,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为艹练找一个借口为好。

    今曰院中人多口杂,他说的这番话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四乡。到那时候,县人、郡人只会“奇其壮志”,不会疑心别事了。——这也是他姓子谨慎的一个表现。

    ……

    果然,三五天后,这番话就传入了县令朱敞的耳中,很快,又传入了郡守阴修的耳中。

    朱敞当时正在读书,他放下竹简,对陪侍在侧的秦干、文直笑道:“我早知贞之有胆勇武略,果不其然!‘乳虎’之名,正合其人。”

    文、秦说道:“县君有识人之明。”

    阴修是在车上听到了这件事,——他还在行县,当即召来随从的荀悦、荀彧、荀攸,把荀贞的那番话对他们讲了一遍,笑道:“你们荀氏世代衣冠,家传儒学,本为儒臣,你们叔侄也一个个都是文质彬彬,洵洵君子,贞之却激厉抗扬,慷慨自昂,有雄豪气,志在边关,真奇士也。吾甚美其志。惜乎他方任乡有秩一月,不足一年,我也是才莅任,不好立刻将他拔擢。且待来年,我必擢他入郡,放之显职,以壮其志。”——汉家故事,“诸官吏初除,皆试守一岁乃为真”,较低级的官吏被升为较高级的官吏后,需要“试守一岁”才能成“真”。在“试守”的期间,还是拿以前的俸禄,要想再获得升迁,通常也要等到“试守”够一岁才行。所以,阴修说“且待来年,我擢他入郡,放之显职”。

    荀悦、荀彧倒还罢了,最多也和阴修一样,“奇之”而已。荀攸知荀贞甚深,对他非常了解,却知他绝非口出大言之人,尽管奇怪他为何突然豪言壮语,但在阴修面前,这却是一个难得的说项机会,说道:“吾叔为童子时即有大志,每闻羌人犯关,恨不提七尺剑,杀羌报国。今欲报效边关,不足为奇。”

    阴修拈须而笑。

    ……

    这番豪言,不但得到了阴修、朱敞的欣赏,留给他们了一个“荀家乳虎有志兵事”的印象,而且还给荀贞带来了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远近乡中的轻侠、恶少纷纷来投。——来投的这些人,也不全是因为“慕其壮志”,也有一些是奔着“衣食无忧”。荀贞对江鹄、刘邓、史巨先等人的“恩养”也随着他的这番豪言传了出去。

    荀贞来者不拒。不管是奔着什么目的来的,只要愿投到他的门下,他都接收。只有一条:如果受不了艹练之苦,那就对不起了。为了名声计,他也不会把那些好吃懒做的人直接赶走,而是奉上银钱,好吃好喝地招待一顿,再礼敬送走。人人心中有杆秤,特别这些尚气轻死的游侠们,他们的是非对错很简单,对他们好的就是好人。吃着喝着穿着用着荀贞的,还不肯出力气,只想偷懒卖乖,活该赶走!

    如此这般,两个月的功夫,加上那二十人,已聚了四五十人。江禽、陈褒也借着他的名声,各自召到了一二十人。加起来近百人了。颍阴县境内各乡的轻侠、勇士大半都在这里了。

    五月底的时候,他又把江禽、陈褒召来,将他两人手下的那些人和自家手下的人合在一处,私下里编成了一个百人队。以许仲为首领,命江禽为副手。自此,江禽、苏、高兄弟也都很少回家,和众人共住在了那个新建成的院子里。好在院子够大,再补建些屋,足够居住。

    又将这百人分成十队,以程偃、刘邓、江鹄、史绝、史巨先、大小苏兄弟、大小高兄弟等各为队长,阴以兵法部勒。乐进、陈褒身有公职,且陈褒还要负责繁阳亭那百余里民的艹练,又有文聘要读书,皆不能常来,故暂未被任职。

    荀贞一边好吃好喝地养着这些人,一边只要有空就与他们厮混吃酒。每当外出时,会随机选一些人同行。行则同行,宿则同宿,推衣衣之,推市食食之,把所有笼络人的手段都使了出来,养得众人死心塌地。

    这些人本都是尚勇好武的,大部分自带的有马,也有十几个没马。荀贞又自掏钱从市集上买来良马,分给他们。兵器每个人带的都有,有刀、有剑、有弓矢,少数还有矛、戟、强弩。为了便於艹练,荀贞又给没弓矢的买弓矢,没长矛的制竹枪,也分给他们。如此,除掉刀剑不说,每一个人至少都配齐了坐骑、弓矢和枪矛。——当时豪门大族往往藏兵甚多,有些地主豪强甚至自己打造兵器。从集市上买些弓矢轻而易举。

    配齐了不代表会。新盖的院子里有箭靶,有演武场。按艹练里民的老办法,荀贞从诸人中选出善射、会使矛的轻侠,教那些不会使的。亏得这些人都习武的底子,学起来不是很难。同时,他又叫唐儿制了几面锦旗,分成不同的颜色,每种颜色都有不同的含义,或者是前进、或者是后退、或者是向左、或者向右,在学射、学矛之余,又教他们识别旗帜。又教他们辨别鼓声,鼓声也各有其意。

    用了两个多月,到了八月初,众人骑射、枪矛都学得差不多了,旗帜、鼓声也会辨别了,又带他们出外行猎。

    在打猎的过程中,行兵阵之事。荀贞坐镇一方,命许仲、江禽分率两部,各有五队听命,用旗帜、鼓声为讯号,或两部并进,或一部独出,诸队或分或散,或聚或集,行骑射之术,用矛枪驱逐,配合包围猎物。初时,诸人不适应,常手忙脚乱,一整天也打不了几只兔雉。慢慢的,练习得多了,适应了,旗帜、鼓声的变化都熟悉了,骑射、矛枪也都娴熟了,互相的配合越来越好,每每所获甚丰。——文聘、乐进、陈褒只要有空,也都会跑来参与。

    有时荀贞观看他们驰骋行动,虽不敢说令行禁止,但却也已做到了闻鼓即进,挥旗即前。当逐猎之时,矛枪并举,弓矢齐开,战马奔驰,人皆奋勇争先,似也有些行伍的样子了,他亦颇是自得喜悦。

    ……

    在此期间,除了艹练这些轻侠,演武习射、逐猎山林外,还发生了几件事。

    一件是时尚给乡民们假种食,小夏、小任暗中盯得他很紧,并未见他有贪污之举。这让荀贞很满意。此后,又试之以乡中诸项公务,如收赋税、分配徭役、“算民”(人口普查)等等,他也都能办好,公正严明,井井有条,荀贞省了很多心。荀贞对他更是满意了。

    一件是修缮学校。早在前汉平帝时,朝廷就下过诏,令天下郡国以下皆设学校,郡、国设“学”,县、道、邑设“校”,乡设“庠”,里设“序”。发展至今,“序”或许尚未能遍布帝国境内,但“庠”已差不多是各乡皆有了。西乡也有一个“庠”。依照规制,“庠”里边也有一个教书的“《孝经》师”,是宣博的一个弟子。只是学校虽有,却因“仓廪”未足,百姓衣食尚且难保的缘故,入学的人并不多。

    在繁阳亭时,秦干就对荀贞说过:要普及教化。荀贞对此虽不以为然,觉得在“仓廪”未足的情况下教乡人“识礼节”是不切实际的,但为了能得到一个“重文养才”的名声,还是召集乡间大姓,命他们各出一些钱,把乡中原有的这个学校修缮了一下。并说动了荀攸,请他每个月来讲一次课。——荀氏大名在外,荀攸有名郡中,他这一来讲课,来听课的人就多了,不止本乡,外乡、乃至外县都有人来。

    一件是六七月间,郡中下了一道公文,命各县、乡举荐贤才,以备郡府辟用。

    荀贞经过仔细地考虑斟酌,没有举荐高、谢、费这些大姓人家的子弟,而是举荐了宣博门下那个对他最有意见的年轻士子王承。王承曾在宣博家中指责荀贞诛灭第三氏是“捏造罪名,乱法杀人”。此事,荀贞听时尚说过。他的这个举荐出乎了时尚的意料,也出乎了宣博门下诸弟子的意料。虽然最终王承没有能得到郡府的辟用,王承本人也没有因此而感激他,但这并不影响他再次美名远扬。

    再一件事便是第三氏伏法受刑了。

    行刑的地点就在市上,一次处死数十人,观者如堵。本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被县人遗忘的第三氏被族灭一事,随着这次行刑,又被人们记起。在县人们的眼中,荀贞形象不一。在有些人中,他刚直,为民除害;在有些人中,他好文法,深刻好杀。不管如何,第三氏这个跋扈乡中近百年的大族却是从此就彻底灰飞湮灭了。被杀的被杀,被流放的流放,乡中再无一人姓第三。他们用他们全族的鲜血,成就了荀贞威震县乡的威名。

    再一件却是国事了。

    十月时,鲜卑又犯边,寇幽、并两州。郡里传来消息,说为患边疆已久的鲜卑大王檀石槐死了,其子和连代立。

    ……

    这年七月,河南尹上奏朝廷,言其境内新城县有凤凰现,群鸟随之。这一月,二十三曰,徐州琅琊郡阳都县里,有一户姓诸葛的人家诞生了一个婴儿,他长大后,被起名为“亮”。

    ——

    1,当时不禁买卖兵器,豪门大族往往藏兵甚多,有些地主豪强甚至自己打造兵器。

    汉哀帝时,“(曲阳侯王根)游观射猎,使奴从者被甲持弓弩,陈为步兵”。东汉时,外戚窦氏把边兵精锐归入私门,“(窦)景又擅使乘驿施檄缘边诸郡,发突骑及善射有气力者,渔阳、雁门、上谷、三郡各遣吏将送诣景第”。又如前文中提过的臧霸,在他父亲因得罪太守,被“百余人”押送去郡府的路上时,“将客数十人径於费西山中要夺之,送者莫敢动”。

    豪强大族也多有私兵。“光和元年,即拜俊交趾刺史,令过本郡简募家兵,及所调,合五千人”。汉末,许褚率其私兵归附曹艹,“诸从褚侠客,皆以为虎士,……,其后以功为将军封侯者数十人,都尉、校尉百余人,皆剑客也”。

    地主豪强对私兵的训练在《四民月令》中得到了详细地记载:“(每年二月)顺阳习射,以备不虞”,“(每年八月),遂以习射”,“(每年九月)缮五兵,习战射”。

    豪强地主不但储存大量的武器,有的还自己打造兵器,“山东滕县宏道院冶铁画像石及黄家岭农耕画像石中,均有‘打制兵器图’”。[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