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3 忠孝勇武

正文 73 忠孝勇武

    第二更。昨晚忘了上传了,两更一起送上。

    补上五月十二号的。

    ——

    阴修扭脸,对坐在他下首的郡功曹钟繇说道:“元常,我闻你家和贞之家是世交?”

    钟繇答道:“繇曾祖与贞之族祖当年齐名州郡,与太丘公、韩嬴公并称‘颍川四长’。算起来,我们几家已相交五十余年了。”四家之中,除韩韶家在舞阳(今属漯河),相距较远外,其余三家彼此相距不过数十里,来往方便,彼此联系密切。

    “四长之名,我亦久闻。可惜诸位大贤多已故去,唯今只余太丘公一人了。先贤虽已去,今贤已成材。元常、贞之,令曾祖、令族祖在天有灵,看到你们也定会十分欣慰,无忧矣。今逢鸿钧之世,正英雄有所为之时。你二人俱皆本郡栋梁,有济世之才,勉之!勉之!”

    凡太守案行县乡,必遣郡督邮先行。阴修为人谨慎,事事依足国典,在此方面也不会例外。他没有在西乡过夜的打算,刚到颍阴的时候,就派了郡督邮前去通知他准备去的下一个县许县了。此时还没得到回报,不着急走。

    他和钟繇、荀贞说了几句话,望望堂外的天色,对朱敞说道:“朱公,按照计划,行完西乡,再行一下南乡,我就算行完你颍阴的春了。南乡在去许县的路上,不必急着走。等会儿我去许县时,顺路看一下就成了。现下时辰尚早,我与贞之叙谈未够,不如咱们多留一会儿?你看如何?”

    “好。”

    阴修即挥了挥衣袖,笑对堂上的郡县属吏说道:“公事已毕,汝曹且回车上去罢。我要邀院中诸子登堂,共座清谈。”除钟繇等少数重吏外,余者吏员都应诺起身,鱼贯退出。钟繇亲去门外,将候在院中的士子都召了上来。阴修眯着眼看诸子入内,笑与荀贞说道:“贞之,今诸子从我车骑出行,知者知他们是从我行春,不知者还以为是来你西乡探亲访友。”

    如钟繇所说,钟、陈二家是荀氏的世交。荀氏叔侄是荀贞族人。辛瑷的母亲是荀贞族姐。辛毗、辛评则和辛瑷同族。颍阴刘氏与荀氏同住一城,交情亦佳。这几人不管与荀氏是亲是疏,之前是否相识,从表面上看,都和荀贞有些关系。所以,阴修有此调笑之辞。

    荀贞心道:“‘我’家只是荀氏支脉,自身也仅只是个有秩蔷夫。名不及文若,秩不及钟繇。凭我这点资本,何德何能,值得阴修这般厚待?‘与我叙谈未够’。——还特将这些士子请上堂内,共坐叙话。他必有所图。……,也许?他是把我当作了马骨,想以此示好诸姓?”

    诸人按年岁落座,在阴修和朱敞的主导下,笑谈叙话。

    荀贞只是中人之才,虽因家学渊源,在时尚、宣康这些人面前绰绰有余,但面对此时堂上诸子,他的学问就不够了。还好,有前世的见闻,略知历史的走向,只要不谈论经典,在时事杂学、逸闻趣事上还是能说上几句的。他也会藏拙,大多数时间只是微笑倾听,万不得已才会发表一两句意见,偶有灵感,妙语说出,固不致令人拍案惊奇,却也能让人回味再三。

    在座的不少士子就心中想道:“荀贞之非但有武勇胆略,能行杀戮、能施恩德,亦能清谈,颇有雅趣也。”

    这次清谈直到郡督邮所遣之送信人来到才告结束。阴修、朱敞起身,荀贞相陪,诸子随从,下堂出院。出得院外,阴修不经意间看到院门两侧各沿墙站了五个人,皆帻巾布衣,或带环刀,或携长剑,英气勃勃。他指着问道:“这是?”

    荀贞答道:“他们都是本乡豪桀,闻听明府驾临,主动前来护卫。”不动声色地对这十人说道,“明府将行,你们还不跪拜相送?”这十个人除了领头的许仲、乐进外,都是江禽送来的轻侠,本是站立不动的,听得荀贞下令,丝毫犹豫没有,立刻俯首跪拜,齐声道:“恭送府君。”

    “本乡豪桀?主动前来护卫?”

    钟繇笑道:“明府可能没注意,咱们来的时候他们就在这里了。”阴修眼神不好,看东西反正看不清,有时候也就不怎么注意周围的人物、景观。

    “噢?”阴修又抬起首,瞧了眼天色,说道,“咱们来时,他们就在这里了?这么说,已在此处站了近两个时辰了。”

    近两个时辰,时间不短。特别现在春风尚寒,在风中站一两刻钟可能还无所谓,近两个时辰,只这股风寒换个寻常人就吃受不住。而眼前这十人皆精神奕奕,分明没把这点寒当回事儿。阴修来了兴趣,驻足问许仲:“你面上为何蒙巾?”

    许仲跪拜在地,也不抬头,答道:“小民曾路遇群盗,与之相斗,伤了脸面,因蒙巾遮掩。”

    “你曾路遇群盗?”

    “是。”

    “还能全身而退?”

    三人以上称为“群盗”,能在至少三个人的攻击下全身而退,说明是个勇士。

    荀贞唯恐许仲露出马脚,不愿阴修和他说话,笑道:“若说起‘路遇群盗’,明府何不问问文谦?文谦去年冬天千里独行,冒雪奔赴师丧,在陈留郡碰上了一伙儿盗贼,他不但全身而退,而且将这股盗贼尽数斩灭。”

    “噢?文谦何人?”

    荀贞指了指乐进,吩咐他站起身来。乐进闻声起身。阴修见他虽身量短小,然而动作敏捷,也不知是否受了荀贞所说此人“且将这股盗贼尽数诛灭”之话的影响,竟觉得他站起后竟似渊渟岳峙,矫捷勇悍,不觉赞道:“好一个‘赳赳武夫’!……,你诛灭的盗贼有几人?”

    “五人。”

    “以一敌五,尽将诛之。如此说来,你必是个击剑高手了?”

    “进少好击剑,学过几年。”

    “贞之,你从这些乡中豪桀里挑两个人出来,让他们和这个壮士比试一二,如何?”

    荀贞还没答话,跪拜地上的轻侠里有人不乐意了,昂起头,嗔目大怒,嚷嚷叫道:“吾辈学剑,学的是杀人之剑。男儿提七尺剑,当快意人生,怎能像猴子似的卖艺人前!”

    阴修、诸士子愕然。

    他们这些轻侠,重气轻死,和那些惧怕、谄媚权贵的乡中大户、小吏们截然不同,若是投了脾气,他们能以死相报,就像对荀贞;而若是看不顺眼,便是天王老子来,他们也横眉冷对。——早先,他们不就在江禽的带领下,差点把封查许仲家的秦干留下么?

    这还是荀贞在前,说话这人不敢太过放肆,如若不然,恐怕早就一怒跃起拔剑了。荀贞斥道:“胡言乱语甚么!明府在上,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还不快叩首谢罪!”许仲也转首瞪了这人一眼。这人不情不愿地伏地谢罪。

    阴修啧啧称奇,没有因此恼怒,反而笑道:“贞之,你乡中的豪桀真是勇敢之士。”经过这段插曲,再去看乐进时,他才想起了荀贞刚才夸乐进的前半句话:“你为奔师丧,千里冒雪独行?”

    “是。”

    “不仅是壮士,还谨守弟子道,知孝。好,好!”

    忠孝勇烈的人谁都喜欢,为赴师丧、千里独行雪下绝对是个壮举了,没多少人能做到。阴修越看他越觉得欢喜。士子们亦窃窃私语,频频目注。阴修问道,“我听你口音不似本地人?”

    “小民乃阳平卫国人。”

    “阳平卫国?那你为何会在这里?”

    “因慕荀君之德,故追随左右,以冀效犬马之劳。”

    这样忠孝勇烈的人居然仰慕荀贞的德行?以至宁愿投其门下,效犬马劳?士子们对荀贞又高看一眼。先有那个蒙面杀盗的壮士,又有那个“当提七尺剑,快意人生”的壮士,又有这个忠孝勇武的壮士,荀贞在西乡只有几个月,就能得到这么多勇士的投奔,他是怎么做到的?

    陈群站在人群中,目光往乐进脸上瞧了瞧,又往荀贞脸上看了看。乐进、荀贞二人皆神色平静。阴修问道:“追随荀君左右?你在乡中可有任职么?”

    乐进摇了摇头。

    “如此壮士,怎可闲置?贞之,你应当给他安排个职务啊!”

    “贞惭愧。乡中吏员皆满,诸职皆齐,目前并无空职。”

    荀攸不知何时走到了钟繇的身边,微微拽了一下他的衣袖。

    钟繇顿知其意,心道:“贞之少学仲通门下,与公达交好。公达这是想帮他安插一下自家的人手,好方便曰后治乡。”一个乡中小吏不算什么,顺手人情可以做得。他乃郡功曹,执掌一郡人事,郡县之属吏任命,无不经他之手,他人又天资卓越,记姓聪敏,微一思忖,便想起一个位置,说道:“西乡游徼左球,去年助贞之剿灭外县巨盗,本该按功升迁,因前太守入京,明府当时未至,故拖延至今,尚未论功。待他升迁后,以文谦之勇武忠孝,足可接任。”

    荀贞大喜,一喜乐进能出仕郡中了,——游徼虽是乡吏,却归郡里管;二喜游徼主管督盗贼,是个武职,和亭长一样,也是可以借此招揽人手的,对他的大计十分有利。他忙示意乐进谢恩。乐进拜倒感谢。[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