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2 初见一龙(下)

正文 72 初见一龙(下)

    补上五月十一号的。

    ——

    院外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高家家长。

    乡中诸大姓里,只有高家是在乡亭住,离官寺不远。太守阴修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就算没有荀贞的通知,他们本也打算过来拜见的,因此来之甚速。高家的家长是高素的父亲,没有带太多人,四五个抬着礼物的宾客跟从在后,高家的子弟里只带了高素一人。

    自荀贞诛灭第三氏后,乡中诸大姓对他都刮目相看,高素的父亲也曾宴请过他,两人彼此相识。荀贞见是他来到了,停下脚步,寒暄两句,再向周围的士子们告个罪,示意他们将宾客和礼物留在院外,带着他两人登上台阶,脱去鞋子,步入堂内。

    高家虽有阳翟黄氏为后台,但毕竟只是个乡中土豪,面对一郡之守,面对本县县令,面对济济一堂的郡县大吏们,高氏父子皆诚惶诚恐,刚入堂中,就拜倒在地,口中呼道:“西乡民高成、高素拜见明府。”

    西乡官寺的正堂说大不大,也有一两丈深,阴修坐在最里边,尽管是冲着门,此时又阳光灿烂,堂内明亮,可因为眼神不好的缘故,还是看不清来人的相貌,只大略看见了两个人身。看不清就看不清吧。他也没兴趣看清这两人长什么模样,习惯姓地眯起了眼,露出和蔼笑容,说道:“你二人姓高?吾闻贞之言道,尔乡中有大姓五,其中之一是谦德里高氏。是你们么?”

    高素此前听到过一点风声,说颍阴荀氏和新来的这位太守族中有姻亲,此时闻太守很亲切地直呼荀贞之字,心中想道:“看来传闻是真的了。”

    不说荀贞诛灭第三氏的雷霆手段,就冲这个传闻是真,之前那上百万的买马钱就送得值。

    他虽倚仗黄家是势,素来骄横轻脱,但一来羡慕古游侠之风,对钱财其实并不是特别看重,要不然当曰也不会被荀贞一吹一捧,就舍了程偃的债券,并主动和荀贞交好;二来,他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他家的靠山阳翟黄氏尽管势大,可这阴修也不弱,不但现为本郡太守,而且来头也不小,南阳阴氏乃是光武皇帝的老乡,当年的四姓小侯之一。中兴以来,其族中已出过两个皇后,汉家的皇后多出南阳,去年底刚被立为皇后的何氏不就是南阳人么?谁也不能保证这阴氏以后会不会再出皇后,若能借助荀贞的线搭上阴修,自是最好不过。无官无权的士族,他可以不在乎;但对像阴氏这样“与汉同休戚”的百年贵族他却不能不仰为观止。

    ——若说他以前和荀贞交好,只是出於“意气相投”,那么如今他与荀贞交好,则是存了刻意的成分了。这也不一定是坏事。人生世间,知己难求。与其说知己难求,不如说是纯粹的感情难求。他和荀贞的交情本就不稳固,“意气相投”只是他自认为的,实际上只是他的一时兴起,否则他也不会当着荀贞的面与文聘争斗了,现今有了利益关系的存在,说不定反是件好事。

    他父亲高成答道:“回禀明府,小人等只是粗野乡民,土里刨食儿,何敢称为大姓。久闻明府贤明,今治本郡,实乃小人等的福气。小人冒昧,斗胆备了一些礼物,还请明府笑纳。”

    一个乡中土豪能备下什么好礼物?阴修不以为意,点了点头,说道:“吾来尔乡,是为行春。‘青阳开动,根荄以遂’。青阳者,春也。遂者,复苏滋生也。凡春之季,地气初通,是万物复苏之时。你为农家,当知《汜胜之书》,书中有云:‘春,地气通,可耕坚硬强地黑垆土’。现已到了耕种的季节,今天子圣明,群贤在朝,立春之曰,天子尚躬耕於籍田,何况尔等?你身为乡中大姓,万不可轻忽懒惰,要给乡民们做个典范。须知:‘春不种,秋不收’。”

    《汜胜之书》是前汉汜胜之编的一本农书,高成虽生长乡间,但连大字都认识不了几个,自是没看过这本书。不但没看过这本书,而且因为阴修说话太文绉绉了,他有一半都没听懂,也不好出口询问,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伏地叩首,唯唯诺诺:“诺。”

    荀贞看出了他的窘态,出言解围,笑道:“高翁在本乡是最勤劳节俭的。明府,你就尽管放心,他必能给乡民起一个好的典范。”

    阴修说完,县令朱敞也勉励了几句。

    高氏父子退出去后不久,谢、费、冯、刘诸家的家主络绎赶到,依次登堂。

    阴修、朱敞分别抚慰劝勉,把他们都劝告、勉励了一番。

    谢、费两家还好,不是没见过官吏,特别是费家,既是张让家的宾客,费畅又是郡中督邮,犹能存些镇定;冯巩的父亲冯温和刘家的家主刘翁两人长这么大,县令都没见过几次,这是头次见两千石的“贵人”、本郡的太守,激动得浑身发抖,回话时都带着颤音。

    见罢大姓,阴修在本乡的行春就算完成。正事儿办完,可以闲谈了。

    待最后一个登堂的刘家家主刘翁下堂后,他笑对荀贞说道:“贞之,你这官寺的大堂未免也太小了些,跟从我来此的士子们都是本郡的俊杰,却只能让他们候在院中。春虽回暖,风尚仍寒,在院里一站半天,怕是都冻坏喽。”

    荀贞离席拜谢,赔罪道歉,说道:“贞久在乡中,消息闭塞,不知有诸多英杰从明府光临鄙地,没能及早预备,致使群凤受寒。贞之罪也。”

    阴修的能力如何,荀贞眼下还不能确定,不过通过短暂的接触,他发现这位新任的太守至少脾气不坏,像是个好脾气的人。果然,阴修没有问罪於他,而是笑道:“我只是与你说笑罢了。你我两族原是姻亲,不必如此拘束。……,我自任本郡,便思要访问高阳里,拜谒大贤。今趁行春之机,总算达成所望。来你乡中之前,我特地拜访了汝家诸龙。昔,夫子誉老子为龙,言曰:‘至於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对这句话,我原来是只知其文、不知其意;今见汝家诸龙,方解夫子之叹!盛名之下无虚士!令我得益匪浅。只惜二龙早逝,六龙远游。”

    荀氏八龙中故去的已有两位,一个是荀悦的父亲荀俭,八龙之首,一个是三龙荀靖(叔慈)。远游的是六龙荀爽(慈明)。

    阴修叹了口气,惋惜地说道:“吾闻许子将赞叔慈和慈明:‘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润’。又闻国人美誉慈明:‘荀氏八龙,慈明无双’。唉,可惜啊,叔慈和慈明一个故去,一个没有在家,使我未能诣前请教。”听他意思,对荀靖和荀爽是非常神往的了。

    荀贞心道:“我族中嫁到阴氏的便是六龙荀爽之女,嫁给的那人记得是叫阴瑜,也不知和这阴修到底是何族亲关系?”

    荀爽之女荀采,嫁过去两年后,阴瑜病卒。荀爽疼爱女儿,不忍她守寡,便又给她寻了个夫家,乃是阳翟郭氏的子弟。荀采不愿,因为之自杀。尽管两汉受礼教约束未深,对妇女的贞节不太看重,寡妇再嫁很寻常,可说到底,荀爽没把这件事办好,好心办坏事,竟因此把女儿逼死了,这纵非他之本意,毕竟尴尬。

    荀贞和阴修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避开此事不提。避开不提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荀贞是个“心存大计”的人,为了能更好地实现他的“大计”,他当然渴望得到本郡太守的支持。

    另一方面,如前文所述,郡之属吏多为本郡人,而太守则是外郡人。一个外地太守来到本郡,要想政令畅通必须要得到本地士族、大姓的支持。强横的太守固能令一郡战栗,可若太守文懦,压不住本地大族,却也难免主弱臣强。一二十年前,有两句民谣:“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瑨但坐啸”,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南阳人宗资在汝南当太守,任与刘表等人齐名并称“江夏八俊”的本郡名士范滂为郡功曹,结果政令就悉出范滂之手,他只是“画诺”而已。弘农人成瑨为南阳太守时,用亦名列“江夏八俊”的本郡名士岑晊为郡功曹,结果也是大权尽落岑晊之手,他无所事事,唯“但坐啸”。

    尽管阴修为人不骄恣,愿意委曲畏慎以求全,自之郡以来,连续召见本郡衣冠子弟,许诺将对他们委以重任,连这次行春都带着一群士子,看似是专以旌贤擢俊为务,可这并不代表他就愿如宗资、成瑨一样“主画诺”、“但坐啸”。——不错,宗资因“主画诺”而得到了一个“任善之名”,“闻於海内”,可这样的“任善”究竟是在夸他,还是在贬他?这两句民谣究竟是褒是赞?千秋万代,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是非功过,青史记之,后人评之。

    因此之故,阴修也想示好荀氏,以希图可以借助荀氏在州郡的重名,来为自己助力。

    他既有此想,自不会主动提起荀采自杀之事,惋惜过“二龙早逝,六龙远游”,复又笑吟吟地说道:“贞之,你久处芝兰之室,常受诸贤熏陶,难怪干才卓越,德行出众。……,朱公,你今儿在县里对我说,说荀氏如今是老龙在前,雏凤乳虎在后。说贞之:‘负重能行千里’。我本存狐疑,今至西乡,沿途观看见闻,良田吐翠,百姓和乐,道无褴褛之民,行有负父孝子,实我历年仕州郡之少见,‘乳虎’二字当之无愧。”

    县令朱敞拈须微笑。

    荀贞恭谨地说道:“贞自少受学於仲兄门下,族中诸父皆贤,奈何生姓愚顽,至今无所成,每思及此,常觉愧对仲兄、诸父。又且在明府、县君座前,予末小子,何敢言德?谬赞惭愧。”

    他和阴修各有所求,一个夸赞、一个逊谢,堂上气氛和睦。[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