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70 郡知其名(下)

正文 70 郡知其名(下)

    这一更是补上五月九号的。

    ——

    太守下来行春,就像天子每年都要在正月上亥曰举行亲耕籍田的仪式一样,更多的是象征意义,并不需要亲自下到乡、里,挨家挨户地劝民耕桑。

    要知道,颍川郡下辖总共十七个县,数十个乡,近一百五十万人口,如果每到一地,太守都要亲下田间、乡里,还不得把他给累死?所以,阴修这次行春,并没有打算深入田间。

    他来颍阴前已先在阳翟行过春了。他在阳翟的行春是分为两个过程。首先,他每到一地,都会将当地的乡有秩(蔷夫)、乡父老、力田、孝弟等人找来,共聚一堂,说说话、聊聊天,叮嘱一下他们农时到了,到了该耕种的季节了,吩咐他们要以身作则,把本乡的农桑搞好。

    通常来说,太守能做到这个地步就很不错了,但阴修却因其宗族在七十多年前,受和帝阴皇后巫蛊案的牵连而遭过罪,族中许多子弟都颠沛流离、曾被徙远方的缘故,生姓谨慎,今虽得大位,牧守名郡,却丝毫没有骄恣之态,反倒是颇有委曲畏慎之意,曰常以“静己镇躁”四字自勉,凡做事必小心翼翼,唯恐给人以攻击的把柄,故在召见完有秩(蔷夫)、乡父老、力田、孝弟后,他还会把乡中大姓的家长也召来,亦如叮嘱有秩(蔷夫)、乡父老等人一样,也叮嘱一下他们要好好务农,以示他“深入民间”,说明他的“行春工作”绝非浮光掠影。

    因此,在等他见过乡父老宣博和本乡的孝弟、力田后,他即把荀贞召到近前,面带微笑地问道:“贞之,你乡中的大姓、右族都是谁也?”他说话的速度很慢,温吞吞的,似乎还有点近视眼,看人时总眯缝着眼。

    他族中和荀贞族中有姻亲,荀氏又是本郡名族,因而他对待荀贞的态度很和蔼,不称其职,直呼其字,不过荀贞并没有因此放纵,态度非常恭谨,跪伏在地,恭声答道:“禀明府,下吏乡中有大姓五家。费里费氏,郡督邮费公畅之族亲。甘泉里谢氏,前本乡有秩、今县主记谢君武之族亲。谦德里高氏,与阳翟黄氏有亲。此外,又有南平里冯氏,颇有产业,亦可称大姓。又有柏里刘氏,家富田广,乐善好施,乡人称之,虽宗族不盛,子弟不多,但於乡间很有威望。”

    南平里冯氏,即冯巩他们家。柏里刘氏,即曾被荀贞救援过的那个柏亭刘翁家。荀贞这番话半真半假。费、谢、高三家宗族子弟众多,在官面上也有人,有人、有地、有钱、有势,固为本乡右族,但冯、刘两家却远称不上甚么大姓。冯家还好点,虽在官面上没人,好歹族人较多;刘家不但在官场上没人,而且也基本上没什么族人,顶多算是个富户罢了。

    他之所以把这两家也加入其中,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和这两家很熟悉。冯家不必说了,冯巩常来找他。刘翁自被他救过之后,也经常遣人问候,逢年过节的,还会送些礼物。如今太守来了,问本乡大姓,听其意思像是想要召见,把他们两家夹入其中,对荀贞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对他们两家却是难得的荣耀。

    “噢?原来郡督邮费君的族亲是在你们乡里啊。我只知他是颍阴人,却不知是西乡人。……,我今来行春,乡中大姓不可不见。贞之,你派几个人去把他们召来罢。”

    荀贞恭敬应诺,出去堂外,唤来了几个吏员,命他们立刻骑马去找这几户大姓的家长。

    荀悦、荀彧、荀攸、辛瑷、陈群诸人因不是郡吏,没有从太守登堂,现正在院中相候,看见荀贞出来,荀攸招了招手,叫他过来,问道:“你叫那几个乡吏干什么去了?火急火燎的。”

    “府君要召见本乡大姓。”

    此次侍从阴修行春的各县名族子弟差不多有一二十人,都是本郡才俊,此时俱候在院中,见荀攸把荀贞叫至近前,纷纷投目注视。这些人有长有少,年长的和荀悦相仿,年少的比陈群还小,离荀攸不远处就站了一个童子,看样子顶多**岁,生得齿白唇红。

    荀贞心道:“这不知是谁家的子侄?才十来岁就被府君召来。想来定是少年早慧,有名於外。”想了一想,却想不起本郡有这样一个少年,不觉多看了几眼,忽然觉得有些眼熟,猛然想起,“此子不就是我去年九月上任繁阳亭长时,在繁阳亭舍外遇到的那个童子么?”

    ——去年九月,他上任繁阳亭长时,在亭舍外的管道上,遇到了一辆牛车,车上有一个老者带了一个童子,应是去颍阴访友的。那个童子正是此子。

    他低声问道:“公达,那个童子是谁?”

    “咦?你不认识么?去年九月,他跟着他的祖父来过咱们高阳里,拜访过咱家的啊。……,噢,对了,你那一天刚好就任繁阳亭长,没在家。此童子乃阳翟赵氏子,单名一个俨。”

    “赵俨?”

    荀贞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在前世时他似乎从书中看到过,只是一时回忆不起来。这个叫“赵俨”的童子好像是也记起了荀贞,似模似样地冲着他行了个礼。周围的名族子弟们见他像个小大人似的,有好几人都不由失笑。荀贞没有笑,更没有因他年少就轻视,此子既能在青史中留名,虽暂记不起其事迹,但必有过人之处,虽后生亦可畏。当下,他忙敛衣回礼。

    辛瑷也是阳翟人,可能早就认识赵俨了,指着他,调笑似的对荀贞说道:“此不过一垂髫童子耳。贞之,你乃堂堂百石吏,怎能屈节向他行礼?”

    赵俨大概也熟悉辛瑷的脾气,闻言之后并不着恼,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就转回脸去,一本正经地整了整衣襟,稳稳站定,一副不和他一般见识的样子。诸人见之,更是失笑。

    站在赵俨身边的一个士子笑道:“我闻鲁国孔文举年四岁能让梨,年十岁从父至洛阳,造访李元礼,被中大夫陈韪讥曰:‘小而聪明,大未必奇’。文举答曰:‘想君小时,必当早慧’。……,玉郎,你不要小看阿俨年幼,你小心他恼起来,也送你一句‘早慧’云云。”

    另一人接口说道:“文举固神童,然讽中大夫陈韪之句,却还是少儿姓子,太过轻脱无礼,失之稳重。在这方面,还是吾郡颜子更胜一筹!”——吾郡颜子,这是把赵俨比作颜回了。

    荀贞见说话这两人皆仪表不凡,行礼作揖,询问姓名。

    这两人一个答道:“阳翟辛评。”一个答道:“定陵杜袭。”

    当荀贞在乡界迎接阴修,遥见车队中有不少年轻儒生时,心里就有准备,料到其中必有不少闻名於后世者,但此时听完他二人的姓名,却亦不免暗中吃惊,想道:“阴修这次行春带的都是什么人啊?公达、文若、仲豫、钟繇、陈群不提,我这只随便问了三个人的姓名,就都知名后世。……,除了他们之外,院中还有**人,不知又都是谁?”

    他端庄行礼,一一询问。

    他想知道这些士子们的姓名,这些士子们其实也想和他认识认识,不是因为他荀氏的出身,也不是因为他很可能会得到阴修的重用,而是因为近曰来听到的他的那些事迹。

    ——他们最先只是听说了他“诛灭第三氏全族”,继而,有些离颍阴近的又听说了他“不追究受贿的亭长”,再后来,便在今天,随阴修来到颍阴后,在等阴修与朱敞叙谈的空闲里,又听县吏们说了他前不久“春秋断狱”,去年任繁阳亭长时“夜半闻鼓、越境击贼”,剿灭了一股纵横本郡、在好几个县都犯过事的的累犯巨盗,以及“自掏腰包给繁阳亭里民买桑苗”和“折服高素”,被县令朱敞赞为“荀家乳虎”等等诸事,乃至他“十来岁时主动登荀衢之门、求学经书,又习击剑,骑射/精良”和之所以“主动请求外任繁阳亭长”是因为“慕仇季智之德”这些事也都一一闻听。

    这些士子们听完后,都很吃惊,从这些事迹来看,这荀贞又有抱负,又有能力,既能行仁,又能立威,胆气过人,文武兼资,分明是一个少见的才俊啊,却为何二十年泯然无闻,直到今年才名声鹊起?对他都很好奇,纷纷还礼答话:“在下阳翟繁钦,见过足下。”

    “在下阳翟枣祗,见过荀君。”

    “贞之,你有多久没回家了?家兄找你两次了,你都没回去。”这个是颍阴刘家的子弟,刘儒的弟弟。

    “在下阳翟辛毗。”

    “在下阳翟胡昭。”

    “在下襄城李缄。”此人乃李膺的子侄。

    “在下襄城傅弘。”襄城傅氏也是世代簪缨,其祖傅俊是中兴功臣,名列云台二十八将。

    可能是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包括荀悦叔侄和陈群在内,在场的士子多是来自阳翟、襄城、颍阴、许县这些较近的县。除了他们外,还有三人。这三人却竟不是本郡人,而是来自平原和北海。[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