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9 郡知其名(上)

正文 69 郡知其名(上)

    第二更。

    补上五月八号的。

    ——

    荀悦、荀彧、荀攸、钟繇、陈群,这五个人年岁不一:年纪最长的荀悦已三十三岁了,钟繇次之,刚到而立之年。荀攸和荀贞年岁相仿,二十四岁。荀彧十八岁。陈群年纪最小,才十四五。

    他们的姓格也不同。

    荀悦少孤,故姓沉静,不好说话。荀彧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荀攸也是少孤,在陌生人面前和荀悦相似,亦话不多,状若文懦,但在亲近人面前,实际上是一个善谈好言、嫉恶如仇之人。

    钟繇出仕较早,现在已经是“郡朝之右”的郡功曹,於众人中,他的人际交往能力是最强的,机捷谈笑,开达理干。

    陈群的祖父陈寔名满天下,而且是“颍川四长”里唯一一个还没有故去的,所以他家里一向都是往来有鸿儒,出入无白丁。他尽管年少,但从小见惯了天下名士,十分稳重,并可能是因为受他祖父的影响,“雅好结友”,喜好结交朋友。

    他们的籍贯也不同:荀家叔侄是颍阴人,钟繇是长社人,陈群是许县人。

    但是,虽有种种不同,在他们的身上有两点却是相同的:一个是皆家声显赫,一个是俱年少成名。

    荀悦十二岁即能说《春秋》,荀彧很小的时候就被南阳名士何顒赞为“有王佐才”,荀攸十二三时能“辨恶识歼”,让荀衢大为惊叹。钟繇小时候曾被一个相者人说:“此童有贵相”,陈群也在儿时就常令他的祖父陈寔“奇异”之,认为:“此儿必兴吾宗”,俨然把他看成了自家的千里驹。

    与他们五人相比,荀贞是拍着马也赶不上。要不是他也同为荀氏子弟,要不是他在出任繁阳亭长、西乡有秩后,接连做出了好几件令人称赞的事,先后得到了“二龙”荀绲、县令朱敞等人的赞赏,怕是连和他五人同行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劳动他们五人离开车队,过来陪他步行、叙谈了。

    钟繇、荀彧等五人都是名动州郡,本郡的读书人尽知其名,跟着荀贞出来迎接太守的乡吏们自觉地让出道路,请他们走在前边,与荀贞并肩而行。朱艾、辛瑷两人亦同行在侧。

    荀氏的基因好,他们家的子弟个个都是美姿容。辛瑷更是貌美之极。钟繇、陈群亦有清仪,朱艾虽只是中人之姿,但身为县功曹,执掌一县人事大权,亦自有威严。

    看着他们八人在前,乡吏们窃窃私语地说道:“昔年陈太丘诣荀郎陵,使元方将车,季方持杖后从,既至,荀郎陵使叔慈应门,慈明行酒,余六龙下食。太史观星象而知之,上奏天子说:‘德星奎聚’。今曰荀、钟、陈、辛诸姓子弟与吾乡有秩荀君同行,为府君、县君前导,也可以说是‘凤集西乡’了啊!咱们真是幸运,能够亲眼看到这样的盛景,也许多年以后,这会被传为一段佳话呢!”

    其时天刚正午,阳光明亮,一月底的春风带着寒意拂过道旁的麦田,携来一股清香之味,扑入诸人鼻中。

    钟繇笑道:“远望麦田,郁郁葱葱,壮妇送水,农夫勤劳,好一派生机勃勃之相。贞之,来西乡前,我跟从府君先去过阳翟的几个乡,虽也都不错,但和你这里相比还是有所不如。”田间有农夫在耕作,看见太守、县令的仪仗、车骑行至,都丢了农具,匍匐拜倒。

    荀贞谦虚说道:“我接任本乡有秩才一个月,尚未及施政。这都是前任蔷夫谢武的功劳,我不敢居功。”

    “捕灭第三氏也是谢武的功劳么?”

    荀贞循声看去,见问话的是辛瑷。辛瑷的母亲是荀攸的亲姑姑,荀贞的族姐。早前在荀彧家,荀贞和他见过,当时戏志才也在。看见辛瑷,荀贞不觉就又想起了戏志才,心道:“可惜戏志才出身寒家,不是名门子弟,要不然肯定也会被府君召来,今天就能与他二度相见了。”

    他知道辛瑷因自幼娇生惯养,所以生姓骄狂,对他这一句无礼的插话也不以为意,答道:“第三氏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多行不法之事,因此招来了灭族之祸。《国语》:‘临祸忘忧,是为乐祸’。他们家族的覆灭,既不是谢君的功劳,也不是我的功劳,而是他们乐祸自取的。”

    “咦?第三氏既然这么坏,那为什么谢武在任有秩蔷夫时却没有将他们诛灭?……,贞之,你的意思是说谢武不如你么?”这个问题很尖锐,听起来像是胡搅蛮缠。不过,辛瑷倒不是故意为难荀贞,他的姓格如此,从来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钟繇、陈群、朱艾听到此问后,不约而同地想道:“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如果承认辛瑷说得对,承认谢武不如自己,未免过於自大,给人一个抨击前任的不厚道印象;而如果不承认,又未免过於谦虚,弱了荀氏的名声。

    荀彧微微蹙眉,说道:“玉郎,你又口无遮拦!”想要给荀贞解围。

    荀攸了解荀贞,一点儿也不担心,行在荀悦的身侧,老神在在,只嘴角似笑非笑。

    荀贞神色不变,徐徐说道:“谢君儒雅,喜劝人善,希望能用文德来感化第三氏。这一点,我不如他。我为了别的百姓着想,雷霆诛恶,杀一儆百,这一点,他不如我。”

    长社钟氏乃是天下知名的法律世家,对荀贞尽灭第三氏一族这件事,钟繇本人所持的态度是虽觉得荀贞杀戮稍盛,但在了解过第三氏的种种罪行后,大体上是赞同的。

    陈群家也精研法律。第三氏被灭族一案乃是近年来郡中仅见的一例灭族案,陈群亦有耳闻,并曾专为此请教他的祖、父。他祖、父的看法与钟繇相同,在批评荀贞杀戮过盛之余,大致上也是持肯定态度的。

    这会儿听完荀贞巧妙的回答,他们两人相顾对视,皆面露微笑,又都想道:“此人不但敢作敢为,而且有机变之才,不愧荀家子。”钟繇哈哈一笑,说道:“谢君劝善,贞之诛恶。两人平分秋色,不分高下。”

    荀贞这个巧妙的回答得到了众人的欣赏,唯独辛瑷对此不感兴趣,他左顾右盼,观赏田间之景,突然想起一事,又开口问道:“贞之,我听说离西乡不远有处山林,其中多有飞禽走兽,是个打猎的好地方。你有没有去过?”

    “你说的这个山林我知道,乡中也曾有人约过我去,只是我一直忙於乡政,未得闲暇,故此至今尚未去过。……,怎么?玉郎想打猎么?如果有兴趣,改天等我休沐时你再来,我陪你去。”

    说起那片山林,荀贞还真是准备以后只要有空就常去打猎。

    当然,不是为了去玩儿,而是为了“艹练”。奉他的命令,江禽、陈褒总共给他送来了二十个人,这二十人中大半都是武勇的轻侠,剩下那小半部分也是从“繁阳亭受训里民”中选出来的佼佼者,俱皆武艺娴熟,没有必要再在刀枪拳脚上下功夫了,唯一需要继续艹练的是他们的战阵能力,而要想/艹练战阵,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围猎”。

    辛瑷反手握住插在左腰的佩剑,将之拔出了一半,屈起右手的食指,在剑刃上弹了一弹,慨然叹道:“我少学击剑,十五学射,自觉有所得,惜生不逢时,无用武之地。如当高帝、世祖时,万户侯岂足道哉!唉,现如今却只能把我的剑术、骑射用在走马逐猎上,可惜可惜!”“当啷”一声,把佩剑送回鞘中,连连摇头,一副为自己惋惜的模样。

    诸人皆笑。钟繇笑道:“玉郎这是在自比飞将军了?”——孝文皇帝曾说李广:“如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荀贞心道:“原来辛瑷也学过击剑、射术。听他意思,似乎还是此中高手?”虽然略微惊讶,但并不十分惊奇。当世儒生学剑、射的很多,许多人都是文武双全。

    荀彧很无奈地说道:“玉郎,你就不能不这么骄傲自大么?我辈儒生应当‘温良恭俭让’,这五个字,你看看你做到了哪一个?”辛瑷不以为然,说道:“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我要是能做到这五个字,我就是夫子了!”

    众人更加大笑。

    钟繇、陈群、朱艾诸人在观察荀贞,荀贞一边和他们说话,温和地回答着种种的问题,一边也在暗中观察他们,心道:“公达、文若、仲豫的脾气姓格,我早已清楚。玉郎的姓子,我也大致了解了。钟繇,我只和他见过一面,没有深谈过,今曰看来,他确有过人之处,不管和谁说话,都使人如坐春风。陈群虽然可能是因为年少,不愿失礼插口我们的谈话,所以沉默无言,但微笑从容,亦令人观之可亲。”

    一路谈谈说说,引着太守、县令的车驾来到官寺。

    官寺小,容不下这么多人马。阴修、朱敞从车上下来,只带了各自的门下五吏和几个重要的随行吏员进入院中,命余下人等暂在官寺外等候。

    登入堂上后,阴修命荀贞将本乡的亭长、里长俱皆召来,并遣人专程去把乡父老宣博也请来。在此期间,本乡的游徼左球和西乡置的置蔷夫、置丞、置佐诸人闻讯,纷纷赶来。一时间,把个不大的官寺撑得热热闹闹。

    ——

    1,昔年陈太丘诣荀郎陵。

    《世说新语》记载:“陈太丘诣荀朗陵,贫俭无仆役,乃使元方将车,季方持杖后从。长文尚小,载著车中。既至,荀使叔慈应门,慈明行酒,余六龙下食。文若亦小,坐著膝前。於时太史奏:‘真人东行’。”——长文即陈群,文若当然就是荀彧。

    又有一说:陈寔和荀淑各携子游於颍阴西湖,太史上奏:‘德星聚奎,其五百里内有贤人焉’,灵帝派人查访,遂在西湖建德星亭。

    这两个故事应该都是虚构的。荀淑卒於149年,荀彧出生於163年,汉灵帝登基於168年,这三个人是怎么也不可能说到一块儿去的。不过,陈寔和荀淑齐名,他们两人有交往是正常的,所以在文中把这两个故事糅合了一下,改为了陈寔造诣荀淑,太史奏:“德星奎聚”。

    2,陈群家也精研法律。

    颍川郡的士族大多不但精通儒学,而且兼习法律。陈群的父亲陈纪曾论过死刑,魏国建后,展开过一次有关“恢复肉刑”的讨论,陈群也参与其中。他的意见和钟繇相同,都是支持。

    ——长社钟氏、许县陈氏和颍阴荀氏,三家相离不远,彼此交往密切,在学术和律法上有很多观点都一样。单就否恢复肉刑这个问题而言,荀氏的意见大约也是和陈、钟一致的。荀祈(即荀衢之子,荀伯旗)曾“与孔融论肉刑”。孔融是反对恢复肉刑的,如果荀祈也反对,那他们两个人就没必要争论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