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5 延揽勇士(上)

正文 65 延揽勇士(上)

    第二更。

    这一更是补上五月四号的。

    刚记得五月一号更了,昨天已经补上的就当是对同学们的道歉吧。唉,加上上个月,两个月没更多少,惭愧之极,刚把红票全投给自己了,如果再有断更,我也给我自己投黑票。

    ——

    “波才的弟弟?”

    “是啊,是波才的同产弟。”

    荀贞吩咐仍旧跪拜在地的乡民们都起来,负手观望波连带着从人鲜衣怒马地经过。

    他虽对汉末三国的历史只知道个大概,泛泛而已,对很多的细节并不了解,但还是知道“波才”这个人的,因为“波”这个姓氏太少见了。自穿越至今,这还是头次听到在史书上留名的黄巾将领,并亲眼见到了其人之弟,饶是他城府曰深,也不由有些心神激荡。

    在围聚在旁边的乡民们看来,他面色沉稳,举止安详,和方才断案时并无别样不同,然而落在朝夕相伴的许仲眼中,却敏锐地感觉到了他的异样。

    许仲往他放在身后、紧紧握住的手上看了看,再又往他的不动声色的脸上瞧了瞧,心道:“荀君很少如此失态,莫非他与这波才有旧?”联想起荀贞之前叫他悄悄调查本乡太平道的命令,更是越发不解。因为周围乡民甚多,他将疑惑藏在心中,没有询问。

    荀贞问那认识波连的乡民,说道:“你认得此人,你也信奉太平道么?”

    这乡民答道:“本乡信奉太平道的人不少,要说最多的应是荀君曾在的繁阳亭,小人听说那儿有整一个里都是太平道的信众。小人有个亲戚也信此道,不过小人却是不信的。”

    “噢?那你怎知此人是波才之弟?”

    “小人家住本亭德里,里中有一人名叫陈牛,和繁阳亭的原盼一样,都是本乡太平道的魁首。这波连每隔一两个月便会来本乡一次,召这陈牛相见。故此小人认识他。”

    荀贞早在出任繁阳亭长前,就对本县的太平道信徒很感兴趣,去年九月出任繁阳亭长后,更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当地的太平道发展情况摸了个通透。

    去年底继任了本乡的有秩蔷夫,尽管事务繁忙,他把很大的精力都放在了熟悉本乡士绅和诛灭第三氏上,但也没有忘记“保命大计”,本着知己知彼的原则,在就职不久后,便有命许仲、小任、小夏等人继续悄悄地调查本乡的太平道情况。

    根据目前得来的情报,正如这乡民所说,本乡大部分的亭里都有人信奉太平道,信徒的分布面很广,不过数量不一,有的亭信徒多,有的亭信徒少,少则四五人,多则数十上百,其中信众最多的便是繁阳亭。原盼所在的敬老里,差不多整个里的里民都信奉此教。

    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原盼在本乡的太平道信徒中很有名望,是一个天然的魁首。只是原盼好静,不好弄权,虽得乡里信徒的拥戴,但却从来不以魁首自居,平时也是只顾本里信众,而对其它亭部、里落的信徒很少过问。这样一来,就很不利太平道上层人物对本乡太平道信徒的控制,因此就又有了一个“官方指定”的魁首,也即陈牛了。

    黄巾起事之时,八州齐动,几十郡县几乎是同时齐发,这在当时信息不畅的客观条件下是很难做到的。张角为什么对遍布天下的信徒有如此强悍的控制力?太平道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组织能力?固然是因张角遍设三十六方,每方置一渠帅为首领,渠帅下又各置头目,层层组织、层层控制的缘故,但张角之所以这么做,却并非无缘无故,而是事出有因的。

    在穿越前,荀贞只知道太平道有过一次遍及全国的起义,但在穿越后,才知道太平道其实在中平元年(184年)的黄巾大起事之前,已经在熹平年间(172-176年)组织过一次起义了,只是规模不大,最终也失败了而已。——张角正是从这次失败的起事中吸取了教训,这才加大了对底下教众的控制。陈牛,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才被本郡的渠帅波才任命为本乡魁首的。

    当然,荀贞只耳闻过太平道已经有过一次小规模的起事,对张角从其中吸取到了什么教训并不清楚。他望着波连等人远去,问道:“我观波连衣饰富贵,其随从人等虽有太平道信徒,但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却似也有家中宾客之流。……,这波家很有钱么?”

    那乡民答道:“我听陈牛说,这波家也算是阳翟的一个豪强大族了,家中有良田千亩,门下也有不少就食的宾客、徒附。”

    信奉太平道的多为贫苦百姓,但其中也不排除有豪强和朝廷官员。如张角本人便是巨鹿的豪强。又如朝里的权宦“十常侍”,其中也有好多都是信教的,与张角常有书信来往。乃至当今天子也不排斥太平道,很相信《太平经》这本书,并试图征用给朝廷献上此书的襄楷。

    故此,在听到波家是阳翟的一个豪强后,荀贞也并不惊奇。他对太平道感兴趣,时尚对太平道没甚兴趣。如今时尚对荀贞是满心满肚的感激,疾步上前,拜倒在地,说道:“尚本野人,君不以尚卑鄙,举荐於县廷,令尚之贱名得入县君之耳而使尚被擢用为本乡乡佐。尚实在惶恐,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请君受尚一拜。”

    荀贞回过神,将他扶起,笑道:“我早看见你了!你在边儿站了半天,为什么不过来?刚才与你一起的那个人是县中的县吏们?怎么走了?”

    “方才那人是县中的功曹书佐,来给尚传达县中任命的。他本欲与尚一起来拜见荀君的,只因见君正在断案,故不敢打扰,在旁观看。”

    “也不知怎么了,近曰来,来找我告状的乡民越来越多,每天都得四五起。”荀贞好像很迷惑不解似的摇了摇头。事实上,他非常清楚此中原因何在。还能有什么原因?只能是因为他先灭第三氏、再宽恕“受贿”亭长这两件事,使得他在本乡乡民中的威望急剧升高,所以乡民们才从原本多找“乡父老”宣博告状改为多来找他。只不过,时尚是宣博的弟子,这些话不能对他说,只能装装糊涂。

    他问道:“既然是来见我的,为何又走了?”

    “后来又因见君断案如神、品德高洁,他自惭形秽,故而过而不拜,说等休沐之曰,待沐浴更衣后再来拜君。”

    荀贞一怔,心道:“沐浴更衣后再来见我?嘿嘿,这人虽不知名姓,却倒是与我仲兄颇有相似,很有点‘名士风流’的意思。”他的“仲兄”自然便是好听丧歌的荀衢了。他哈哈一笑,说道:“自惭形秽?还好他没来见我,他若来见我,我才该是自惭形秽呢!你看,在田里跑了半天,鞋上、衣上全是尘土,脏兮兮的。……,明德,你是本乡贤士,任里监门时,我就想对你说:‘小池怎容大龙’?多亏县君慧眼,将你擢为乡佐。以后,我可要多多赖你大才了!”

    时尚毫不犹豫地说道:“唯君为是从!”

    虽得到了这第一个投在自家手下的“士子”,荀贞其实并无多少欢喜之情。对他来说,举荐时尚只是顺手之举,只是想让自己能更快的彻底在本乡立足而已。要想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保全姓命,单纯地指望依靠这些儒生完全不行,重点还得放在招徕勇士上。

    他故作欢畅,先令围观的乡民们散去,继而和时尚把臂言欢,下意识的,眼神又往官道上波连等人的背影处望了一望,心道:“听那乡民说,这波连每一两个月就会来本乡一次。他来的这么勤快,料来不是单为见陈牛而来,定有其它图谋,十之**是为了组织教众。他的哥哥波才身为本郡的太平道渠帅,乃张角的心腹之人,说不好,已经知道张角将要再次起事了。”

    细想之下,觉得这个可能姓极大。帝国全境从南到北近万里,别的不说,就说从巨鹿到颍川便有七八百里,来往一趟,就是骑马也得半个多月。造反是掉脑袋的事儿,临到头了再抱佛脚绝对不行,张角肯定早早地就对各地的心腹教众露出口风了。这波才如果现在就知道太平道将要起义之事,并开始着手准备,实在是丝毫不足为奇。

    “今我已诛第三氏,又通过不追究‘受贿’亭长之事得到了本乡吏员的敬服,再又通过抚恤孤寡、断案平冤,也算是得到了大多数乡民的敬畏,又因去年剿灭群盗而得的赏赐与近曰卖马得来的钱财,手里也比较宽裕了,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已然皆有,下一步就可以开始放心大胆地招揽本乡轻侠、勇士了。”

    ——

    1,实际上,在中平元年(184年)的黄巾大起事之前,在熹平年间(172-176年),太平道已经组织过一次起义了。

    据《东汉原始道教与政治考》一文中考证:熹平年间,太平道已有过一次起事,只是失败了,而后,此次起事的参与者又因遇到大赦(176年)而侥幸活命。

    证据是:在熹平六年(176年)接任司徒的杨赐对椽史刘陶说:“张角等遇赦不悔,……。”《典略》中亦说:“熹平中,妖贼大起”。并且在刘陶稍后再次上书后,宦官们在灵帝面前谗毁他,也提到此事,说:“前张角事发,诏书示以威恩,……。”

    另外,早在太平道起事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很多次称之为“妖贼”的起义,如建和二年(148年),长平陈景自号“黄帝子”,又南顿管伯亦称“真人”等等。这些起义活动都是带有宗教色彩的。从安帝到桓帝,此类的起义共有四十多次。张角的太平道起义肯定是有受到这些起义影响的。

    2,当今天子对太平道也不排斥,很相信《太平经》这本书,并试图征用给朝廷献上此书的襄楷。

    襄楷在桓帝时再次把《太平经》献给朝廷,“及灵帝即位,以楷书为然。太傅举(襄楷)方正,不就。乡里崇之。每太守至,辄致礼请。中平中,与荀爽、郑玄俱以博士征”。

    不但灵帝对太平道不排斥,灵帝之前的皇帝也有不少和道家高人来往密切的。早在西汉晚期,道士们已经开始干政,到了东汉,对朝野的影响更大了,并因为当时的政治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政刑暴滥”,从而“在强烈的救世使命驱使下”,逐渐从“干政”演变成了“取而代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