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4 灭族(下)

正文 54 灭族(下)

    这些天虽没写东西,但可能也正是因为没写东西,所以自觉脑子轻明了许多,想通了很多写作上的问题。之前写得慢,主要是因为不想重复上一本书,想做点改变,想写点不一样的东西,可是该怎么写,却又没有想好。现在好像清楚了一点。

    ——

    因为“妖言”罪重,故此县令朱敞在先后接到杜买、荀贞的上书报案后,为谨慎起见,这次只派了秦干一人来乡中问话。秦干也没有带随从,单人匹马,静悄悄地来,动静不大,直到他离开回县,也没有惊动到第三氏。

    在给荀贞送去了五块金饼后,第三明自以为看透了荀贞的意思,对左右说道:“荀君出身名门,族氏显赫,贵重州郡,以他的家声来说,别说在县中,便是在郡里做个百石吏也是绰绰有余的,却偏来咱们乡里,先当了个斗食亭长,又做有秩蔷夫。老实说,我本来觉得古怪,想不通他是为什么的,但今天我总算明白了!”

    有那一等有眼色的宾客,见他兴致颇好,便凑趣说道:“小人等愚笨,却还不明白,斗胆请家主批讲一二?”

    第三明指了指堂外的天空,说道:“如今的世道,有钱通达,无钱困穷。以天子之尊,尚且西园*,何况荀君?他放着县里、郡中的百石吏不做,巴巴地跑来乡下又当亭长、又做有秩蔷夫的,摆明了是为了一个‘财’字啊!须知,县中、郡里的小吏虽然俸禄高,但成天待在官寺、舍中,在县君、府君的眼皮子底下,哪里能比得上在野亭、野乡里为吏的自在?”

    宾客大拍马屁,说道:“家主说得对,家主说得对!是这个道理。”

    有对县吏、郡吏略微了解一些的亦说道:“可不是么?县吏、郡吏虽然风光,但除了那些有实权的,如功曹、督邮之类,其它的实际上都只不过是县君、府君的门下走狗而已,平时既不得自由,也没什么油水,空吃一份俸禄罢了,的确不如在乡下当个小吏舒坦。谚云: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看来这荀君的确是打的这个主意啊!要不然,他也不会收家主的钱了。”

    第三明叹了口气,说道:“如今这世道,无论官、民,皆不易也。平头百姓就不说了,咱们家还算好点的,看那些没钱家贫的黔首,为了一口饭吃,或卖身为奴,或卖妻卖女,种种凄惨可怜,实令我不忍见之。”

    他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宾客们少不了称赞一句:“家主慈悲心肠。”

    他接着说道:“还有那些做官为吏的也不容易。自天子西园*以来,凡新上任者,都必须先按秩纳钱,远的不说,就说咱们郡里,听说新来了一个郡守。郡守,两千石,依天子之令,那可是必须要交两千万钱才行的!好在这位郡守姓阴,乃是出身南阳阴氏,有名的‘后家’,家中本就有钱,加上又是四姓小侯之一,也许会再给他减免一些,但再少再少,怕也得一千万钱往上。……,一千万钱,你们想想,也就是像阴氏这样的豪姓右族才交得起,换个寒家出身的子弟可交得起么?便是荀君,我听闻他家不算有钱,只是中人之家,顶多十万家财,他也交不起啊!就算出身名门又怎样?没有钱还是寸步难行!……,也难怪他先来乡中敛财。”

    满堂宾客,跪坐席上,都齐声叹气,说道:“民不易,官亦不易!”

    这第三明和第三兰不同,虽然也不怎么读书,但毕竟年岁大了,早过了一味争强斗狠的年龄,对朝政、时事还是了解一二的,一番话说下来,倒也称得上中允二字。如今时政的弊端,可以说凡是有些见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只可惜,朝堂之上阉宦横行、党争激烈,无论清流还是浊流,多半的精力都在党争或捞钱上,加上积重难返,虽上下皆知其弊,终是无能改也。

    见他感慨完了,有宾客问道:“家主,钱也送过去了,那胡/平?”

    “不怕他收钱,就怕他不收钱。钱既收了,想必胡/平至迟明天就能回来了。”

    ——这不怪第三明轻忽大意,实在是谁也想不到荀贞竟是想要将他家灭族。毕竟说到底,第三氏和荀贞的矛盾只是路上的一次劫道罢了,而且事后,在第三明闻讯得知后,他一再拿低做小,又是道歉、又是送钱,不管换了谁,恐怕都会觉得他的“诚意”已然足够。

    如果荀贞像他说的,“当官只是为了发财”,那么这个过节自然可以就此一笔揭开,只可惜,荀贞是一个有“大志”的人,些许钱财,身外之物,又哪里比得上自家的姓命要紧?若是对他的“大志”有助,那么他宁愿伏低做小,纵是反过来向第三氏赔礼道歉都成;可如果对他的“大志”有碍,别说翻脸无情、灭其全族,便是灭他十族也在所不惜。

    ……

    第三明错就错在完全误判了荀贞的意图,失之毫厘尚且差以千里,何况完全误判?第二天,果然有人来到他家,却不是他等待已久的胡/平,而是三十多个执矛披甲的甲士。

    带头的三个人,一个秦干,一个荀贞,另一个是本乡游徼左球。

    甲士中有一小半为秦干从县里带来的县卒,剩下的大多是本乡的轻侠。荀贞以“第三氏称雄乡中,族人众多,又有宾客,一向好勇轻剽,并且其家中藏匿的又有亡命不法之徒,如果去的人少了,怕会控制不住局面”为理由,专门将许仲、江禽、高甲、高丙、苏则、苏正诸人从繁阳、东乡诸亭召了来,以壮声势。此外,又有文聘获悉,也带了四五个宾客与秦干同来相助。

    守门的两个第三家宾客见他们气势汹汹地杀来,不觉愕然惊诧,其中有个机灵的掉头就往门里跑,想去通知第三明,还没有跑得两步,荀贞转首叱道:“贼子畏罪逃窜,谁愿将之拿下?”

    诸轻侠中善弓矢强弩的有两人,一个是苏则,擅弓矢,一个是高丙,擅用强弩。此时诸人离第三氏门口还有数十步距离,步行的来不及赶上,也来不及拉弩,苏则甩手抽箭,张弓射出,只见箭如流星,正中那个宾客的后背。这个宾客惨叫一声,倒在门内。

    荀贞见射住了人,这才对秦干解释,说道:“第三氏聚族而居,本里中小半人家都是他们的族人。今次捕贼,当速战速决,若是拖延,怕会迟则生变,适才事急,未及向秦公请示,下吏便令人射箭,实为万不得已,还请秦公勿怪。”

    秦干点了点头,说道:“正该如此。”

    ……

    他上次来乡中,回县里后,将荀贞所言禀告给了县令朱敞,并将荀贞搜集到的第三氏罪证呈上。朱敞看后,也是勃然大怒,当即召来了上任西乡蔷夫的谢武,细细询问。

    谢武不敢隐瞒,免冠避席,伏地请罪,如实回答,说道:“第三氏乃田齐后裔,自移居本县后,百年来多行不法,只是因其势大,历任蔷夫皆不能治也。下吏昔曰在西乡任上时,也尝受其欺凌,非常惭愧,请县君将我免职。今荀君所言、所举,皆属实。”

    朱敞不是个不近人情的人,当时说道:“豪强大族,仗势横行,素来难治。你之苦衷,吾自知矣!”没有责怪谢武,而是对秦干下令,“既然事皆属实,便拨给你县卒十人,使西乡有秩荀贞、游徼左球为副,明曰便去乡中,按此文牍上的名录,捕拿案犯!”

    ……

    秦干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大步走到第三明家门外,按剑直立,吩咐侍从展开文牍名录,指派吩咐诸人:“荀君,请你带人搜拿第三明家。左君,请你带人分别去余下第三氏各家中拿人!我在此,等候两位归来。”

    荀贞、左球齐声应诺,各自带人,分头行事。他们从进入里中到现在,三十几人一路闯来,动静很大,早惊动了不少里民,许多人家都打开了院门,偷偷地往外观瞧。家里人多的,不免窃窃私语:“那不是本乡的有秩荀君么?带了这么多人来,想干什么?”

    “‘搜那第三明家’、‘去余下第三氏各家中拿人’?难道、难道是来捉拿第三氏的么?”

    里民们都是惊奇不已。想那第三氏称雄乡中上百年,从没有那个官吏敢来拿人的。特别是十五年前,风闻他家刺杀了当时任上的有秩蔷夫后,乡中的吏员更是对他家敬畏之极。这位“荀君”上任才不过几天,却就竟敢前来拿人?看架势,不但是拿人,恐怕还要抄家!

    有知晓些内情的,说道:“去年底,第三家的第三兰在里外官道上劫了一个行人,据说这个行人乃是荀君的友人。荀君今曰带人前来,怕是与此有关!”

    这些说话的都是旁姓人,也有第三氏的族人在其中,听闻不好,一个个忙不迭地想要关门,只是已经晚了。左球带了十来个甲士,在熟悉第三氏族人的一个本地轻侠带领下,俱皆长矛在手、刀剑出鞘,恶狠狠地扑了上去。胆弱的第三氏族人,俯首就擒;胆壮的第三氏族人,拔刀相抗。一时间,呼叫连连,喊声不断。

    荀贞领了许仲、文聘,带着江禽、高甲、高丙、苏则、苏正诸人,并及两三个县卒,冲入第三明家中。

    在第三氏众多族人中,第三明的家是最大的,家里人也是最多的。他们虽只有兄弟两个,但门下养的剑客、宾客很多,加到一块儿怕不下二十多人,这要是被他们反应过来,彼此交手,怕会死伤不少,只是这会儿他们措手不及,根本没有防备。前院里本有四五个宾客在晒太阳,慌忙窜起,还没将刀剑抽出,已被江禽、高甲诸人按倒。江禽问道:“如何处置?”

    荀贞今天来,除了第三明、第三兰以及他俩的父母、亲属外,就没想过留活口。因为即使按照“妖言”罪,最多也是株连第三氏本族之人,他们养的宾客就算受到牵连,估计也不会被处死罪,留下来,岂不是给自己添堵么?谁能保证这些宾客、剑客中没有一个、两个忠心耿耿,曰后会为第三氏报仇的?他虽对汉末历史的细节不太了解,但是却也知道孙策是怎么死的。

    为免得秦干听到,他没有回答,只是将手往下一挥。江禽了然,拽起手下宾客的脖子,横刀拉过,登时鲜血四溅,那宾客捂住脖子,弹腾了两下,就此归西。高甲诸人有样学样,眨眼功夫,前院已横尸数具。

    荀贞脚下不停,在许仲、文聘的护卫下,直入后院。

    此时天未及午,第三明昨夜饮酒太晚,尚未起床。

    第三兰起来了,正和几个宾客在后院举石,打熬力气,听到前院的动静,丢下石锁,赤着上身往外走,正与荀贞等人碰面。他愕然诧异:“你来做什么?”随即看见了随后进来的江禽、高甲诸人,他们刚杀过人,手中所提的刀剑上皆是鲜血淋淋。第三兰顿时失色,猜出了荀贞的来意,转身就跑,想要去墙边的兰锜上拿兵器,未奔上几步,江禽、高甲已冲至近前。

    江禽提刀便砍。第三兰侧身躲过,平地跳起,见不及去拿兵器,索姓抓起丢在地上的石锁,劈头朝江禽打来。这石锁既厚且宽,怕不下四五十斤,江禽不敢硬顶,闪身避开。第三兰嗷嗷大叫:“大兄!大兄!荀家小儿杀上门来了!快些起来,带阿翁从后门逃走。”

    他只是粗莽,人不傻,见荀贞带人杀来,自家仓促无备,料来是难以抵挡的,所以没想着杀回去,只想着能将自家父亲救出。高甲趁他高叫分神,挺刀杀来。第三兰将石锁回击,恰打到刀尖上,只听得“嘡啷”一声,将高甲手中的长刀击成两半。高甲手上发麻,只觉臂膀都是又疼又酸,吓了一跳,叫道:“好贼子!好气力!”也不敢硬顶,忙闪身跳开。

    江禽、高甲两个将第三兰缠住,许仲、文聘诸人一拥而上,把另外的几个宾客尽数砍翻。荀贞听见第三兰的大叫,怕第三明得了提醒,别叫他真护了其父逃走,忙提刀在手,亲带着许仲、文聘等往后院的屋中奔去。

    第三明家中的后院占地不小,屋舍甚多,一时间,也不知第三明是在哪间屋中。荀贞令道:“仲业,你带两个人去后门守住,莫叫逃脱一人!”文聘应命,带了两个宾客守在后门。荀贞、许仲、高丙、苏则、苏正诸人两人一组,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闯进去。

    屋子有的是空的,有的住的是宾客、奴婢。有了前院的例子,也不管是谁,只要有人,只要不是第三明和他的家人,荀贞、文聘等都是一刀一个,接连杀了七八人,直闯了好几间屋,才找着了第三明。

    第三明昨晚喝得多了,从醉乡中醒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文聘、苏则一把按下。文聘叫道:“荀君,在这里!”荀贞快步过来,当面审看,见的确是第三明,吩咐高丙等:“捆了!”第三明恍过神来,只穿了个小衣,趴在地上,挣扎大叫:“荀君!荀君!你这是何意?”

    高丙倒转刀柄,往他头上重重一击,嬉笑说道:“你犯的案子发了,荀君今儿是来拿你归案。”

    “我犯了何罪?”

    “妖言惑众。”

    第三明愣了愣:“妖言?”

    就各种灭族重罪来说,“妖言”罪可以说是出现比率最多的。第三明对此也是非常了解,稍微楞了下后,立刻反应过来,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惨白,拼命挣扎,大叫道:“我家素来守法,向为本地良民,何来妖言之罪?冤枉!冤枉!”

    许仲从怀中取出一片竹简,扔到第三明面前,说道:“冤枉?有此罪证,哪来的冤枉?”

    第三明瞪眼往竹简上看,不认识写得什么,问道:“这是什么?上边写得甚么?”

    “生子两头,天将二曰。”

    第三明终於明白过来,嗔目切齿,瞪着荀贞,叫道:“竖子!你欲诬告我家?”荀贞懒得搭理他,事情都明摆着了,还用多说了?命许仲,说道,“第三明、第三兰皆无子女,去将第三明的妻、父抓来,一并押出,并将这块竹简,这个罪证一块儿交给秦公。”说完,转身就走,走出门外了,兀自听得第三明嘶声大叫:“悔不听吾弟之言,叫你活到今曰!”

    荀贞想道:“闻言十五年前,第三氏杀了当时任上的有秩蔷夫。杀官,也是一条重罪,只是因没有证据,我没有将之写在给秦干的文牍上。如今拿住了人,倒是可以拷掠一番,得出实情了。”回到院中,吃了一惊,却见江禽、高甲两个还没拿下第三兰!不但没有拿下,反而节节败退,似乎力不能支,嘿然心道:“这第三兰倒是十分骁勇剽悍!只可惜不能收入手下。”

    江禽号称“手搏第一”,高甲亦是本乡轻侠中的佼佼者。他们两人联手,居然还敌不过第三兰,可见第三兰的武勇了,若有机会,等将来乱世之时,说不得也是一员虎将。只是可惜,正如荀贞所想,虽然此人骁勇剽悍,却不能收入手下,便是惜才、爱才也无用也。他招手换来苏则:“你且助江、高二君一箭之力。”

    苏则适才冲入院中后,已将弓矢放回袋中,此时重又取出,沉气静立,觑得空暇,一箭射出,中了第三兰的脖子,血如泉涌。荀贞松了口气,欲待往院外走时,猛听得第三兰闷吼一声,反手将箭矢拔出,也不管它鲜血喷涌,骤然回身,看见了荀贞,举手便将石锁投掷过来。

    那石锁挟带风声,迎头砸来。荀贞急忙改向前为侧跃,因为变换步伐太快,没能掌住平衡,跌倒在地。“砰”的一声巨响,石锁砸到他的脚前不远,再差两三步,恐怕他的腿脚就保不住了。刚才是第三明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会儿改荀贞被吓出一身冷汗,好在还记得有众轻侠在侧,他不愿失了姿态,勉强沉住气,撑地站起。将将站起,第三兰揉身扑来。

    江禽、高甲、苏则以及站在左近的高丙诸人俱皆失色,个个奋不顾身,或去扑捉第三兰,或挺身挡在荀贞身前。守在后门的文聘也是疾奔过来。

    江禽手脚灵活,抓住了第三兰的脚脖子,将之拽倒地上。因受不了第三兰的冲劲,江禽也随之摔倒,在地上打了个滚,纵身扑跃,压到他的身上,想去扼其咽喉。第三兰嘶吼闷叫,一拳击出,打在江禽的脸上。江禽身子才趴到第三兰的身上,立时又被打了出去。

    第三兰翻身欲起,高甲冲到,压到他的背上,又将之压倒在地。第三兰双眼通红,脖颈上鲜血激涌,半个身子都被染红了,力气却好似半点没受影响,一肘打出,打到高甲的肚腹,高甲吃疼,痛叫一声,整个身子不由自主蜷曲起来,像个似的。

    第三兰按住地面,撑起身,站立起来,直勾勾盯着荀贞,迈步上前。饶是荀贞沉静,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苏则没时间再去射箭,丢下弓矢,弯腰低身,疾奔冲上,拿出了摔跤的手段,抱住第三兰的腰部,想把他摔倒。第三兰纹丝不动,提起他的腰带,反将他甩手扔出。

    文聘杀到,挺剑直刺。第三兰压根就不躲避,伸手把剑刃抓住,侧身抬脚踢去,中了文聘的膝盖。文聘到底年少,力气没有长成,应脚跌倒。斗至此时,第三兰因为一再大动作,从脖子上涌出的鲜血几乎已将他全身染透,走过处,拉出一条长长的血迹,却依然未倒,摇摇晃晃地继续往荀贞走来。

    这时院中还有七八个别的轻侠、县卒,本来也都是往这边冲的,但眼见第三兰如此威势,不觉胆颤心惊,冲出的步伐不由自主慢了下来。

    荀贞此前曾带人救援临部,夜杀群盗,不是没见过血、没杀过人的,但此时此刻,目睹此般情景,却也惊骇至极,心中砰砰直跳,有意避让,但又不愿被诸轻侠轻视,勉强定住心神,握紧了刀,等他近前。

    便在此时,他身后有一人跃出,急冲几步,到第三兰的身前,屈身抬腿横扫。也不知第三兰是否因为失血过多,神志不清的缘故,这一下没能躲开,仰头摔倒。这人随即回腿屈膝,压在第三兰的胸口,手中环刀抽入他的脖中,紧跟着抽刀出来,若说刚才的血涌像是喷泉,这回就像是大河决堤,直喷溅出十几步远。第三兰吭吭哧哧叫了两声,死不瞑目。

    杀了第三兰之人,却正是许仲。

    荀贞惊出了一身汗,被冷风一吹,遍体生寒。像是怕第三兰再跳起来,又像是呆住了,他盯着第三兰的尸体,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将刀回鞘。

    江禽、高甲、苏则、文聘四人分别从地上爬起,揉着伤处,或者吸着冷气,或者一瘸一拐,走到荀贞身边,说道:“我等无能,未曾截杀此贼,以至惊动君前。请荀君恕罪!”另外七八个适才逡巡不敢上前的轻侠、县卒,更是惭愧,上前请罪。

    荀贞尽管刚受惊吓,但仍然注意到了这几个请罪的轻侠、县卒之惭愧表情,故作轻松,哈哈笑道:“第三兰真猛士也!受重创而不倒,彷如山中猛虎。适才之情景,我亦胆寒,况且诸君?若非诸君相救,怕我已不能幸免。诸君何罪之有?”对押在边儿上的第三明说道,“你家中有此虎弟,难怪能横行乡中!如此猛士,虽然死了,但也不可轻侮,你放心,我会请县君将其厚葬的。”

    第三明呸了一口,叫道:“小儿!我便是做鬼,也绝不会放过你。”

    他已是将死之人,荀贞自不会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微微一笑。

    见第三家门下的宾客、剑客、奴婢已经尽皆身死,也已将第三明的妻、父捉到,他说道:“人已抓齐,不能让秦公久候,诸君,咱们这就出去罢。”经过第三兰的尸体时,犹自后怕,不由又多看了两眼,想道:“可惜!可惜!”

    他后怕的,自是没有想到第三兰居然如此勇猛,这还是没让他拿到趁手的兵器,若是再给他件兵器,恐怕在场的这些人要死上一半;而他可惜的,当然是此等猛士,却无法收容手下。[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