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7 武贵立功

正文 47 武贵立功

    胡/平被带到亭舍犴狱里边。

    他一路上问了很多遍:“你们捕我作甚?我只是博戏赌钱而已,又非杀人重罪。你们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奉了荀贞的命令?荀贞想干什么?”杜买和陈褒等人都不理他。这让他越发的忐忑不安,越发的失魂落魄。他被带入犴狱时,夜已降临,狱中没有窗户,潮湿冰冷,黑暗阴森。

    繁家兄弟拿得有火把,将狱内映亮。火把的光闪烁不定,随着繁家兄弟的走动,时而映照到墙壁上的血迹斑斑;时而映照到临墙而放的一个矮案,案上放了好多种刑具,刑具上也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渍;时而映照到挂在房梁上的一个铁环,这个玩意儿是用来悬挂犯人的。

    除了案几、刑具、处处可见的血迹之外,墙边还有个火盆,不过此时虽然深冬腊月,火盆里却并没有生火。胡/平又是害怕、又是冷,上下两排牙齿不住地打架,“咯咯咯”直响。

    杜买、陈褒架住他,把他扔到墙角。许仲、江禽等人也跟过来了,高甲笑道:“瞧他这一副窝囊样,刚才吃酒、博戏时多么威风,这会儿却连站都站不稳了,眼泪、鼻涕也都出来了。老杜、阿褒,你们就算现在问他,怕也审不出什么来。以我看来,不如先把他先丢这儿冻上一晚。等他被冻清楚、冻明白了,明儿再来审也不迟。”

    胡/平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有时候就会想得多,想得多难免就会恐骇忧惧。

    他缩坐到墙角,用手抱住腿,惊恐地仰头看着杜买、陈褒、江禽、高家兄弟、繁家兄弟这些人,只觉火影憧憧中,他们这些人就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恶鬼一般,闻着犴狱中那特有的腐朽、血腥、恶臭之味,他哀求似的说道:“杜君、许君、陈君、江君、高君、繁君,诸位君子,是小人的家主得罪了荀君,不是小人得罪了荀君啊!求你们饶了小人罢!”

    杜买问许仲:“君卿,你看?”

    “小高说得对,先把他丢这儿一晚,明天再来审。”

    荀贞说了,诱捕、审问胡/平这件事由许仲全权做主。众人听了,皆应诺,说笑着转身出去。胡/平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想要拦住,又不敢。火光渐渐远去,出了犴狱的门。众人尽数出去后,随手把门关上,狱中复又重归黑暗,如墨染也似,伸手不见五指。

    他绝望之极,自知今番怕是难逃劫数了,浑身的力气好像一下子就都被抽走了似的,手脚酥软,不由自主地往边儿上靠去,感觉碰到了一个软乎乎的物体,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那东西外边似乎套了个布,摸着跟一条腿似的,随着他的触摸,那东西还动了一动,哼唧了一声。

    早在上古之时,国人就信巫、鬼。从前秦至今,神仙之说盛行。近数十年来,因朝政黑暗,民不聊生,加上疫病迭起,故而巫风更盛,鬼道愈炽,有许许多多的神鬼故事在民间流传。这其中,又因为亭舍多在荒郊野外,是为“野亭”,加上入住的多是外乡人,不了解本地风土,所以这些神鬼故事又大部分都是以亭舍、犴狱为背景的。

    胡/平从小到大,也不知听了多少此类故事。他大叫一声,毛骨悚然,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许多犴狱、亭舍的鬼怪传说,狸怪?犬怪?冤魂索命?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翻身跃起,不要命地往门口冲,想要逃离这一条似腿的物体,途中因为室内黑暗,看不到东西,接连摔了两个跟斗。

    他一边跌跌撞撞地往外逃,一边惊慌失措地叫道:“是什么?是什么?……,哪里来的腿?哪里来的腿?……,许君、许君!你们要问什么?快回来,快回来!我什么都说!”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月色透进来。胡/平扑过去,也不管是谁,抱住了开门之人的脚,涕泪满面,叫道:“这狱中有鬼!这狱中有鬼!求你了,把我放出去,我什么都说!”听到一阵轻笑,模糊着眼抬头看去,见是陈褒。陈褒低着头,瞧着他,笑道:“哪里来的鬼?”

    胡/平抹了把鼻涕,伸手往后指,颤声说道:“墙角!墙角!”

    许仲、杜买等人听到了他的叫声,也都转回来了,站在陈褒的身后,闻言,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杜买说道:“这无胆竖子不会是把武贵当成鬼了吧?”

    胡/平莫名其妙:“武、武贵?”

    众人笑得更大声了,笑声传出后院,在夜色中传出甚远。

    ——这武贵自被关入犴狱后,到现在没得释放。荀贞走得急,把他给忘了。杜买接任亭长后,倒是想过把他给放了,但一直不得闲去请示荀贞,因此拖延至今。这大冷的天,想起来了,就丢给武贵半拉饼子,忘了也就算了,搞的武贵现在是勉强吊住一口气,奄奄一息了,也所以,胡/平摸他的时候,他只有力气动弹一下,哼唧一声,没料到胡/平这胆小的,竟就把他当成是鬼怪了。

    陈褒笑道:“这武贵倒是荀君的福将,先是给荀君报告了一件大案子,虽然没能因此获功,但却也让咱们预先有了提防;继而又吓住了这胡/平,还没等咱们动刑,就什么都肯说了。”——他口中说的这个“大案子”,指的是早先武贵为了保命,曾告诉荀贞说阳翟黄氏想要劫北来马商,最后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不过没有发生在本地,黄氏将劫案的地点改到了外地。

    许仲、杜买本来商量,这胡/平乃是第三家的得力干将,怕不是个弱茬儿,要想掰开他的嘴,让他诬告第三氏,恐怕不容易,少不了严刑拷打,俱都提足了劲儿,做好了攻坚的准备,却是没有想到,一个武贵就把这个麻烦解决了。两个人既觉得好笑,又都登时如释重负,暗暗松了一口气。

    许仲往前走了两步,负手而立,偏着头看了看瘫软地上的胡/平,心道:“打铁趁热。”对杜买、陈褒说道:“既然胡/平什么都愿说,今儿晚上也不必再冻他了。阿褒,把他带去外堂,咱们连夜审问。”又对江禽、高家兄弟等人说道,“你们这两天就别回去了,都住在舍中,以防万一。”江禽诸人按刀挺胸,大声应诺。

    将胡/平带入堂中后,按照荀贞的吩咐,杜买什么都没问,直接开口就问道:“你在第三家多少年了?”

    “六年了。”

    “那你必定知道他家的底细了?”

    “是。”

    “我听说第三氏常有妖言,并经常假托神怪,以图谶蛊惑人心,祝诅上,且有杀不辜一家三人等诸般不道的恶罪,你给我一一讲来。”

    “妖言?图谶、祝诅上?杀不辜一家三人?”

    如果说胡/平此前只是惧怕个人的安危,但对荀贞到底想干什么还不太清楚的话,那么,在听了杜买这句话后,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荀贞的用意,彻底地面如土色了。——荀贞不是想杀一两个人为自己报仇,而分明是想将整个的第三氏全部族诛!

    妖言罪和诽谤罪常常连用。诽谤是诽谤国家朝政;妖言是指过失之语,即因不慎而说错的话,与后世的“诈为鬼神之语”的妖言不同,凡被加上此罪名者,必致极刑。

    假托神怪、图谶、祝诅上比妖言更厉害,凡是和它们牵连到一起的,十之**就会被戴上“大逆”的帽子,一旦立案,轻则族诛,牵连再广一点的话,杀个成千上万人都不是问题。

    “杀不辜一家三人”,指的是类似灭门的恶行,杀人一家三口。

    此三罪,皆为“不道”。如果确定下来,连三岁小孩儿也知,第三氏定被灭族,而像胡/平这样的第三氏门下宾客,也会难逃一死。他跪在地上,口干舌燥,这么冷的天,汗流浃背。

    他嗫嚅地说道:“‘杀不辜一家三人’,第三氏确有此罪,但是不是有妖言、图谶、祝诅上之罪,我不知道。”

    许仲高坐在他的面前,伏下身子,盯着他,低声地慢慢说道:“依律:‘先自告除其罪’。又,‘造意者重惩,从者轻处’。你只是第三氏的一个宾客,不是造意首恶,如果肯自告,荀君必能使你脱罪,而如果不肯自告,……,你觉得你还能活过今晚么?”

    “造意”就是首犯的意思。两汉的律法强调故意和首恶,凡属此类,必从重处罚,而若非首恶,在犯下罪行后如果能“先自告”,也就是自首的话,可以“除其罪”。

    胡/平先在知道“许仲”的名字后,已自知若不好好配合,必无活路,又在狱中被武贵吓了个半死,胆气早无,事到如今,他也不再存侥幸之心,不再抱任何幻想了。

    他瘫在地上楞了半晌,不知不觉想起了荀贞任职亭长、有秩以来的一些作为,孤身登高家之门,折服高素,胆气雄足;越境击贼,尽显其雷霆手段。能做下这两件大事的,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懦弱的人呢?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受了侮辱不回击、不报复的人呢?

    他悲哀地想道:“第三氏,你们全看错荀贞了!”

    他终於举起了头,说道:“我说,我说。我自告,我自告。”

    ——

    1,亭舍鬼怪。

    “秦汉时期,诸多社会文化现象都笼罩在神秘主义的氛围中。鲁迅先生将这种时代特征称之为‘巫风’、‘鬼道’,他说:‘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

    “在考察这些散发着浓郁神秘气息的现象时,我们注意到,汉代社会流传着许多有关亭中鬼怪的故事。据笔者的统计,仅见於《风俗通义》的就有15则,其他如《搜神记》中有7则,《后汉书》中有3则,《汉武故事》中有1则。”

    挨着颍川不远的汝南郡当时“就流传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鬼魅杀人故事”,当地人应劭(约153-196)后来在他的书中详细记载了此事:“汝南汝阳西门亭有鬼魅,宾客宿止有死亡,其厉厌者皆亡发失/精。寻问其故,云先时颇已有怪物”。——光和三年是180年,应劭时年二十八岁。

    2,祝诅上。

    “祝诅上”的意思是祈祷鬼神,使降祸於所憎之人。

    3,先自告除其罪。

    依照案例看,并不是所有的自首都能免罪,如果是首恶,有时候也是免不了罪的。

    汉武帝时淮南王谋反,案中的重要人员伍被,尽管“诣吏自告与淮南王谋反”,但是负责审理此案件的张汤却以“(伍)被首为王画反计,罪无赦”为由,将其处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