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6 可怜的胡/平

正文 46 可怜的胡/平

    昨天一个朋友从印度回来,不能不见。一下喝多了。

    几天不码字,手好生。。

    第一更。

    ——

    胡/平是本乡人。本乡民户两千多,人口万余,说起来很多,但大多都是祖祖辈辈生於斯、长於斯,细论起来,许多都沾亲带故。胡/平在繁阳亭也有几个亲戚,这次他便是应一个族姊夫之邀来赴宴的。

    实际上,依胡/平的本意,他是不想来的。

    他这个族姊夫虽也是乡间轻侠一流,但没甚名气,与他的亲戚关系也很远了。明天就是正旦,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他实在是懒得出来,跑这么远路,只为了喝几杯酒。

    之所以最终还是来了,有两方面的原因。一则他这个亲戚的态度很恭敬,提前一天便送来了请柬。二则,在这份请柬上,他这个族姊夫隐隐约约地提到了一点:以前乡中的“大侠”,最出名的当数两人,一个第三明,一个许仲,如今许仲死了,东乡亭、繁阳亭这几个亭的轻侠少年群龙无首,最近连着发生了多起争斗。言下之意,似乎是在暗示非常欢迎第三氏进入。这样一来,胡/平就不能不来了。

    他带着挺高的期待来到了繁阳亭中。

    他的这个族姊夫是北平里人,早早地在里门外相迎,将他迎入家中,已有七八个本地的轻侠少年在了,其中有他认识的,如苏则、苏正兄弟,也有他不认识但听说过的,如史巨先。

    到了快开宴的时候,又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人。

    外亭的轻侠也来了几个,如江禽、高甲、高丙等。江禽和高家兄弟在乡中很有名气,江禽“手搏第一”;轻侠大多使用刀剑,高家兄弟会用大戟,很难得的。

    胡/平知道他们以前都是许仲的左膀右臂,见面之后,甚是热情。令他满意的是:江禽、高家兄弟诸人对他也很客气。看来他族姊夫说得很对,这许仲一死,繁阳亭周边的轻侠的确都是“群龙无首”了。

    酒宴开后,赴宴的众人在给他的族姊夫“上寿”后,紧跟着就一个接一个地给他“上寿”,态度皆非常之恭谨。礼尚往来,他也随之给众人敬酒“上寿”,这个时候,包括他族姊夫在内,堂上的一二十人全部都避席伏地,以示对他的尊崇。

    这一切都让胡/平满意极了,高兴之下,不觉就多喝了几杯。他高座正席,环顾满堂少年,挺高兴地想道:“这东乡亭、繁阳亭几个亭的轻侠少年一向来都是以许仲为马首是瞻,不把主人家放在眼里。因这许仲及其朋党江禽、高家兄弟、苏家兄弟等皆有勇力,主人家虽对他们不满,却也不得不忌惮几分。天从人愿,这许仲先是杀人亡命,接着暴死异地。如今江禽、高甲、高丙、大小苏兄弟等人也算识趣,知道再无法与主人家对抗,看他们在酒席上种种的恭谨表现,分明都是做了投靠的打算。嘿嘿,从今以后,本乡的豪桀、英雄还是唯我主人!”

    他为什么投靠第三氏,甘为第三氏门下的走狗鹰犬?还不就是为了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好让他能在乡人面前、在诸多骄傲、剽悍的轻侠面前有点脸面?能够威风一下么?所以他平时看起来虽不是一个跋扈无礼的人,像是一个讲道理的斯文人,但其实内心中、本质上却是“狗眼看人低”的。他和第三兰的唯一区别只是:第三兰没有脑子,把跋扈无礼、欺男霸女直接表现在了脸上,而他有些小聪明,把这些负面的东西很好地掩藏了下去。

    此时在酒宴上,众人对他都毕恭毕敬,他满意之极,加上半醉的酒意,颇有飘飘然之感,深深觉得自己的人生价值得到了实现。

    酒宴之后,又说要博戏赌钱。这会儿,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将要薄暮了。他本欲待推辞,想要在天黑前赶回第三家中,但正要开口说话时,注意到了他族姊夫正在冲着他挤眉弄眼的。他琢磨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他族姊夫的意思,暗自大喜,想道:“说是博戏赌钱,但看我这族姊夫的意思,分明是给我送钱!”他在第三家中,虽然地位很高,但每个月拿到的钱不多,眼下有别人送钱的机会,哪里能推脱不要呢?

    随他同来的还有两个第三家的宾客。他略微想了想,又想道:“三人同吃,不如一人独食。若他两个也留下,虽然大头还是我的,但少不了要分给他俩一些。”当即作出决定,自己留下,把那两个同来的伙伴打发走,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说让那两人回去给第三明、第三兰报个讯,便说他今夜不回去了,明天一早再走。

    将那两个人打发走后,他兴致勃勃坐上了赌台。

    对胡/平来说,从他来到繁阳亭开始,一直到现在为止,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还非常顺利,他所见、所闻、所目睹的一切都是让人满意高兴的,然而,就在半个时辰后,当杜买、陈褒、繁家兄弟诸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之后,这一切就都改变了。

    杜买、陈褒、繁家兄弟是破门而入的。他们冲进来时,胡/平正满面笑容地将席上的百十个铜钱拢到自己的面前,听到声响,抬头看去,笑容凝结在脸上,变得愕然起来。

    杜买头裹赤帻,手拿木版、绳索,腰上插刀,便是不认识的人也知是本亭的亭长了,后头的陈褒则是一身求盗的袍服,繁家兄弟皆亭卒的打扮。杜买进来就叫道:“尔等大胆!聚众博戏赌钱。难道不知道这是违反律法的么?依律:‘博戏相夺钱财,若为平者,夺爵各一级,戍二岁’!”凡是参加赌博和做裁判的都要受到严惩。

    胡/平下意识地去看他的族姊夫和同坐的江禽、高家兄弟、苏家兄弟诸人,却见他们都一声不吭。他还没有意识到是中了计,上了圈套,只以为杜买是听到了风声,想来分些油水,把手里的钱放下,笑道:“杜君,早知你升任为了本亭的亭长,一直不得闲暇,没能前去拜见。不想今曰在此相见。”作为第三家的得力干将,胡/平认得本乡的每一个亭长和每一个求盗。

    杜买面寒如冰,黑着脸,不搭理他,命令陈褒和繁家兄弟:“把他索了!”

    陈褒、繁家兄弟执刀上前,拿了杜买手里的绳子,不由分说,就往胡/平的身上去捆。胡/平跳起躲开,把席上的钱往前踢了踢,打供作揖,笑道:“杜君,规矩我懂。你们来一趟,不能让你们空手而回。席上的这些钱就算是我对你的孝敬,只当是我请诸位喝酒了!”

    他自认为这番话说得很得体,说完后,睥睨跪坐左右的江禽、高家兄弟众人,对他们不由有些小看,想道:“不过一个小亭长,就把你们吓得不敢出声!”对自己的表现甚是自得和骄傲。只可惜,他的这份自得和骄傲只维持了不到一瞬,随着江禽、高家兄弟诸人纷纷起身,合拢包围上来,看着他们这些人的眼中露出的戏谑、嘲笑,他终於感觉到了不对。

    “你、你、你们想干什么?”

    江禽笑道:“不想干什么,杜君想请你走去亭舍中走一遭、在犴狱里住上几天而已。”

    胡/平被他们逼到墙角,到处乱找他的族姊夫,却发现不知何时,他的族姊夫已经出去,不在室内了。他也是懂几分法律的,情急之下,高声大叫:“杜买!依律:‘禁吏毋夜入人庐舍捕人。犯者,其室殴伤之,以毋故入人室律从事’!我虽博戏赌钱,犯了了律法,但你也不能晚上闯入民宅捕人!就算我打死了你,可也是不犯法的。你是亭长,不知道这条律法么?”

    江禽诸人哈哈大笑。陈褒晃了晃手中的刀,轻笑说道:“你若能将我等杀了,便来杀就是。”

    胡/平再蠢,此时也猜到了这次所谓的赴宴实际上是一个针对他的陷阱了。那么,这个陷阱是谁设的呢?从眼前的杜买、陈褒,他不难想到荀贞。繁阳亭的前任亭长可不就是荀贞么?那么,荀贞又为何设下这陷阱对付他这个小人物呢?很明显,定是为了收拾第三氏!

    他绝望之极,再也顾不得什么斯文外表,文雅形象,破口大骂:“荀贞小儿!这般阴险设计,便是拿了我入狱,你又能奈我主人家如何?”

    江禽、陈褒诸人听他辱骂荀贞,都沉下了脸,一拥而上,把他打倒在地,拳头如雨下,连踢带踹,直打得他痛叫连连,先还嘴硬大骂不止,没多久就改为求饶了,正在想今夜会不会就此命丧乱拳之下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别打了,不要坏了荀君的大事。先把他送进犴狱再说。”

    这句话如同佛音入耳,胡/平对说话之人感激涕零,他鼻青脸肿地透过人缝往说话处看去,见是一个才进来的蒙面男子。在被陈褒、繁家兄弟捆上,往门外带时,他经过了这个男子,带着感激,挣扎着问道:“请教足下姓名?”

    “我是许仲。”

    胡/平的感激消失不见,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许仲?许仲不是已经死了么?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如今站在他的面前,毫不避讳地告诉了他自己就是许仲,岂不是说明根本不怕他将来出去乱说,岂不是说明他死定了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