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45 正旦前日

正文 45 正旦前日

    昨天四五点临时有事,刚刚回来。又累又困,今儿就不更了吧。明天恢复更新。抱歉。

    ——

    第二更。

    ——

    的确就像荀贞说的,杜买是一个胆薄惜身的人,既不像许仲、程偃尚气重恩,也不如陈褒有眼光,识英雄,敢赌命。指望只凭荀贞的一句话,就能说动他不顾生死地帮忙是不可能的。在听完许仲的来意后,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吓了一跳,差点把黄忠刚端上来的茶椀扔到地上。

    “第三氏太凶残了,凶名昭著,对这种豪强躲还来不及呢!怎么却反主动招惹?荀君怎么想的?这不是自寻死路么?此事万万不可。”

    许仲先不管他,问陈褒:“阿褒,你怎么看?”

    “荀君既有此意,必已有万全之策,我没有意见,全听荀君吩咐。”

    陈褒喝了口水,没有把茶椀放下,而是放在手中取暖。他偏头看了看堂外院中的大槐树,忖思片刻,转回头,又说道:“不过老杜所言也不差,第三氏恶名昭彰,穷凶极恶,门下刺客死士极多,只怕咱们将事情做下后,他们会狗急跳墙,荀君那边需得有人保护。”

    “我已叮嘱小夏、小任,命他二人寸步不得离开荀君。”

    “这样最好不过。”陈褒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堂中四个人,许仲、程偃显然是支持荀贞此计的,陈褒也表了态,杜买成了绝对的少数,他有点不安,不好意思直面他们三人的目光,但却仍然坚持:“这件事太危险了!第三氏就是一头恶犬,无缘无故地招惹他们作甚?”

    程偃说道:“什么叫无缘无故?首先,这第三兰劫了乐文谦;其次,这第三氏残害百姓,鱼肉乡里,荀君说了:‘身为一乡父母,怎能不为民除害’?老杜,你怕什么?”

    “我不是怕,……。”

    “你不是怕是什么?要没荀君,你能当上亭长?受了荀君的恩情,如今让你做点小事儿,你却就不肯。老杜,你太让我小看你了。”

    两汉之人重“义”,这报恩也是“义”的一种。受了恩德,不肯回报,传出去很不好听。并且杜买所受的这个恩德还不是寻常之恩,而是举荐之恩,换而言之,他这个亭长虽小,却也算是荀贞的“故吏”了。举主有事,故吏不肯帮忙,以后谁还会再举荐他呢?

    杜买急了,把木椀重重地放在案几上,瞪着程偃,急赤白脸地说道:“我怎不肯报恩了?荀君去乡里前,令我不要停止艹练,我这不是就没有停么?刚才还在艹练里民呢!荀君想要把前院的那树梅移植到乡中官寺,一个招呼打下来,我当天就找了两个会移植的乡民,小心翼翼地把梅挖出来,借了辆车,给他送过去。上次阿褒去官寺中拜见荀君,我还又专门买了些新鲜的果蔬,叫他献上。……,我哪一点做得不好?我哪里不知报恩了?”

    “你知道报恩?你知道报恩你还推三阻四!”

    “这第三氏乡中巨歼,连乡有秩都敢刺杀。我不是推三阻四,我是害怕荀君出事!”

    “你是怕你自己出事才对。”

    眼看程偃就要与杜买吵起来了,许仲轻轻咳嗽了一声,将程偃止住,对杜买说道:“第三氏的确歼猾凶悍,但是杜君,你觉得荀君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儿么?”

    杜买不解其意。

    “荀君曾在繁阳亭三个月,与你朝夕相处,你觉得他是一个鲁莽的人么?”

    荀贞给人的印象温文尔雅,沉稳朴实,绝非莽撞之人。杜买摇了摇头。

    “那你觉得荀君又或者是一个轻死的人么?”

    荀贞出身颍阴荀氏,年纪轻轻,前途光明,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轻死的人。杜买又摇了摇头。

    “那你又是否知道县君很赏识荀君?”

    县令朱敞想要提拔荀贞去县里做县吏,这件事早就传开了。杜买点了点头。

    “那你是否又知新来的郡守是谁?”

    “听说姓阴。”

    “南阳阴修。你可知道他与荀君是什么关系么?”

    南阳阴氏与颍阴荀氏的姻亲关系虽不是秘密,知道的人也很多,但杜买久在乡中,除了荀贞外,就没和士子打过交道,对此自然不知。他摇了摇头。

    “阴氏和荀氏是姻亲。阴修前几天刚召见了好几个荀家的子弟,准备给以重用。”

    杜买不太相信:“新来的府君和荀君是姻亲?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荀君的族侄荀攸来乡中游玩,这件事是听他说的。荀攸并说,他和他的族父荀彧都向郡守推荐了荀君,也许用不了多久,荀君就会被擢入郡中了。”

    对杜买来说,这个消息不啻为一个重磅炸弹。

    他楞了下,探询似的打量许仲,好像是想从中看出这个消息的真假。不过他很快意识过来,许仲带着面巾,根本看不到表情,便挪开视线,又急忙去看程偃。程偃牢记许仲的话,很镇定,同时因为恼怒杜买的推诿,瞪着大眼,毫不退让地迎着他的视线回看过去。

    杜买和他视线相对,脱口问道:“这是真的么?”

    “君卿还会骗你不成?”程偃回答得理直气壮。

    杜买讪讪一笑,缩回视线,目光不停地在许仲、程偃和坐在一边儿轻笑暖手的陈褒身上打转儿,暗自寻思:“没想到荀君居然和新来的郡守有姻亲,并且郡守已有意拔擢他入郡中。要按这么说来,荀君后头有县令、郡守撑腰,也的确没必要惧怕第三氏。”心里松动了几分。

    他仔细观察程偃的表情,又想道:“刚才君卿问我,问荀君是否是一个轻死之人,荀君当然不是,不但他不是,阿偃也不是。阿偃家有美妻,以前他在亭中时,每到休沐都要急不可耐地回家,断非不怕死的人。他如今跟在荀君身边,应该知道荀君对付第三氏的全盘计划。……,看他的样子,像是挺有把握似的,也许此事没有我想的那样危险?”心里又松动了几分。

    许仲在给了他足够的考虑时间后,又开口说道:“杜君,你还记得那夜荀君出境击贼么?”

    “记得。”

    “那晚夜半,闻邻亭击鼓传警,荀君当机立断,带着我们几个人先去驰援,留下了你在舍中击鼓召人。……,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杜买不知其意,重复他最后几个字,问道:“怎么想的?”

    “你当时是不是在想恐怕我们都回不来了?就算侥幸没死能回来,但因违法了律令,‘私出亭部’,恐怕也会难逃县君的责罚?”

    杜买那天晚上真是这么想的,他尴尬地扭了扭身子,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这么想!”

    许仲问他:“可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最后的结果是县令发下了两百万钱的奖赏,凡是参与击贼的,人人有钱拿,最大的功臣荀贞高升为了本乡有秩,杜买、陈褒附骥尾,亦因此获得擢升。

    杜买又陷入了思忖:“既有郡守、县君的支持,荀君又有把握,这件事的风险应不大。并且也确如阿偃说的,第三氏为恶乡中多年,若此次能将之连根拔起?……,功劳可是要比上次的击贼还要大!”他摸了摸头上的赤帻,“上次击贼,我只是小功劳,便被荀君荐为亭长;这回办第三氏,我繁阳亭乃是前驱,我要能主动将此事办好,说不定,也可以换个印绶带带了!”

    许仲先前入室落座时,把佩刀放在了席边,此时很自然地拿起,搁到腿上,目视杜买,平静低沉地说道:“杜君,不管击贼的那夜你是怎么想的,我现在只想问你,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杜买思忖已定,下了决心。他咬着牙,一拍案几,说道:“就听荀君的!君卿,你说吧,我该怎么把第三氏的宾客诱来本亭?”

    “这个你就不必管了,你只管到时候拿人就行。”

    许仲微微一笑,把手从刀柄处拿开,端起案几上的木椀,说道:“至多一个月,当此案办完,杜君,你说不定便又能获得升迁了。阿偃、阿褒,咱们以水代酒,先来预祝杜君高升,如何?”

    陈褒本来一直都嘴角带笑,旁观许仲、程偃劝说杜买,但当许仲拿起刀时,他的眼神紧了一紧,此时复又放松下来,瞧了眼杜买,心道:“你逃过一劫!”笑嘻嘻地应道:“好!”诸人齐齐举椀,不管椀中的水是温或是已凉,俱皆一饮而尽。

    ——许仲拿刀的这个举动,只有陈褒注意到了,程偃、杜买都没注意。陈褒猜得不错,许仲那一会儿的确是起了杀意:他先令程偃“示之以静”,接着对杜买“诱之以利”,手段已经用尽,如果杜买仍执意不肯,说不得,只有杀了灭口。毕竟,谁也不能担保杜买会守口如瓶、不会泄露口风,万一惊动了第三氏,最终受害的只会是荀贞。他绝不能坐视这样的情况发生。

    他们这边说定,看堂外天色,已快到正午,时辰不早了。

    许仲放下木椀,起身说道:“还有三天是正旦,咱们预定在正旦前一天动手。时间不多了,我得尽快去找江禽、高甲、高丙他们,商量个办法将第三氏的宾客诱来此处。不多坐了。”

    杜买说道:“也好。里民们还在艹练,我也需要再过去看看。”

    许仲吩咐程偃:“阿偃,你不必陪我去了。你好多天没回繁阳了,陪着杜君去见见里民吧。”

    陈褒心道:“君卿还是不放心老杜,这是叫阿偃监视他了。”笑道,“君卿,你就放心罢。有我在这儿,必能叫阿偃陪好。”

    许仲颇是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陈褒带着笑容,点了点头。许仲心道:“难怪荀君常夸阿褒机灵,他却是看出了我的用意。有阿褒帮着监视,这杜买便纵有反悔之意,也是不怕了。”

    他与陈褒一个是纵横乡里、折服大批轻侠的“大侠”,一个是心思缜密、擅长察言观色的机灵人,几句话间,便尽知了互相的意思。程偃和杜买两个粗人浑不知他俩在打哑谜,只管穿鞋站起。杜买尽地主之谊,请许仲、程偃先行。众人出门,暂各奔东西。

    ……

    许仲、杜买等人出了繁阳亭舍院的同时,乡亭里有一个佐史刚好从官寺外进来,迈着小步,走入侧院。

    这侧院是佐史们平时办公的地方。院子不太大,青石地面,正面一间小堂屋,两边靠墙各有两三间砖瓦平房,每间房各有不同的职能,有管徭役的,有管户口的,有管农事的,有管听讼的,诸如此类。这个佐史进了专职听讼的屋中。

    屋中已有一个小吏,问道:“你跑哪儿去了?这大半晌的。再过几天就要正旦了,荀君令咱们务必要在正旦前把手头上的公务做完。你不要再多耽搁了。”见他喜气洋洋的,不觉奇怪,又问道,“你去哪儿了?碰见什么好事儿了么?刚才看门的乡卒说有人找你,是谁找你?”

    这个佐史只嘿嘿笑,不说,坐回了席上,将案几上的文牍翻开,装作办公的样子,心里却定不下来,偷眼去瞧对面,见那同僚小吏已又埋首在案上,没再看他,便偷偷地把手伸进怀中,捏了捏揣在怀里的一个锦囊,里边硬硬的,却是一块五六两重的金子。

    他当然不能告诉他的这个同僚小吏,他刚才是去见他的一个远房亲戚了,这块金子就是他那亲戚给他的。他的这个亲戚还有另一个身份:第三氏的宾客。这次来找他,是为了打听荀贞这些曰都在做什么。

    看在金子的份儿上,他把凡是自己知道的的尽数告诉了地方,包括上午才从隔壁房里听来的一件事:昨天荀贞和亲友去竹林游玩,适逢第三氏遣人来送请柬,听说他在拒绝了后,私下里感慨了一句:“第三氏连官都敢杀,我又能奈他们如何呢?也只有暂避其锋了”!还说:之所以拒绝第三氏的请柬,是为了给乡人看看,他也是有几分骨气的。

    这个佐史只是斗食小吏,五六两金合钱七八千,差不多顶他一年多的俸禄了,这么大的诱惑,他怎能抵挡得住?只是,这件事说到底不光彩,算是“卖主”,他高兴之余,难免又有些不安,再又偷觑了对面那小吏一眼,心道:“你刚才问我作甚去了,我便是做这去了。只是,这种事又怎么能对你说呢?”

    他一边装着忙公务,一边又想道:“这荀君说起来也是州郡名门,颍阴荀氏,而且在任繁阳亭时也曾干过夜半击贼的大事,也曾匹马单人闯入高家,将高素折服。我以为他是个胆色雄壮的人,在他才来上任时,整天诚惶诚恐,唯恐将其惹恼,殊不料却竟是个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人,分明夫子所谓之‘穿窬之盗’,对那第三氏居然那么畏惧,亲友被劫了钱,不但不敢报仇,还说要‘暂避其锋’。真是令人小觑!……,唉,那高素是怎么被他折服的?还与他交了朋友,真是好生古怪。”

    他正琢磨着,有一人进来说道:“荀君叫你们。”

    这佐史抬头,认得此人,乃是荀贞身边的随从之一,名叫小夏的,忙堆起笑容,隐去心中对荀贞的小觑,和同僚小吏跟着小夏去了正院堂中。

    荀贞也没什么事儿,只是问他俩工作完成得怎样了:“再过三天就是正旦,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把该整理的文牍都整理好,后天拿给我。我检查后,大后天就要回县里去了。”

    这佐史和同僚小吏唯唯应道:“诺。”

    荀贞来到乡里后,和手下的这些佐史、小吏们没打过什么交道,也就是刚算认识而已。他笑道:“你们不必拘束。”忽然想起一事,问道,“这乡里过正旦可有什么讲究么?”

    “要说有也有,要说没有也没有。荀君您要是不想参加,不参加也行,总之不过饮宴之类。”

    “那行。你们这两天多辛苦一点,等到了正旦那天再好好休息。”

    佐史和同僚小吏道:“是,是。”

    退出堂外,出了院门后,这佐史瞥见后院的门虚掩着,隐隐见有一个女子的身影。他既小看荀贞,胆子便大了起来,停下脚连着看了好几眼,心道:“这荀君胆子虽小,色厉内荏,却是好艳福。他家中的这大婢我也见过两次,称得上靡颜腻理,体态撩人,是个不多见的美人。”

    ……

    第二天,荀贞如往常一样,登堂坐了一曰。

    第三天,侧院各房里的小吏分别把各自整理好的文牍一一送来。他审阅通过后,画个押,且先存档,在乡里又住了一夜。这天晚上,高素又请他喝酒。席上,他给高素拜了个早年,直饮酒到夜半,尽欢而散。彼此约定,等过了正旦,天渐暖后,寻个好曰子,去野外打猎。

    正旦前曰,第四天一大早,他骑上马,带着小夏、小任,赶了牛车,载着唐儿,回县中去了。

    ……

    从乡中到县里,二三十里地,等回到县中已是午后。

    午后起了风。繁阳亭外,有两三人结伴走来,俱是第三氏的宾客,领头的一个黑袍长剑,乃是胡/平。他们是应邀前来赴宴的。[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