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3 再见迟婢

正文 33 再见迟婢

    集市上人流熙攘,荀贞瞧见了一个卖冬葵和萝卜的摊,正要过去买些,见菜摊边儿上卖簪钗首饰的铺前站了一人,青襦绿裙,妖娆而立,却是费家的美妇迟婢,正拿了个手钏往腕上试。

    程偃说道:“咦?那不是费家妇么?”

    卖簪钗和卖蔬菜的两个摊铺挨着,摊前站了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迟婢个子高,在他们中很显眼。乐进也看见了,说了一句:“哪里的女子?这般身高。”他才七尺,看迟婢得仰着头,也难怪惊奇。他们四五人簇拥着荀贞,分开人群,往那菜摊去。人中有认识荀贞的,或行礼称呼:“荀君。”或避开让路。迟婢听到动静,扭过头来,对荀贞嫣然一笑。

    “费大家,真是巧遇。……,买跳脱呢?”

    迟婢抿嘴笑道:“贱妾不识文字,不配‘大家’之称。”“大家”,是对有才学的女子的尊称。她拿着手钏,亮了一亮,问荀贞:“荀君,你瞧这跳脱好看么?”

    荀贞看那手钏,似是银制,形如一条细蛇,头尾相连,玲珑有致。他不觉眼光下滑,落到迟婢的前胸和细腰上,旋即收住目光,抬眼一笑,答道:“好看。很合适你。”

    “是么?”迟婢看来也很喜欢这个手钏,拿在手中摩挲,往腕子上比试,终了,依依不舍地放回铺上。虽有许仲、程偃诸人在外环卫,但被人流拥挤,荀贞此时已离迟婢很近了,两人间隔只有五六步,上次嗅到的粉香味又若有若无传入鼻中。他奇怪地问道:“怎不买下?”

    迟婢离开铺子,往他身前走了两步,说道:“太贵了,要五百多钱呢!”

    荀贞哑然。她的丈夫费通虽称不上大富,家中也有良田数百亩,总不会连五百多钱都拿不出。

    他心中想道:“听高素说费通悭吝,看来不假。”有点为迟婢可惜,“如此美人,怎嫁与悭吝人为妻?”想到这里,猛然想起高素那曰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当时还调笑高素,说高素是个“多情”的人,自家觉得好笑,心道,“我也变成‘多情种’了!……,这迟婢的婉转熟媚倒也罢了,为人妇者多如此。只是,……。”

    只是她的身高实在喜人,目测之,差不多一米七,放到后世也算高的了,何况在眼下女子身高普遍在一米六或一米六以下的时代?称得上“鹤立鸡群”。

    他笑道:“我也正要买些饰物。这个跳脱我很喜欢,你既不买,便让给我罢。”吩咐小任,“取一千钱出来,除了这个跳脱,再挑拣两件簪钗。”迟婢恋恋不舍,看着小任把那手钏买下,问荀贞:“荀君,贱妾听说你尚未婚娶,买这些首饰何用?送人么?”

    荀贞纳闷,心道:“今天与她才是第二次见面,我又是刚任职乡中,知我底细者不多。她又从哪里听来的我尚未婚娶?”因为分神纳闷,没多想,不假思索地说道,“家有一婢,过两天我想把她接来寺舍,少不了会与外人相见,不可无颜色。这些首饰打算给她佩戴。”

    买首饰送给唐儿,这个想法不是荀贞临时起意。他对迟婢说的也都是老实话。该节俭的时候要节俭,不该节俭的时候不能节俭。当世穷人受饿挨冻,富贵争夸奢侈。荀贞来乡中的这几天发现,就连那些乡中的小吏平时也都衣冠不俗。若是家中婢女穿得差了,不免会被他们瞧不起,而一旦若被“瞧不起”,自就使在人前敬畏不足,对施政不利。风气如此,不得已也。

    他话音刚落,迟婢脸上一红,嗔道:“荀君!”飞快地往左右人群瞟了眼,见没人注意他俩的对话,这才放下心来,埋怨似地说道,“贱妾乃为人妇,君不可说笑。”拜了一拜,扭腰离去。

    荀贞莫名其妙,瞧她离去的身影,心道:“我说什么了?”

    小夏在边儿上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荀君,你忘了她的名字么?她叫迟婢。你适才说‘家有一婢’,没准儿她当成你是在说她呢!”荀贞以手抚额,说道:“唉哟!失言失言!”

    小任买了手钏、簪钗回来。小夏说道:“还愣着作甚?快去追上迟婢,把这跳脱送给她呀!”小任不知其意,愕然道:“送给迟婢?”问荀贞,“荀君,你这是给她买的么?”

    荀贞心道:“本已失言,这要再送过去,不更落实了我是有心的么?”摆了摆手,说道,“不可说笑!”小夏点了点头:“是了,‘不可说笑’,刚才迟婢也说了这四个字。”荀贞又是好笑他装腔作势,又是有些后悔方才失言,举手作势要打,小夏跳脚逃开,兀自笑个不住。

    “不要闹了。小夏,那边有羊肉摊,你去买些肉来。阿偃,你看看有卖酒的没,也买些来。小任,你再去那边的菜摊上,选些新鲜的冬葵和芦菔买下。”

    荀贞吩咐完,又对乐进笑道:“我仲兄与我的族侄公达皆好食芦菔,公达尤喜生吃,称赞说:‘鲜过桃李,脆过梨枣,别有辛辣,提神醒脑’。他们两家的婢女因之都擅做芦菔菜,我学了两招,晚上做出来请你尝尝。”芦菔即萝卜。乐进笑道:“君子远庖厨。岂敢劳荀君亲下厨?”

    荀贞摆了摆手,笑道:“诶!你此言不对。君子远庖厨,意思是君子应该远离杀生的地方,君子要仁。可这芦菔,又不是牛羊,只是菜蔬,与仁无关。与仁无关!”指着许仲说道,“我的厨艺,君卿知道。君卿,你给文谦说说,我手艺如何?”许仲笑道:“脍炙甚美。”

    ——荀贞厨艺高明是被逼出来的,他前世时并不是太会做饭,穿越以后,在饮食上,调料既少,菜蔬的种类也少。本就不足,又在菜肴的制作方法上,有脍、有炙、有煮、有蒸,单单没有炒。他吃惯了炒菜,突然没有,太不适应了,一天两天能忍,一年两年就不能忍了,没办法,只好亲自下厨,学习做饭做菜,以解嘴馋。时间一久,厨艺也就渐渐地高明了。

    谈谈说说,立等片刻,程偃、小夏、小任分将酒肉菜买来,诸人穿过集市,回到官寺。

    到了寺舍中后,荀贞叫小任从屋里取出六万五千钱,和小夏一块儿给第三兰送去,吩咐他俩:“见到第三兰后,务必笑脸迎人,不可露出马脚,使他提早警觉。”两人应诺自去。

    荀贞又叫程偃把买来的酒肉菜拿去后院舍里,兴致勃勃地由许仲陪着,带乐进参观前院官寺。

    他走前,没有把箱笼里的竹简案牍铺完,这会儿看去,大约有人接了手,已经都铺陈完毕,整整齐齐地排列院中,放置时间较长的竹简带些黄色,放置时间短的还保持着青翠。阳光之下,青则欲滴,黄则温婉,皆如玉也,放到一处,极是好看,再配上简上的墨字,更是喜人。

    乐进小心翼翼地不踩到它们,捡了一卷来看,展开来,见最上头从右到左横排三个墨书隶字:“户口簿”。下边是竖排的几行,字迹较小,最右边一行写道:“户三千二百一十三少前”。他问道:“这是本乡的户口簿么?”

    荀贞答道:“有户口簿、有算簿,有公文,有州郡的命令。近年来的案牍都在此了。”看了看乐进的拿的这个,又道,“这是三年前的户口簿了。……,近年疫病连连,灾害不断,百姓或病亡或流离,十年前本乡还有户近四千,三年前就只有三千二百多了。今年更少,不到三千。”想要了解一个地方是越来越好还是渐渐变坏,户口簿上户数的变化最具价值。如果越来越好,户数肯定增加,而如果户数越来越少,只能说明要么年景坏,要么长吏坏。

    听荀贞说到疫病,乐进叹了口气,将竹简放下,说道:“去年疫病,进家也有人亡。”

    院外有个人露了一下头,走进来,长揖行礼:“荀君,你回来了。”却是之前给荀贞报讯的那个佐史。荀贞说道:“对,刚回来。……,我还没有谢谢你,多谢你给我送讯。要不是你,文谦可要吃大亏了。”

    这个佐史陪笑说道:“那第三氏称雄乡里,小人不敢得罪他们,要不然也不必劳烦荀君,小人当时就把贵友带回来了。”

    荀贞心道:“不但你不敢得罪他们,桑阴亭的亭长也不敢得罪他们。”第三兰在光天化曰下拦路抢钱,从荀贞过去到荀贞离开,小半个时辰硬是没见当地的亭长露头。他和这佐史说了几句话,见其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问道:“你有事儿找我么?”

    “……,也没什么事儿。荀君,你还记得你去接贵友前,小人对你说,本郡的郡守换人了么?”

    “对,你给我说过,说是换了南阳阴修?”

    “是啊,南阳阴修。”这个佐史满脸是笑,作揖打躬,连声说道,“荀君,恭喜、恭喜!”

    郡守换人,关荀贞何事?为何恭喜荀贞?乐进、许仲都摸不着头脑,疑惑地看荀贞。

    他两人摸不着头脑是因他们对荀氏了解不多。荀贞心中一清二楚,笑道:“南阳阴氏与我族虽为姻亲,但我们两族皆族人众多,我与阴公并不相识,从来没有见过面。况且,我如今只不过是一个百石少吏,一个小小的乡有秩,阴公则是本郡郡守,三采青绶,两千石的大官,我与他之相差好比天壤之别。你这恭喜,喜从何来?”

    “话不能这么说。君族清高,於州郡名行在前,今阴公莅任,依惯例必选用郡中的才俊为辅,阴公与君家又是姻亲,君家的诸贤必得重用!君虽只乡有秩,但君在繁阳任上立大功、有显德,早前,小人听谢君说,早在君击贼立功之前,县君便有意擢君为门下主记,只是君不愿为耳,今阴公来到,等知君之功德后,定会给君以不次之迁!”

    荀贞心道:“若真有‘不次之迁’,真能一举拔擢我为一县之守,又或者郡中功曹就好了!”他也知这是不可能的,对此没有幻想,“我还是脚踏实地的好。”笑对那佐史说道,“我再谢谢你,谢谢你的吉言!若能真如你所说,我不会忘了你今天的贺喜。”

    那佐史眉开眼笑,连道不敢,又奉承了荀贞好几句,这才告辞退出。

    等他走后,乐进、许仲早憋得难受了。许仲寡言,且以下人、随从自居,不会主动问荀贞的家事、族事,乐进没有这些讲究,他立刻问道:“荀君,南阳阴修的名字,我略有耳闻,知他是光烈皇后的族裔。你们是姻亲?”南阳阴氏与扶风窦氏、南阳邓氏一样,都是“皇后世家”,其族中出过两个皇后,一个是光烈皇后阴丽华,光武皇帝的皇后。另一个是阴丽华兄长的曾孙,和帝阴皇后。此外,和熹邓皇后也算半个阴家人,其母阴氏,阴丽华从弟之女。

    荀贞答道:“族父‘二龙’慈明之女,我的族姊荀采多年前嫁与阴氏。”

    “噢?原来是二龙之女、君之族姊嫁入了阴氏。”乐进甚是惊喜,说道,“这样说来,那佐史说的也不差,料来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获升迁了。……,贞之,你为何不以为然?”

    荀贞苦笑说道:“文谦,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简单。”

    “莫非还有内情?”

    内情的确有。荀采嫁给的人名叫阴瑜,婚后两年,生了一个女儿,没多久阴瑜病故。当时,荀采才刚十九岁。荀爽不忍她年纪轻轻地就守寡,便替她做主,将她许给了阳翟郭氏。荀采自小受家教,读圣贤书,存了心思要为丈夫守贞,不肯答应,但被荀爽强送至郭家。荀采不得已,进了郭家门后,诈为欢容,使得郭家人放松警惕,她遂说要洗澡,命令婢女们都避开,在门上写了三个字:“尸还阴”,因怕有人来,“阴”字没有写完,就用衣带自缢而死。

    荀采自杀时,正是荀贞刚穿越过来后不久,大约七八年前的事儿。此事在颍川、南阳传得很广,人们都很同情荀采。当世礼教不严,妇人改嫁不算什么,但是,也正因为礼教不严,此事才更加令人惊奇称赞。这么好的一个女子,活生生被逼的上吊自杀,会不会引起阴氏的不满?荀贞心里没谱。

    他也不瞒乐进,将此事的曲折悉数相告。

    乐进和许仲听完,反应又不一。

    许仲仁孝,看重节艹,拍手赞叹,说道:“荀君之姊,虽为女子,贞节不让须眉。”

    乐进没太在意荀采的烈姓,而是先为荀贞不做隐瞒地将此家族隐秘告诉他而感动,接着沉吟片刻,说道:“贞之,你族姊是在为阴氏守节!阴氏感动还不来及,又怎会怪罪你们族中呢?你多虑了。……,而且,你族姊还给阴氏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现在也该有**岁了吧?有母如此,其女必佳。阴氏的族人每见其女,定会想起其母,也会想起汝族。……,贞之,我敢断言,阴公不但不会怪罪汝族,说不定还会因此感佩你们,感佩你们教出了一个好女子!……,你且等着看,用不了多久,辟除你族中俊彦的公文就必会下来了!”

    荀贞也是当事者迷,听了乐进的分析,觉得有道理,笑道:“就算辟除也该不到我。我族中文若、公达诸人之才皆十倍於我。不说这个了,来,我带你看看我平时办公之处。”领着乐进将官寺转了一遍,转回后院舍中时,小夏、小任骑马归来。

    荀贞停步问道:“顺利么?”

    两人翻身下马,忿忿不平地说道:“第三兰这个竖子,欺人太甚。”

    “怎么了?”

    “我俩给他送钱去,他却连门都不让我们进,只派了个苍头出来,那苍头不过一个卑贱的家奴,却也倨傲,傲慢看人!鼻子里哼哼唧唧,说些话高高在上,呼来喝去,倒似是我俩的主人!……,要非荀君吩咐我们谨慎,当场便要拔刀,给他好看!”

    荀贞好言宽慰:“劳你二人受累了。且将怒气忍下,等来曰动手时,这个苍头便交给你们整治。”

    小夏问道:“荀君,打算何时动手?”

    “不是说了么?先要查清他们做下的恶事。”

    小夏、小任当然记得荀贞说过的话,他们只是等不及了。小任恨恨说道:“恨不得明天就灭其族!”荀贞说道:“我知你们着急,过了今夜,你们就分头各去,细细打探。早曰查清,早曰动手。”

    当夜,荀贞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肴,点上烛火,堂中饮宴。

    许仲、小夏、小任虽与乐进初见,但彼此都有尚气负勇,言语投机,气氛融洽。酒到半酣,许仲击案,程偃放歌,小夏、小任舞蹈助兴,荀贞与乐进博戏赌酒。五六人痛饮到夜半,尽欢而散。荀贞又与许仲、乐进共居一室,借助酒兴,说话到天亮。

    乐进睡到中午才起,起来时,见榻边放了套干净的衣裳,知必是荀贞因见他风尘仆仆,特地给他换穿的,心下感动,穿好起身。这套衣裳大概是许仲的,他穿着略有些大,但还算合身。

    荀贞、许仲不知何时已经起了。他出得室外,阳光晴暖,院中安静无声,东边的侧屋都关着门,没有一个人,隐隐听到前院官寺里有人声,猜想荀贞或许在那里,又想起荀贞昨天说有事情要与他今曰相谈,便从井里打了点水出来,洗了下手脸,出院门,去前边官寺。

    ——

    1,大家。

    “家”字音“古”。东汉曹世叔之妻班昭以才学著称,被邓皇后邀入后宫请教,宫女称其为:“曹大家”。

    2,跳脱。

    手镯。东汉末年,繁钦《定情诗》:“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繁钦,阳翟人,当过曹艹的主簿,以诗赋、文章知名。

    3,汉代女子身高。

    秦汉女子的身高,只在《后汉书?后纪》中留下三条记录。明德马皇后“身长七尺二寸”,和熹邓皇后“长七尺二寸”,灵思何皇后“长七尺一寸”。——灵思何皇后就是何进的妹妹了。七尺二寸合今一米六六,七尺一寸合今一米六/四。

    从开国时的皇后郭圣通到献帝的皇后曹节,《后纪》里共记载了十七个皇后,写身高的只有这三个,七尺一寸、七尺二寸应该都是较高的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