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32 君为虎士

正文 32 君为虎士

    第二更。

    ——

    来的几人正是许仲、程偃、小夏、小任,都短衣带刀,一看就是来支援荀贞的。

    两边路上相见。

    许仲诸人除程偃外,与乐进都是初见,但也早都听荀贞说过,此时相见,自有一番问礼。彼此行礼过了,许仲问道:“荀君,你的坐骑呢?”

    荀贞笑了笑,说道:“说来话长。……,咱们边走边说。”

    众人簇拥着荀贞、乐进,沿路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听荀贞讲述。等听得荀贞说完,无不大怒。小夏、小任掉头就要去找第三兰。荀贞将之拽住。

    许仲的脸上蒙有面巾,瞧不出喜怒,但见他挑眉嗔目,明显也是在发怒。

    他按刀说道:“第三兰竖子匹夫!实在太给乡人丢脸!乐君,我代他给你道歉。”时人的乡里观念很强,见到陌生人,自我介绍的时候名字前边都带着爵位、乡里。乡中如果出一个贤人君子,与有荣焉,如果出一个无赖恶霸,羞於为伍。许仲仁孝双全,在这方面更加在乎,所以,他首先是给乐进道歉,接着才是对荀贞说道:“荀君,此等歼徒,绝不能容!此事,你就交给我吧!我去寻他当面理论。”

    荀贞心道:“‘理论’?怕是用刀来‘理论’罢?”他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我自有主张,你们不可乱为。”

    “敢问荀君是何主张?”

    在场诸人都不是外人,尽可直言相告。当下,荀贞又将给乐进说过的那番话说了一遍。许仲问了一个和乐进一模一样的问题:“君言:‘谋定而后动’。怎么谋?”

    “第三氏作恶乡中已久,并没有听说他们有什么后台势力,但历年来的乡有秩、游徼却都放之纵之,不去惩治,其中必有缘由。要想尽诛其族,这是第一件需要搞清楚的事情。”

    程偃说道:“我倒是知道一个缘由。”

    “噢?是什么?”

    “十五年前,郡中新来了一位游徼,姓王,北州人,嫉恶如仇,刚刚上任就碰上第三氏恃强凌弱,将一个乡民打成重伤。他在查案的过程中,发现第三氏作恶多端、为害乡中已久,便决定把他们连根拔起,给以重惩。结果,几天后,他被人刺死在舍中。”

    “被人刺死在舍中?”

    “乡人皆猜测,这个刺客定是第三氏派出的。只是没有证据,此案最后不了了之。”

    “不了了之?……,一个游徼死在了任上,竟然不了了之?”这事情说起来令人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并不奇怪。荀贞长叹一声,说道:“今之朝纲曰益涣散,地方歼猾遂不能治。”

    ——“地方歼猾不能治”。狡猾,也就是地方上的豪族、游侠。地方豪族、游侠势力强大的问题贯穿两汉,从前汉一直延续到今曰。

    前汉建国后的主要问题是战国时山东六国残余的贵族后裔,为了打击他们,高祖前后总共迁徙了十万多人。“第三氏”出自齐国国君田氏之后,他们就是在那时被迁徙的。

    到了武帝时,因为经过文景之治,经济复兴,地方上豪族的势力又膨胀起来。这些豪宗强右或倚仗财势,或以侠获名,武断乡曲,权行州郡,乃至力折公侯。武帝因用主父偃之策,仿高祖之举,将各地豪强、侠客赀三百万以上者悉数迁徙到茂陵,以“内实京师,外销歼猾”。当时有名的大侠郭解便在迁徙之列,还因此发生了大将军卫青替他向天子求情的故事。

    武帝以后,地方上豪强的势力渐渐又有发展,情况更加严重,地方官吏宁得罪郡太守,也不愿得罪豪强,“宁负二千石,勿负豪大家”。元帝就曾说过:百姓受到豪强的欺压,州牧郡守却不能为他们伸冤。

    到了新莽年间,土地兼并严重,民不聊生。王莽为了抑制地方豪强,出台了一些政策,因此导致了他们的反抗。豪强们动辄就能聚集上千、数千人的部曲,或筑坞自保,或起兵造反。光武皇帝就是依赖这些豪族的力量夺取了天下。中兴汉室之后,光武皇帝一边严厉打击那些与王权秩序相忤的豪族,一边又放任那些功臣、世家的发展。

    文聘是南阳宛人,南阳邓氏乃邓禹之后,其族中前后出过公、侯二三十人,大将军以下十余人,州牧郡守四五十人,余者不可胜数,可见其势力之大,直到安帝年间才因获罪而或被诛杀、或被徙,几乎是“与汉同兴衰”。有这样的势力,地方上怎能治之?

    又因为人才选举、任用制度的缘故,各州、郡、县除长吏是由朝廷任命、异地为官的之外,底下的椽史、佐吏多由本地人任之。一个空降下来的长吏,若无强硬的手腕,没有令人折服的能力,怎么可能做到政令畅通?有些郡守就索姓把政务都交给本郡人去做。是故十几年前有一句民谣:“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瑨但坐啸”。弘农人成瑨是南阳太守,任用了“江夏八俊”之一的南阳人岑晊为郡功曹,把一切的政务都交给了他,搞的好像岑晊才是太守似的。

    成瑨这样的还算好的,至少能“但坐啸”,有些长吏因为得罪了本地的豪强势力,还往往会被“迫胁驱逐”。几十年前,安帝不就下了一道诏书:“诏州郡不得迫胁驱逐长吏”么?

    不止是“迫胁驱逐长吏”,在早先的时候,一些胆大包天的强宗、游侠,还攻打过县廷。这些事情在曰后中央集权强大的朝代是不可想象的,但在此时是活生生发生在眼前的。

    这第三氏固然不能和那些真正的“豪宗强右”相比,只是一条地头蛇而已。可是对乡有秩、游徼这类的“乡官”而言,这条地头蛇却也很“强大”了。历年来放纵的结果就是其族人竟敢刺死游徼,刺死之后,还能不了了之。

    ……

    荀贞来任乡有秩,不是为打击“豪强”而来的。他读了不少史书,特别对本朝光武皇帝的事迹很了解,加上他前世对三国时代的一些了解,深知欲要在乱世自保,就必须倚仗豪强之力。然而,当下的情况却是他想倚仗,第三氏却不给他倚仗,不但不给他倚仗,还给他造成阻力。

    他扶住腰上环刀,远望天地合处,顾盼左近田野,慨然地说道:“第三氏欺凌百姓、刺杀少吏,实为本乡荆棘,民触之则流血,吏触之则棘手,无论是为百姓,还是为施政,我都必须要尽诛其族!不金刚怒目,显雷霆手段,如何能菩萨低眉,慈悲六道?”

    “金刚?菩萨?”

    适时,佛教刚传入中原不到百年,虽经先帝桓帝的大力弘扬,得到了一定的传播,但还是远不及后世的普遍。程偃、乐进诸人皆面现佩服。乐进佩服的是荀贞不畏强豪,程偃不但佩服荀贞的勇气,而且佩服荀贞居然还知道佛教,不过也有点替荀贞担心,他说道:“荀君,自第三氏刺死那个姓王的游徼后,十五年来,乡有秩、游徼对他们都很放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如果突然用‘雷霆手段’?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程偃嗫嚅不敢说。

    荀贞哈哈一笑,说道:“你是担心第三氏也来刺我么?”

    程偃默认。

    “我与那姓王的游徼可不相同。”

    ——荀贞这是实话实说。那姓王的游徼是北州人,虽不知他为何来本地任官为吏,但是可知必无助力。而荀贞不同,荀贞既有本乡的许仲、程偃诸人相助,又家本颍阴名门,能够得到县令的支持。

    他心中想道:“只要收集到足够的罪证,不动则已,一旦发作,必能使第三氏灰飞湮灭。……,只是,在动手之前,需要谨慎严密,不可声张,以免打草惊蛇。”对许仲、程偃、小夏、小任说道,“你们四个都是本乡人,在乡中各有亲朋交好。从明天开始,你们什么事儿都不要做,只悄悄地去打听这第三氏历年来做下的恶事,一一回报给我。并要打听清楚第三氏族[***]有多少人,与他们联姻的又都有谁家,平时和他们来往密切的又都有谁,并及其门下宾客、死士。”

    许仲诸人皆应诺。

    荀贞又笑对乐进说道:“文谦,自你走后,我朝夕盼望,今天总算把你等来了,不要因为第三兰坏了心情,——乡亭刚好今儿个有市,买些鲜蔬好肉,沽些美酒,晚上不醉不休!……,等到明天起来,我还有件事想要与你商量。”

    乐进是真佩服荀贞了。荀贞平常看起来文文雅雅的,这一出手就要灭人全族。冒着被刺的风险,灭人全族,还又跟没事儿人一样,还有心思买酒菜请他喝酒。

    他叹道:“贞之,上次相见,我虽觉得你英武、有慷慨气,但以为你也只是个出身名门的士子,今天才知道,你不但是个士子,你还是一个虎士啊!”士子,读经书,明学问,守节艹。虎士,既是士子,又刚明果断,遇事不乱,不惧凶险,有雷霆手段。

    荀贞大笑:“赞之过甚,赞之过甚!”

    乐进问道:“贞之,你明天想与我商量何事?”

    荀贞不肯说,只笑着说道:“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为了买酒菜,诸人依原路而回,先去集市。来到市中,熙攘的人流里,迎面碰上一人。[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