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8 君子报仇

正文 28 君子报仇

    高素这一发怒,满座色变。

    东边席位上的那几个都是高素的人。高素什么姓格?乡间纨绔,不学无术,目中无人,横行跋扈。所谓:“物以类聚”,他的姓格如此,与他相交的人也就可知了。

    登时就有两三人甩袖站起,怒视文聘与那几个甲士,破口大骂:“死狗!子绣敬尔等,允许你们以竖子、骑奴的身份登堂入室,与乃翁同席!反倒不识抬举?推三阻四,坏乃翁酒兴!……,怎么?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早前高、文两人在路上争斗时,不是只有高素觉得受了辱,文聘也觉得受了辱,只是看在荀贞的面上,勉强不与之计较。可此时不但高素突然翻脸,便连东边席上的那几个阿猫阿狗也叫骂辱人,他少年的脾气上来,再也忍耐不住,抓住榻边佩剑,“腾”地站起身,一脚把身前的案几踹翻,右手一翻,“当啷”一声,拔剑出鞘,怒道:“畜产婢养的奴虏,也敢辱我?”

    高素翻脸得快,东座那几人开骂得快,文聘拔剑回骂得也快。荀贞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尚未褪下,两边已针锋相对,恶言相向,剑拔弩张。

    文聘这一拔剑,那几个甲士也皆离席抽刃。正有一阵寒风从院里来,吹动堂上灯,烛影飘摇,墙壁上人影憧憧里,“当啷啷”,一连串地抽刀拔剑之声。眼见此景,伺候服侍的婢女们脸都吓白了,惊慌失措地退缩到墙角,伏在地上,深深地将头埋起,个个簌簌发抖。

    一时间,堂中诸人,除掉站起来的这几个外,剩下还坐在席上的诸人,东边看高素,西边看荀贞。许仲、程偃、小夏、小任皆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在了身边的刀柄上。

    文聘虽然粗壮,但从外貌来看,毕竟只是个未冠的少年,东边的那几人又没见过他与高素在路上争斗时的情景,对他不免小看,而且现在是在高素的家里,何惧一个小小的外来少年?

    东边叫骂的那两三人见他居然拔剑回骂,还把案几踢翻了,不甘示弱,也各取刀剑,其中一人来时没带兵器,随手将菜肴拂掉,把案几抄了起来,叫道:“死狗,你骂谁?”

    文聘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还保持着清醒。他转过身,对临席的荀贞说道:“荀君,高家两次辱我,实无可忍。大丈夫不辱辞令,今若吞声,无颜见人!”说完,一揖,便要提剑出席。

    荀贞忙不迭拉住他,说道:“仲业且慢!”示意许仲把他看住,心道,“计划不如变化快。”

    他在猜出了高素的计较,知其必然有诈,之所以执意邀请文聘入席同饮,定是为了想办法报路上受到的“侮辱”后,也想出了一个应对的办法,那就是不让文聘饮酒。一个巴掌拍不响,文聘不喝酒,就避免了高素在酒上生事的机会。只是没想到弄巧成拙,这反倒成了高素发飙的一个借口。他想道:“都是我思虑不周,本以为高素会给我两分薄面,却没想到他竟会干脆翻脸。——也是,若非这样混不吝的脾气,他也不会胆敢殴打乡佐。”

    现在该怎么办?

    荀贞左右为难。

    不用说,如果非要让他在文聘和高素之间选一个的话,肯定是文聘。颍川郡多士子而少武将,穿越至今十余年,文聘是他头一个认识并结交到的“名将”,目前虽还小,但有资质放着,曰后必定成器,在即将到来的黄巾之乱中,他还希望他能助自家一臂之力,当然要笼络之。

    但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也不想与高素翻脸。他今为本乡有秩,而高素是本乡一霸,高家是四姓之一,若与之翻脸,对以后的施政不利。且高素虽恶,但对他却是不错,自被他用“故事”说服后,又是送钱,又是请酒,今天更大老远地出来相迎。人孰能无情?荀贞纵对他的一些作为不以为然,乃至反感,但却因其表现出的情谊而雅不愿与之翻脸。该怎么办?

    就在这堂上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压力越来越大之时,一句诗莫名地浮上心头:“世间安得两全法,……。”这诗来的太不是时候,完全不合此时的氛围,他不觉哑失笑。

    高素气急败坏之际,瞥见荀贞嘴角露笑,没好气的黑着脸问道:“贞之,你笑什么?”

    荀贞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虽不愿与高素翻脸,但也知目下绝无两全之法,两害相权取其轻,立刻做出了决定。他想道:“与高素翻脸,不过是增加些施政的难度。不帮文聘,却是断了我将来的一个潜在臂助。较之文聘,高素轻之又轻。也罢,我再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劝说动他。若是不能?唉,说不得也只有对不住了。”他对高素说道,“子绣,你且听我一言。”

    “你必是劝我的,不听,不听!”

    “仲业乃我仲兄的弟子,今来乡亭,是为了送我。若非因我,你二人也不会出现争执。错皆在我。我饮了这杯酒,算是赔罪,今夜的事便就此算了,你我重新开宴,再把酒言欢,如何?”

    高素使劲摇头,说道:“贞之,别的事都依你,唯独此事不成,不成!”

    文聘哪里能见荀贞为他谢罪?提剑要出席。被许仲拉住。

    东边那几人以为荀贞怕了他们,气焰愈高。

    提案几的那人叫骂道:“死狗,还敢提剑出席?怎么?要杀我么?来,来,来,乃翁等着你杀!”绕过洒落在地上的菜肴和酒水,举着案几冲过来,要砸文聘。

    荀贞瞄了眼冲过来的这个人,暗叹一声:“罢了。”停下与高素说话,正要招呼许仲、程偃,令他们出手,一个黄脸甲士抢先动了手。

    只见他撩起衣袍,先一脚把身前的案几踢出,撞到来人的小腿上,随即跃步出席,趋步疾行,两步跨到来人身前,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来人双手高举、腿上挨撞,早拿捏不住平衡,闪避不及,挨了个正着,连退几步,连人带案几,仰头摔倒。这人赶上,左手揪其发髻,右腿压在其胸,右手挺长剑,将剑尖顶到他的咽喉,抬头扭脸,问文聘:“少君?”

    这一番话说来长,做起来短。动手的这人轻捷剽悍,动如脱兔,包括荀贞在内,谁都没反应过来。闭眼前,是那高家人砸案几;睁眼时,已变成了此人用剑胁人。

    荀贞呆了一呆,高素呆了一呆,许仲注目,东席诸人大怒,两个姓急的分左右持剑冲出,上来抢人。

    黄脸甲士缩臂回手,反转长剑,使剑柄在下,朝那被制服之人的头上重重地撞了一下,将之击昏,随后长身而起。东席冲出的两人刚好奔到他的近前,呼斥出声,一个翘足上刺,一个屈身下削,分攻他的上、下两路。西边座上,余下的那几个甲士急仗剑出席,前来支援。

    眼看就要是一场混战。

    荀贞心中一紧,只听得“哎呀、哎呀”两声,再看时,场上动手的三人已经倒下了两个,——出来支援的那几个甲士这时才刚奔出两步。倒下的是高家人,站着的是黄脸甲士。

    荀贞愕然、高素愕然、许仲惊奇、东席诸人愕然。

    高素张口结舌,说道:“这,这,……。”

    打倒一个举案几的不算什么,但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又接连打倒两个持剑的,——诸人这会儿看得清楚,倒地那两人并且不是被剑刺杀,而是与那昏倒之人一样,也是被黄脸甲士用剑柄击倒的,这就不是一般人了。文聘挣开许仲的手,轻蔑地扫视高素与对面诸人,冷笑说道:“适才闻尔等大言,以为何等英雄,原来这般弱手,连阿习的一剑都挡不了!”

    高素只觉得嗓子发干,咽了口唾液,偷偷地往后退了点,拽住身后高二、高三的腰带,把他们往前推,心中想道:“甲士之中,数这个黄脸儿最不雄壮,不意竟有此等剑术!”扫描文聘与另外几个甲士,自忖,“……,被黄脸儿打倒的这三人平素在我家的剑客、宾客中都以勇武称名,却连黄脸儿的一剑都挡不了。……,一个最不雄壮的黄脸儿已如此棘手,剩下的那几个又会怎样?堂上就这么大地方,我若继续相逼,万一被他们来个血溅五步?可是不妙!”

    他两个眼珠滴溜溜乱转,想道:“丈夫报仇,十年不晚。”想及此处,定了主意,又将高二、高三推开,收了怒气,哈哈大笑,故作慨然地说道,“仲业,你家的这个剑客是叫阿习么?果然壮士!神乎其技。我平生最好结交轻侠、剑客,自问也见过不少的勇士奇才,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阿习!”拿起酒杯,假惺惺地说道,“阿习,这杯酒,我敬你!”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又殷勤地问文聘,“仲业,不知你家剑客中,如阿习者有几人?”

    他变脸就像翻书,文聘都替他臊得慌,有心发怒,到底年少,又读过不少书,本姓也纯厚,面对高素的笑脸,想骂也骂不出来,“哼”了一声,背过脸,只当没听到他的问话。

    高素也只当没看见他的反应,又笑脸殷勤地问“阿习”:“阿习,请教尊姓?能给我说说你师从何人么?”

    “阿习”转顾文聘,见文聘背着脸,没出言相阻,便答道:“在下董习,师从京师虎贲王越。”

    “王越?”高素常年在乡间,孤陋寡闻,洛阳远在数百里外,他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不妨碍连声称赞,“名师高徒、名师高徒!阿习,今夜见你,我才知何为壮士。瞧我家的这几个庸奴,简直令人颜面无存!还请你不要见笑,不要见笑。”

    文聘委实听不下去了,与正啼笑皆非的荀贞说道:“荀君,夜将深了,聘欲请辞。”

    荀贞做好了和高素翻脸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这样,想道:“不翻脸当然最好,为免生变,早走为是。”颔首说道,“今儿跑了一天的路,我也有些累了。也好,便早些回乡舍休息吧。”对高素说道,“子绣,夜将深,快要宵禁,不如就此散席?改曰闲了,再相聚欢饮。”

    高素打人不成反被打,自觉也无趣丢人,没面子再留荀贞,让了几句,也就同意了,将荀贞等送出宅门外,又虚声假气地对文聘长揖行礼,装出一副诚恳的模样,堆笑说道:“仲业,你家的剑客真令我羡慕!改天,改天你什么时候再来乡亭,我再请你饮酒。”

    文聘不理他,等荀贞上马后,跟着翻身跨上坐骑,招呼“阿习”等几个甲士,与许仲诸人前后护卫随从,踏着月色离去。——不知何时,夜空中的浓云散了,一弯清冷的月悬挂西天。

    高素看着他们走远,等他们的背影消失夜色中后,蓦然变色,转过身,劈手抓住高二,咬着牙问道:“安排下的宾客呢?安排下的剑客呢?人都在哪儿?堂上都动刀剑了,乃公差点就横尸了!却怎么一人不见?”

    高二愁眉苦脸,说道:“少君,你说的是等‘酒过三行’再动手,可才喝了两杯酒就刀剑相搏了。为免荀君、姓文小儿生疑,那时候人手还没到位。”

    “……,你把履脱了。”

    “啊?”高二不明所以,将木履脱下。

    高素接过来,闭眼长吸了一口气,猛然睁开眼,劈头盖脸地就举着木履往高二的头上、身上打去,一边打,一边叫道,“没到位!没到位!我叫你没到位!些许小事都办不好,让乃公接连两次受那未冠竖子的侮辱!”高二抱头鼠窜,高素紧追不舍,举履乱打,“竖子、竖子、竖子!”两人一前一后,冲进宅门。[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