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7 高素三劝

正文 27 高素三劝

    第二更。

    ——

    荀贞循声看去,见是高素。

    高素也出来迎他,三两步从门前的台阶上跳下,急声大叫:“万万不可。”

    荀贞骑马时,为了舒服,取下了佩刀,这会儿重新插入腰间,紧了紧袍带,瞧着他,奇怪问道:“为何不可?”

    “……。”

    高素大叫是出於情急之下。他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了灌醉文聘及其随从,还特地拿出了珍藏多时、产自遥远交州的苍梧清,并从宾客、徒附中选出了十来个身高体壮的,各令饱食,给以兵器,藏在堂外,约定:当席上酒过三行,由他来拖住荀贞,然后掷杯为号,众人齐齐鼓噪杀出,务要打文聘一个头破血流、鼻青脸肿。

    他支吾了会儿,挤出来一句:“来者皆客也。”冲文聘呲牙咧嘴地一笑,又道,“此回县中数十里地,天快黑了,风寒地冻的,怎能让仲业走呢?反正酒肉已备,也不差多个三五人,干脆一起入席,饮些酒水,也能暖暖身子。”

    不久前,他还差点和文聘刀剑相向,转眼间就变得热情好客,荀贞顿起狐疑,审视他的面容。高素只咧嘴笑,等奴婢们将诸人的坐骑都牵走后,肃手相请:“贞之,文聘,请登阶升堂。”

    荀贞问文聘:“你来前怎么与我仲兄说的?说你什么时候回去了么?”

    文聘答道:“先生说,只要不耽误明天下午学经就行了。”

    “那既然这样,子绣说得也有理,要不你就等明早再回吧。今晚在乡舍中住上一夜,如何?”

    文聘笑道:“我还没在乡舍里睡过呢,也很想听听荀君那夜击贼之事。”

    “好,那今晚咱们便连床夜谈。”

    高素催促说道:“巷中风冷,贞之,快走,快走。”扯住荀贞,登上台阶,往院中去,一面走,一面说,“你那夜击贼之事,我也想听!我可没功夫晚上和你连床夜谈,等会儿酒席上,咱们便说便饮,你说一段,我们便饮一卮!也学一学古游侠之事,以击贼救危下酒。”

    荀贞笑着应好,与诸人共入院中,来到堂前。

    堂外北风渐大,卷来浓云,压在头顶,院中的树木被风刮动,哗啦啦直响。天将晦,面前的堂屋飞檐翘角,廊上柱木浑圆,黑沉迫人。堂中已点起了烛火,越显出院中幽冷。

    高素欢喜殷勤地引诸人登堂,刚上堂,听到高二咳嗽了一声,扭头去看,却见是文聘带来的那几个甲士不肯入内。

    “你们怎不进来?”

    “我等仆从,当侍立堂外。”

    高素一心要行妙计,如何能容他们披甲、带刀侍立堂外?心道:“若将尔等竖子留在堂外,乃公的妙计必难行矣!”佯笑说道,“大丈夫倾心待人。我家只论壮士,不说仆从。”撩起衣裳,又从堂内出来,强拉着他们往里边走。

    荀贞观其举止,越发狐疑,心道:“这高素虽慕游侠,但却不是个肯折节下士、厚结奴从的人。……,奇哉怪也,他先是不允文聘走,这会儿又拉着文聘的仆从登堂,这是想干什么?”心中一动,视线游移在高素、高二、高三等高家人的脸上,蓦然醒悟,猜出了一种可能,“我与高素虽相交不久,但已颇知其为人,知他是个睚眦必报的。先时,他与文聘争斗路上,未占便宜,必定忿气衔恨,现下却突然热情好客,转变得忒也生硬,……,莫非他是想要?”

    他想到这里,也从堂内出来,从容顾盼堂前院中,云低天暗,墙高院阔,风声中,来往的奴婢们皆步履匆匆,在高素与文聘仆从的说话声中,隐约听到远处人声。看起来一切正常,但在他此时的有心怀疑之下,再去看高素的神色时,却看出他虽带笑热情,眼中却有焦躁之意。

    荀贞心知,恐怕是猜对了高素的心思,心念电转,笑道:“既然高君殷勤,你们就别推辞了。”

    高素大喜,说道:“对,对,不要推辞了!”强将诸甲士拽入堂内。

    ……

    堂内灯火通明。

    挨着墙,相对放了两列七八个青铜灯架,俱高三尺,各有造型,或为立牛,背负灯;或为卧羊,首负灯;又有半跪裸女,一手执灯,一手按膝。

    两列灯架间,摆放了十几个黑底描纹的漆木案几,每个案几后边皆有一榻。几上也都放了有一个灯具,较低,一尺上下,亦皆造型不同。合计二十多个灯,把堂内映照得如白昼也似。

    高素急不可耐地坐上主席,一叠声催请荀贞诸人落座。

    荀贞坐西席上首,文聘、许仲、程偃等依次在左。乡吏们都没有来,对面坐的是高家的几个族人和高素的朋友。高二、高三作为亲随,跪坐在高素左右的小枰上,他们面前没有案几,主要是负责给高素取菜、斟酒。

    高素雄踞上座,只觉意气风发,眼睛直往文聘、诸甲士的身上瞅,见他们都带着兵器,甲士们也未去轻甲,笑道:“兵甲累赘,不能痛饮。诸君,且请去甲、剑。”以身作则,先把佩剑摘下。

    东侧诸人也有几个带刀剑的,随之取下。西边的荀贞等也将佩刀、佩剑解下,放置榻边,但当甲士们去轻甲时,荀贞却止住了。高素不乐,问道:“贞之,你这是作甚?”

    荀贞笑道:“子绣,你适才说‘你家只论壮士’。既然壮士,岂可无甲?我等解刃即可,且留他们披甲助兴。”

    “只论壮士”这话是高素自己说的,他一时语塞,反驳不得,只得尴尬地笑了两笑,权且默应了。待诸人俱皆安坐,他连句开场白都没有,直接拍案下令:“上菜,上酒!”

    头戴绿帻的小奴奉着食盒候在堂外,婢女们在堂外去掉布履,袜衣入内,接过食盒,将菜肴一一放到诸人面前案上。

    盛菜的小漆盘应该是同一批买的,样式、绘色俱同,都是红黑两色,古朴鲜艳,或盛肉食,或盛素菜。又有耳杯,分两类,一为食杯,一为酒杯。两杯色皆内红外黑。食杯大,可容半升,盛羹所用,内用小篆写三字:“君幸食”。酒杯小,形如船状,杯底亦有三字:“君幸酒”。

    为便食,左肴右羹,酒浆也在右边。脍炙在外,蘸酱等调料在内。

    此外又有箸、匕、勺、壶诸物。

    高素强自耐心,待酒食具备,器具上齐,将酒杯捧起,说道:“此酒产自交州,名为苍梧清,是我去年从一个苍梧商贾手上买来的。得之不易,平时很少饮用。今曰贞之来任我乡有秩,特以此酒为佐,表我欢快之情。……,为诸君上寿。”

    对坐在东边的诸人来说,高素是“尊者”,闻他祝酒“为寿”,忙都避席伏,口称不敢。

    西侧诸人唯荀贞马首是瞻,像文聘,宛县大族;许仲,乡间名侠,他两人根本就没把高素放在眼里。再如程偃,要非荀贞相助,妻子都差点被高素抢走,当然也不会对高素客气。再又如小夏、小任,眼中也是只有荀贞、许仲,并无他人。他们之所以参此酒宴,不过是因为荀贞的关系。所以,闻其上寿后,都只不过举杯而已,皆安坐不动。

    荀贞为表尊重,说了两句逊谢的话。

    西座诸人的表现与东侧诸人截然不同,不过高素并不在乎,他的心思全在文聘身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催促诸人:“快将酒饮了,举白、举白!”举白,就是亮杯底。

    东侧诸人回席饮尽,亮出杯底。

    一个三十来岁的平帻男子赞道:“芳香醇厚,真美酒也!”复将酒杯斟满,高高举起,对高素说道:“今夜欢聚,能饮此美酒,并使在下等能有幸得见有秩荀君,皆因高君。……,为君上雅寿。”得了高素的祝酒,他也回敬一杯。

    只可惜,高素看都没看他,紧盯着西侧诸人,着急问道:“贞之,你怎么不让仲业饮酒?”

    却原来,当文聘欲饮之时,荀贞把他制止住了。荀贞笑道:“仲业尚未弱冠,不可饮酒。”

    “怎不能饮?弱冠?我七八岁时就开始偷喝我父藏酒。仲业虽少,亦七尺男儿,自古以来,哪有大丈夫不喝酒的?……,仲业,速饮、速饮!”

    文聘很听荀贞的话,将酒杯放下,说道:“荀君如我师。师长有令,聘不敢饮。”

    高素再三劝说,文聘只是不听,而荀贞虽然态度温婉,却也不肯改口。他万般无奈,眼珠一转,说道:“也罢,今晚你我是以听荀君讲击贼故事为主,以饮酒为辅。你不肯饮也就罢了。……,诶?几位壮士怎么也不饮?”

    诸甲士中为首者说道:“不敢乱礼。”

    “不敢乱礼?”

    “我等身为仆从,与主人同席已是乱礼,又岂能主人不饮,而我等反饮?”

    高素欲待反驳,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这个甲士的话说得一点没错。他直着身子,瞪了这甲士好一会儿,气急败坏,霍然起身,索姓发怒说道:“今宵欢宴,举座十余人,人皆举白。文儿竖子,为何独你与你家的甲士不饮?……,你们不肯饮,是瞧不起我么?”[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