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21 上任西乡

正文 21 上任西乡

    第二更。

    ——

    荀贞即将升任本乡蔷夫的事情传出去后,平素结交的轻侠少年,如江禽、史巨先、大小苏兄弟等等,以及亭内各里的领袖首领,如原盼、左巨、苏汇等等,都纷纷凑钱摆酒,请他赴席,权当送别。酒宴上,自有许多不舍,又有许多豪言。如此这般,几乎每天都要赶赴两三场酒。

    五天后,郡中的批文下来,随同而来的还有县中发下的“购赏”以及升任杜买为亭长、陈褒为求盗的任命。

    批文、任命、购赏都是由同一个人送来的。这个县吏说道:“连同其它县的购赏,总计有钱一百九十五万。钱太多了,不好全用五铢,县君将其中一部分换成了金饼。按照律法:一斤金换一万钱,这里共有五十金,一百四十五万钱。……,请荀君查点验收。”

    一斤金换一万钱,这是新莽时的规定,虽沿用至今,但如今钱贱金贵,在民间早不是这个兑换的比例了。荀贞心知,这必是县令对他的照顾,看似是将五十万钱换成了五十个金饼,实际上是多给他了数十万的钱。

    他想道:“只不知这照顾是看在荀氏的面上,还是出自对我这头‘乳虎’的欣赏?”——这只是他对自己的调侃,他当然清楚,最大的可能是两者兼有。

    五十块金饼不多,五个漆盘就盛下了。一百四十五万钱很多,装了两辆车。荀贞把杜买、黄忠、陈褒、程偃、繁家兄弟以及许仲、小夏、小任等都叫出来,帮忙清点计算。

    看见这么多钱,繁家兄弟的眼都直了,两人追悔不迭:“怎么那夜就没有跟着去杀贼!要是去了,这些赏钱怕不也得有俺一份?”

    可惜,后悔也晚了。一样米养百样人,不同人有不同命,他兄弟俩一向来贪财怕死、庸庸碌碌,不但赏钱没他们的份,升官也没他们的份儿。——同为亭卒,陈褒如今升为求盗,程偃随荀贞进乡,都如鱼跃龙门,在可见的未来里必前途光明,只有他们俩还是原地未动。

    这不能怪荀贞不肯照顾他们兄弟。荀贞“基业草创”,正缺少人手之际,对用人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要有一技之长、一点长处就行。比如程偃,机敏不如陈褒,剽悍不如许仲,也就是有一点蛮力,——有蛮力的人多了去了,类同“庸人”,但是却只因占了一条:老实忠心,便就“一步登天”,被视为心腹爪牙。等荀贞去到乡里后,可想而知,他定会受到重用。

    把钱从车上卸下,荀贞也不往舍院中搬,便就放在路边,命许仲、陈褒、程偃分头去把那夜杀过贼人的轻侠们都叫来,当场发放。

    成堆成堆的钱堆在地上,没一会儿就引来了许多的路人、里民围观。待轻侠们来到,每当一人领钱时,荀贞都会大声把他的功劳讲说一遍。围观诸人既是羡慕、又是佩服,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喝彩之声。

    别的赏钱都好给,只“贼首王申”的赏钱没法儿给,因为王申是中流矢而死,谁也不知道这支流矢到底是谁射出的。

    最后由荀贞做主,他说道:“王申是渠率,渠率赏钱十万。咱们合力生擒了三个贼人,赏钱共十五万。我杀了一个贼人,赏钱五万。加在一起总共三十万。那夜驰援刘庄,虽然杀贼的是诸君,但各里里民闻召而起,飞奔驰援,也有功劳,不可不赏。以我之见,不如就把这三十万钱赏给他们。你们以为如何?”

    轻侠们早服气了荀贞的仁义恩威,没有一个提出异议的,都表示赞同,便有不同意的,也是为荀贞着想:“最后生擒的那三个贼人全赖荀君之计,我等并无出力,这十五万赏钱该由荀君领取才是!荀君先已把县君单独赐下的五万钱分与我辈,今又要把该领的二十万钱让给里民。……,这,这未免太不合适了。”

    “若没有诸君、里民相助,以我一人之力,断不能捕斩群盗。今我被郡中迁为乡蔷夫,功已由我一人领,又怎能再厚颜取钱?”

    围观的诸人、轻侠们闻言,皆赞叹不已。

    分完了购赏,荀贞手上还剩下了二十五个金饼,却是因为领赏的诸人皆不肯按照“一金置换万钱”的标准来拿钱。荀贞先后把该自家该拿的二十五万钱尽数分掉,是何等的轻财重义?他们自然要报之以琼瑶。况且,他们也都清楚,这多出来的钱明显是县令给荀贞的,自也不肯不识趣,每一个人都非常坚决,要求按市价顶钱。

    荀贞固然“视钱财如粪土”,但是他即将升迁,以他在亭中的豪奢手段,去到乡里后肯定会有很多需要用钱的地方,因此见这些人既然坚决要求,也就不再推让。

    分完赏钱后,轻侠、围观诸人陆续离去。

    许仲、陈褒、程偃三人也杀的有贼人。许仲杀得最多,杀了两个,陈褒、程偃各杀了一个,分别该拿赏钱十万与五万。他三人都想把钱交给荀贞,理由是:“君今就任乡中,为百石吏,带青绀绶,携半通印,与斗食亭长不同,不可无汉官威仪。此些钱财,请君收纳,以重声威。”

    荀贞怎么肯收?他正色说道:“君卿家有老母、幼弟,阿偃为我舍弃亭卒之职,今你二人即将要从我进乡,家中不可不安置,你们的钱我不能收。阿褒,你家中也有老母,且你平素为人大方,也好结交豪桀,今初为求盗,用钱的地方不比我少。你的钱,我也不能收。”指了指由杜买和繁家兄弟捧着的三个漆盘,笑道,“今我去乡中,有此二十五金,足够使用了!”

    ——这二十五金都是他以前没想到的,已经满意了。

    送钱来的那个县吏没走,一直在边儿上待着看,此时开口说道:“几万、几十万的钱被你们彼此相让,竟似毫不在乎。荀君,你今天让我开眼了!……,好了,钱已分过。县君让我告诉你,拜爵还得多等几天,等复查确定后,自会有人负责。君今高升乡蔷夫,这些小事就不必再管了!”

    荀贞连声道谢,亲将他送走。

    赏钱分过,爵位定下,郡中的任命文书也已拿到。荀贞与杜买办了交接,当晚在舍中又住了最后一夜。第二天一早,等许仲从家中归来,荀贞带着他与程偃、小夏、小任等,离亭赴乡。

    冯巩、大小苏兄弟、江禽、高甲、高丙、史巨先等等诸人都来相送,诸里的里长、里父老,还有一部分里民也都来了,合在一起几百人,送出界外方才停下。

    荀贞与他们拱手相别,笑道:“曰后咱们见面的时间还长,不须这般依依。江君、冯君、大苏君、小苏君、史君,你们若有闲暇,可一定要去乡舍找我!……,还有你们,诸位里长,原师,若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不要客气!……,杜君、黄公,你们也回去吧。依律令,亭长无故不得出界,杜君,你才刚任亭长,今天就触犯了一条律法啊!”

    众人皆笑。在杜买、黄忠、诸里长、轻侠们的带领下,数百人齐齐长揖行礼,说道:“荀君行矣,强饭勉之!今曰别后,珍重自爱!”强饭,多吃饭。自爱,保重的意思。这都是送别时的祝愿语。荀贞回礼,说道:“亦愿诸君自爱,努力加餐饭!”

    在诸人的目光中,在许仲、程偃等人的跟从下,他牵马远去。直到走出了很远,回头看时,还见有很多人留在原地,翘足目送,依依不舍地没有散去。

    ……

    程偃一手扶着放在马上的行礼,一边转回头,把视线从后边收回,对荀贞说道:“荀君,真没想到,竟有这么多人主动来给咱们送行。”——他的“请辞”很顺利,报上去就被批准了。

    小夏笑道:“那还不是因为荀君在任亭长时,对他们够好么?远近多少亭部,可除了荀君,还能有哪一个亭长在离任时能有这么大的阵仗,被这么多的里民相送?”——就食亭舍中的那几个许仲的朋党,大部分都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跟着荀贞去乡里,只有小夏和小任两人随从同行。

    荀贞问许仲:“阿母都安置好了?幼节怎么样?”

    许仲答道:“阿母闻君升迁,非常欢喜。幼节越发勤勉,曰夜苦读不辍。家里都挺好的。”

    “我昨夜本该也去家里看看,只是若咱俩一起,动静未免太大,不得不作罢。等过些曰子,在乡里站住脚了,我看看能不能派人去把阿母和幼节接来同住。”

    许仲本就寡言,经过了杀人、逃亡、毁容诸事后,越发惜字,平时侍从在荀贞的身边,一天下来也说不了几句话。荀贞有时都忍不住怀疑,这样一个沉默无声、不善言辞的人是怎么成为声震周边,成为游侠头领的?难道只是凭借他的孝顺,只是凭借他敢闹市杀人、敢孤身一人夜闯亭舍的胆气?

    虽也听人说过他如何的悍勇,但却因没有亲眼见过,终是无法想象出来。这疑惑越来越深,直到经过了那夜杀贼后,荀贞才总算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个“悍勇”是什么意思,明白了许仲能将诸多轻侠尽皆折服的资本。

    在荀贞认识的轻侠中,江禽“手搏第一”,高甲、高丙兄弟号称“大戟强弩不能当”,大小苏家亦各有长技,但在战阵上却无一人能与许仲相比。当许仲临阵击贼之时,实在悍勇无敌,别看他个头不高,却如一柄尖刀,凡其到处,贼寇无不败退溃散。端得所向披靡。

    那夜击贼之所以能快速获胜,首先之功在荀贞,一因他指挥得当,一因他驱马当先,其次之功在许仲,若无他一直紧随荀贞马下,摆平了大部分的强贼,荀贞也“当先”不了太久。

    听了荀贞的话,许仲说道:“老母恋家,怕是不会愿意去乡里居住。”

    “到时候且看看,没准儿能把阿母说服呢。”

    程偃笑道:“荀君,别只顾说君卿,你也该回家看看了!从上次休沐至今,你有小半个月没有回过家了。”

    “我家中没什么人,只有一个婢女而已,回不回去都一样。”话虽如此说,但被程偃一提醒,荀贞还真是有点想家里的那个美婢唐儿了,他沉吟片刻,问道,“阿偃,你去过乡中官寺,……,寺里的舍院大么?”

    “咱们乡是大乡,辖内有四五千人口,官寺中属吏不少,舍院挺大的。”

    荀贞暗自思忖,想道:“若是舍院够大,倒是不妨把唐儿接来。”想起唐儿做的鸡头米,不觉舌下生津,食指大动,再又想起唐儿别的种种妙处,又不觉口干舌燥,身下有另一物更是蠢蠢欲动。他强自按下绮思,把荒唐的心思拉回眼下,捂着嘴咳嗽了声,又问程偃:“阿偃,这几天我已问过你乡中诸吏员的情况,你拣你熟悉的再与我说上一说。”

    “乡佐姓黄名香,年有四旬,被高素痛殴过,……。”

    正说话间,诸人听到一阵马蹄声响,回头望去,见却是文聘带着三四骑疾驰过来。

    “仲业,你怎来了?”

    文聘翻身下马,说道:“今君升迁,我怎能不来?只是没想到你走得这么早,来晚了。”

    “你从县里赶过来,几十里地。我昨天遣人给家中送信,不是说不必来送了么?”

    “我今曰来,可不是为送行而来。”

    “那是为何?”

    “是为荀君壮声威而来!”

    荀贞这才注意到,文聘与随从他来的那几个人都是披甲带刀,不由莞尔一笑,笑道:“我是去上任,又不是去杀贼!”

    “乡人粗鄙,难识君子,非刀剑兵甲不能服之。荀君,前头不远就是乡亭地界了,你请上马,由我等护卫前行。”

    文聘不由分说,招呼许仲、程偃,把荀贞扶上马,又叫随从让出两匹马来,给许、程二人骑乘。接着,他亲自在前开道,请许仲、程偃扈从荀贞两侧,余者有马的骑马,没马的徒步,或环拥,或殿后,**个人如众星捧月一般,前呼后拥地扈卫着荀贞驰向乡亭。

    在乡亭的界口,早有一群人等候多时,拥彗相迎。[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