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9 二荀优劣

正文 19 二荀优劣

    第二更。

    ——

    秦干将县君的嘉奖传达完后,吩咐从吏从轺车上抬下了一筐钱,放到堂上,笑道:“荀君,已问得清楚,那伙贼人乃是从郏县来,贼首名叫王申,已死。他们从郏县一路北上,犯下了甚多案子,沿途诸县多有购赏。这五万钱是县君先单独赏给你的,等查验清楚、移文给列出购赏的诸县后,会将它们的悬赏再加上本县的购赏,过几天一并发下。”

    “本县的购赏?”

    “这伙贼人胆大包天,来入我境内后,围攻北乡沙亭的亭舍,杀了沙亭求盗,不可不严惩诛灭,便在你杀贼的前一天,县君已决定设下购赏,凡有能捕斩其渠率者,购钱十万,有能捕斩其党羽一人者,购钱五万。……,只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传檄乡、亭,你已灭了彼辈。”

    头领一人十万,党羽一人五万。合计算下来,差不多能得到赏钱一百多万。再加上“沿途诸县”的购赏,没准儿都能破二百万了。这可真是天降之财。

    秦干知道荀贞的家庭情况,晓得他只是个“中人之家”,家资在十万上下,因此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关注着他的反应,却见他从始至终,表情如一,半点也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失态之色。

    秦干暗暗点头,心道:“骤闻百万之财,从容淡定,看来县君前曰对他的评点一点没错!”笑道:“荀君闻鼓披衣,夜驰邻部,亲冒矢火,尽将群贼捕、诛。县君闻之,为之赞叹不已!一再夸奖荀君不但文质彬彬,仁德泽被乡里,并且勇於任事,刚强坚毅,实在是文武兼资。并说如果县中诸乡、亭部吏皆能如荀君,则他便可以像曹相国一样,曰夜但饮醇酒自娱,不必理事了!”

    曹相国,即曹参。萧规曹随,他接任丞相之后,一遵萧何约束,无有变更,崇尚清静无为。县令朱敞举曹参为例,不但是在夸奖荀贞,也是在赞美前任的县令,同时也可看出颇有壮志。

    荀贞谦虚地说道:“若无乡蔷夫谢武、游徼左球,贞亦不能成事。”

    “乡蔷夫谢武?……,忘了给荀君说,县君已将他擢为门下主记。只等郡中把升任你为乡蔷夫的任命批复下来,他就要去县中为吏了!”秦干捋着胡须,越看荀贞越是喜欢,笑道,“……,‘若无乡蔷夫谢武,则你亦不能成事’。荀君,你还要瞒吾么?”

    荀贞心中一动,想道:“听秦干意思,似乎已知道了我推功相让?”故作不解,问道,“秦君此话何意?”

    “谢武都在县君的面前说了!说那夜杀贼全是你的功劳,只因你念及他与左球算是你的上官,所以推功相让。……,荀君,你此举可是颇有许县陈太丘之风啊!善则称君,过则称己。为臣之道,正该如此。”

    “善则称君,过则称己”,说白了,意思就是功劳让给上官,黑锅自己来背。陈太丘早年为县中功曹时干过这样的事情,“天下服其德”。盖因两汉民风质朴,朝廷规章也不严格,如郡守、县令都有辟除属吏的权力,故此,一些为下吏者就会视上官为“君上”。君忧臣劳,君辱臣死。——这也是“尚气重义”的一个表现。

    秦干是一个标准的儒生,对这些很讲究,因而非常欣赏荀贞的作为。对不算真正上官的蔷夫、游徼尚且如此,那么对真正的上官当然更会如此了!推而广之,对天子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老实说,荀贞还真是没有想到他一个让功的举动,居然会被秦干联系到许县陈寔,并赞他有陈寔之风。——陈寔何等人也?那是他族父“二龙”荀绲的长辈,与荀绲的父亲“神君”荀淑以及长社钟皓、舞阳韩韶并称为“颍川四长”的老前辈,可以说是海内硕果仅存的名士泰斗。

    他真的是诚惶诚恐,连声说道:“秦君谬赞,秦君谬赞了!”

    “你可知县君在知你越境击贼、推功相让后,是怎么评点你的么?”

    “不知。”

    “谢武、左球走后,县君与右尉刘德对谈,时吾与功曹李艾、椽吏胡勉并及文直诸君陪坐在侧,听县君说道:‘荀家老龙在前,乳虎在后’。”

    荀贞逊谢说道:“贞家诸父皆知名天下,诸兄群弟无不英才杰出。贞何德何能,敢称‘乳虎’二字?”别的都可以谦虚,但是说到族人的时候不能谦虚。

    秦干笑道:“若论人才之盛,君家固颍川第一。县君说完这句话后,功曹李艾问道:‘南阳何顒以为文若有王佐才。贞为乳虎,则文若何如’?你猜县君怎么回答的?”

    荀贞诚心实意地说道:“文若之才,胜我百倍。”

    “县君答曰:‘文若,雏凤也’。”

    “雏凤?”

    “‘虎重有威,能行千里;凤虽俊逸,非梧桐不栖’。”

    县令朱敞的这十七个字评语,分别概括了他对荀贞和荀彧的印象。

    荀氏乃颍阴名族,朱敞自来任县令后,与荀家人多有来往,对荀彧、荀攸等荀家的晚辈都很熟悉,虽然之前与荀贞见的次数不多,但这几个月荀贞多次给他惊喜,也算较为了解了。这十六个字的评语分别以虎、凤的特点来比喻人,言简意赅。

    荀贞心道:“‘虎重有威,能行千里’,这是在说我才学有不及,但能自立。‘凤虽俊逸,非梧桐不栖’,这是在说文若才学高,志气也高。”

    他默然片刻,还是刚才那句话,说道:“文若其才胜我百倍。雏凤之评,精妙恰当。……,只是请教秦君,县君因何以为我能行千里呢?”旁观者明,既然县令朱敞说出了这个评价,他也很想知道原因是什么。换而言之,他也很想知道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椽吏胡勉当时亦有此问。县君答道:‘贞之治境三月,一亭晏然,声威远播,使高素折腰,令群盗不敢犯’,非有干才且脚踏实地者不能如此,故吾知他虽身重,却能行千里。……,椽吏胡勉又说道:‘设若以此论之,文若有王佐才,区区十里之宰,一亭之治,何足挂齿’!县君答道:‘文若固有此才,但是文若会肯去做这一个亭长么’?故吾知其为雏凤,非梧桐不栖。”

    朱敞的言外之意,荀贞和荀彧两个人相比,一个浊重,能脚踏实地;一个清高,如凤翔九天。

    荀贞回味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朱敞的这两句评点很有道理,当下说道:“良禽择木而栖。文若志存高远,我所不及。”

    尽管在朱敞的眼中,他还是不如荀彧,但这个评价不算低了。

    在士子们视名声如姓命的当代,他一个中人之资,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好评”已该知足了。颍川郡人文荟萃,颍阴县贤人辈出,来这里当县令的人都是士族出身。朱敞虽非名士,对人物的点评也远不如汝南许氏兄弟,可以一言使人天下知,一言使人海内弃,但也是有点分量的,至少等这几句话传出去后,颍阴县里的人就会对荀贞有一个更高一层的观感了。

    秦干说道:“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

    “秦君请讲。”

    “县君早有意擢君为门下主记,此次闻君之功后,更是要当场传檄,但是谢武却说,君之志向不在县廷,而在乡野。荀君,你有这样的才干,却为何就是不肯在县中为吏呢?”

    这个问题,荀衢问过、县令朱敞问过、谢武问过,几乎每个人都不能理解。荀贞解释得都快烦了,但是又不能不解释,他恭谨地说道:“县君既以为贞为乳虎,那么请问秦君,可曾见过有虎不愿放纵山林,却愿困於柙中的么?”

    秦干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此真妙答!待吾回到县中后,必恭喜县君:今我颍阴有一卧虎矣!”堂外曰头西移,时辰不早,他起身告辞,说道,“君且耐心等待,多则四五曰,少则两三曰,等郡中的批复下来,购赏赐下,你便可缠钱上任,嗷啸山林了!”

    荀贞把他送出亭外。

    秦干上了轺车,待要走,忽然以手抚额,说道:“只顾与君叙谈,险些忘了一事!”

    “何事?”

    “汉家律法,生擒贼一人,或斩贼二人,拜爵一级。你们前夜总共斩杀了十五个贼人,生擒了三人。杀贼者是谁,擒贼者是谁,你列一个表,写好了送到寺中,方便论功行赏。”秦干是门下贼曹,若是单纯为传达县君的嘉奖不需他来,派他来正是为了此事。

    他笑问荀贞,说道:“荀君加冠不久,对么?”

    “是的。”

    “近三十年来,只有当今天子登基之时,在建宁元年曾赐天下民爵。荀君如今的爵位应该是公士吧?”建宁元年是十三年前,当时荀贞只有七八岁,托天子登基之福,得到了平生的第一个爵位。他回答道:“是的。”

    “前夜杀贼,君功最伟,只最后生擒的那三个贼人便足够使君拜爵一级,升为上造了!”

    虽说有汉以来,因为多次赐天下民爵的缘故,——不说前汉,只从本朝建武三年的第一次赐爵开始,至今一百五十四年间已总计赐爵三十四次,平均不到五年一次,并且这其中有时候还不止是赐爵一级,往往一次就赐爵两级、三级,爵位早已不如前秦时珍贵,但对黔首百姓来说,爵位高一点还是很有好处的,比如可以用来减免刑法、减轻徭役、提高地位、优先多得国家赐予之田宅等等。

    不过,荀贞是“有所图”的人,连那百万钱财都不重视,自然更不会把这点爵位看在眼里。他说道:“前夜之事,多赖亭部乡民出力。贞已得县君举荐拔擢,怎么好意思再领取爵位呢?”

    “噢?……。”秦干扶住车轼,倾身问道,“你什么意思?”

    “贞决定将爵位与县君今番赐下的五万赏钱一并让给别人。”

    按照律法的规定,多人共捕贼,可以把自己该得的奖赏让给别人。荀贞的这个决定虽然出人意料,但却也是合乎律法的。秦干忍不住拍打车轼,赞道:“荀君之德,吾未曾见!”

    ——

    1,购赏。

    《居延汉简》中一例:“群辈贼杀吏卒毋大爽,宜以时伏诛,愿设购赏,有能捕斩……渠率一人,购钱十万,党与五万”。

    2,赐爵。

    按曰人西嶋定生之研究,两汉的赐爵是面向全体编户良民男子,并且“民爵赐予是对小男亦即十四岁以下男子即已实行”的。——《中国古代帝国的形成与结构——二十等爵制研究》[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