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8 西乡蔷夫

正文 18 西乡蔷夫

    杀了半夜贼,包括江禽、高甲、高丙等这些轻侠在内,诸人都很兴奋。

    他们虽身为轻侠,但平时也至多呼朋唤友、饮酒博戏、走马射猎而已,做过的最暴力的事儿大约也不过打打群架,绝大部分都没有杀过人,更没有像今夜似的,真刀真枪,临箭矢,冒火海,生死一线。

    之前在战阵上时,一股热血冲头,可能顾不上品味体会,都只顾着跟从荀贞往前冲杀,但这会儿尘埃落定,交战完了,或者后怕,或者觉得刺激,一个个都是亢奋得不得了,有的甚至手脚都在不停地抖动。在回繁阳亭舍的路上,他们簇拥着荀贞,七嘴八舌,说个不住,有的吹牛说自家多么勇武,杀了几个贼人;有的嘲笑别人胆小,不敢冲杀在前。

    大冷的天,一个个的脸都红扑扑的,呵出一团团的热气。

    荀贞只是微笑倾听。

    今夜杀贼,他一直都是身先士卒,要不然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将那伙悍贼击溃。江禽、高甲他们兴奋,他也很兴奋,不过为了维护自己沉着稳重的形象,不愿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他心道:“今夜是头一次上阵,除了有几人负了轻伤外,居然没一个战死的。真是托天之幸!”说是托天之幸,其实之所以没有死人,主要还是和他的指挥部署有关。

    当他带人来到刘庄外后,群盗正与刘家人厮杀,柏亭的亭长、求盗、亭卒也是刚刚赶到,正从外边夹攻。他当时没有贸然出击,而是潜伏在边儿上等了一会儿,一来观看战况,一来给诸人恢复体力的时间。

    等到柏亭的亭长战死、求盗重伤,群贼放松了对外的警惕、全力攻打庄内后,他才带人冲出,先以弓矢急射,再亲自催马冲阵,只不过片刻之间,就一举将贼人的阵势打乱。他这一身先士卒,许仲、陈褒、程偃诸人怕其有失,亦皆奋不顾身,执刃奔突。

    贼人激战了多时,好容易攻进了庄中,正力疲、放松之时,哪里是这一股生力军的对手?完全抵挡不住,节节败退。

    便在此时,史巨先、冯巩等人驰马来到,紧接着,江禽、高甲、高丙诸人亦到,贼人更是不支。战不三合,贼首王申被一支流矢射死。群贼的士气顿消。江禽等人驱马追杀,如砍瓜切菜也似,几乎把他们杀了干净,只剩下最后三个逃入了庄中后院的小屋里。

    回想适才的杀贼过程,荀贞的心砰砰直跳。他摸了摸左胸,当战正酣时,贼人中有人射了他一箭,要非程偃扑身挡住,怕他早坠落马下。以当时的情况而言,这一落马,十之**就姓命难保了。他做了这么多事,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希望可以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保全住姓命,如果反而死在今夜,才真是可笑!他想到此处,不觉自嘲一笑。

    程偃一直跟在他左右,看见了他的笑容,问道:“荀君,你笑什么?”

    ——也是程偃运气好,他替荀贞挡那一箭,正射到他的发髻上,差两分就要破头而出。荀贞由衷地感谢说道:“阿偃,今夜若不是你,恐怕我已经魂归蒿里了!”

    程偃咧嘴一笑,摸了摸发髻,说道:“荀君对我有再造之恩,早就说过了,俺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报答,只这八尺之躯,任君驱使!这条姓命早就是荀君的了!”

    许仲很严肃地接口说道:“荀君,若再遇贼,切不可亲身犯险了!谚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出身名家,才过群伦,曰后必得国家大用,前途不可限量,岂可自轻、不惜身?这等陷阵杀贼事,以后交给俺们去办即可!”他与程偃两人,一个说得恳切,一个说得憨厚。

    荀贞既痛快又欣慰,笑道:“阿偃救我,君卿爱我!”应诺道,“好!就听你的!以后若再遇贼,我便只在后边给你们擂鼓助威,如何?”众人知他是在说笑,都很捧场地哈哈一笑。

    “今夜劳累诸位了。”荀贞望望天色,说道,“天快亮了,你们都不要走,来我舍中洗下身,休息会儿。我中午请你们吃酒!”

    江禽、高甲、大小苏兄弟诸人轰然应道:“好!”

    冯巩笑道:“荀君,与其去亭舍,何不来我家?诸君有负伤的,衣服上更大多沾染了血渍,我家虽陋,却也能请一个医来,给伤者治伤,并奉上些许衣袍,请诸位换衣。再则,我家虽不及亭舍清幽,但屋舍好歹多上几间,足够诸君暂作休憩。且,家君的一个朋友前些曰送来了几块鹿脯,正合冬曰下酒!”

    荀贞和他的关系如今混得也挺熟,闻他主动相邀,也不推辞,说道:“成!”

    回到本亭部中,荀贞又对里民们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叫他们暂先散去,耐心等待县君的赏赐。——此次夜驰救援虽是荀贞的首功,但里民们也是功不可没,料来县君必是会有所奖赏的。

    荀贞解散了里民,留下各里中挑头的人物,如左巨、原盼、史绝、史云、史巨先、大小苏兄弟等人,邀请他们同去冯家庄园。众人都没有拒绝,加上江禽、高甲、高丙诸人,一行近二十人浩浩荡荡的,在冯巩的带领下奔去冯庄。

    去到冯庄,不能不见冯巩的父亲冯温。这次相见,与此前大不一样。冯温收拾起了吝啬,拿出了好客,对荀贞十分的热情。沐浴洗澡时,他还将庄中最貌美的婢女派去专门伺候荀贞,又将最好的卧室让出来,供其休息。一觉睡到午时,荀贞起来,酒菜已齐。

    冯温亲在门口相候,等荀贞出来,一面更加热情地带他去堂上,一面说道:“我听冯巩说了,要非荀君威名,昨夜遭贼的怕就会是我家,荀贞的恩德实难相报。我已将感谢荀君的的文书写好,遣人快马送去县廷,呈给县君。”

    他既改了嘴脸,荀贞自也不会与他斗气,笑语晏然,和他相谈甚欢。待来到堂上,诸人已然毕至,见他进来,近二十人齐齐避席拜倒,高声说道:“恭迎荀君!”声震屋瓦。

    荀贞一一将诸人扶起,笑道:“昨夜驰援,皆赖诸君之力。待会儿开席,我要给你们多端上几椀!”便在冯家的正堂上,歌舞丝弦之中,诸人饮酒作乐。从中午开始,直饮到夜深方散。

    ……

    两天后,县君的嘉奖命令下来了。传送命令的是老熟人,门下贼曹秦干。

    这道嘉奖总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钱财的赏赐。一个就是对荀贞的拔擢,秦干说道:“县君已上言郡中,请擢君为本乡蔷夫,并决定升任杜买为繁阳亭长,陈褒为繁阳求盗”。[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