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5 原盼劝贼

正文 15 原盼劝贼

    第二更,求红票。

    ——

    原盼来到树下,向荀贞、刘翁分别长长一揖,说道:“荀君,刘公,贼子如何了?”

    “原师?你怎么进来了!……,贼子甚是凶悍,刀箭无眼,我不是交代史巨先和高丙,叫将你们留在庄外么?”

    “是我执意要进来的。在下虽无扛鼎之力,不能上阵杀贼,但自认有三分口才,也许能帮得上忙。……,那贼子现便在墙角的屋中么?”

    原盼说着话,朝墙角的小屋看去。程偃、小夏、小任、冯巩、江禽、高丙、苏家兄弟等都围聚在屋外,没骑马的站在前头,骑马的站离稍远,还有两人爬到了墙上,居高临下地监视,把这小屋围得水泄不通。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原盼转回视线,又问道:“我适才进庄,见庄里庄外有不少贼人的尸体。这屋里还有几人?”

    “三个人。”

    “听说劫持了刘公的子女?”

    这刘翁愁眉不展,说道:“是的。”他年纪不小了,但他的一双子女却不大,儿子二十来岁,女儿十五六岁,都是他三十以后才生的。偌大一个庄子,只有这一双子女,如今却都落在贼人手中,也难怪他唉声叹气。

    他说道:“贼寇来时,吾与犬子亲带宾客抵挡,奈何敌不过。幸亏荀君及时来到,才算保住了吾的姓命,但犬子却不幸落入贼手。……,贼子逃入后院时,又正好撞见了吾家家眷,再又劫持了吾女。”他长吁短叹,“这庄子破了也就破了,烧了也就烧了,但吾这一双儿女?……。”哀求荀贞,“千万请荀君救助!”

    荀贞温声抚慰,说道:“事已至此,多想也无用。刘公且请宽心,我必尽力而为。……,况且,我刚才不是已派阿褒去乡亭请蔷夫谢君与游徼来了么?等他们来到,定有良策。”

    原盼想道:“人在贼子手中,贼子又在屋中。谚云:‘欲投鼠而忌器’,便是蔷夫谢武与游徼来了,又能有什么办法?”他思忖片刻,开口说道,“只在这里等待也不是办法。荀君,要不让我过去与那贼子对话?晓之以情,喻之以理,说不定会有些用处。”

    荀贞摇了摇头,说道:“原师有所不知。我已令人朝屋里喊了好几回话了,那几个贼子只闷声不吭。”顿了顿,又说道,“也罢,便劳烦原师再去喊上一回,看他们有无反应。”

    原盼走到屋前两三丈外,请程偃、冯巩、江禽诸人安静下来,高声说道:“屋中君子听了,在下繁阳原盼,请你们出来说话。”——奉荀贞之令,许仲、程偃紧紧护在他的身侧,全神贯注地盯着屋门,以防贼人再放冷箭,射到了他。

    屋中悄然无声。

    原盼又道:“诸位君子皆为壮士,奈何从贼?既已从贼,也就罢了,怎可又一错再错?反更又劫持人质,玷污家声?辱及妻、子?”

    屋内依旧沉默无声。

    “按照律令,‘群盗’杀伤人者,皆弃市,——这只是死你们一人而已。‘劫质’就不同了,罪及妻、子,以为城旦、舂。大丈夫行事,一人做事一人当!怎能连累妻、子呢?”

    屋内无人应答。

    “……,律法又有规定:故意首恶从重,先自告者除其罪。你们的头领已被杀了,尔等皆是从犯,罪责不重。如果现在肯放下兵器,释放人质,出来投降,荀君必会替你等向县君美言,当你们是‘自告’。虽然不能免除刑罚,但至多受个笞打,或为城旦几年,不致受死弃市!”

    汉家律法中的确有“首恶从重”、“自首减刑”的规定,但是这帮盗贼乃积年悍匪,犯下的命案甚多,被他们杀的不但有寻常百姓,还有求盗、亭长,可谓穷凶恶极,实际罪不可赦。原盼的这番话说白了,只是在蒙骗他们。

    荀贞心道:“都说原盼仁厚,如今看来,他却并非单纯仁厚,还有机智。”

    屋内仍是默然无声。

    原盼叹了口气,说道:“你们默不作声,是不怕死、还是因为觉得有恃无恐?自觉有人质在手,所以荀君不敢动你们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们又知不知道,去年,太中大夫桥玄因幼子被劫质而死,请求天子下了一道诏书:‘凡有劫质,不许用财宝赎回,皆并杀之’!……,你们知道‘并杀之’的意思么?就是连你们带人质一起杀死!”

    原盼说完,听那屋中,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本县前些天发生了一桩案子,不知尔等知也不知?那案子也是劫质,发生在南乡,与今夜相似,也是一个富户的幼子被劫,惊动了南乡游徼。结果便因天子去年下的这道诏书,游徼不敢宽纵,挥卒强攻,很快便将那两个贼人抓获。如今被押在县廷狱中,只等郡中批复下来,便要弃市街头!”

    荀贞心道:“这原盼的消息倒是挺灵通。这南乡劫质案,我也是前些天才听文聘说过。”又想道,“不但消息灵通,他对律法也很熟悉,口才也的确不错,先使激将法,再用律法威吓,软硬兼施,这要换个寻常蟊贼怕早就缴械投降了。……,只是这帮贼人果然凶悍,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屋中却依旧无声,看来是铁了心要顽抗到底了。”

    原盼毫不气馁,继续说道:“或许你们会问,既然有天子的这道诏书在,既然有南乡的案例在前,为何荀君不强攻,反与你们好言好语地说话?那是因荀君并非本地亭长!如果你们是在繁阳犯案,早将你们拿下!……,适才,荀君已派人去请本乡的蔷夫与游徼来,等他们来到,必会强攻无疑。你们想清楚了,要想求生,就快点出来!”

    说到这里,他听到外边一阵嚷乱,有人连连急声问道:“在哪里?在哪里?”扭脸往声音传来处看,见是谢武与游徼在陈褒的带领下,快步匆匆地绕过了画楼,直奔这里而来。

    荀贞也看到了,忙迎上去,行礼说道:“谢君,左君。”

    游徼姓左,单名一个球字。从许仲杀人案以来,荀贞已与他见过多次了。左球疾步近前,指着小屋,问道:“贼子在屋中么?”

    “是。”

    “那你为何还不率卒强攻?在这里等什么?”

    原盼从屋前退后,立到荀贞的身侧,听荀贞谦恭地说道:“下吏越境击贼,已是违律,今贼人又扣了两个人质,人命关天,故此不敢擅自决断。”

    谢武神色凝重地说道:“越境击贼,虽然违律,但若无荀君,此时刘家庄子想必已尸横遍地。此是危急之时,当从权宜之计,就是说到县君那里去,也定然有功无过。”

    他与荀贞见的次数不多,前前后后加在一块儿,两三次而已,但他姓格圆滑,待人热情,且同为士子,敬重荀氏的名望,并不以上官自居,因与荀贞的交情反而胜过游徼左球。他看了看刘翁,问道:“我听阿褒说,被劫持的是刘公子女?”

    “求谢君救助!”

    谢武骂道:“贼人真无法无天!”问原盼,“我见你刚才正对屋中喊话?贼人都说什么了?”

    原盼叹了口气,答道:“贼人困守屋中,没有回应。”

    谢武又问游徼左球:“左君,你以为现下该当如何?”

    “正要请教谢君高见。”

    “君为本乡游徼,捕贼拿盗诸事正该听从足下遣令,我不敢越俎代庖。”

    他这句话说的无懈可击,但是荀贞冷眼旁观,却看出了他严肃外表下的心思,想道:“谢武宰治乡中,一向面面俱到,谁也不肯得罪,看起来是个良善之人,但从另一面看,却也正说明他没有担当,不肯担负责任。这被劫的刘翁子女,刘翁乃本乡有数的富家之一。若催促急攻,盗贼走投无路,说不得会先将人质杀了,不免得罪刘翁;而若不催促急攻,则又是不遵天子诏书,不免获罪於县廷。……,这实在是个两面不讨好的差事,所以把决定权交给左球。”

    左球是本乡游徼,职责所在,责无旁贷,他就算也猜出了谢武的心思,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好在他并非本乡人,倒是不太在乎刘翁的想法,当下也不推辞,立刻对荀贞说道:“荀君,我来的匆忙,没顾上带人手,借你的人一用如何?”

    “不知左君想如何攻打?”

    “屋中只有两三贼子,强攻就是。”

    刘翁的脸顿时变了色,绝望地扑到左球脚下,抓住他的腿,哀求地叫道:“左君!左君!万万不可强攻啊!吾年过五旬,只有这一子一女,如果强攻,他们必姓命不保!左君,左君!”

    “我也不愿强攻,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入冬以来,本县接连发生贼案,带上这一起,光劫质案就有两桩了!更别说这伙盗贼杀亭长、杀求盗、攻打庄子,罪大恶极。……,不强攻,难道还能放他们走么?县君之怒,我承受不起。”

    荀贞吩咐许仲与陈褒将刘翁搀起,沉吟了一下,从容地说道:“屋中的贼子虽不多,但困兽犹斗,强攻之下,怕会有伤亡。下吏有一计,不知当用否?”

    “你且讲来。”

    “贼人之所以能攻进庄中,是因为放火烧了庄门。咱们何不也学他们一学,放火烧之?”

    “放火烧之?”

    “此为火攻之计。有两个好处,一则可避免伤亡,……。”他瞧了一眼刘翁,接着说道,“二来,那贼人受火不住,仓促之下,必只会想着夺门冲出,也许还能救下刘公子女的姓命?”

    刘翁现在只能“疾病乱投医”,死马当做活马医,闻言连连点头,说道:“好,好!”

    左球迟疑了一下,问谢武:“谢君以为如何?”

    “妙计也。”

    “便按此施行!”[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