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4 贼困屋中

正文 14 贼困屋中

    下一更在十点前。

    ——

    原盼、左巨带着众里民飞足疾奔,田间的小路崎岖不平,有的里民眼不好使,前头虽有火把引路,但毕竟照亮的范围不广,人又多,拥拥挤挤的,一不留神就会被挤到路下田间,不免“唉哟”、“唉哟”地低呼两声。

    小路曲折蜿蜒,穿过一片稀疏的林木,又经过一片坟地,过了一条小河,便出了繁阳亭的地界,进入了柏亭境内。刚入境内,就觉得与繁阳亭不同。

    他们从繁阳亭出来时,亭中还算安静,而迎面的柏亭中却人声、犬吠,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绝於耳,几乎所有的里落都点亮了灯火,把一个沉静的夜晚搅乱得如昼曰闹集。

    原盼、左巨两人停了停脚,分辨方向。左巨说道:“看来遭贼的事儿,整个柏亭都知道了。”

    “柏亭的警鼓连我们都听见了,何况他们本亭的人呢!”

    “只是这般嚷乱,却不知贼在何处?”

    原盼顾望四周远近,发现这柏亭中虽然乱糟糟的,但都是在诸里中乱,外边的路上、田野间并没有几个人。他心中了然,想道:“此必是百姓惧怕盗贼,所以不敢妄出。”对比一下繁阳亭的情况,简直是截然不同,“盗发柏亭内,而柏亭乡民却都不敢动,更无援救,反看我繁阳亭,只是与柏亭接壤,但荀君一声令下,六里壮士却尽皆攘臂奋力,冲风冒寒,夜驰救援!”

    就从这一点上,柏亭的亭长就被荀贞彻底地比下去了!

    左巨又说道:“柏亭周边,共有三个亭部与它接壤,现在看来,只有咱们来驰援了啊!”

    “周边的这些亭部,自入冬以来,虽然也有种种备寇的举动,但是与咱们亭部比起来,远远不如,大多只是蜻蜓沾水,敷衍了事。今逢群盗,他们一则限於律令,一则也是没有胆子,不敢前来驰援并不奇怪。”

    原盼观望片刻,指了指左手边两三里外的一处庄子,说道:“……,那里的火光最大,好像什么东西被烧着了!人声也最吵嚷,如我所料不差,应便是盗贼所在之处。”他从旁边一个里民的手上拿过火把,弯下腰,借助火光细细察看地面,做出了结论,“……,不错,那里肯定是盗贼所在之处了!你们看,这地上的马蹄印都是往那边去的。”

    冯巩、大小苏兄弟诸人才过去不久,地上的马蹄印都很清晰。

    “那咱们快去吧!”

    四十多人在原盼、左巨的带领下,提刀握棒,上了官道,向火起处跑去。官道很宽,与小路的狭窄不同,这一跑起来,四十多人很快就分成了明显的两拨。一拨散乱无章,空散处,稀稀拉拉;拥挤处,你推我攘。一拨则保持了一定的队形,虽还不算整齐,但至少较有规矩。

    前一拨是寻常的里民,后一拨则是接受过艹练的那些人。

    从九月开始艹练,至今快有三个月了,三天一次,已差不多艹练了有二三十次,尽管为了不打击里民的积极姓,荀贞没有单独、正式地艹练过队列,但在每次的艹练之前都有一个列队点名的环节,前些时又增加了跑步这个项目,按什、伍列队,每一次跑十里地。潜移默化之下,那些参加过艹练的里民也就有了一点纪律、队列的意识。

    原盼读过不少书,在兵法上也有涉猎,但知易行难,有涉猎不代表就会练兵,此时他注意到了这两拨队伍的不同,不觉频频目注,惊诧地想道:“艹练至今不足三月,我也曾去艹练的场地边旁观过,当时虽然觉得荀君的艹练方式与众不同,但也似非十分出奇,不外乎先投其所好,再以重赏甘饵聚集人心而已,却没料到成效居然来得这么快?效果居然这么好?”

    左巨是个粗心人,没注意到里民们的区别,他的心神全都投在了前头起火的地方,渐渐奔近,他想起了这是谁家,叫道:“起火的地方是柏亭刘家的庄子!”

    刘家之富,只次乡亭高氏,与繁阳亭冯家相仿,是本乡中有名的富户。左巨挠了挠耳朵,嘿然笑道:“这贼人选得好地方!好人家!”说话间,奔到了庄外,“劈劈啪啪”的火声入耳,看得清楚,是刘家的门楼被烧着了,火势延伸到前院的茅屋土房。火光冲天,烟气弥漫。

    有两个人骑着马守在门外的路上,一个拿着弓矢,一个拿着短弩,却是史巨先与高丙。

    连着奔跑了十几里地,里民们都汗气腾腾,左巨也不例外,这大冷的冬夜,他头上都冒汗了。在离史巨先、高丙两人马前有三四步外的地方停下,他瞧着高丙,心中纳闷,想道:“他怎么也来了?……,江禽,高甲也来了么?”

    江禽、高甲、高丙等人虽也跟着艹练,但并没有在繁阳亭舍居住,适才也没听人说他们会来,突然冒出来是有点奇怪。不过,左巨随即就猜出了原因:“料来是因他们也听到了警鼓之声,故此前来救援。”他姓子直,藏不住话,想起什么说什么,当下问道,“小高君,你也是来援助刘家的么?江君、大高君他们也来了么?”

    高丙答道:“柏亭警鼓大作,邻近皆闻,我等本在江家博戏,江君说,‘荀君闻此鼓声,必夜驰援救,我辈受荀君恩德,此正回报之时’,便驱马赶来了。”

    原盼心道:“这江禽号‘手搏第一’,不但有武勇,也颇有心计,倒是挺了解荀君。”左巨说道:“原来如此!……,那江君、大高君和荀君现在哪里?”

    高丙答道:“我等来时,贼众才攻入庄中,正赶上荀君率姜君(许仲)、阿褒诸人从后掩杀,遂策马驰骋,合力并击,射杀了贼首,将余众逼入庄中角落。本待追剿之,却不意贼人劫持了老刘的子女,如今正僵持对峙。……,江君诸人皆随在荀君左右,现在庄中。”

    “贼子劫持了老刘的子女?”这个变故出乎了原盼、左巨的意料。史巨先不给他们吃惊的时间,接口说道:“荀君有令,说等你们来了,不必入内帮手,且先将火灭了。”

    这会儿站在路上,都能感觉到火苗的撩人炙热,这火真是不小。原盼说道:“本地的亭长没来么?贼子既已被逼入角落,已经算是安全了。这刘家的庄子尽管处在田野间,与诸里不挨,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被火烧了啊!本地亭长怎不组织人手救火?”

    高丙轻笑一声,努了努嘴,说道:“本亭亭长?那不在那儿躺着呢!”原盼、左巨诸人顺着看去,见庄子外的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十多具尸体,观其衣着,有贼人,有庄中的宾客、徒附,也有本地的亭卒,其中一个赤帻黑衣,想来便是本地亭长。

    “……,死、死了?”

    “我与江君等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求盗呢?”

    “受了重伤,被抬回了舍中。”

    如此说来,这柏亭中现在是群龙无首,难怪各里中一人不出。原盼当机立断,说道:“既然如此,便按荀君的吩咐,咱们先将火扑灭了罢!”自有左巨指挥安排,四十多里民收起刀棒,先避开火起处,从院墙塌陷处进入庄内,寻些盆盆罐罐,再往近处的河、井中取水灭火。

    原盼没有和他们一起,而是对高丙、史巨先说道:“我去庄中看看。”

    他是繁阳亭太平道信众的头目,平时为人和善,治病传经都不要钱,在亭中的名声不错,史巨先怕他有闪失,说道:“这帮贼子凶悍非常。荀君已经问出来,便是前阵子杀了沙亭求盗的那伙人。适才交战时,阿褒、小夏、冯巩都负了伤,若非阿偃舍身相救,便连荀君也险些中上一箭。原师,你不比俺们,何必进去犯险?不如等在外边。”

    “我虽无杀贼之力,却有三寸之舌,说不定能帮上荀君。……,我还是进去看看吧。”

    史巨先听他这么说了,也不再多劝,说道:“进了庄子直走,去到后院,再往右拐,就能见到荀君他们了。”

    ……

    原盼进入庄中,依照史巨先的指点,穿过前院,来到后院。一路上,不时见有尸体、血迹并及断刀、箭矢。从这些留下的痕迹,可以想象当时交战的激烈。

    来到后院,往右边走了不远,有一栋三层画楼,绕过去,果然见在院墙的角落处有一个小屋,屋前围聚了许多人,嘈嘈杂杂的,都点着火把,拿刀执矛。不远处一棵大桑树,早落光了叶子,枝杈光秃秃的。树下站了两三个人,两个年轻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

    那老者,原盼见过,乃是本庄的主人刘翁。

    那两个年轻人,一个身长英武,拄刀而立,正与刘翁说些什么,不是荀贞又是谁?另一个个头不高,衣上尽是血渍,腰间插了一柄刀,默不作声地随侍立在荀贞身侧,却是姜显(许仲)。[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