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3 荀君有召

正文 13 荀君有召

    再次邀请童鞋们来参加书评区《戏说三国》的活动。

    ——

    第二更。

    书评区有童鞋批评说不能按时更。存稿是有的,但之前就是因为仗着有存稿,所以写的不积极,结果导致存稿耗尽,真到忙的时候就只能断更了。因而,现在我想不忙的时候,能写就多写点,写出新的一节出来,再上传一节存稿。这样,可能更新会不太准时,但两更总是做到了。求红票,求收藏。

    ——

    从繁阳亭去柏亭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官道,一条是小路。走官道太远,而抄小路需先经过敬老里。

    贼情紧急,荀贞自然选择了走小路,当他们路过敬老里时,亭舍里的鼓声已经响了好一会儿了。

    柏亭远而繁阳亭舍近,敬老里的里民们或许之前没有听到柏亭的警鼓,但是却都听到了亭舍的传警。里落中烛火渐次亮起,一些人家养的有狗,受到惊动,鸡鸣犬吠。

    在里门口,荀贞碰见了两个人,一个身高体壮、浓眉大眼,乃是敬老里的里长左巨,一个面相温和、身材削瘦,乃是本亭太平道信众的精神领袖原盼。两人快步迎上,原盼问道:“荀君,怎么突然擂响了警鼓?”目光在荀贞等人身上转了一圈,“……,你们这是往哪里去?”

    荀贞也不下马,言简意赅地说道:“柏亭遭了盗贼,我带人前去救援。”

    “柏亭?……。”原盼恍然大悟似地抚了抚头,“难怪早前我似听到有鼓声从西边来,还以为是听错了,原来真是有盗贼来犯!”再又打眼往荀贞身后看去,“荀君只带这几个人去?少不少?”

    “杜君在亭舍擂鼓,召集乡民。我已吩咐他了,叫他等会儿带人去支援我等。”

    原盼转首,与左巨对视一眼。左巨迈步上前,大声说道:“我适才闻亭舍传鼓,不知是为何事,正准备带人去看看,原来是柏亭遭了盗贼!既然如此,请荀君稍等,待我唤了里民从君同去!”本亭的六个里长中,左巨的姓格是最直爽的,敬老里又受有荀贞赠送桑苗的恩惠,所以他“知恩图报”,在得了原盼的暗示后,立刻主动请缨。

    “此去柏亭还有十来里路,夜路不好走,再快,过去也得两个刻钟。我是等不及你们了!”

    “那请荀君先行,我召齐了人手,随后就来!”

    荀贞略点了点头,在马上微一拱手,说道:“行,我们就先去了!”招呼许仲、陈褒诸人,沿着敬老里外边的小路,穿田过林,急如星火也似,往柏亭赶去。

    他们出亭舍的时候,点了有两支火把照明。原盼与左巨跟着他们走了几步,看着他们身影远去,渐渐不见,只有两点渐远渐小的火点在无边的夜色中闪烁明亮。原盼感叹地说道:“邻部有警,乃越境讨击。荀君是个有担当的人啊!”

    左巨久任里长,对律法也了解一二,闻言点头,附和说道:“是啊,若按律法,亭长是不能出本部的,要换一个没有担当的人必然不敢如此作为!”

    “你别站着了,快去召集里民。也不知来了多少盗贼,荀君只带了七八个人赶去救援,可千万别叫出什么事儿!”

    左巨名为敬老里的里长,实际上敬老里的头领是原盼。听了原盼的吩咐,他当即应诺,大步流星奔回里中,穿行巷子里,一边跑、一边高声叫道:“柏亭遇贼,亭长荀君已带人先去驰援,令我等随后赶去。凡是这几个月参加亭中艹练的人都带上兵器,快点出来!没参加艹练但是愿意去的,也带上兵器,都速到里门处集合!”

    整个的敬老里搔动起来,也不知有多少人同时在问:“柏亭遇了贼?……,荀君已经先去了?”一扇又一扇的院门打开,一个又一个的男儿从院中出来。

    最先出来的多是参加艹练的人,他们毕竟经常艹练,在体能上、反应上都比平常人快一点。有做妻子不放心的,也匆匆裹上衣服,追赶着出了院门,叮嘱丈夫:“这几个月艹练,先是米粮,接着是赏钱,荀君待咱们不薄!今柏亭遭贼,你可快去,万不能使荀君遇险!”——却不是叮嘱丈夫小心,而是说不可使荀贞遇险。

    聚集在里门处的人越来越多,火把的光芒照亮了夜晚。

    聚集的人群中不但有参加过艹练的,且有很多没去艹练过的。前者问后者:“你们又没艹练过,去什么?”后者众口一词:“荀君慷慨解囊,送我等桑苗,实如父母养我。这样的亭长,从没见过!今荀君赴险,正是用到我等之时,怎么能因为没有参加过艹练就不去呢?”

    左巨喊完了,从巷子里回来,见里门口聚集了这么多人,吓了一跳。原盼笑道:“荀君虽施恩不望报,但良善自在人心!”他很欣慰,心道,“也不枉了我曰曰给里中讲解《太平清领经》,传授大贤良师之道。”

    左巨定下心神,自人群中挤出,点算人头,足足有四十多人,敬老里的丁壮差不多尽数在此了。敬老里穷,不是每个人都有刀剑兵器,不少人都是随手拿了锄头棍棒之类。左巨也不会鼓舞士气,点完人头,问了一句:“参加艹练的都来了么?”

    “都来了!”

    “你们这些没参加艹练的也要去?”

    “也要去!”

    左巨大手一挥:“走!”带头就走,走了两步,发现原盼也跟上来了,“……,原师?”

    “你们都去,我岂可不去?”

    四十多人顺着荀贞、许仲、陈褒等人先前走过的小路,发足急追。他们人多,打的火把也多,从远处看去,就像一条火蛇,疾行在深冬的田野之间。走了大约四五里地,听见后头有马蹄声响。左巨、原盼回头去望,夜色下看不清楚,只见似有两三个骑士皆高举着火把从后驰来。

    小路窄,只能容一马同行。原盼吩咐下去,叫里民们暂且先下到路边的田间,给来人让开道路。左巨猜测地说道:“深更半夜的,这突然出现几个骑马的人,与咱们走同一条道。……,是其它几个里的人么?也是应荀君之召去驰援柏亭的么?”

    小路虽窄,又是夜间,但是那几个骑士却一再催提马速,随着距离的拉近,驭马呼喝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多时,奔到近前。左巨、原盼拿眼观瞧,见带头那人年约二十,负弓矢,带长剑,剑眉朗目,却是冯家的次子冯巩。跟在他后边的那两人也都认得,乃是冯家养的宾客。

    “冯君?”

    冯巩早看见了敬老里的这伙人,他马不停蹄,只匆忙向原盼、左巨拱了下手,叫道:“你们也是去支援荀君的么?”

    “对。”

    “荀君去了有半个时辰了,估摸已与盗贼交上了手。时间紧迫,就不多说了!我们先去,你们快些赶来。”

    两三句话的功夫,冯巩他们几个人已去得远了,“你们快些赶来”这六个字,原盼与左巨只听到了一个尾音。左巨望着他们星驰电掣地过去,咋舌说道:“夜深路窄,这路又只是田间路,不比官道。这冯二不要命了么?骑马骑得这么快!”

    小路不平,坑坑洼洼的,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马失前蹄。这么快的速度下,如果坐骑摔倒,骑在马上的人说不得会被跌一个头破血流、手断腿折!严重的甚至丧命都不奇怪。

    原盼目注远去的冯巩几人,若有所思地说道:“冯家二子与其兄有大不同,亦不类其父。往曰虽与他少有来往,但听说他好结交游侠豪桀。荀君来亭舍虽才两三个月,但先恩泽亭部,继而折服高素,恩威并立,且出身名门,前阵子还得到了县君的嘉奖,少年有为,前途无量,的确是个可以结交的人。……,也难怪他先送米粮,今又舍命驰援。”

    话音未落,又一阵马蹄声响从来路传来。刚上来小路的里民又纷纷下到田间,齐齐举目观望,见又有四五个骑士疾驰奔来。里民中有眼见的,叫道:“是北平里的大小苏兄弟!”接着又有人补充:“还有安定里的史绝、史云、史巨先!”

    史绝,是安定里里长的侄子。史云,是安定里里长老的儿子。史巨先,便是荀贞初来亭中时,在亭舍中见到的那个与陈褒聚赌的人。

    转眼间,这数骑来到眼前。“小苏君”苏正冲在最前边,一手控缰,一手横矛马上,高声问道:“荀君去了多久了?”

    左巨答道:“半个时辰了。”

    苏正从他面前冲过,随后是苏则。苏则侧首问道:“冯二刚才是不是过去了?”

    “是。”

    和苏正一样,苏则也是丝毫不加停留地过去了。接着是史巨先,史巨先叫道:“我等从亭舍来!骑马先行。老杜带着剩下的人……。”话没说完,人已远去,第四个是史云,他补足史巨先的话,说道:“老杜带着剩下的人随后就来!”

    最后一个是史绝,驰骋而过,没有多话,只对左巨、原盼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快点!”

    敬老里中有好几个人大声询问:“杜君带了多少人追来?”

    史绝、史云同声答道:“闻是荀君有召,各里皆倾尽全力,丁壮皆出,怕不三四百人!”

    整个繁阳亭有住民一千多口,荀贞一声召令,三四百人夤夜而出!差不多快有一半了。“丁壮皆出”四个字一点儿没错。

    左巨嘿然,说道:“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蟊贼,真是不走运!哪里不好去?偏来咱繁阳亭边儿上犯事!这不是自寻死路么?”刚开始追赶荀贞时,他还有点担忧,怕盗贼太多,但现在却是完全把担忧放下了。不管来的贼人有多少,能是三四百人的对手么?

    他想的是寇贼,原盼却是想到了荀贞:“老子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德也是如此啊!荀君自来亭中,从不扰民,似无为之治,但不知觉间,恩德威信已立,被乡民呼为‘父母’,闻其有召,无不舍命相从。有如此的才干,居一亭中,真如蛰龙在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