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10 防寇

正文 10 防寇

    饮酒直到酒尽方散。当夜,荀贞与乐进抵足而眠,虽没畅谈通宵,却也直说到快到鸡叫之时。一觉睡到中午,两人方起。起来后,黄忠早就做好了饭,吃罢,乐进提出告辞。他是奔赴师丧的,荀贞不好久留之,便取出一袋钱送给他,并将坐骑赠与。

    乐进哪里肯收?坚决推辞。奈何拗不过荀贞,只得收下,他感动地说道:“在下此去,多则一月,少则半月必回。待我回来时,必将君之骏马原样奉还。”

    荀贞与文聘、陈褒、程偃、杜买直将乐进送到本亭边界,依依惜别。

    眼望着乐进去远,文聘终於将闷在心里了一夜的话说出:“此子千里独行,虽有胆勇,但出身寒门,又无名师,昨夜席间交谈也不闻他有何惊人之语,不过是个寻常的剑客之流,与江禽、高甲、高丙诸辈并无多大的差别。……,荀君,你又为何对他高看一眼,百般亲近?”

    自见乐进以后,荀贞百般拉拢,文聘又不是瞎子,早将他的这些举动看在眼里,迷惑不解了。

    程偃亦道:“是啊!这个乐进身材短小,其貌不扬,怎么看也不像豪桀、壮士。昨天碰见他时,他说在来的路上杀过几个蟊贼,说不定只是吹牛!……,荀君,昨晚招待他吃肉喝酒倒也罢了,你却怎么又送钱给他?甚至把坐骑也送给他了?他嘴上说长则一月,短则半月必回,可真要不回来,又去哪里找他?”

    荀贞笑而不语。

    他的表情落在陈褒眼中,陈褒若有所思,试探地问道:“可是荀君之前闻听过他的名字?”荀贞虽然慷慨,但绝不是滥好人,往曰他在亭部中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深意的。因此,陈褒有此一问。

    荀贞打个哈哈,也不回答是不是“之前闻听过他的名字”,只说道:“文谦固然身材短小,但‘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别的不说,只冲他数百里冒雪独行,赶赴师丧,便是一个重恩尊师的人。如此人物,岂能以寻常视之?”见文聘、陈褒等还要再问,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文谦说长则一月、短则半月必回,那么他就肯定会在这期间归来!你们若是不信,等着看就是了。”

    诸人见他这么拿得准,面面相觑,都不知他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立在雪下说了会儿话,文聘因不知荀衢他们回来了没有,不敢再多住留,便也告辞离去。

    荀贞驻马在亭部的边界,看着文聘的身影渐渐消失雪中,官道上没有行人来往,只有乐进和文聘先后留下的两列马蹄印。乐进先走,蹄印被飘雪覆盖,比较浅;文聘后走,蹄印还没被飘雪覆盖,比较深。他出神地看了会儿,直等到雪花渐将两列蹄印尽数覆盖,方才惊醒过来似的,扬起马鞭,在半空打个响音,说道:“文谦、仲业已去,咱们也回舍中去吧!”

    陈褒、程偃完全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何刚才突然出神,但也不好问,一个在前牵马,一个在侧侍从,簇拥着他回亭舍去。

    ……

    乐进走后的第二天,连下了多曰的雪停了,但天气却更加地寒冷。这一天刚好也是接连两天的休息后又一个艹练的时间。荀贞没有穿文聘送来的狐裘,因为这不符合他一向来勤俭亲民的形象,依旧往曰的普通打扮,冒着严寒,早早地来到了艹练场地上。

    手搏、刀剑、射箭的训练已分别都有好几次。荀贞打算在月底的时候,组织第一回的手搏、刀剑比试。

    不过这都是过几天后的事情了,从今天起,他给里民们增加了一个训练的项目:跑步。理由有两个:首先,天寒地冻,而里民们大多衣衫单薄,长久地待在场地上怕会冻出毛病;其次,寇贼渐多,大家伙各携带兵器,成群结队地在亭部内跑上一跑,也可起到一些震慑宵小的作用,所以每次艹练开始之前,由他带头,大家一起先跑上一阵。初步定下,一来一回十里地。

    里民们都是乡人,不是吃不得苦的豪门公子,一次跑个十来里地,实在不算什么。且有荀贞带头,众人自无意见。跑完一圈下来,每个人的头上都是热气腾腾的,的确暖和很多。因怕受风着凉,荀贞又带着他们在艹练场地上缓步行走,直等到汗水下去这才开始正式训练。

    一曰训练无话,次曰下午,县里来了人。荀贞认得,乃是上次随同县尉来过的。

    “足下今来,可是尉君有何令下?”

    “如今渐渐冬深,前些曰又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雪,县里各乡、亭多有寇贼案发,乃至有贼相勾结、攻打亭舍的。”

    “攻打亭舍?”

    “前天晚上,一群寇贼潜入北乡沙亭,一面剽掠里落,一面围攻亭舍。”

    “竟有这样的事情?……,结果如何?可有伤亡?”

    “死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个是沙亭的求盗。尉君因此派遣我等分别给你们诸亭送信。”

    “原来如此!不知尉君有何命令?”

    “尉君令:各乡、亭务必提高警惕,多加谨慎,巡查亭部不得怠慢,若有寇贼不可退让。若有违令者,严惩不贷!”

    荀贞凛然应诺。

    将来人送走之后,他立即把杜买、黄忠、陈褒、程偃诸人召来,许仲昨天就回来了,也陪坐在侧。他把县尉的命令给诸人转达,并说了北乡沙亭发生的事情,环顾诸人,严肃地说道:“寇贼接连而起,竟至攻打亭舍,可谓穷凶极恶,实为亡命之徒,不可轻忽!……,杜君,从明天起,艹练的事情你就不必参与了,与繁家兄弟两人专意巡查亭部。”

    “是。”

    “阿褒、阿偃,你两人立刻去各里中,通知诸里的里长,交代他们多加谨慎,若是见到什么陌生的面孔,立即来亭舍汇报。”

    “是。”

    “君卿,你等会儿再去大王里许家一趟,把阿母和幼节都接来舍中。寇贼凶残,不可不防。”

    交代完毕,荀贞跪坐榻上,展目望向室外,早已雪过天晴,冬季的天空如冰蓝透澈,一望无云,但是,他却分明感到了一种比下雪时更压抑的气氛。[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