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8 推衣

正文 8 推衣

    荀贞现在只是个亭长,但是对像文聘、乐进,甚至戏志才这样的人来说,他的荀氏背景却在无形中拔高了他的身份。

    比如文聘,虽然文氏在南阳宛县也是个大族,但顶多算是个大地主,和名门沾不上边。又如戏志才,尽管有才华,但却是出身寒门。又如今天初见的乐进,从他的装束与师从上就能看出,首先他家里不富,数百里独行,连一匹马都没有,其次他拜的老师也不是名士,由此可知他的出身大约与戏志才差不多,也是个寒门子弟。

    如今的情况是:出仕需要有“中家”之赀,如果家里穷,就当不了官儿。若无背景也得不到地方上的荐举,“孝廉”、“茂才”这些察举的科目早被世家大族垄断。——汝南袁氏为何门生故吏满天下?就是因为依附袁氏后,可以得名,可以入仕,可以得到“孝廉”之类的举荐。

    荀氏虽比不上袁氏,但也是天下有数的名门之一,可知荀贞的这个荀氏出身给了他多大的便利。

    在本来的历史中,戏志才便是得了荀彧的推荐才进入曹艹的眼中,而乐进最先投到曹艹麾下时,因无人举荐,又非出身名门大族,则才只是一个“帐前吏”。也就文聘强一点,以南阳大族子弟的身份,在荆州刘表麾下为将校。若不是逢上乱世,只怕他们三人中除了文聘外都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痕迹。

    这也是为什么乐进在了解了荀贞的背景后,只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接受了荀贞的邀请,并会想到“和他交个朋友,有利无弊”。

    ……

    乐进跟着陈褒,先来到舍中。黄忠出来相迎,陈褒给介绍:“这是老黄,本亭的亭父。……,老黄,这位是从阳平卫国来的远客,今晚要在本亭投宿。”

    黄忠问道:“荀君知道么?”

    陈褒答道:“我们就是在路上碰见的。荀君特别交代,叫你做几个好菜,等他回来了,请这位客人吃酒。”

    黄忠应了,瞧见乐进随身携带的包裹,说道:“要不先收拾间屋子出来,请这位客人暂且歇息片刻?”

    “荀君说了,今晚要与这位客人同塌而眠,畅谈通宵。屋子就不必收拾了,安置到荀君屋中就行。”

    乐进很有投宿的自觉,忙辞谢说道:“荀君只是笑语,岂能当真?请黄公随便找个地方,我将就一宿就是。”

    黄忠微微一怔,心道:“这位客人什么来头?瞧他穿着不像富贵人家,只在路上偶遇,荀君便要请他吃酒?更要与其抵足畅谈?”满脸带笑地对乐进说道,“客人有所不知,俺们亭长从来不说笑语,凡说出的话,必守信诺的。……,客人请跟俺来,天寒路远,路上必是辛苦,先把包裹放到屋里,用些温汤,暖和下身子。”领着乐进来到后院。

    黄忠没有随着荀贞出去巡查亭部,在亭舍里待了一天,把舍院都打扫得干净,虽然因为雪还没停,不可能清扫得片雪不沾,但相比院舍外,地上只积了薄薄的一层。乐进随在黄忠身后,两人在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进了后院,他先看见了那棵大榆树,说道:“这榆树长得真好!”

    “可不是么?已经好多年了。我来亭舍之前,这树就有了。”这几天一下雪,天更冷了,黄忠年老,身体有点吃不消,可能因为这个缘故,略微起了些伤感,笑着说道,“这人来人往,已不知有多少人看过这棵树。亭舍之中,也不知有多少任的亭长看过它春荣秋枯。”

    乐进才二十来岁,正年轻的好时候,没有黄忠的这些感触,也不能理解,他侧耳倾听,疑惑地问道:“那边屋里住的有人了么?”

    黄忠徇着他的视线看去,“噢”了声,说道:“那是犴狱。关了一个人。”当下,一面打开了荀贞住处的门,一面絮絮叨叨地把犴狱中那人,也就是武贵犯下的事儿给乐进讲了一遍。

    乐进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说道:“如此说来,这人已被关了两个多月了?”

    “可不是么?”

    “他虽品行不端,但至多是个乡间无赖,也不必关这么久吧?”

    黄忠是个老实人,但老实不等同笨,支吾了两句,将话题代开,说道:“乐君来屋里边看看,看看满意不满意?想要什么,自管言来,俺去给你准备。”

    天光已很黯了,屋里的窗户没有开,越发幽暗,乐进打了打身上的雪,跟着黄忠进了屋,把包裹放到外室,解开蓑衣,也与斗笠一起放好,打量了屋内两眼,见虽是朴素,但内室有两张大床,被褥齐全,已然足够了,满意地说道:“这就行了。……,多谢黄公。”

    黄忠遵从荀贞的交代,等他把东西都放下后,又从前院端来热水,让他洗脸、泡脚,去去风寒。乐进出身寒家,哪里受过这样热情的招待?再三推辞不得,也只好接受了。

    黄忠又替他点上薪烛,笑道:“荀君怕就快回来了,乐君先在屋里休息会儿,俺去准备酒菜。”

    乐进将他送出门外,看着他远去前院,又再转望后院里屹立在风雪中的大榆树和墙角边儿的犴狱,并及对面的一排单间,心道:“平时若是寻常客人来投,想来便都是住在对面了。我却不知何德何能,竟被荀君邀请同屋居住。……,那被关的武贵也是可怜,只因一时之错便被囚系两月有余,如今天寒地冷,也不知在那狱中怎样受罪呢!”

    他又转念想起与荀贞在路上的交谈,暗道:“荀君表面上看温文尔雅,十分和善好客,虽为乡野小吏,俨然名门士子,待人如春风拂面,我早前还想果然不愧是荀家子弟,但今时看他整治武贵的手段,却分明是如猛虎鹰隼,走的是偏向霸道一路。”

    乐进身材短小,但为人骁果,貌不惊人的相貌下实有雄壮的胆色,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冬寇渐多”的情况下,孤身一人走远路,所以对荀贞的“霸道手段”非但没有反感,反而有惺惺相惜之意。他扶着门框,看着风雪如晦,听着前院鸡鸣不已,想道:“如今天下不太平,远的不说,只近曰我仗剑独行,数百里间,无论兖、豫,在诸多的郡县中多见豪右跋扈横行,黔首无立锥之地,盗贼四起,世风曰下。当此形势下,正该用严刑重典。”

    一阵风吹来,刺骨透寒,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回过神来,不再去想,忙避入屋内,将屋门掩住,就着薪烛那跳跃的火光,先用热水拍了拍早被冻僵的脸颊,再坐到床上,脱去鞋袜,泡脚去寒。将近被冻得麻木的脚被热水一泡,先是毫无感觉,紧接着一阵刺疼,慢慢地暖意上来,顺着脚脖子传到腿上,浑身都是暖洋洋的。他不觉惬意地闭上眼,叹了口气。

    正泡得舒服,隐约听到前院似有马嘶。他睁开了眼,侧耳细听,却只闻门外呼啸的风声,心道:“莫不是荀君回来了?”正拿不准,想着要不要擦脚出外相迎,有两三个人说话的片段渐渐从远及近,透过风雪、门扉传入屋内。他这下确定无疑,必是荀贞归来,急忙拿了抹布擦脚,一只脚还没擦完,听见有人在外敲了两下门,笑问道:“乐君泡好脚了么?”

    可不正是荀贞的声音?

    乐进忙道:“好了,好了。”

    “吱呀”一声,外边的门被推开。乐进抬眼去看,见荀贞大步走了进来,后有两人跟随,一个陈褒、一个文聘。三人直接从外室来入了里屋。

    乐进是客人,身为客人,在主人的卧室里,不但没有迎接主人,更在主人的面前擦脚,这是很失礼的行为。他再有雄胆,毕竟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顿时涨红了脸,手忙脚乱之下,险些把木盘踢翻,顾不上再去擦脚,便要站起来行礼。

    荀贞快步上前,一把将他按住,笑道:“地上冷,不穿鞋怎么行?”

    乐进有心挣开,但一则荀君手劲很大,二来他也总不能用强,只好连连道歉:“失礼失礼!”

    荀贞哈哈大笑:“君为客人,我为主人。今君来舍中,不能把你招待好才是我的失礼,你的失礼从何而来?”

    乐进赶了一天的路,虽然外边穿的有蓑衣,里边的衣服也早就湿了。荀贞将手收回,扭头吩咐陈褒:“阿褒,乐君的衣服湿了,你去那边的竹笼里拿件我的衣服,……,噢,不,拿件君卿的衣服过来,请乐君换上。”看了看放在床外盆边的鞋,又道,“鞋子也拿一双来。”

    ——乐进身材矮小,荀贞的衣服他穿不上,所以让拿许仲的衣服过来。乐进不知“君卿”是谁,但大略可以猜出荀贞的意思,甚是感动,连声说道:“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我与君虽路上偶遇,但一见如故。君不辞路远,冒雪长途奔赴师丧,真可谓:‘事师之犹事父也’;以弱冠之龄,仗剑独行,击杀寇贼如杀鸡耳,又真壮士也。君既尊师,又为壮士,是和沛国夏侯惇一样的人物啊!你今来到我繁阳亭,我身为主人,若不能好好地招待你,话传出去,岂不令天下的豪桀、名士以为我颍阴无人,以为我荀氏不识英雄么?”

    夏侯惇是什么人?乃前汉开国功臣夏侯婴之后,其家族夏侯氏在沛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族。乐进仅仅是个寒门的出身,拍着马也赶不上夏侯惇。且夏侯惇为师报仇、当街杀人是十四岁时的事儿,如今乐进已经二十来岁了,年龄上也不如。荀贞的这一番话明显是“抬举”,但他说的好听,兼之又拿出了“荀氏”这个招牌,饶是乐进自知不如夏侯,却也听得十分高兴。

    等陈褒将衣、鞋拿来,荀贞又亲自动手,帮他换衣穿鞋。

    荀贞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得自然而然,毫无半点作伪之色,乐进虽然不知他自己“何德何能”,居然会在繁阳亭受到这样热情周到的照顾,但却已实在不能不感激涕零了。[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