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61 仲业

正文 61 仲业

    从官寺出来的时候,荀贞并不后悔,倒是代县君送他的文直有点为他遗憾,说道:“县君要拔擢你为门下主记,荀君却怎么拒绝了?我知君有大志,繁阳虽好,只有十里之地,哪里能比得上辅佐县君,主宰百里之县呢?……,荀君,要不你回去再考虑考虑。”

    “文君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还是那句话:去繁阳是我主动要求的,从就职到现在还不到两月,桑苗、备寇诸事都只是刚开了个头,尚没有收尾,因为清贵的主记之职就将此职舍弃,匆匆离任,既非‘义’,也有损圣人的教导:‘有始者必有终’。……,且待贞将繁阳治理稳当,再说此事不迟。”

    文直肃然起敬,说道:“君不以繁阳为轻,不以主记为重,言出必行,有始有卒,真古之特立独行者、今之豪杰之士也。”

    “文君谬赞,愧不敢当。”

    文直将荀贞送到官寺门口,两人作揖相别。

    ……

    因为荀贞很少休沐回家,故此刚才在与朱敞辞别时,朱敞特地准了他一天假,交代他回家看看。荀贞不是个矫情的人,虽然拒绝了接受拔擢,但对朱敞的这个好意并没有拒绝。离开官寺的大门,上了大道,正准备往高阳里去,迎面来了三四个人。

    这三四人皆短衣佩刀,牵马步行,后边三人的年龄都在二十出头,最先一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路上人来人往,他们几人,包括那少年在内都身高体壮,又牵着马,甚是显眼。

    荀贞本待让到一边,等他们先过,谁知这几人却直奔他而来,随即听到身后有人惊喜说道:“二郎,你来了?”荀贞回头看去,见说话之人却是文直。

    那三四人来到近前,文直见荀贞还没走,便拉着那少年过来,给他介绍:“荀君,这是我从兄之子,姓文名聘。……,二郎,这位是荀家俊杰,八龙之侄、公达之叔。”

    “文聘?”荀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文直,又转眼看那少年,见他浓眉大眼,虽还未及弱冠,但嘴唇上已毛茸茸地长了不少胡须,并不显得稚嫩,反倒有一股粗豪之气。他拍了下额头,心道:“文直、文直,南阳宛人。……,哎哟,听到他这个姓时,我就该想到文聘!”

    他前世时看过三国的书,当然知道“文聘”这个人,虽不知是不是南阳宛人,但却知其曾在荆州刘表手下为将。而南阳郡,可不就是属於荆州么?

    “也不知这人是否就是那个文聘?”他虽存疑,但却隐约觉得,十之**就是“那个文聘”了!又想道,“若就是那个文聘,观其年龄,现在竟然还没弱冠?”

    自穿越以来,他已见过不少“名人”了,只荀氏的荀彧、荀攸两个就是“重量级”的,此时突然路遇文聘,倒也不是十分惊奇。那少年人文聘听了文直的介绍,将缰绳丢给伴当,撩起衣袍,便在路边冲荀贞行跪拜之礼,口中说道:“南阳文聘,拜见荀君。”

    荀氏名重天下,便不说荀淑、八龙一脉与荀衢祖、父一脉的声望,只说他们曾任过的官职,党锢之前,荀淑与八龙大多都当过县令,荀衢的祖、父、叔更是多任二千石的高官,虽说文氏在南阳也算大族,但不管是名望还是仕宦,拍着马也赶不上荀家。

    所以,文聘一听当面是荀家子弟,尽管不知“公达”是谁,也是毫不犹豫地立刻跪拜。他是文直的从侄,当然不好与荀贞同辈论交,因行子侄之礼,跪拜相见。

    荀贞定了定心神,微笑着将之扶起,笑道:“无需多礼。你我年岁不大,平辈论交即可。”

    文直不乐意了,笑道:“那怎么行!你我同县为吏,份属同僚。你与他同辈论交,我怎么办?我也与他同辈论交么?”

    荀贞打量文聘,向文直称赞说道:“君家侄年未弱冠,已如此威武雄壮,又举动有节制,可谓文武双全,再过十年,国家将又添一良臣啊!”既隐约猜出此人就是“那个文聘”,他当然不会吝啬赞誉之词,问文聘,“可有字?”

    通常来说,“男子二十冠而字,女子十五笄而字”,不过也有例外,所以荀贞有此一问。文聘答道:“今次离家时,家祖为聘取了一字,为仲业。”

    文聘文仲业,必是“那个文聘”无疑了。

    “‘聘’者,访也;‘业’者,篇卷也。乃祖对你深寄厚望!”荀贞夸了两句,文聘闻言甚喜。荀贞略顿了一顿,问道,“仲业是从南阳来的么?”

    “是。”

    “长途数百里来我颍阴,必是有事来找你的叔叔了?”

    文直代为答道:“也没甚么事儿。上个月我从兄写了封信来,说二郎今已十六,仰慕颍川群贤,有意来依我游学。”

    “噢!原来是这样。”

    荀贞脑筋急转,暗暗想道,“原来是来颍川游学,难怪他祖父提前给他取了字,他的名与字加在一起是‘访问篇卷’,可不正是求学之意么?……,只是怪哉,以前看三国书时,却怎么不记得有此一节?说文聘少年时曾游学颍川?”

    他瞧了文直与文聘一眼,见他俩也正看着自家,心中一动,接着又想道:“文氏虽可称南阳大族,但并无名士、大儒,至多一地土豪罢了,而这文聘的体貌虽然雄壮,但我在颍阴从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应该是没有过什么出色的事迹,不像夏侯惇,年十四为师杀人,远近皆闻,服其孝勇胆气。……,或许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所以文聘游学颍川时,没有能得到颍川名士们的青眼,故而默然无闻、史籍不载?”越想越觉得是这回事儿。

    在他的印象中,文聘的名声没有关羽、张飞、张颌、张辽等等名将们大,可应该也算一员良将,而且好像当过太守,文治武功应该都不错。

    他想道:“方才慨叹人生如朝露曰晞,转眼就碰见文聘,这是天意么?”他一向都是当机立断的人,当即作出决定,心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没想到我这一次来县廷,居然能捡到这么一个‘大漏’!”因笑道,“仲业年未弱冠便辞父母,远千里,求学外州。马伏波曾言‘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仲业可谓是‘少年坚壮’了!你既有王世公的志向,我虽不才,也愿鼎力相助。……,这样吧,你远来初到,且先随你叔叔把住处安置好,若是有意,等过几天,我给你引见我族中长辈,如何?”

    文直拉着文聘长揖到地,说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

    荀贞走得远了,回头看时,文直与文聘还站在原地未动。见他回首,两人又都长揖。目送着他远去,文聘问道:“阿叔,这位荀君也在县中为吏么?”

    “不错。”

    “我见他赤帻佩刀,没有绶印,腰间插了一块木板,倒像是亭长的装束?”文聘年纪不大,心思缜密,早在看荀贞的第一眼时就觉得奇怪,只是他少年老成,没有当即就问。这会儿等荀贞走远了,才将疑惑道出。

    文直与荀贞接触得不多,今天是头次见面,但听朱敞提过几次,这几天又在县中多闻他在繁阳亭的所作所为,所以自认为对荀贞还是有些了解的,说道:“荀君出身高阳里荀氏,以荀氏的声望,不肯来县中为吏,主动请求任一亭长,奇人奇志。二郎,你万不可因此小觑!”

    “是,是。”文聘口中答应,脸上不以为然。

    “我知你自小便有大志。汝南陈仲举年十五言‘大丈夫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你常以此自比。但须知,一室不扫,如何扫天下?这天下缺的不是豪言之辈,而是肯踏实做事的人!……,你可知道,今曰荀君来县廷是为何么?”

    “为何?”

    “他任亭长不到两个月,美名传到县中,县君因欲拔擢他为门下主记。”

    “不到两月,擢为主记?”

    荀贞尽管出身荀氏,族中的声望会给他的仕途一个很大的帮助,但是若无卓越的政绩,县令也绝不会在他任亭长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就想要将之拔擢为主记。文聘顿时来了好奇,问道:“他在亭中都做了什么?”

    “你先别管他都做了什么,你可知他是怎么回答县君的么?”

    “怎么回答的?”

    “‘亭长,我所愿也,今因美职弃之,有始无终,非义也’。”

    “……,他拒绝了?”

    “正是。”

    文聘抬眼往远处看,荀贞的身影已消失在了人流中。

    “荀君年方弱冠,比你只大几岁。在我看来,你的志向虽大,但虚无缥缈,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陈仲举的,而荀君的志向看似虽小,深不可测。”

    文直博览群书、眼光独到,文聘一向很服气他,改变了不以为然的态度,虚心地问道:“因为他辞主记不就,所以深不可测么?”

    文直摇了摇头,说道:“若他只是自请为亭长,我也许会认为他是一个没有志向的庸人;若他只是辞谢拔擢,我也许会认为他是一个志向高洁的士人。但如今却是,他自请为亭长后,只用了不到两个月,就使得黔首称颂、轻侠俯首,德化远至外亭,引乡中豪强折腰,分明是个真有才干的人。有如此的才干,他却请任亭长、不为县吏,今天更又辞谢县君的拔擢,他的志向,我实在是看不透,只能勉强说他是一个不顾人之是非,坚守自道的豪杰之士!”

    文聘仰着头想了半晌,说道:“的确让人看不透。”

    “我随朱君来颍阴已有数年。荀、刘家中的贤人、俊才,我大多见过。有的人志向高洁、不应朝廷征辟,有的人志向远大、欲为国家栋梁,有的人才思敏捷、下笔万言,有的人负气倜傥,有纵横才,此辈诸子固然皆贤人俊士,但他们的志向,我一眼就能看出,唯独荀君,看不透,……,看不透。”文直连连摇头,似是感慨,又似是迷惑。

    听完了文直对荀贞的评价,文聘再又忍不住抬望眼,往远处看,只见行人来往,牛车吱呀,哪里还有荀贞的身影?[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