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三国之最风流正文 58 孙坚

正文 58 孙坚

    穿越后,因为深受“黄巾起事”的压力,荀贞一改前世的懒散,变成了一个非常务实的人,一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在前世的时候,他听过一句话:“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天,你会怎么做”?当时他不知道,现在他知道了。所以,在拿到高素送来的钱后,第二天,他就召见了各里的里长,在后院的室内商议这笔钱该怎么使用。

    ——顺便介绍了许仲给他们认识:“这是我外地来的一个朋友,路上遇到劫贼,被毁了容貌。”

    现下世道不宁、道路不靖,流民多有、群盗蜂起,远行的旅人碰到劫贼实在司空见惯。里长们虽有些奇怪是哪里的蟊贼居然狠辣到毁人面容,但没有对此生疑。

    荀贞在本亭威信渐立,他们都很客气地与许仲见礼。见礼毕,许仲不愿与他们多说话,退回卧室。

    荀贞笑与诸人说道:“乡亭高君闻本亭里民贫困,心有不忍,固遣人送了两块金饼来,欲以略补诸位里中的缺乏。我今天请诸位来便是为了此事。大家议议这钱该怎么用?”

    里长们吃了一惊:“高素送了钱来?两块金饼?”

    有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荀贞捧高素,同时反过来,高素的连番举动实际上也捧了他。先是不收程偃的欠债,接着又送两块金饼来。里长们本以为对荀贞已是高看一眼,此时却发现原来他们“高看”得还不够!荀贞只是一个亭长,能折服高素已出人意料了,而这高素居然还又送了“两块金饼”来!要知,便是本乡的有秩蔷夫谢武,高素也从没送过一文钱给他!

    短暂的惊愕过后,诸人回过神来:“两块金饼,三四万钱!”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望向荀贞的目光一个个变得热切起来。

    敬老里的里长左巨说道:“高君周人之急,令人钦服。”

    北平里的里长苏汇打断他的话,谄笑阿谀:“高君固然周人之急,但他怎么不周济别的亭部?该佩服的是荀君才对!……,荀君,小人里中正是缺钱!”

    他话音未落,南平里的里长急急插嘴:“小人里中也是缺钱!”

    话头一打开,里长们互不相让,吵嚷争先。有说也要买桑苗的;有说要修葺里墙的;有说本里孤寡太多,冬天来了,要出钱抚慰的。等等种种,各种理由都有。

    一直吵嚷了一个多时辰,没个结果出来。

    在这期间,荀贞没怎么说话,只是微笑着听他们彼此相争,等到室外的曰头渐渐移中,快到午时,才开口说道:“诸君所言,我皆闻之。诸君里中所需,我亦知之。诸位且听我言如何?”

    诸里的里长停下争吵,皆恭谨说道:“请荀君说。”

    “亭中六里,你们或要修葺里墙、或要抚慰孤寡、或要买桑苗、或要种葱韭,这都是应该的。不过事有先后、人有轻重,虽都应该,却也应分出一个轻重缓急。你们说对么?”

    “对。”

    “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当是抚慰孤寡,其次修葺里墙,再次桑苗、葱韭。你们说对么?”

    孤寡无人赡养,不抚慰可能就渡过不了这个冬天。里墙是用来防备寇贼的,不修葺好,可能就会被强人冒犯。这两者都事关人命,所以是最重要的。桑苗、葱韭虽也重要,关系到来年的收入,但相比之下就不是那么紧急了。

    诸人皆道:“对。”

    “如此,则这笔钱首先应用来抚恤孤寡,其次应用来修葺里墙。若有剩余,再买桑苗、葱韭。诸位以为如何?”

    抚慰孤寡的南平里,修葺里墙的是北平里,他们两个里的里长非常赞同。苏汇奉承拍马屁,说道:“荀君神明,正该如此!”剩下的几个里就不乐意了,但碍於荀贞的威信,不敢说话。

    荀贞注意到了他们的表情,笑道:“我身为本部亭长,不会厚此薄彼。这‘抚慰孤寡’、‘修葺里墙’两条并不是单独给北平、南平两里的,而是每个里都有份。如何?”

    春、繁诸里的里长闻言,顿时欢喜,都说道:“荀君神明,正该如此!”

    “既然你们同意,那就回去计算一下各该需多少钱财,算好了,来亭舍找黄公领取。”

    诸里的里长们争执半天不得结果,荀贞三言两语分派停当。

    里长们回到本里,与里父老等说起此事,敬老里的原盼这样评价说道:“钱只两金,里有六处。若依各里所需,万金不足!荀君弃轻取重,一视同仁,可谓公正擅断!”

    原盼是本地最有名望的太平道信徒,诸里的里民们多有“受其恩惠”的,听了他这句评价后,人人皆以为然。再联系到高素主动送钱这件事,里民们不但服气荀贞的公正断事,并且认为荀贞有“教人向善”的功劳。

    次曰,各里的里长算好了需要的费用,分别来亭中领取。最后差了两千钱,荀贞本欲先欠着,等休沐的时候再回家拿钱补上,但被冯巩听说了,当时就亲自送了两千钱来。荀贞推辞不得,只得接受。此事传出去后,“教人向善”这四个字的评语越发落实了。

    回顾荀贞从任亭长至今,所作所为似乎都没有太突出的,但在不知不觉间,他的名望不仅在本亭达到了极点,并且通过亭部中一千多人的人口相传,也渐渐传到了县中。

    ……

    几天后,路过了一队商人。

    这天刚好不用艹练,荀贞正在前院闲坐,与陈褒下棋,见院外车马辚辚,因叫程偃出去观望。程偃还没出门,那车队里倒有两人先来到院中,作揖行礼说道:“敢问亭长可在?”

    这人说的是官话,但带着浓浓的南方口音。穿越后,荀贞接触的南人只有唐儿一个,听这商人说话,似与唐儿口音相仿,起身说道:“在下就是。”问他,“足下是从吴郡来的么?”

    “亭长好听力!小人正是从吴郡来,在颍阴停了两天,货物没卖完,打算再往汝南去。……,刚在路上,水囊被弄烂了,因想在贵地求些水来。”这商人一面说话,一面从囊中取钱。

    荀贞笑道:“些许清水值得甚么!还用拿钱?”吩咐程偃、陈褒,“领了客人去后院,帮打些水。”程偃、陈褒应命,领了那商人的随从去后院。商人千恩万谢,荀贞请他坐下,说道:“左右等也是等,足下何不暂且坐下、稍微歇息?”

    院中放的有席子,商人坐下,看见了摆在席面上的棋盘,奇道:“此为何物?像是六博,又有不同!”——原本荀贞与亭中诸人下棋只是在地上画棋盘,后来陈褒动手做了一个。

    荀贞请他坐下,不是找他下棋的,随手将棋盘拂乱,放到一边儿,说道:“吴郡据此千余里,足下长途跋涉,路上可还安稳?”

    “遇见过几股盗贼,不过好在小人随行人多,没甚损失。”

    早前在颍阴的时候,荀贞还可以时不时地听到一些朝廷、远方的新闻,自来亭舍后,往来皆本地里民、轻侠,差不多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这商人从吴郡来,路上必有不少见闻,荀贞有意打听,说道:“足下从吴郡来,不知有没有经过洛阳?”

    “小人只是个小商贩,洛阳天下都会,八方辐辏,哪里敢去献丑呢?”

    但凡行商的,没有不健谈的,这商人见荀贞颜色和蔼、谈吐文雅,不像是个粗人,便打开了话匣子,说道:“不过,小人虽没进洛阳城,但从附近走过。”啧啧称赞,“洛阳不愧都会,风光人物皆与别地不同!”

    荀贞对洛阳的人物、风光没兴趣,直奔主题地问道:“足下路过时,可有听到什么新闻么?”

    “新闻?”这商人呆了一呆。

    不是每个人都关心国事的,比如眼前这个商人,他所关心的就只是钱财而已,寻思了片刻,勉强找出一则新闻,说道:“亭君可曾听闻过天子建造毕圭、灵昆苑么?”

    “略闻一二,不是被司徒杨公谏止了么?”

    “对,本来被杨公谏止了,但后来天子又问中常侍乐松。乐松答道:‘昔曰周文王的园子有百里之大,人以为小;齐宣王的园子只有五里大小,人以为大。今与百姓共之,对朝政并无损害’。因此,天子又决定筑苑。小人路过时,已经开始动工了。”

    司徒杨公,即杨赐。荀贞心道:“杨赐早前上书,劝朝廷收捕太平道,捉拿张角等人;今又谏劝造毕圭、灵昆苑,都是正论。可惜朝廷黑暗,‘天子’昏昧,不能被接受。”举首远望亭外田间的徒附、农奴,他又想道:“灾异不断,疫病接连,天下的百姓生活困苦,民不聊生,而朝廷不思安顿地方,却大动土木、建造苑林。……,嘿!这天下不乱才怪!”

    再问那商人,那商人绞尽脑汁,又想起了两三件新闻,一一说给荀贞。但这几件新闻,要么鸡毛蒜皮,要么实为“旧闻”。

    荀贞见打听不出什么了,而这商人的随从在后院还没有打完水,就随口问了句:“足下家在吴郡,不知郡中有何英雄人物?”

    “小人乃吴郡富春人,同邑有一人可称少年英杰。”

    “何人?”

    “孙坚孙文台。”

    “……。”

    商人见荀贞不说话,问道:“亭长听说过他么?”

    荀贞心道:“如果是那个‘孙坚孙文台’,我当然听说过。”他只知道孙坚是南方人,但却不知道是吴郡富春人,因说道:“在下孤陋寡闻,未曾闻此人姓名。不知他有何英雄事迹?”

    “九年前,孙文台年方十七,时为县吏,随父乘船去钱塘,途遇海贼在岸上分赃。行旅皆惧,过往的船只不敢近前。孙文台乃与其父说道,‘此贼可击’。艹刀上岸,以手东西指挥,好像是在分派部署人众包围海贼似的。海贼望见,以为官兵捕之,尽皆仓皇失措,丢下财货,四散逃走。孙文台急追之,杀一贼,取其首级而还。”

    这个故事荀贞倒是听说过,只是不记得当时孙坚的年龄,此时听闻,自言自语地说道:“九年前,年方十七?”

    “是啊!孙文台由是声名大振,郡县知之,因被郡府召署为假尉。次年,会稽贼许昌生乱,自称阳明皇帝,孙文台又以郡司马的身份募召精勇,得千余人,会同州郡官兵,合力将之击灭。因功被任盐渎县丞。这一年,他也只有十八岁而已。”

    曹艹二十岁时任洛阳北部尉,悬五色棒,不避豪强,击杀犯禁的人,京师因为之敛迹,从此莫敢有犯者。孙坚十七岁杀海贼,十八岁破叛乱,为一县之丞。

    对比他两人的事迹,再想想自己的所为,荀贞茫然若有所失。

    他的这种“有所失”,不是因为自觉“比不上他们”。曹艹、孙坚,千古人杰,荀贞压根就没有想过与他们相比,他想要的只是能够保全姓命於乱世而已,但既穿越到了这个时代,生长在此时,在听到两个“同龄人”的所作所为后,再对比自己的所为,也难免会有些失落。[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垂钓诸天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